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水雲莊內,香火初傳
loading...
曹家聖旨一下,整個祖洲天下皆驚!

普通百姓,其實並不關心誰做皇帝,他們更關心的,是誰能夠讓他們過的更好。

自去年開始,整個祖洲天下便陷入動蕩之中。

大規模的戰爭雖然未曾爆發,但因曹氏內部紛爭,也導致小規模的戰爭,一直都在持續進行著,幾乎沒有停歇。

這令百姓對大魏朝已經頗有微詞。

而為了阻止百姓議論,曹仁篤甚至還專門頒布過不準談論朝廷的旨意。

現如今為了能夠絕殺楊家,大魏朝居然接二連三,做出一些令人十分費解的舉動。

原本就因應對朝廷要求,疲憊不堪的百姓,越發困頓。

一時間,朝廷的旨意剛剛傳達到民間,立刻便掀起了熱議。

一些原本並不知道楊家,或者並不了解楊家的普通老百姓,通過朝廷頒布的這道聖旨,反而替楊錚狠狠的揚了一次名。

祖洲之中,一座座靈官廟拔地而起。

楊錚的神像,也開始在整個祖洲天下間,出現在了各種不同的地方。

許多百姓雖然對朝廷的旨意十分畏懼,但卻也禁不住他們對這件事的八卦態度。

一時間,整個祖洲風起雲湧。

尤其是京師之地,更是出現了各種意料不到的變化。

……

京師洛陽城內,西城城郊的水雲莊中。

祖洲本土的修士們,也都在議論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楊錚的招募令,也開始在修真界傳開了。

“大魏皇室這是要徹底與楊家開戰了麽?”

水雲莊的拍賣大殿內,現在變成了一個臨時的交流場所。

其中的一個櫃台周圍,聚集著十幾名來自祖洲各地的散修。

一名穿著灰色道袍的老者,十分好奇的拉開了話頭。

“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麽?曹家在天下各地鎮殺跟楊家有關的人,連普通的凡人老百姓都不放過。如此做派,簡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是啊,再這麽搞下去,隻怕整個天下的百姓,都要反了吧?”

“曹家為什麽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呢?”

眾人顯然對曹家這樣的做法頗感費解,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他們這麽搞,即便真把楊家徹底覆滅了,這天下的百姓,怕也離心離德,不會在擁護曹家了吧?”

另一名穿著華貴的中年男子,把玩著手裏的玉如意,神色古怪的也跟著道。

此中年男子修為並不高,隻有煉氣期九層的樣子。

不過,看周圍眾散修對待他的態度,似乎此人頗有來頭的樣子。

事實也的確如此。

這中年男子叫展楓,是新近崛起的世族。

展家以商業起家,而且做的還是修仙者的生意。

雖然崛起的時間並不長,但無論是在凡間,還是在修真界,都一開始嶄露頭角。

而且,展家背後並非普通人物,而是有強大的修仙門派做靠山。

展楓是展家的外務管事,負責展家與京城一帶修士的交易。

此次進京,展楓也是帶著任務來的。

展家有意想要進一步擴展自己的業務,隻不過,展楓的修為不高,在京城認識的人也不多,唯一交流比較多的,就是水雲莊的洛家。

因為刑天涯的關係,如今洛家在祖洲的地位十分特殊。

即便是大魏皇室,也不敢在洛家麵前造次。

展楓入京之後,自是極力與洛家攀關係,如今已成了洛家的座上賓。

這個議論的小圈子中,也有洛家的一名核心長老在。

那長老叫洛天豐,是洛天涯的堂弟,如今在洛家中身份也是極高的。

展楓等人交談議論的時候,不免都在悄悄關注著洛天豐的表情。

洛天豐聽到眾人的這番議論之言,嘴角邊浮現著一抹淡淡的笑容,並未發表任何看法,隻是靜靜的聽著。

“洛長老,此事您怎麽看呢?”

