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三界散修的慘淡處境,新的戰略調整
loading...
洛陽城北郊,一處偏僻荒野內。

楊錚看著地上被嚇昏死的那個地仙,神色頗為古怪。

赤陽鬥兵就麵無表情的,靜靜站在那個地仙的旁邊。

楊錚的目光先是在那名地仙身上掃視一遍,又十分滿意的看向了赤陽鬥兵。

方才通過俘虜這名地仙,楊錚已經測試出,這個赤陽鬥兵非常的好用。

它的戰鬥力,要高於一般地仙,破壞力無疑也是很強的,輕而易舉就能毀掉地仙境修士祭煉的本命靈寶。

若是能批量製造出這樣的赤陽鬥兵,組成一支赤陽鬥兵戰隊,其戰鬥力必將十分的驚人。

而眼前這個赤陽鬥兵,還隻是一階仙兵,若是能煉製出二階,甚至三階的赤陽鬥兵,隻怕就是天仙,甚至金仙也能鬥一鬥。

當然了,楊錚也很清楚,想要煉製一階以上的赤陽鬥兵,就沒那麽容易了。

且不說材料的問題,就是他自身釀酒的境界,也達不到要求。

一階的赤陽酒,楊錚憑著手中所掌握的釀酒之法,以及所擁有的釀酒靈寶,還能夠釀造出來,二階的就不行了。

二階的赤陽酒,所用的材料要比一階的高出好幾個層次,且淬煉之法,也要複雜數十倍。

而且,二階的赤陽酒,已經涉及到了一些法則層次的要求。

以楊錚目前的境界,顯然是達不到的。

但即便如此,眼前這一階的赤陽鬥兵,威力已經十分不俗了。

若是能再多煉製一批出來,對楊家接下來平定祖洲,將會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楊錚摩挲著下巴,思索這些問題的時候,地上被嚇昏過去的那個地仙,已然悠悠醒轉。

聽到動靜,楊錚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那個叫李賢的地仙。

玄黃寶鑒上,自然清晰的照鑒了此人的一切來曆。

楊錚在看了他的介紹後,說實話,對這家夥頗有些憐憫。

堂堂地仙居然混的如此淒慘,而且膽子也小的令人無語,真不知這家夥,是怎麽在東海這麽複雜的地方,活到現在的。

“大仙饒命!”

李賢醒轉後做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再次向楊錚討饒。

他甚至都沒敢去打量楊錚,也不知道眼前把他虜來的這人,其實境界遠比他低。

“你一個東海的散修,不好好在東海待著,跑來祖洲蹚什麽渾水?”

楊錚冷哼了一聲,向李賢嚇唬道。

李賢一聽楊錚這話,臉色嚇的更白了。

對方居然連他的來曆都調查清楚了!

“大仙饒命,小人是豬油蒙了心,受人蠱惑,才來到祖洲。不過,小人可沒做出任何對祖洲人巫族不利的事情,還請大仙明鑒,放小人這一次吧!小人保證,立刻就離開這裏,以後再不敢踏足祖洲!”

李賢連連打躬作揖,不住的討饒哀求道。

“那倒不用。”

楊錚也被這家夥的奇葩表現,搞得頗有些哭笑不得。

堂堂地仙居然向他磕頭求饒,這樣的事情,楊錚還是首次遇到。

李賢愕然不解的抬頭偷偷看了楊錚一眼,待發現眼前這位,居然是楊家的世子,頓時再次一驚。

他之所以一眼就認出了楊錚,皆因在曹家內部,有著楊家核心成員的所有畫像,尤其是身份最為特殊的楊錚,幾乎曹家所有邀請的同道,皆知他的存在。

不過,絕大多數曹家招募的幫手,都不清楚楊錚真正的來頭,隻知道他是楊家世子。

而眼前的李賢,跟其他人不同。

他是去過紫府洲的,也聽聞過楊錚的大名,知道他是東華帝君的弟子。

事實上,在來了祖洲,進到曹家成為客卿之後,李賢在得知了曹家的對頭居然是楊家後,就已經有些後悔了。

如今親眼見到楊錚,尤其是剛才那番遭遇,更加證實了對方的不凡,李賢腸子都悔青了。

“仙君使大人,小人先前並不清楚,曹家竟然要跟您作對,若是早知道,打死小人也不敢接受曹家的招募!小人跟曹家沒有任何關係,立刻就走!”

李賢生怕楊錚記恨,連連解釋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楊錚奇怪的看著李賢。

“小人前段時間,僥幸曾去過紫府洲遊曆,從一位好友那裏,聽聞過您的大名!”

