第3章:製符
loading...
兩人在襄陽城逛了一上午,莊薇薇大包小包的買了許多東西,兩個人四雙手加在一起也拿不完,楊錚後來幹脆幫她雇了個牛車,又陪著逛了一陣,這才讓莊薇薇滿意的離開。

辭別莊薇薇後,楊錚沒再繼續逛城,而是略帶失望之色的回去了。

這大半日的功夫,他雖未把襄陽城徹底逛遍,但也逛了大半,除了一些有內功的江湖人物之外,一個修仙者都沒見到。

不僅如此,經過不斷的觀察之後,楊錚鬱悶的發現,這裏的天地靈氣似乎真的很稀薄。

盡管總體要比地球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太多。

回到住處,楊錚索性不再去想這些事情,很快排除掉雜念,在靜室內盤膝修煉起了“巫靈訣”。

他才剛凝聚出巫靈不久,還需要再接再厲,盡快把巫靈的等階提升上來,讓自己先擁有一些自保之力再說。

而且巫靈是巫道法術施展修煉的根本,巫靈的等階越高,靈性越強,對修煉“巫道六術”的幫助就越大。

“巫道六術”除了“巫靈術”外,另外還有“煉氣術”、“煉體術”、“巫藥術”、“巫符術”和“夢巫術”。

其餘的這五術,都需要依仗“巫靈術”所修煉出的巫靈才能施展。

比如那“煉氣術”,此術雖是煉化天地靈氣為法力,但若隻有煉氣術法訣而無巫靈的話,此術也是無法修煉的。

這與其他修仙者的修道法訣有著很大的區別。

“煉氣術”修煉的前提,就是需要由巫靈來溝通天地,把天地之中遊離的靈氣導引入身體經脈之中,經過靈根的煉化,才能變成法力,匯聚入氣海丹田之內。

毫不誇張的說,巫靈是一切巫術的根基。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楊錚每日早晚在家修煉“巫靈術”,其餘時間,或在城內城外繼續尋找修仙者的蹤跡,或去襄陽周邊的一些山間觀察靈氣變化,一連兩個多月皆是如此。

可惜,從始至終,他都沒能看見一個修仙者,也沒有發現靈氣更好一些的地方。

到是“巫靈術”的修煉,效果十分不錯,短短兩個多月時間,他已然又突破了一個小境界,達到了“巫靈中期”。

巫靈靈性溝通天地的範圍又擴展了十餘米,靈識已然可以窺探方圓三十米範圍。

在這段時間中,楊錚也開始著手研究其他四門巫術,但效果卻不是多好。

楊錚原本以為其他的五種巫術也和“巫靈術”一樣,很好理解和修煉,然而事實上根本不是那麽回事。

“煉氣術”和“煉體術”這兩門巫術,他研究了兩個多月卻依舊沒什麽頭緒。

這兩門巫術法訣中的用語詞匯太過古老晦澀,每個字楊錚都認得,可放在一起是什麽意思,他卻無論如何都搞不明白。

這跟當初修煉“巫靈術”完全不同。

看樣子,若是找不到其他的修仙者,借鑒別人的修煉之法,想要自己光憑揣摩來修煉,恐怕無論是煉氣,還是煉體,都別想有什麽收獲了。

到是另外的兩門巫術,楊錚摸索到了一點門道。

尤其是那“巫符術”,楊錚發現,自己對這門巫術的理解,似乎又恢複到了修煉“巫靈術”時的狀態。

“巫符術”其實跟道門的那些符術差別並不是太大,也都是畫符用符那一套。

隻不過相比於道門的符術,巫門的“巫符術”甚至更簡便和快捷一些。

傳統的道門符術,無論是修煉的過程,還是畫符的過程都非常的繁瑣,而成功率卻未必有多高,且傳統的道門符術,還需要擁有法力才能畫成功。

“巫符術”就要簡單很多,隻要擁有巫靈,且把巫靈修煉到一定的境界,修煉者甚至無需符紙也能虛空畫符,而且功效可能還要更好。

楊錚手裏的巫門道符上,共記錄有一百零八個不同的符文,這些符文共分為兩個級別。

第一級別共有七十二個巫符,乃是能夠溝通地脈靈力的“地巫靈符”,第二級別共有三十六個,乃是能夠溝通神靈力的“天巫靈符”。

而“地靈巫符”也有不同的分級,按照巫符溝通靈力的高低,又細分為低,中,高,頂四個等階。

其中低階的巫道符文數量最多,共有三十六個,中階的減半,有十八個,高階和頂階的再減半,分別各隻有九個。

楊錚研究了兩個多月,目前也僅能搞懂三個低階的巫符紋。

按照巫門道符上的介紹,這三個巫符紋若繪製成符,根據其功能來看,應該分別是“辟邪符”、“金剛符”和“安神符”。

至於“巫藥術”的研究,目前雖有一些頭緒,但想要修煉,卻也缺乏條件。

楊錚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皆沒有讀過跟醫術有關的書籍,不懂藥理,驟然研究跟藥物有關的巫術,自然困難重重。