一名來自築基期的修士,按捺不住好奇的向洛天豐問道。

楊家的招募令,如今已經在他們這個圈子中散播開來,楊家要招募修士,擔任神職的事情,已經成為如今祖洲修仙界最熱的話題。

大家都很想知道,楊家是不是真有封神的能力。

畢竟,他們的消息,相對而言還是非常閉塞的,許多事情,都隻是道聽途說。

問這話的那名築基期修士,其實就是想要通過洛家,了解一下楊家的底細。

他們私底下可是聽說過,楊錚跟洛家也有關係的。

洛家若是支持楊家,必然會在這種時候,有所表示的。

“我?嗬嗬,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外門長老而已,很多事情,也不清楚。”

洛天豐淡淡的笑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他這種模棱兩可的態度,令眾人十分無奈,可卻沒人敢指摘什麽。

“洛長老,您老就跟我們說說吧,何必藏著掖著呢?”

“就是,就是,咱們進城一帶的散修,向來可都是唯洛家馬首是瞻,您就給我們透露點消息吧,也好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

眾人紛紛附和著,希望洛天豐能說點什麽。

“不瞞諸位,我們洛家一直以來,跟楊家的關係都不錯。這一次,對楊家的遭遇,自然也是十分的憤慨。”

令眾人沒想到的是,原本十分淡然的洛天豐,突然間話鋒大變,語氣竟十分激動的開口說出了洛家的態度。

他這前後差異極大的變化,頓時令眾人有些麵麵相覷。

“呃,這……洛長老,莫非洛家打算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場了?”

那名築基期的修士,試探性的問道。

“不錯!”

洛天豐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們洛家已經開始聚集好手,準備全麵支持楊家,爭霸天下!”

“嘶!”

眾人忍不住的都倒抽了一口涼氣,神色十分不解的看著洛天豐。

“冒昧問一下,莫非楊家真能封神,且洛家已經有人成功封神了麽?”

那名築基期的修士再次問道。

“嗬嗬,沒錯!”

洛天豐再次淡淡的笑了笑,承認了此事。

“我們洛家的老祖洛神,已經接受了楊家的敕封,如今乃是整個祖洲天下的水神。”

眾人聽到這話,再次倒抽了一口涼氣。

整個祖洲天下的水神?

那是什麽概念?

豈不是說,洛家如今已經掌握了整個祖洲的水係命脈?

“洛老,您說的可是真的?!”

“老夫豈會騙爾等?楊家的招募令,你們應該都聽說過吧?諸位若是有意想要在祖洲某個靈官職位,為自己日後的長生大業鋪路,最好還是抓緊時間。畢竟,祖洲天下雖大,但神職的數量卻是有限的。事實上,老夫這段時間,也在為此事準備著。諸位請看那邊!”

洛天豐說到這裏,用手指了指拍賣場中央。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那裏不知什麽時候,多了一座高達丈許的巨大石台,或者說叫神龕祭台。

那神龕祭台之上,空空如也,並無神像。

眾人由是狐疑不解的看向洛天豐,不明白他指著那祭台幹什麽。

“這座神龕祭台,便是我們洛家新近準備的,用來供奉洛家神祖和楊家神君的祭神台!事實上,在我們水雲莊內,原本供奉的就有楊家神君的神像。”

洛天豐傲然的淡淡笑道。

“而且,老夫如今修煉的功法,也是楊家神君賜下的。”

眾人其實不知,這洛天豐,其實早已是祖洲靈官神廟的靈官之一,已在靈官神廟修習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乃是最近才返回的水雲莊。

原本他並不打算把這件事擴散出去的,但就在方才,他通過神君賜下的巫符,得到了一條新的指令,這才出現了前後反差極大的變化。

“洛長老,能否讓我們瞻仰一下楊家神君的神像?”

眾人頓時雙眸放光,神色各異的看著洛天豐。

“沒問題!”

令眾人更加意外的是,洛天豐居然答應了!

卻見朝著水雲莊內的某個方向微微的點了點頭。

沒一會兒的功夫,兩名洛家的弟子,便抬著一座高大的神像,走進了水雲殿內。

那兩名洛家弟子小心翼翼的把神像擺放到了祭台的中央。

眾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全都匯聚到了那神像上。

眾人之中,一名相貌普通,修為看起來隻有煉氣期十二層左右的青年,在看到那神像以及洛家此番的態度後,臉色微不可查的變了變。

大殿內的眾人,並未注意到此人的神色變化,此刻皆死死的盯著那神像打量著。

神像的的確確就是楊錚的模樣,隻是看起來並無什麽特別之處。

“這就是祖洲神君的神像?”

