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好酒的禪師好嚇人
loading...
道門天尊入魔,佛門如來是假的。

楊錚發現,三界的事情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他感覺,三界似乎發生了一些極為特殊的事情,導致現在三界的局麵,出現了非常特殊的一些變化。

目前為止,發生了一係列的事情,鴻蒙世界的天道,卻毫無反應,甚至連最基本的一些警示都沒有出現過。

而三界的這些變化,顯然是要牽連到三界整個大局勢發展的,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具體究竟發生了什麽,楊錚並不清楚,但他卻能感覺到,這種改變,對天巫道的發展而言,是一種好事兒。

常言道,不破不立,或許這才是這一量劫最大的變化。

他在白馬寺這邊,待了幾日。

每天跟老和尚普光探討普光苦渡金身訣,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最為直觀的變化,就是對煉體術和無間冥息方麵的提升。

而這幾天中,楊錚通過天巫靈域那邊傳來的消息,也的確感受到了來自黃眉的尋釁。

這家夥數次前往天巫靈域,想要強闖進去,尋找自己,未果之下,接連用了數種見不得人的手段,妄圖混進天巫靈域。

若非楊錚徹底的掌控著天巫靈域的一切,還真可能讓他得逞。

那黃眉未能進入天巫靈域,便離開了祖洲,往東海去了。

按照普光禪師的說法,這家夥難得被放出來一次,肯定要在外間顯擺一番。

聽說那廝身上可帶著兩件未來佛賜下的佛寶,威能極為強大,尋常金仙根本接不下。

有了這些佛寶做依仗,再加上那廝本身的天賦神通也不差,境界也不低,肯定是要在外麵抖抖威風的。

而這隻怕也是那未來佛的本意,就是為了試探過去佛和現在佛的態度。

楊錚知道,這跟自己沒啥關係,也就沒再去關注那黃眉。

在白馬寺盤桓的這幾日,楊錚通過旁敲側擊,又從普光禪師這裏,得知了一些很有用的信息,這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信息,也是跟自己有關。

普光禪師活的時間太久了,見識的事情要比一般人多的多。

而且,他跟呂岩還不同,呂岩顧忌太多,很多事情即便知道,也不會跟他說,而且,就是說,也不會明說。

普光禪師不同,幾乎是楊錚想知道的,他居然都會說,而且說的還十分的詳細,甚至於連具體的細節,以及從各方麵聽來的傳聞,都會跟楊錚講一講。

接觸的多了,楊錚才發現,這老和尚不僅十分健談,而且還十分善談。

他所說的事情,幾乎都是楊錚感興趣的。

黃眉走後,楊錚提出辭行,老和尚一再挽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我說禪師啊,你是不是還有什麽事情啊?”

“這個……嗬嗬,的確還有點小事兒。”

普光禪師一改高僧模樣,搓著手,一臉幹笑的表情,看到他這樣子,楊錚不要搖頭失笑。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什麽小事兒?”

“嗬嗬,老衲聽說小友擅長釀酒?”

令楊錚十分意外的是,這老和尚居然對酒很感興趣。

先前他還真是沒看出來。

“不錯。”楊錚點點頭,“我的確擅長釀造靈酒,目前最拿得出手的,就是醉仙酒。怎麽,禪師也好這口?”

“嘿嘿,這個麽,實不相瞞,老衲的確好這一口。”

普光禪師幹笑著點頭道。

“而且,老衲這無數紀元來,遭遇的很多劫難,其實也都跟酒有關,但沒辦法,老衲雖然明知如此不好,可就是斷不了這癖好。”

“那禪師的意思是?”

楊錚好笑的看著普光禪師,似笑非笑的問道。

“你放心,老衲不白喝你的酒。而且,老衲這無數紀元來,走的地方也不少,著實收集了不少的美酒方子,老衲可以保證,很多方子,都是絕品,甚至於孤品。你為老衲提供一種美酒,老衲就給你一種老衲珍藏的方子,你看如何?”

