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穿越主角標配?
loading...
“楊錚!”

楊錚剛走出自己的小院,準備在城裏轉轉,就聽到一個清脆悅耳的少女聲音從身後傳來。

他不由停下腳步扭頭看了過去。

數米外,俏生生立著一個長得十分清秀的綠衫少女。

少女看起來十六七歲年紀,有一股子清純可愛的模樣。

她一手拿著一把兩尺餘長的短劍,另一手拎著一個小小的包裹,此時正神色古怪的在看著他。

楊錚詫異的看了一眼這少女,覺得有些眼熟,但一時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你是?”

看到楊錚似乎不認得自己的遲疑模樣,綠衫少女俏臉一變,可愛的鼻子皺了皺,不悅的道:“好啊,虧得本女俠數次從京城幫你帶錢帶物,居然這麽快就把本女俠給忘了!哼~”

聽她這麽一說,楊錚先是一愣,接著恍然想起來她是誰了。

此女叫莊薇薇,是京城洛陽龍門鎮莊家的三小姐,也是自己的表妹,確切的說,她是自己的小姑楊明鳳的女兒。

莊家既非官場中人,也不是商賈人家,而是江湖世家,在整個中州府都頗有聲望。

莊家在中州開設著一家鏢局,名為“龍門鏢局”,總鏢頭就是莊家如今的家主莊衝天,也就是楊錚的小姑父。

龍門鏢局總部就在洛陽龍門一帶,分號更是遍布江北各州府郡城,實力非常強大。

看到這個表妹,楊錚的目光忍不住在周圍掃了掃。

果然,在距離他們兩人十幾米遠的四周,至少有四名達到一流境界的高手在暗中護衛著莊薇薇。

那四名高手個個麵無表情,穿的也十分普通,乍一看跟尋常人沒什麽區別,一般人,還真無法把他們分辨出來。

楊錚此時已凝出巫靈,靈識可以對方圓二十米範圍內的一切進行掃視。

在靈識的掃視下,四人的一切盡在楊錚的窺視之中。

“這就是這個世界修煉武功的江湖高手麽,似乎跟地球的武功也沒什麽兩樣啊?”

楊錚觀察一番後暗暗想道。

在他的靈識觀察下,那四個一流高手的身上,都盤旋著一團淡淡的無色微弱能量流。

楊錚知道那些能量流其實就是武者的內家真氣。

“原來是薇薇表妹啊,一段時間沒見,表妹竟是出落的越發漂亮了,表哥一時間竟沒認出來,勿怪,勿怪!”

楊錚稍微觀察了一下便收回目光,向莊薇薇道。

莊薇薇愣了一下,顯然沒料到楊錚居然會這麽說話,臉上不由浮起一抹淡淡的紅暈,道:“表哥,你什麽時候也變得這麽油嘴滑舌了?這話你應該去對你的未婚妻說吧?”

說到後來,莊薇薇臉色忽地變了變,接著把手裏的包裹塞進楊錚的手裏,口中又喋喋不休起來。

“給你,這是娘親讓我帶給你的。你的課業學的怎樣了?今年要參加鄉試嗎?你知不知道,甘家已經遣人去過洛陽退了你的這門親事。”