李賢老老實實的說道。

“那你可就不夠老實了。既然早聽過我的名頭,為何還在曹家做事?”

楊錚皺了皺眉,語氣一沉的道。

李賢被楊錚的氣勢嚇了一跳,接著麵露慚愧之色,又解釋道:“唉,小人一時糊塗,貪戀曹家老祖曹邛許諾的好處,而且,看他安排的任務,也隻是駐守洛陽城,無須作戰,這才存了僥幸的心理。”

“哦?曹邛許諾了你什麽好處,值得你如此冒險?”

楊錚奇怪的問道。

李賢硬著頭皮,忍住尷尬和難堪,向楊錚解釋了一番自己這種散修的尷尬悲催處境。

一想到自己祭煉了百年的寶貝飛劍,也被毀了,他心底也是如同刀絞一般難受。

聽完李賢的話,楊錚心中不由感到一陣黯然。

看來,地仙界沒有根腳的散修,日子並不好過。

眼前這李賢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你們散修,都是如此艱難的麽?”

“是啊。”

李賢尷尬的點了點頭。

“其實,小人這還算是好的。在東海,比小人淒慘的散修,多如牛毛。好點的,能夠躲在一些有點靈氣的小島,閉門修煉。絕大多數修士,整日裏為了一點點修煉資源,東奔西走,累死忙活的,別提多淒慘了。”

“這麽說,沒有門派根腳,在地仙界其實根本就混不下去?”

楊錚心中一動的又問道。

“是啊,三界之中,沒根腳來頭的修士,的確很難混下去。”

說到這,李賢又抬頭悄悄瞥了楊錚一眼,順帶也暗中打量了一下自己旁邊站著的那個赤紅色的小人。

沒看錯的話,方才毀了自己靈劍,並把自己擄走的,就是這個小人。

他也看不出這小人究竟是什麽來頭,隻是感覺,這小火人十分的危險。

“既如此,此前我祖洲神府,也向東海發出過招募令,為何不見有散修來投?莫非你們都沒接到過本君的招募令麽?”

楊錚不解的皺眉看向李賢問道。

李賢搖頭道:“沒有。若小人真見到神君您的招募令,哪有不欣然來投的?神君,您真的向東海的散修,發出過招募令麽?!”

說到後來,李賢一臉激動的看向了楊錚。

楊錚貴為東海仙君使,又是東華神殿麾下的靈官神君,若他真要招募散修,擴充自己的靈官神府,這對東海的散修而言,無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畢竟,一點真加入祖洲靈官神府,就等於有了根腳,再不像以前那般了。

楊錚一翻掌,取出了一枚玉簡,拋給了李賢。

李賢恭敬的接下後,也顧不得失禮,迫不及待的便把神念探入玉簡內,仔細查看起來。

片刻後,李賢的臉上露出了又驚又喜之色。

玉簡中的招募令,提出的條件十分誘人,尤其是隻要加入靈官神府,就有機會封神這條,對李賢這樣的散修地仙的誘惑力,簡直是難以抵擋的。

即便是曹家的老祖曹邛,也隻是允諾,隻要他能完成曹家安排的事情,會推薦他去酆都城做鬼靈官,至於能不能成,還不一定。

而楊錚的招募令中,開出的條件,可要比曹邛給的允諾強了千百倍!

隻要能為楊家做出貢獻,為靈官神廟做出相應的貢獻,不僅有功德可拿,還能成為正式的靈官神職。

有了靈官神職,就等於在三界有了真正的根腳。

世世代代都不必像自己這般四海漂泊,無所依靠了。

這對散修而言,其誘惑力根本無法抵擋。

“神君,不知現在這招募令還作數麽?!”

李賢一臉熱切的看著楊錚,迫不及待的問道。

“當然作數。”

楊錚點了點頭道。

“祖洲神府麾下的靈官,還有大量的空缺,急需一批地仙境的修士充任。隻不過,想要成為神府正式的神職靈官,還需要本君的考核。”

“那神君您看小人可以嗎?”

李賢忐忑的看著楊錚,惴惴不安的問道。

他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硬著頭皮問出了這句話。

畢竟,被俘虜之前,他可是在替楊錚的對頭曹家做事。

“隻要是來曆清白,願意為祖洲神府做事,願意替我楊家分憂的修士,皆可報名參加遴選,你既脫離了曹家,當然也可以。”

楊錚一臉認真的說道。

李賢頓時大喜過望,激動道:“那小人現在就報名,無論什麽樣的考驗,小人都願意接受!”

