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巫墓之下的混沌巢
loading...
看到那缽盂法寶,楊錚頓時就明白了。

這曹聖泰竟然也在修煉魔道功法,成了更為特殊的魔道鬼修。

對於曹聖泰基礎的這件法寶,楊錚並未放在心上。

先前他以巫化之法,對付那些魔人的時候,楊錚就已經發現了這一神通,對魔氣擁有著絕對的克製功效。

盡管現在還不清楚為何會如此,但楊錚卻清楚,那巫化神通,同樣也可以用來對付眼前的這曹聖泰。

是以,在曹聖泰基礎法寶的時候,楊錚便運轉巫法力,施展出巫化神通,向曹聖泰一掌抓去。

果然不出所料,隨著巫法力凝成的巫化神力,對麵的曹聖泰,身體頓時一僵,臉上同時露出驚駭欲絕之色。

而他剛剛才祭出的那件法寶,其內魔氣尚未溢出,就被楊錚的巫化神力鎮壓,跌落地上。

“你……你竟然擁有魔化神通?!”

曹聖泰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會在楊錚的身上,見到如此神通!

這神通他並不陌生,因為,在修煉這魔功之前,他曾有幸見到過魔族的某個恐怖大能。

那恐怖大能,就擁有跟楊錚這種幾乎一般無二的神通。

他曾聽老祖曹邛提起過,言道這神通屬於隻有魔族的魔主才能修煉的大神通。

修成此神通者,可以憑借此神通,直接魔化掌控生靈的性命和靈智,端的是霸道無比。

楊錚見曹聖泰果然中招,頓時一喜,正待催動巫法神力,直接滅掉曹聖泰。

哪料這時異變陡然發生了!

卻見那曹聖泰的身上,突然間湧動出一股極為恐怖的魔道氣息。

那氣息十分的強悍霸道,隻一震,便令曹聖泰掙脫了巫化的束縛,恢複自由。

甚至連地上那件剛剛掉落的魔器,也跟著呼嘯一聲,重新飛到了半空。

楊錚臉色微微一變,目光吃驚的看向曹聖泰頭頂數丈高的墟空。

此時,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若隱若現的漆黑魔影。

那魔影的具體相貌看不清楚,楊錚隻隱約能判斷,對方是一名男性魔修,身上的氣息極為恐怖,帶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獨特威能。

那威能令楊錚不由自主,腦海誕生出一股驚悸之感。

“魔主?!”

楊錚頓時意識到什麽,震驚大仔細看向那漆黑的魔影。

“何方修士?膽敢強行魔化本座的魔兵?”

一道令人驚怖的聲音,跟著從虛空中傳了出來。

魔影漸漸有凝實之象。

但就在這時,周圍又出現了一股更為恐怖,更為強大的天威!

在那天威的震懾之下,魔影身上散發出來的滔天魔威,頓時被震懾的崩潰瓦解。

那原本要凝實的漆黑魔影,也停止了凝練,驚疑不定的看向虛空。

隻是,周圍的虛空中,並未出現任何的人影。

“不好!天道的反噬!”

魔影大叫一聲,瞬息間便要窺探遁逃。

哪料,一道震耳欲聾的炸雷,陡然間自天宇降落。

劈啪一聲巨響過後,那道魔影頓時被這天雷炸的慘叫潰散。

聽其慘叫的聲音隻淒厲,可以想見這一下給他帶來的傷痛是何等恐怖!

趁此之機,楊錚遂再次施展巫化之術,向曹聖泰挾裹而去。

曹聖泰有了方才的經曆,料定自己不是楊錚對手,毫不猶豫,掉頭就逃。

楊錚正要追上去,再補一下。

但身影剛進入那陡然降臨的天威範圍,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正凝而不散的聚集在方才那魔影被劈的區域。

楊錚大驚,幾乎是想也不想,連忙施展遁術,從此處遁離而走。

就在他的身影剛剛消失的一瞬間,先前那片區域,出現了一個漆黑可怖的洞口。

那洞口猶如鬼怪猛獸一般,張開著血盆大口,狠狠朝著那片區域一吸。

幾乎在轉瞬之間,先前那邊區域,生靈之氣已然被這一口吞噬殆盡!

從洛陽遁離而走的楊錚,接連施展遁術,直至遁至距離洛陽城數百裏外的一片山野,這才聽了下來。

此刻的楊錚,臉色看起來十分的蒼白,似乎方才果真被消耗的太過厲害,完全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樣子。

“方才那是……天道的力量?”