聽到這話,楊錚明顯愣了一下,忽然又想起一些事情,眉頭忍不住的皺了皺。

楊錚的父輩兄弟姐妹共有五人,兩男三女,除了楊明安和楊明和之外,還有楊明秀,楊明慧和楊明鳳三女。

楊錚的小姑楊明鳳,天賦異稟,自小便被一江湖異人看中,得其傳授了一門極為高深的功夫,年紀輕輕便在江湖中闖出不小的名頭。

成年之後,楊明鳳更是直接忤逆了老國公的安排,與龍門大俠莊衝天結為夫妻。

對於此事,或許是有著同病相憐之故,整個國公府隻有楊錚的父親楊明和支持自己的小妹楊明鳳。

也正是因為此,楊明鳳跟楊明和的感情最為要好。

楊明和病逝之後,楊明鳳受其所托,一直在暗中照拂著楊錚。

在病逝前,楊明和因擔心楊錚日後的前程,曾憑著國公府的關係,為楊錚訂了一門娃娃親,對方是中州府南陽郡的豪門望族甘家。

甘家在整個中州府雖排不上號,但在南陽郡卻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大族。

楊錚此時也想起來自己的另一個身份——襄陽書院的學子。

他自八歲開蒙讀書,十二歲參加縣試,獲得童生的身份,十五歲考過府試成了秀才,乃是大魏國名副其實的讀書人。

自考中秀才後,他便進入襄陽書院學習,為三年後,也就是今年秋天的鄉試做著準備。

如今距離鄉試還有三個多月時間,楊錚不久前離開書院,一直在家閉門苦讀,為秋闈做著最後的衝刺準備。

“表妹,你這話什麽意思?說清楚點。”

楊錚接了包裹,皺眉看向莊薇薇。

莊薇薇撇撇嘴,語氣也有些不忿的道:“還能是什麽意思?甘家現在巴結上了京師王家人,前段時間,由王家出麵,去了一趟國公府,解除了你和甘盈的婚約。估計用不了多久,甘家就會派人來向你通知這件事。”

楊錚注意到了莊薇薇這番話中的一些問題。

甘家直接去了國公府解除婚約,按將說如此大事,國公府起碼應該派個族老來通知他。

但聽莊薇薇的意思,楊家竟似乎根本就沒打算管這件事,甚至最後派來通知他的人還是甘家人。

這說明什麽?

說明楊家到現在都還不承認他這個私生子。

想到這些楊錚忽然有些想笑,但細想之後,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股子怒意來。

前世在地球時,他也是個網文愛好者,尤其喜歡看一些玄幻類的小說。

“難道我也成了玄幻穿越小說的主角?獲得了主角開局廢材流被退婚標配?不過,我終究是占了這身軀,你受辱就是我受辱,待來日我修有所成,必會給你一個交代!”

心中呢喃盤算一陣,楊錚陰沉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

一旁的莊薇薇,見表哥楊錚聽了自己的話後,忽然沉默下來,臉色更是變得陰晴不定,心裏忽然就覺得楊錚真可憐,臉上忍不住的浮起一些同情之色。

“唉,表哥的命還真是苦啊,舅父舅母早亡,他自己又沒名沒分,現在還被甘家退婚,真是太可憐了……”

莊薇薇知道表哥楊錚對這樁婚事其實是非常滿意的。

那甘家小姐甘盈的確非常的優秀,不僅容貌出眾,而且還素有才名,冠絕整個南陽郡。

兩年前,甘盈曾女扮男裝,參加過臥龍書院在中州府舉辦的一次臥龍文會,並在文會上力壓群英,獲得了“臥龍才子”的美譽。

這樣的女子,自然是讀書人夢寐以求想要娶回家的美嬌娘。

楊錚也參加過那次文會,對甘盈的印象極其深刻,後來得知其真正身份後,欣喜若狂,數次前往南陽登門拜會,可惜皆被甘家找各種借口婉拒門外。

“楊錚表哥,你沒事兒吧?”

楊錚搖了搖頭,仿佛對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感覺,臉色異常的平靜。

“哦,沒事。對了,謝謝你幫我送東西。另外,以後我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你不用再給我送東西過來了。”

“你……真沒事兒?”

莊薇薇看著楊錚平靜的模樣,心裏並不相信他真能平靜。她可是知道甘盈的美貌,也知道一些楊錚參加臥龍文會,回來後對甘盈朝思暮想的事情。

“真沒事兒。不就是一個美貌的才女嗎,退了就退了吧,反正我也沒打算娶親。你還有什麽事兒嗎?”

楊錚撇撇嘴,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莊薇薇也撇了撇嘴,根本不信楊錚的話,覺得這家夥肯定是怕在自己麵前丟麵子,故意嘴硬的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

至於楊錚讓他以後不再送東西的話,她也根本沒放在心上,以後肯定還會經常來的。

楊錚的情況她可是很清楚。楊家根本就沒打算認他,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楊玄鑄,其實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可至今都沒來看過他一眼。

荊州襄陽這邊的馬家,說是養著楊錚,其實也根本沒怎麽管他。

楊錚現在住的這處小院,還是當年他父親和母親便於私會時購買的。

平日照料楊錚日常生活起居的老仆楊大海,其實是楊錚父親當年身邊的書童。

似乎想到了什麽好玩的事情,莊薇薇忽然古怪的一笑,說道:“表哥,其實你根本不必泄氣,我倒是覺得,你或許還有機會呢。我可是聽說,那個甘盈根本不願意與王家聯姻,就在數天前,她離家出走偷偷跑了!”