“不過嘛,我倒是覺得,你很難被選上啊。”

楊錚神色古怪的上下打量著李賢,一盆冷水兜頭潑下,頓時把一臉激動的李賢,潑的臉色發白,十分難堪起來。

他期期艾艾道:“神君,您不是說小人也可以報名嗎?可這又是為什麽?”

“就你這膽子,你能做的好神職靈官嗎?”楊錚笑道。

李賢一張老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囁嚅著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事兒的確是太丟人了。

方才自己居然被下昏死過去了。

無論怎麽解釋,都沒辦法把這事兒給接過去。

李賢猶豫了半晌後,終於頹然的麵對了現實,知道楊錚說的不錯,自己由於以前的種種經曆,導致了謹慎過頭,膽子變得很小。

這件事有利有弊,利處是,因為膽小,在麵對強敵時,往往矛盾還沒爆發,自己先萎了,對方一般就不會跟他計較,尤其是來頭越大的人,越懶得跟他一般見識,這讓他從很多危險中,活了下來。

但弊端也十分的明顯,膽子一旦變小,再想強硬起來,就很難了。

“好吧,是小人福薄,氣運不足,無法為楊家效力,無法成為靈官。還請神君大人開恩,放小人離去,小人這就離開祖洲,返回扶餘島,了此殘生。”

李賢語氣悲涼蕭瑟的歎息了一聲,恭恭敬敬向楊錚行了一禮。

楊錚神色一轉,忽道:“其實,你也不是沒機會。”

李賢啊了一聲,不解的看向楊錚。

他都被楊錚左一句右一句的話給搞糊塗了。

“你把本君的這份兒招募令,在東海散布出去,記住,隻在散修間散布傳播,並替本君做一份兒詳細的調查,看看有那些散修願意來祖洲神府,並對他們每個人的情況,做一個詳細的調查,寫一份兒調查報告。這件事兒若做好了,本君可以不計較你之前的一切,給你一次機會,你看如何?”

楊錚略一沉吟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李賢一聽,思量了一番,又很認真的想了想後,一咬牙道:“好!小人一定不會讓神君失望的!我這就去辦!”

他緊了緊手裏的招募令玉簡,像是給自己鼓勁打氣一般,重重說了一句。

楊錚想了想,一翻掌,取出了一把翠綠的小劍。

“方才我這鬥兵毀了你的本命飛劍,你出去替我辦事兒,或許會麵對什麽危險,這把飛劍你拿著,遇到危險時,直接丟出去,或可保你一命。”

楊錚拿出的這把翠綠小劍,自是被先天五氣珠重新煉化過的那把玉竹青鋒。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隻不過,這把玉竹青鋒已經完全變了模樣,甚至相比於先前被先天五氣珠煉化後的樣子,又有了新的變化。

這變化自是跟楊錚新近才吸收煉化的無間冥息有關。

此劍經由楊錚以無間冥息重新融合祭煉過,擁有了一些無間冥息的威能。

毫不誇張的說,別看它自是一口靈器飛劍,但一旦它爆發出無間冥息的威能,就是達到偽仙器級別的極品靈寶,也能輕易摧毀。

李賢可不知道它的真正來頭,一見楊錚賜下的飛劍,居然是一把靈器,神色不由露出了一抹難掩的怪異之色。

不過,這既是楊錚賜下的寶物,哪怕隻是一把靈器飛劍,他也不敢怠慢,連忙恭敬的接下,並不住向楊錚道謝。

楊錚見李賢表麵上雖然恭恭敬敬的接下來自己賜下的飛劍,但神色間的不以為然之色,卻也被他看到了。

他也沒多說什麽,隻是笑了笑,道:“好了,你去吧,好好辦成這件事,本神君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神君,小人去了!”

李賢躬身施禮後,施展遁法,離開了此地。

在楊錚的感應之中,李賢果然沒有騙他,他連洛陽城也沒回,徑直離開了祖洲,往東海而去。

這件事也給楊錚提了個醒。

如今的祖洲牽涉到接下來的氣運之爭,已成為三界最大的是非之地。

三界中,那些強大的勢力和門派,尤其是不願意看到人巫族發展起來的勢力,肯定會多方阻撓。

自己作為祖洲神府的靈官神君,發出的一道招募令,竟然被攔截在了祖洲之內,根本沒有在外間散布出去。

也難怪這麽長時間了,真正來投的修士,幾乎清一色全都是祖洲本土之人,偶有外來人員,也是從小靈域那邊的傳送陣過來的南贍部洲修士。

到底是誰封鎖了消息,楊錚現在還不知道,不過,他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查明。

畢竟,此事對誰最為不利,誰的嫌疑就最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