普光禪師猶豫了一下後,微微一咬牙,如此道。

楊錚真沒想到,居然還有這好事兒。

他雖然不缺酒方,但他的那些酒方,其實大多來自於地球,地球那邊的釀酒技術雖然不差,但大多卻非常類似,也就是選材方麵,有些區別而已。

還真不像地仙界這邊,每一種不同的美酒,酒方不同,釀造出來的美酒,滋味就不同,甚至可以收,差別極大。

而普光禪師的經曆實在太過於特殊,說不定其珍藏的酒方,真能啟發到自己。

“成交!”

楊錚雙手一拍,爽快道。

他隨即從自己的儲物法寶中,取出了三瓶不同的美酒,擺到了普光禪師麵前的桌上。

“這三種美酒,分別為三種不同口味的醉仙酒,大師不如先嚐嚐,看看是否滿意?”

普光禪師看到美酒,雙眼頓時冒光,迫不及待的就拿起一瓶,打開來,當著楊錚的麵,對瓶一口幹了。

三瓶酒,三口就解決了。

一旁的楊錚,還從未見像普光禪師這般喝酒的,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也太豪爽了吧?

就憑這喝酒的氣魄,楊錚就能斷定,這老和尚,絕對是個徹頭徹尾的酒鬼,而且是不要命的那種。

“好酒,好酒啊,這是我喝過的,滋味最為濃烈的美酒,果然不愧為醉仙酒!”

老和尚麵色隻是微微泛紅,尤其是原本看起來並無特別之處的鼻子,此刻居然有漸漸漲大的跡象。

這還真是個奇怪的和尚。

“呐,這是老衲答應的方子。”

普光禪師把一張泛黃的獸皮紙,十分爽快的拍在楊錚手上,然後拿眼看著楊錚。

那意思,分明是在等著楊錚做出承諾。

楊錚沒有立刻開口答允,而是拿起獸皮紙,仔細查看了一遍。

細看之下,楊錚不由暗暗吃了一驚。

老和尚給他的酒方,居然跟煉製仙丹的丹方差不多,與一般的酒方差別極大。

不僅如此,這酒方看起來,高深莫測,楊錚發現自己居然有些看不大懂。

“禪師,這酒方是?”

“沒錯,這是一種很特殊的酒方,若是按照方子釀造,不僅可得酒藥,也可得一味仙丹。乃是昔年老衲在異界所得。”

普光禪師解釋道。

“你可不要小看了它。據老衲親自嚐試,這酒方釀出的酒藥,不僅滋味非同尋常,且還擁有一些極為特殊的藥效。至於那伴生煉製出的仙丹,到是有點特殊。”

“特殊?不知特殊在何處?”

楊錚奇道。

“撒豆成兵的神通,你應該聽過吧?”普光禪師看著楊錚道。

“自然聽過。”楊錚點頭道。

普光禪師笑道:“這煉製出的仙丹,不是服用的,而是用來當丹兵用的。”

“丹兵?丹藥化成的鬥戰天兵?”

楊錚吃驚的看著普光禪師。

“沒錯,不過不叫鬥戰天兵,就叫仙丹鬥兵。鬥戰天兵是天界種植的仙豆化成的天兵,跟老衲所說的這仙丹鬥兵完全不同。”

普光禪師一臉傲色的解釋道。

“老衲敢保證,這仙丹鬥兵,你若真煉製出來,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那禪師以前是煉製出過這種鬥兵了?”楊錚頗為驚喜的追問道。

普光禪師幹笑道:“老衲若有那釀酒的本事,那還會找你商談這勾當?不過,老衲雖然並未親手煉製過這鬥兵,卻親眼目睹過這種鬥兵的作戰場景。你可知,那仙豆所化的鬥兵,戰鬥力其實很有限,每一個也就相當於一名大乘期的修士。而老衲所說的這仙丹鬥兵,是分等階的,等階越高,鬥兵的戰鬥力就越強悍。”

楊錚一聽之下,頓時又驚又喜。

如此的仙丹鬥兵,若真存在的話,豈不是意味著,隻要自己能夠研究出來,就能夠一下子擁有一支強大的戰鬥隊伍了?

“小友,小友?老衲都拿出珍藏的酒方了,你是不是該有所表示啊?”