“什麽?!還有這種事兒?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聽莊薇薇這麽說,楊錚頓時感覺有些吃驚和不可思議。

那甘盈可是豪門大族的千金小姐,想必自小便受過很嚴格的婦德女戒教育,竟能做出離家出走這等荒唐事來,還真是有些令人難以置信。

不過,想想她還曾女扮男裝,參加過“臥龍文會”,楊錚便又覺得發生這種事情,似乎好像也沒什麽可意外的。

“哈,被我抓到了吧?看看你現在緊張的樣子,還敢說你不在意人家?”

莊薇薇一副自以為猜中了楊錚心事的得意模樣,指著楊錚哈哈戲謔笑道。

楊錚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幹脆懶得搭理莊薇薇。

“行了,沒什麽事兒我先走了。”

他向莊薇薇擺了擺手,出門向城內走去。

“哎,你等等,正好本女俠左右無事,也想逛逛襄陽城,你這個東道主,怎麽也得給本女俠當回向導吧?”

莊薇薇抓著劍追了上來,與楊錚並肩而行。

楊錚忍不住再次看了看莊薇薇。

“這小丫頭年紀輕輕,居然也修出了一身不弱的內力,看樣子小姑父家傳的內功心法應該不錯啊。”

以前在地球的時候,楊錚對凡俗的武功也有過研究了解,甚至在發現自己沒有靈根,無法修煉法力後,還曾嚐試著修煉過一段時間。

莊薇薇已然貫通了奇經八脈,已可算是二流的武師,隻要再接再厲,把這股內力磨煉圓滿,打通任督二脈,就能跨入一流的宗師之境。

當然,這個一流二流的劃分方法,是地球上對練武之人境界的劃分方法,這裏是不是還這樣,楊錚並不清楚。

莊薇薇這小丫頭今年才不過十六歲,居然已經擁有了二流的身手,足見其家傳的武學心法是極為高明的。

“喂,你老盯著本女俠看幹什麽?我可告訴你,我是不會喜歡你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的。本女俠隻對武功高強的大俠感興趣!”

莊薇薇見楊錚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看了好一會兒,俏臉不由再次一紅,狠狠瞪了他一眼,故作凶巴巴模樣的嗬斥道。

楊錚不由失笑,再次無語的搖了搖頭,收回了目光。

兩人不疾不徐的向襄陽城最為繁華的街坊走去,四名負責暗中保護莊薇薇的高手,非常隱蔽的緊跟在二人後麵,呈扇形的悄悄在周圍護衛著他們。

對此情況,楊錚並不在意。

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世界天地靈氣的情況究竟如何。

他也想知道,在這世俗的大城中,是否能夠碰到其他的修仙者。

楊錚以前在地球生活時,從未遇到過其他的修仙者,一直都是一個人在孤獨的研究著,自己的研究是對是錯,他也是根本無從判斷。

古書中曾提到,修道最忌閉門造車胡亂修煉,必須要具備“法侶財地”四個條件。

如今自己雖已有修煉之法,但他對此法卻不慎了解,至於可以一起修煉切磋,甚至起指導作用的“同道”更是從來不曾有過。

來到這方世界,以自己現在的條件,財和地兩點也不具備。

既然打定了主意以後要走修道之路,一切都要重頭開始,他自然要謹慎行事才是。

修煉的“法”有了,接下來就是該尋找“道侶”、“外財”和“道場”了。

楊錚之前翻閱本主記憶時,曾見到在本主八歲那年,有個道人來找過他,言明他身具靈根,是個修道奇才,這意味著,大魏國肯定有修仙者存在,且他們偶爾還會在凡間俗世出沒。

可惜當年楊錚年紀太小,並不懂得此等機緣的重要性,錯失了進入仙門的機會。

隻要能夠找到修仙者,應該就有辦法找到適合修煉的場所。

到了街上,楊錚也不去管那莊薇薇,隻管漫無目的的閑逛著,目光不經意的掃視著四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