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赤陽鬥兵,奇葩地仙
loading...
楊錚回到天巫山後,立刻著手開始研究起了從普光禪師那裏得到的酒方。

這酒方的用途非常的不錯,不僅能產出酒藥,還能伴隨產出仙丹鬥兵。

如今楊家正值多事之秋,楊家目前力量還是太單薄了,即便有他在培養靈兵,但這些靈兵成長起來,是需要很長時間的。

接下來的幾年,祖洲必將是一片戰火,單靠現在的這些力量,很難應付真正的大事。

若能得到普光禪師所說的這種鬥兵,無論是對楊家而言,還是對人巫族而言,都有著不可估量的意義。

楊錚拿著酒方,在自己的洞府中,仔細的研究著。

結果這麽一研究,楊錚發現,這酒方居然另有玄機隱藏在內。

“不會這麽巧吧?”

楊錚狐疑的摩挲著下巴。

“難道普光禪師是有意把這酒方送我的?”

這事兒實在是太古怪了。

普光禪師給他的酒方的時候,並沒有說這酒方的名字。

而那張酒方很顯然應該是普光禪師自己抄錄的,並非原本,其上同樣也沒有標注具體的名字,隻說是一種很古老的酒方。

但仔細研究了一遍之後,楊錚發現,自己居然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閉目冥思了一陣,又經過再三的確認,楊錚才發現,這酒方居然跟自己的天魂轉世身大有關係。

酒方中提到的材料,清一色全都是陽屬性的材料,而且產出地也標明,幾乎全都在同一處地方——昆吾山!

楊錚先前與天魂轉世身融合時,也獲得了天魂轉世身的所有記憶,在那記憶中,赤陽村的百姓,平時喜歡采集昆吾山上的藥草,用以泡酒。

其炮製出的酒,名為赤陽酒,凡人喝了,可以滋養魂魄,強筋健骨,靠藥酒蘊養出非常強悍的體魄。

因此,這赤陽酒還有一個名目,叫做壯魄酒。

天魂轉世身,自是記得那赤陽酒的酒方。

但楊錚先前在普光禪師那裏,初次看這酒方時,卻有種雲裏霧裏,根本看不懂的怪異感覺,現在拿回來後,卻根本沒有了那種感覺。

這意味著,先前在白馬寺那邊,普光禪師明顯是動了什麽手腳。

也就是說,普光禪師似乎是有意如此為之。

他為什麽要這麽做?

難道普光禪師跟赤陽村還有什麽關係不成?

楊錚覺得,也不是沒這種可能。

天魂轉世身,現在就在昆吾山道境內,那昆吾山道境中,依舊還保留著這些釀酒的材料。

楊錚想要收集齊全酒方上所需要的材料,並不難。

甚至連釀酒的寶物,他同樣也不缺。

這酒方上明確指出,想要釀造出真正的赤陽酒和赤陽丹,就需要用古老的煮煉法。

而無論是煮煉法,還是煮煉這酒藥所需的寶物,楊錚都有。

如此巧合之事,就顯得很有些刻意為之了。

為了證實這些巧合,楊錚拿著酒方,直接進到了昆吾山秘境中。

不用多吩咐,天魂轉世身已經安排道境中的赤陽村村民,往昆吾山上去采集藥草。

數日後,所有材料收集齊全,赤陽村的村民,又自發的把那些材料,經過了一道道的工序,加工處理。

半個多月後,一袋袋炮製好的材料,便送到了楊錚的麵前。

炮製這種酒藥的靈液,就采自昆吾山道境的河中。

赤陽村東頭的大河之水,就來自太古的洪黃河,其水稍加處理,就是最純粹的天地靈液,且還因流經昆吾山的關係,此水也是蘊含赤陽之氣的靈液。

楊錚幹脆直接在昆吾山腳下,大河旁邊,架起丹鍋,按照酒方上所提供的方法,炮製起來。

數日後,一鍋赤陽酒順利出爐。

果如普光禪師所言,滿滿的一鍋酒藥中,竟神奇的凝出了一顆赤陽仙丹。

楊錚把那一鍋酒藥小心收進專門裝酒的靈寶葫蘆,然後才小心翼翼,把那枚赤陽仙丹,從丹鍋中取出,拿在了手上,仔細查看著。

說它是仙丹,其實也不準確。

這玩意兒跟一顆水晶球一般,雖然隻有拇指的指甲蓋大小,但整個看起來,卻晶瑩透亮,散發著淡淡的赤紅色光芒,好似一顆小火球似的。

楊錚在這仙丹中,感受到了濃烈無比的赤陽之氣。

它好似完全由赤陽之氣的精華凝結而成。

楊錚取出酒方,按照上麵所說的祭煉之法,祭煉起了這顆赤陽丹。

整個煉化的過程,跟煉化一件兵器法寶好像也沒太大區別。

隻不過,所需時間實在有點長。

他足足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在耗費了大量的心神之力後,才算是徹底把這顆赤陽丹,初步祭煉完成。