眾人心底都在暗暗嘀咕著,總感覺這件事有些古怪。

“諸位有心想要走神道的朋友,可以上一炷香試試。”

洛天豐臉上浮現出一抹神秘之笑,淡淡的開口道。

“這卻是為何?”

眾人對此感到十分的不解。

他們不明白,為何要給眼前這神像上一炷香。

隻是,洛天豐說完這句話後,竟是旁若無人的躬身上前,自己先給神像上了一炷香。

這一炷香點燃,插入神龕下的香爐中後,嫋嫋的香火,竟是凝而不散,以肉眼可見的模樣,盡皆被那神像吸收了。

洛天豐竟是徑直在祭台旁邊的蒲團上,盤膝一坐,口中念念有詞的低聲頌念著什麽。

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圈圈淡淡的紅色光芒。

這光芒十分的奇特,像是符光,但卻又不是符光。

像是靈光,同樣也非靈光。

但它卻十分的強大,此刻散發出一股莫名的靈壓,令的大殿內的眾人,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紛紛駭然看向那神像。

眾人猶豫了片刻,方才提問最多的那名築基期修士,率先排眾而出,也上前給神像上了一炷香,然後學著洛天豐的模樣,自顧自找了一個靠近祭台的蒲團盤坐。

隻是他不懂得那一套祭神的規則,隻能默默在一旁坐著。

但饒是如此,沒過多久,他的身上,竟然也憑空浮現出絲絲縷縷的紅光。

忽然間,此人臉色一變,驚喜之意,盡皆展現在臉上了。

眾人先是一愣,不解其意,帶神識在他身上掃過後,大家頓時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就這麽短短片刻間的功夫,原本踏入築基期已有數年之久,但境界遲遲沒有突破的他,竟在這紅光出現的第一時間,由築基初期,突破至築基中期了。

“這……竟然真的有用?!”

看見這一幕,眾人再也無法淡定了。

眾人紛紛上前,學著洛天豐的模樣,恭恭敬敬的給楊錚的神像上了一炷香。

水雲殿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上前上香。

一道道的香火之氣,沒入神像之內,緊接著,又有一道道淡淡的紅色光芒,從神像中緩緩飄出,匯聚向上香之人。

先前那名混跡在人群中的普通青年,在看到這一幕之後,臉色再次一變,緊接著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水雲莊,朝著洛陽城皇宮的防線飛快趕去。

他的離開,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不過,他剛走出水雲莊沒多久,尚未進入洛陽城,一道細微的幾乎不可察覺的紅色絲線,忽然間自虛空探出,一下子纏繞在了他的身上。

下一刻,這紅色絲線一抖之下,一團模糊的影子,便從此人體內脫體而出,被那紅色絲線纏繞著,拽進了虛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人噗通一聲,栽倒在地,氣息全無!

就在此人剛死去不久,一道人影出現在了這裏,那人影四下裏掃視片刻後,一把拎其這具尚有餘溫的屍體,掉頭離開。

而此刻,整個水雲莊,也已水雲殿為中心,出現了一縷縷淡淡的白色光芒。

這光芒不斷擴展,最終把整個水雲莊囊括在內。

大量的白色霧氣,開始在水雲莊四周彌漫,把整個水雲莊籠罩在了其內,令其漸漸隱沒消失!

水雲殿內,被供奉在祭台上的神像,忽然間活了!

原本正在祭台四周盤坐的眾人,很快注意到這一幕,一個個頓時瞪大了眼睛,駭然看著那神像。

“弟子洛天豐,拜見神君!”

洛天豐率先起身,恭恭敬敬朝著神像叩拜下去。

眾人慌忙也跟著起身,有樣學樣,紛紛朝楊錚的神像拜了下去。

“我等叩見神君!”

“爾等免禮!”

神像口吐人言,目光掃視著下方眾人。

“多謝神君!”

眾人紛紛應道。

“爾等雖拜本君為神,但卻隻是出於好奇,而非本心本意。本君現在給爾等一次機會,若真有心拜神,且上前另一道符詔,把此符詔煉化,收入魂海,日日口誦法訣,七七四十九日後,心誠者,自可得見真神。”

神像淡淡的開口道。

說話間,一道道若隱若現的符詔,竟是憑空浮現在了每一個人的麵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