此刻已經反應過來的楊錚,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實在沒有想到,那個魔影的出現,竟然把已經數萬年未曾顯現的天道力量,給引動的出現了!

那魔影到底是誰?

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

這實在是有點匪夷所思!

據他所知,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隻怕魔族之中,唯有魔祖羅睺和那冥河老祖才行吧?

可他方才所見,那魔影雖然看的並不真切,但跟冥河老祖完全不像。

但若說他是魔祖,楊錚也覺得並不可能。

魔祖此刻絕不應會分出魔念出現在這裏,而且,若他對魔祖的氣息,也有過一次接觸,感覺那魔影並不像是魔祖。

既然不是魔祖,也不是冥河老祖,那對方究竟是誰?

他為何要魔化祖洲曹氏一族的人?

莫非祖洲出現的這些魔人,跟此魔影有關?

楊錚百思不得其解。

等等……

忽然,楊錚意識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一個存在。

難道……會是他麽?

楊錚想到了化魔的天尊分身,也想到了東海那個老不死的龍王。

能夠魔化鬼神,東海那個老不死的祖龍,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但他的魔影,怎麽可能會出現在祖洲之上?

要知道,祖洲的天地規則,是不允許龍族踏入的。

難道,真的是他?

他要借用這種方式,來奪回自己埋藏在祖洲之下的祖龍之身?

楊錚意識到,事情隻怕是真的有些棘手了。

盡管祖洲的天地規則,不允許龍族踏入祖洲,因此一般龍族,是絕無可能踏足此地的。

但祖龍的魔念,應該還擁有一切不為他所知的手段,可以做到侵入祖洲。

楊錚一刻也不敢耽擱,飛速返回了天巫山。

到了天巫山洞府後,楊錚立刻喚出玄黃寶鑒,神識進入其中,飛快開始借助玄黃寶鑒的照鑒威能,對整個祖洲之地,進行仔細的探查。

經過一天一夜,如同刮地皮一樣的搜索之後。

楊錚終於借助玄黃寶鑒,照鑒除了一些蛛絲馬跡。

看著玄黃寶鑒上顯現出來的信息,楊錚的額頭,再次布滿冷汗!

果然就是祖龍的魔念!

而且,他也通過玄黃寶鑒,終於找到了一直不見蹤影的祖龍頭顱被埋葬之地!

令他感到十分震撼的是,那埋葬之地的陣眼,竟然就是巫墓所在之地的正下方。

他現在總算是有些明白,為何祖龍的龍魂也入魔了!

此事同樣越是跟天地魔棺有關。

天地魔棺鎮壓之地,正是祖龍頭顱的正上方。

祖龍魔念的蹤影出現在了祖洲大地之上,這意味著,祖龍距離找回自己的龍首,已然不遠了。

現在他已然有些明白,祖巫後土給他留的最後一道訊息,究竟是何意了。

把天地魔棺,煉化為功德至寶!

想要做到這一點,需要真正的大功德方可。

而這樣的大功德,自然需要淨化天地間的魔氣,摧毀這鴻蒙世界存在的強大魔族,方可獲得。

第一個需要淨化的大魔頭,就是已經化魔的祖龍!

天地魔棺隻怕已經跟祖龍的頭顱存在了某種聯係,甚至很可能,祖龍的頭顱已然不在祖洲巫墓下方埋葬,而是被天地魔棺同化,被其收攝帶走了。

祖龍此番的謀劃,隻怕多半也是竹籃打水,不會有任何的收獲。

但祖龍未必就知道這些,他肯定還會繼續在祖洲,以自己的魔念,魔化更多的魔人,魔化更多的鬼神,為其所用,尋找祖龍頭顱。

楊錚在查知了這點後,當即再次動身,秘密趕赴巫墓廢墟之地。

他輕車熟路,再次下到了巫墓廢墟的下方。

順著那廢墟下方的通道,楊錚一路施展土遁之法,以巫族對大地獨特的掌控力,在大地之中不斷潛行,不斷的下而去。

直至向下潛行至數萬米的地方,在他以為,自己快要來到祖洲地核之處的時候,終於察覺到了一絲奇異的熟悉氣息。

而就在這時,玄黃寶鑒和巫門同時有了反應。

楊錚心中頓時一喜,連忙催動玄黃寶鑒,朝著那熟悉的氣息潛行而去。

一道若隱若現的禁製護罩,出現在了楊錚的眼前。

那護罩乃是以大地之力凝聚而成,楊錚施展巫族的土遁之法,輕而易舉,穿過了禁製護罩,來到了一片空闊的不知有多巨大的墟空世界之中!