心神催動之下,此顆赤陽丹,在空中滴溜溜一陣旋轉,並綻放出耀眼刺目的赤紅色光芒,一閃之下,化作了一尊高約三尺,看著跟個垂髫童子差不多大的小火人來。

這小火人渾身散發出赤紅色的刺目光芒,手中拿著一把半尺長的赤紅色短劍,整個看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小火孩,拿著一根像燒火棍一樣的小火劍。

楊錚與這小火人有著密切的心神感應,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它的威能境界。

它果然跟酒方上記載的一樣,剛一誕生,就擁有相當於地仙境修士的境界。

至於具體的實力和戰力如何,現在卻還不清楚。

但就從酒方上對它的記載,想來也不會差。

按照酒方上記載,這種仙丹鬥兵的實力,在它本身凝成時,就是固定的。

這個赤陽鬥兵屬於一階仙兵,與地仙境的修士實力相當。

而它本身屬於赤陽屬性,擁有赤陽之氣的一切威能,且還精通一種專屬的鬥兵戰技,名為——赤陽火。

顧名思義,這小火人會通過自身蘊含的赤陽之氣,催發出赤陽火戰鬥。

它手中的那小劍,也並非擺設裝飾。

它本身在不動用專屬戰技的前提下,同樣也可以像一般的仙兵一樣,進行固定程式的戰鬥。

楊錚有心想要試試這赤陽鬥兵的戰鬥力,於是便帶著它,離開了昆吾山道境。

楊錚選定了曹家人作為試劍的對象。

他一路潛行,來到洛陽城郊,在玄黃寶鑒的探查之下,很快便選定了第一個目標。

那是曹家招募的一名地仙境的高手,此刻正坐鎮在洛陽北城的城樓上。

通過玄黃寶鑒上照鑒的信息,楊錚得知,此修士屬於一名東海散修,並無具體的派係。

那人此刻就盤坐在北城的城樓上,正在閉目修煉。

……

李賢,本是東海扶餘島散修。

扶餘島隻是東海中,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島。

作為扶餘島土生土長的人氏,李賢的運道還算不錯。

他八歲時,偶然在島上撿到一件無名石匣,從無名石匣中,獲得了一門很不錯的修道傳承,從而踏入修道界。

經過數百年艱難掙紮苦修,他僥幸踏入地仙之境,雖然在整個地仙界,這點境界根本算不得什麽,但在東海,卻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他也曾受邀進入過東海龍宮,參加過龍王壽宴,亦曾跟同道好友,往紫府洲遊覽,見識過道門鼎盛的氣象。

奈何他乃是一介散修,到哪都不受重視,甚至大多時候,遭遇不公平對待時,都隻能忍氣吞聲,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被人打殺了。

而那無名石匣中的修仙功法,修到地仙境,就是盡頭了。

在李賢看來,自己的天賦資質也不算差,機緣氣運應該也不差,否則不會由此奇遇,但就因自己的出身不行,導致隻能做個散仙,處處受氣。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他也不是沒想過,拜入道門之中,修習上乘道法,並憑此上天,做個天仙。

但奈何人家道門根本看不上他。

正當李賢莫可奈何之時,卻有人找上門來,許諾他,隻要他能入祖洲,替對方守護一個凡人家族百年時間,就傳他一門正宗的上乘修道法,且還答允,保舉他在地仙界做個靈官。

這樣的好事兒,李賢自然不會拒絕,大喜過望著,就跟那人來了祖洲,進到了洛陽曹家。

自來到曹家以後,李賢也受到了非常高規格的接待,想著隻要能保舉曹家百年平安,就能得到一門上乘的修道法,且還能做靈官,修道的生活終於有了盼頭,他內心裏還是十分高興的。

