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肉身化巫,布道天下之算
loading...
看到那混沌獸搖著尾巴離開,楊錚暗暗鬆了一口氣。

稍稍遲疑了一下,悄然跟了上去。

此時,楊錚感覺自己是越來越適應這混沌巢中的環境了。

其體內的氣息,以及整個身體,也在出現著一些極為特別的變化。

無間冥息和鴻蒙之息,竟是漸漸融合,大有渾然一體的趨勢。

這種變化,令楊錚感到異常的驚喜。

而同樣的隨著這種變化的出現,他發現,融合後的氣息,竟與這混沌巢中的氣息,頗為相似,隻是好像還差了一些什麽,但仔細感應,卻又未能發現有何欠缺。

楊錚暫時拋下諸般念頭,悄然跟著那混沌獸,不斷朝著混沌巢的深處遁去。

不知過了多久,楊錚見到,遠處出現了一團星雲狀的漩渦。

混沌獸到了那星雲漩渦前,翅膀一鼓,縱身飛進了漩渦之中,消失不見。

楊錚停步在星雲漩渦附近,目光緊緊地盯著那個漩渦。

那團漩渦給他的感覺,極為怪異。

它看起來明明並不大,卻給楊錚一種深邃浩瀚的感覺。

仿佛它就是一片真正的宇宙星雲!

楊錚知道,自己的感覺沒有錯,隻怕它的確就是一團真正的星雲。

之所以看起來並不大,好像直徑也就數十丈的樣子,皆因這混沌巢中環境的特殊。

據說,混沌巢能孕育混沌獸,同樣也能孕育出一片真正的宇宙星空。

這是混沌誕生生命世界的一種方式。

一種最為古老的,自行開天辟地的方式。

那把混沌巢弄到這巫墓之下來的人,真不知究竟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楊錚有心也想要跟進去一探究竟,但嚐試一番後,隻能作罷。

他發現自己和那星雲之間,存在著一道無形的空間屏障,任憑他施展出何種手段,皆無法靠近星雲。

自己的境界不夠,看樣子是絕無可能進到那星雲之中的。

他在星雲之外等待了一陣子,見那進入其中的混沌獸,沒有再出來的意思,隻能循著原路,悄然離開。

按照原路返回到了外間的巫墓廢墟後,楊錚依舊還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這裏存在著混沌巢的事情,隻怕三界之中,應該還沒有。

自己應該是第一個誤打誤撞,進到這裏的人。

而他之所以能夠進到這混沌巢中,皆因身上之物。

此物應該就是當初弄出這個混沌巢的人留下的,否則別說以楊錚現在的境界,就是天道聖人到此,也未必能夠進得去。

返回到地麵之後,楊錚沒有再繼續在這裏逗留,徑直又回到了天巫山。

混沌巢的出現,徹底令楊錚意識到,這一次的魔劫,絕非小可。

或許那個混沌巢就是為應對這次魔劫,而被那大能布置在這裏的。

由此可見,這一次的魔劫,將會是何等的猛烈。

楊錚此番出去所見所聞,令他心中感悟良多,他再次進入昆吾山道境,繼續炮製赤陽酒。

此酒對他修煉大有好處,楊錚也想盡快把修為提上來,以應對接下來的魔劫。

接連閉關煉製了數月之久,楊錚最終耗盡材料,共計得到了十顆赤陽丹和兩壇整整十斤左右的赤陽酒。

回到洞府後,楊錚再次閉關不出。

他每日飲下已被赤陽酒,然後修煉,借助赤陽酒,淬煉著自身的血脈筋骨。

與此同時,也根據巫族記載的功法,以及自己修煉中遇到的種種情況,仔細推敲修煉者,修為道行在不知不覺間,快速提升著。

這一日,楊錚忽然心有所感,遂連忙運轉功法,繼續修煉著。

……

天巫靈域內,所有的生靈,正在各行其是,忽然間,一震恐怖的天威,憑空從虛空陡然降臨,覆壓在了整個祖洲的天空之上。

這一動靜,頓時驚動了所有祖洲的修士。

“這是怎麽回事兒?”