這世界之內,放眼看去,一片的虛無。

進到這片墟空之中,在楊錚的感應中,好似一切都不存在了一樣。

這墟空跟無間大夢冥空有些類似,但卻並非無間大夢冥空。

這一點,楊錚還是能夠清晰判斷出來的。

進到這片墟空的時候,楊錚甚至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仿佛魚兒進入水中一般,有了一種非常特別的暢快感。

好似在這裏,比在鴻蒙世界和無間大夢冥空還要舒服。

似乎這裏才是他現在這具身體,最為適合生活的地方。

那種感覺太過怪異了,以至於楊錚狐疑了好一會兒,才嚐試著在這片墟空之中,飛行遁走起來。

這空間實在是太大了,大的楊錚有種天地無垠,螻蟻踽行的孤獨感。

忽地,一頭異獸,出現在了楊錚的麵前。

那異獸混元一體,像是一個氣泡狀的巨球一樣,沒有頭顱,卻又有四個跟虎豹狗狼一樣的爪子,背上長著六隻翅膀。

它漂浮在虛空之中,原本應該是頭顱的地方,卻有著一個漆黑的大洞。

它不斷鼓動翅膀,在虛空中遊蕩著,那個漆黑的大洞,一呼一吸之間,墟空中便有一些奇異的青色氣息,憑空浮現而出,被其吞入腹中。

“這莫非是……混沌獸?!”

楊錚在巫族古老的傳承記載中,見到過混沌獸的記載。

眼前的這個異獸,跟記載中提到的混沌獸一般無二。

而有混沌獸存在的地方,毫無疑問,隻有混沌世界!

楊錚頓時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呆呆看著眼前的墟空,一時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

巫墓之下,怎麽會有混沌世界存在?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他實在有些想不明白。

混沌獸似乎也感應到了楊錚的存在,它好奇的朝著楊錚這邊漂了過來。

楊錚隻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的念力波動,朝著他掃了過來。

楊錚頓時驚得停在了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一下,生怕一個不小心,惹的這混沌獸凶性大發,把他給吞掉了。

混沌獸最喜吞噬混沌氣,但同時也喜歡吞噬生靈,它擁有著能夠吞噬萬物的恐怖能力。

這混沌獸看起來十分的巨大,整個身軀,直徑差不多有十餘丈了,看著跟一個漂浮的圓形的巨石小山一樣駭人。

但是,楊錚卻知道,眼前的這混沌獸,隻怕應該是才出生不久,連幼年期都算不上,隻能算是繈褓期。

也正因如此,楊錚才更覺得不可思議!

混沌獸啊,這裏竟然有剛剛出生的混沌獸!

這豈不是意味著,自己眼前所處的這片墟空,其實是一個混沌巢?

楊錚可以肯定,這裏絕對不是真正的混沌世界,很可能隻是一個被人專門弄出用以孵化混沌獸的混沌巢。

而弄出這一切的人,即便不是祖巫後土,隻怕也跟她大有關係。

楊錚看著那個不斷朝著自己接近過來的混沌獸,一時間竟有些不知該怎麽辦了。

這玩意兒實在是太嚇人了,稍有不慎,就可能讓自己被其吞噬,然後直接被它給消化掉。

他所擁有的東西,無論是先天五氣珠,還是玄黃寶鑒,乃至於巫門,隻要被眼前這混沌獸給吞了,都將會被其恐怖的煉化吞噬能力,直接給煉成真正的墟。

楊錚甚至感覺,隻怕這玩意連大道都能夠直接給吞噬煉化掉。

怎麽辦?

看著越來越逼近的混沌獸,楊錚腦子中念頭飛快轉動,想著一切能想的辦法。

但他卻是一點辦法也想不到。

即便是天道主宰,也沒有把握能夠掌控混沌獸。

這玩意兒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好在,那混沌獸雖然感應到了楊錚的存在,但似乎感覺楊錚在它的感應中,實在是太渺小,太不足道了,因此,它又甩著短禿禿的尾巴,遊走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