盡管李賢隻是個散修,消息閉塞,但這段時間以來,通過與其他道友的閑談,他也得知了一些東海的事情,終於意識到事情不對勁。

尤其是最近,李賢隱隱總感覺,冥冥中,有種不祥的東西籠罩著自己。

起初他以為是自己五百年一次的天劫即將降臨,但經過仔細的推算後,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天劫,至少還得百餘年才會到,眼下感覺到的那種不祥,根本不是天劫,而是另有劫難。

隻是,以他的這點道行,根本沒能力推算出,此劫究竟為何,又會在何時降臨。

是以這段時間以來,李賢一直過的是膽戰心驚的,生怕一個差池,遭了劫難。

好在那種不祥的感覺,這兩天漸漸消失了,這令他暗暗鬆了一口氣。

今日一早,輪到自己坐鎮北城。

李賢像往常一樣,帶著一應的生活用品,登上了北城城樓,百無聊賴的打坐,打發著時間。

其實他也不想如此浪費時間,但奈何這祖洲的天地靈氣,級別還是太低了點,根本不足以支撐他這個境界的地仙修煉。

而作為一介散修,他是真窮,連塊能夠吸收修煉的仙玉都沒有。

除了打坐熬一熬元神外,其他方麵,是真沒辦法提升。

李賢正在熬煉自己的元神,陡然間,一股恐怖的危險感覺,憑空浮現在心頭。

他大驚失色,連忙停止了修煉,並在瞬間放出自己的神念,向四外蔓延而去,同時也祭出了自己唯一的一劍法寶!

一口達到後天靈寶級別的飛劍!

李賢跳上城頭,頭頂懸著自己的本命靈劍“貝摧”,凝眸仔細掃視著四周。

說起來,自己能僥幸得到這口靈劍,還得感謝龍宮的一位好友。

若非那好友在龍宮做庫房管事,偷偷從龍宮順走了一件萬年“仙蚌貝”,他也不可能祭煉成這口“貝摧”飛劍。

視線之內,毫無任何異狀。

神念探查之中,好像也沒什麽不妥之處。

但是,那股恐怖的危險感覺,卻始終縈繞在周圍。

李賢腦門上,頓時起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莫非我這是被人給盯上了?!”

一想到這點,李賢頓時嚇得有些六神無主了。

他一個小小的散修,被人殺了,也是黑死白死,根本不會有人替他報仇。

殺他的人,隻怕連天條地規都不會違反。

自己的人生,為什麽就如此的悲催呢?

這人是衝曹家人來的,還是衝他來的?

要不要向曹家老祖示警呢?

這些念頭剛一浮現,還沒來得及實施,李賢就見到,一道赤紅劍光,破空而至,朝著他當頭一斬而來!

李賢頓時嚇得大驚失色,來不及做出其他反應,隻一念催動“貝摧”飛劍,向那劍光抵擋而去!

哢嚓!

一聲脆響,驟然間在半空炸裂。

李賢噗嗤張口噴出一團精血,臉色頓時變得萎靡之極,神色更是充滿驚恐的大叫道:“前輩饒命!”

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

一個照麵,自己祭煉了百年的本命靈劍,就直接被斬的寸寸碎裂!

盡管感覺十分的憋屈,十分的驚恐,但求生的本能,卻讓他毫不猶豫的張口求饒了。

“地仙?這麽弱的麽?”

李賢耳中聽到了一陣喃喃的嘀咕,甚至都沒看到對方長什麽樣,陡然感覺自己被一團赤紅的光芒裹著,一陣天旋地轉中,落入了一片黑暗深淵內。

這一刻,李賢絕望無比,也後悔無比。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接受邀請,來祖洲蹚渾水了。

地仙也沒什麽不好的,在自己的扶餘島做自己的小島主不好麽?

境界雖然低了點,但好歹在扶餘島上,自己也是土皇帝,小日子也是有滋有味的。

外麵的世界雖大,可自己好像沒那命去闖啊。

絕望中,李賢直接被嚇昏死了過去。

“什麽玩意兒?這地仙居然嚇死了?”

洛陽北城十裏外的一片山崗上,剛剛放出赤陽鬥兵,利用鬥兵斬了李賢靈劍的楊錚,神識掃進赤陽鬥兵手裏拎著的禦靈符,神色頓時變得十分怪異和不可思議。

特麽的,這地仙也太奇葩了吧?

還沒反抗下就被俘虜了。

剛被俘虜就嚇死了?

這是什麽奇葩啊,就這?

真不知這家夥是怎麽修煉到地仙境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