“發生了什麽?為何我感覺,好像自己的修為,竟然在不知不覺中,突破了一個小境界?”

靈官神廟內,眾靈官們,一個個麵麵相覷,如臨大敵的盯著虛空,一個勁的窺探議論著。

“神君大人呢?這動靜莫非是神君大人造成的?”

楊錚已經數月沒有現身,由不得這些人做如此猜測。

那恐怖的天威,來的快,去的更快。

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之前,那天威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好似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但這般動靜,卻直接引得整個天巫靈域內的修士,一片惶恐。

他們猜測的不錯,這天地異象的動靜,的確是楊錚搞出的。

隻不過,它來得快,也去的更快。

而且,也唯有天巫靈域的人,才感應到了,外界卻是毫無任何的感應。

楊錚借助赤陽酒的藥力,在短短數月的時間中,肉身已然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他的肉身,已然在赤陽酒的調和,和煉體術的推助之下,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就在這一天,楊錚的血脈已然純化到了真正巫的純度,成為了這世間,最為純粹的巫體!

他的血脈已然返本還源,成為了真正的盤古之血!

盡管肉身境界隻達到了巫最低的境界,也就是太古時的神體之境,距離祖巫,自然還差了太多太多,但卻擁有了修成盤古之體的可能。

有了盤古血,若是再能修成盤古元神,異日,他就能真正修成跟盤古一樣的存在!

仙道的修為也在這段時間中,提升到了元嬰期。

這一境界的提升,相比於血脈,自是微不足道的。

隻是,凝成了元嬰後,楊錚也遇到了第一個真正的難題。

楊錚發現,後續的功法,沒有了。

盡管有著普光禪師提供的煉體法,有著廣成子所給的道門三生道術,但他卻遲遲沒辦法推衍出元嬰期後的功法。

楊錚思慮再三,卻想不出問題出現在何處。

他隨即出關,找來了老國公,把自己整理出的元嬰期之前的功法,悉數交給了他,請他再傳給天巫靈域的那些靈官。

楊錚覺得,或許是自己功德不足,導致靈感枯竭。

興許把這功法傳下去後,在那些人巫族的身上,能夠獲得一些啟示。

辦完了這些事情,楊錚緊接著又取來最近一段時間的情報,仔細瀏覽查閱著。

這數月時間,祖洲大地之上,戰事已然全麵爆發。

老國公按照楊錚的部署,全麵在祖洲各地,把靈官廟全都建造起來,在整個祖洲,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布局。

楊錚的神像,也在一百零八座靈官廟中,全都樹立起來。

隻不過,個個靈官廟中,凝聚的香火並不多。

除了那些忠於楊家的人巫族的親族外,並無多少其他普通人巫族信奉楊錚這個靈官神君。

事實上,在曹家刻意的宣揚下,楊錚這個靈官神君,被他們指責為非正宗的神職,禁絕一切普通民眾祭拜。

“錚兒,眼下靈官廟已然布局完成,我們是不是也該真正發兵,重奪祖洲權柄了?”

楊家府邸的議事大殿內,眾楊家核心成員,齊聚一堂,商議著此事。

老國公看向楊錚,等待著他的決斷。

楊家在這近兩年的時間中,一直在蓄積力量。

如今各方麵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楊錚微微頷首,道:“時機既已成熟,那就開始吧。本君想聽聽,大家是怎麽安排的。”

這件事大家雖然推衍過多次,但既然到了要開始發動的時候,楊錚還是決定,再審議一遍,看看是否還有遺漏之處。

“權柄之爭,無外乎三點。”

這次開口的不是老國公,而是楊明安。

“其一,聚攏天下民心,為我所用。天下苦魏久矣,大魏皇室近幾年來,倒行逆施,早已經惹的民怨沸騰,聚攏民心之事,並不難;其二……”

楊明安侃侃而談,詳細解說著此事。

楊錚靜靜聽著,發現楊家眾人,對於此事的安排,並無什麽缺漏之處,十分的完美。

但是聽著聽著,他卻發現了一個先前一直被忽略的問題。

他發現,盡管自己一直以來都盯著未來人皇的頭銜,但天下生民,對自己這個未來人皇,卻是所知甚少。

甚至於許多的祖洲百姓,都隻知道有他這麽一個晉公世子,卻從不曾見過他。

一直以來,自己都隻是作為一個符號存在。

楊家安排的事情再周密,但這一點若是沒有得到改變的話,他這個人皇,也將是名不副實!