他打算等“巫符術”研究出一些眉目,可以繪製成功低階的巫符後,就開始收集醫藥方麵的書籍,係統的學習一番藥理知識,然後再研究“巫藥術”。

以楊錚目前的巫靈境界,顯然還遠達不到虛空畫符的程度,想要修煉“巫符術”,自然還得從最基礎的做起。

兩個多月前,莊薇薇來看他,不僅給他送來了一些衣物,還給了他一百兩銀子。

這錢楊錚除了給楊大海五十兩以做日常開銷外,另外的五十兩他一直沒動。

既然要畫符,自是需要購買畫符所用的一應用具。

反正跟符籙有關的知識,他以前在閱讀那些古老道家典籍的時候,已經做過全麵係統的了解,倒也知道該怎麽辦。

楊錚抽空出去了一趟,在街上購置了一些製符所用的符紙,狼毫筆,朱砂等物。

其實嚴格說來,他所購買的這些東西,相較於修仙者而言,都是比較低級,甚至是較差的,想要繪製效果更好的符籙,必須要用特製的妖獸獸皮和獸血才行。

但是以楊錚目前的條件,顯然不可能找得到這些東西。

其實即便是有,他也買不起,更何況襄陽城中也根本不可能有這些高級貨。

但即便如此,這些普通的製符材料,也足足花了楊錚三十多兩銀子。

畢竟要畫符,用普通的黃表紙和狼毫筆可不行,必須要用特製的,上好的黃紙,以及最好的銀狼的狼毫製作的毛筆才行。

通過這些事情,也讓楊錚意識到一個問題。

既然要成為修仙者,那恐怕日後的開銷將會很大,而且隻會越來越大。

自己現在雖然有了個秀才的身份,但這身份除了能讓自己在世俗行走更方便一些外,並不能給自己帶來財富。

即便是能考個舉人,當個小官,恐怕其收入相對於修仙者而言也是杯水車薪,有限的很,而且他也不可能分出精力去經營世俗事務。

如此一盤算,想要獲得大量的財力的話,看來隻能走其他門路了。

當然了,擺在他麵前的,其實還有一條路,那就是晉國公爵位的事情,若是能辦好的話,或許能獲得一比不小的財富。

但仔細一想之後,楊錚覺得,這件事恐怕也不是那麽好操作的。

楊明安雖已年過五旬,但身體還好得很,聽說最近還有意繼續納妾播種,自己那個便宜弟弟楊玄鑄的發展也很不錯,聽說已跟京城另一大族聯姻。

反觀自己,十八年來,自己這楊家子弟的身份,始終沒有被晉國公府接納,恐怕即便是楊明安不在了,那位置也輪不到自己。

何況,楊錚內心裏其實根本不想去參與這些世俗的權利紛爭,太分心不說,鬧到最後還很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心境,得不償失。

再者說,隻要能修成“巫符術”,未必就不能解決缺錢的問題。

那三十六個低級的巫符中,絕大多數都是非常實用的巫術,有的具備非常好的治愈效果,有的防身效果非常突出,有的具有很強的攻擊能力。

比如他所熟悉的三種巫符中,那“辟邪符”具有驅邪鎮鬼的功能,“金剛符”乃是非常好的防禦符籙,“安神符”則功效更加寬泛,對於那些犯有嚴重精神疾病的人,有著非常好的治療效果。

隻要能成功製作出這些符籙,不愁賺不到錢。

按照“巫符術”的要求,楊錚把朱砂、雞血等數種不同的材料混合一起,在巫靈的牽引下,慢慢調製成了一種擁有特殊氣味的符墨。

符墨調製完畢後,接下來便是畫符了。

為了不至於在畫符的時候出現不應該出現的錯誤,楊錚之前便反複的用普通毛筆練過那三個符文,早已把它們練的爛熟於心。

凝神運轉巫靈,按照“巫符術”畫符的一應要求,楊錚抓起狼毫筆,心神凝於筆端,巫靈的靈性自然而然也通過右手,匯聚至狼毫筆上。

第一次製符,楊錚多少有些激動,不過,他心性一直比較沉穩,因此很快就壓製住了那股情緒波動,揮手沾墨,在麵前的符紙上,飛快的畫著第一個巫符紋。

“唰~唰~唰~”

淡淡的靈性波動在筆端若隱若現,原本平平無奇的符紙,竟泛出了淡淡的黃光。

低級巫符的符文並不算多複雜,而且,巫符不同於道門符籙,其更講究的是靈性的運用。

楊錚此前不僅成功的修煉過“夢巫術”,甚至還以“夢巫術”激發過“巫門道符”,此刻繪製最為初級的巫符,自是非常的順暢,毫無任何凝滯感。

三兩筆便成功的把一枚巫符紋順利銘畫在了符紙上。

看到自己第一次畫符,竟然便成功了,楊錚自然大為驚喜。

他放下符筆,拿起那張“辟邪符”,仔細的觀察感受了一番,在巫靈的感應中,這張符籙之內,自然而然的有一道奇異能量在流動著,似乎隨時會破符而出。

很顯然,這張“辟邪符”真的畫成功了,而且威能似乎還很不錯的樣子。

楊錚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發現魂海中巫靈的靈性之力,減少了約莫十分之一。

而手中這張“辟邪符”中的靈性之力,似乎比自己流失的那十分之一要少了一些。

他頓時對畫符有了一些明悟。

製作巫符,消耗的是巫靈的靈性之力,而巫符威能的激發,同樣也是借助於封印在其內的靈性之力,以這靈性之力溝通天地靈力,形成某種特定的術法威能。

第一張巫符製作成功後,楊錚一鼓作氣,繼續又開始繪製其他的巫符。

一個多小時後。

楊錚的巫靈靈性消耗一空,又成功的製作出一張“辟邪符”,兩張“金剛符”和兩張“安神符”。

十次製符,竟然隻失敗了四次,成功率高達六成,若是傳揚出去,絕對會震驚修仙界。

但楊錚對這一結果顯然並不是太滿意,暗暗還有些懊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