想到這一點,楊錚頓時冒出了一頭冷汗。

他一直都站在超越凡人的高度在看到這件事,反而忽略了真正的凡人。

這是絕對不該出現的失誤。

楊錚知道,這是自己的問題,是他太想當然了。

等楊明安說完之後,眾人的目光都看向楊錚的時候,楊錚卻沉默了。

眾人不解其意,目光皆帶著詢問之意。

楊錚卻並沒有開口,而是繼續沉思著,思量這件事該如何做。

良久之後。

“錚兒,你在想什麽?是不是咱們的計劃,還有不妥之處?”

老國公問道。

楊錚搖了搖頭,道:“你們的安排並無不妥。不過,眼下的時機,看來還是不夠成熟。這樣,你們先推行第一步,以晉地為中心,先向四外擴充地盤。旗號嘛,暫時先不要打出去。待時機真正成熟,再打出去不遲。”

“還不成熟?”老國公等人一臉疑惑不解的看著楊錚。

“嗯,還不成熟。天下生民,雖有人聽過我名,卻並不知我。接下來,我必須要進入民間,通過布道的方式,先為自己正名。”

楊錚沉沉的點了點頭。

老國公等人先是一愣,思量片刻後,皆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他們忽然意識到,這的確是個大問題。

若他們起事打的是老國公的旗號,這件事則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但若是打著楊錚的旗號,就大大的有問題了。

關於這一點,此前大家竟同樣是都沒有想到。

眾人麵麵相覷。

“那你打算怎麽布道?”

“這件事我心中雖已有腹案,但還不夠成熟,須得回去再仔細思量一番。”

楊錚搖了搖頭。

此事他在想到之後,其實已經有了一些想法,隻是還不夠成熟,須得回去仔細思量。

楊錚心中清楚,在凡間民間布道,對他而言,其實並不算難事。

現在,祖洲天下間,已經有了一百零八處靈官廟。

借助這些靈官廟,他的香火分身,可隨時在各地顯靈,以此來布道凡間,乃是最好的選擇。

在地球那邊的古代,類似的這種手段,曆來也是為許多起事者所用,效果都是非常顯著。

此種做法,無非是借助神神道道的東西,來鼓吹標榜自己。

所區別者,地球那邊古代時期,鼓吹自己的起事者,並無真正神異神通,而自己卻有,想要做成,自然要更容易。

這其實也是他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的最大原因。

眼下既然要開始動手了,也的確是到了可以借助這些東西,在民間建立自己聲望的時候了。

回到天巫山洞府後,楊錚閉目靜思,把腦子中,自己所記得的,前世的一些曆史上的事情,仔細的捋了一遍,漸漸想出了一個比較完善可行的辦法。

眼下的祖洲,因大魏統治長達千餘年之久,貴族與庶民之間的矛盾,其實早就尖銳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

先前隻因大魏和世族之間,關係尚好,世族幫助大魏擋下了絕大多數的矛盾,而今因先後的幾次分裂,再加上大魏對世族的打壓殘殺,導致世族和大魏之間,庶民和大魏貴族之間,矛盾徹底爆發。

為了鎮壓庶民的反抗,兼之先前大魏因楊家之事,而發難天下,早已鬧得禍亂不斷,民不聊生。

而因魔氣的侵蝕,也導致民間出現了各種各樣怪異無治的疫症爆發。

楊錚決定,從兩個方麵入手,樹立自己的名號。

一則化身藥王神君,煉製能夠化解魔氣侵蝕,對百姓造成的疫症,以此來樹立自己解民倒懸之名號。

這一點,可借鑒佛門的一些做法,以此更方便布道。

二則化身教化萬民的布道神君,開創天巫教,開啟全民修煉天巫法,以此來對抗魔族在祖洲魔化人族的魔人之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