普光禪師見楊錚沉吟不語,似在思量什麽的樣子,好像把某件很重要的事情忘了,便有些按捺不住的提醒道。

“哦,禪師,抱歉,我有些走神了。對了,你看這樣如何?這三種口味的醉仙酒,在下每年為禪師提供一百斤,一直供應十年!”

“每年一百斤,隻供應十年?小友,莫開玩笑!”

普光禪師先是一愣,接著怫然不悅道。

“大事嫌少?”楊錚眉頭微微一挑的道。

普光禪師重重點頭,很認真的道:“當然太少了,老衲這酒方的價值,你該不會不清楚吧?”

“那禪師想要多少?”楊錚皺眉道。

他並非不想提供更多,而是材料的問題,眼下卻是個很大的難題。

醉仙酒隻能用蜀山派的日月靈泉才能釀造,其他的靈液都沒辦法取代。

而蜀山派的日月靈泉,也是有數的,每年隻能供應自己百十來斤。

那醉仙酒如今在天界十分受追捧,上次太白金星來,臨走前可是說了,他要提前預定一百斤的醉仙酒,拿回天庭用以招待好友。

楊錚當時並未給出明確的答複,但卻答應了太白金星,若有存餘,一定先給他。

好在天界和地界的時間,差別很大。

他下次來,或需要等到幾年,甚至十幾年後來,有這時間的緩衝,也差不多了。

“每年起碼也得三百斤,而且必須要供應一百年,才能麵前夠吧?”

普光禪師一臉認真的掰著手指頭算了算,向楊錚道。

楊錚啪的一下,把酒方還給了普光禪師,二話不說,掉頭就走。

“唉,小友,你這啥意思?”普光禪師頓時有點急了。

“告辭!”

楊錚頭也不回的拱了拱手,大步向外奔去。

普光禪師趕緊上前攔住了楊錚的去路,幹笑道:“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啊,這事兒咱還沒談妥呢,小友幹甚如此急著離開?”

“禪師的要求,在下實在辦不到,還有甚好說的?”

楊錚無奈的聳了聳肩道。

“為何辦不到?你現在有自己的勢力地盤,也有自己的釀酒手段,隻要開辦個大酒坊,還不是想釀多少釀多少?”

“禪師說笑了,你當這酒是普通的酒嗎?還想釀多少釀多少。實話說吧,我這酒,一年也就產出百十來斤,多點都釀不出來。”

楊錚向普光禪師解釋了一下日月靈泉的事情。

“啥?日月靈泉?這好辦啊,老衲這裏有啊,想要多少有多少!你看!”

普光禪師說著,從把自己寬大的僧袍袖子,向楊錚亮了亮。

楊錚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發現這老和尚的袖子,頗為特別,袖口中,居然密密麻麻,縫著數十個小口袋。

其中一個口袋是打開的,楊錚的神識探進去,結果發現那口袋居然別有洞天,竟是一個類似於小秘境一樣的特殊空間。

那空間雖不算大,但也差不多有近萬立方米大小。

在那個空間中,密密麻麻,擺放著近萬口的大缸,每一口大缸之中,都裝滿了靈液。

細看之下,楊錚發現,那靈液居然是極為純粹的日月靈泉。

他頓時目瞪口呆的轉臉看向普光禪師。

普光禪師一臉得意的笑道:“怎樣?老衲這百納袋中裝的靈液,可夠小友釀酒的?”

“這……當然夠,大大的夠啊。”楊錚徹底服氣了,由衷道。

看來這老和尚,這無數年真是沒白活,不僅有這樣神奇的寶物,而且收集的材料,似乎也極其的豐富,且數量驚人啊。

“隻要禪師能提供足夠的日月靈泉,每年三百斤的醉仙酒,不成問題!不過,百年時間太長,三十年如何?”

楊錚道。

“五十年!這是老衲的底線,再少不行了!老衲每年為你提供五百斤日月靈泉,怎麽樣?”

普光禪師一咬牙的道。

“就這麽定了!”楊錚連忙道。

“你還有存貨嗎?再給點,剛才沒喝過癮啊。而且,今年的三百斤,不知老衲近期能不能拿到?”普光禪師與楊錚敲定了這件事兒後,又急不可耐道。

楊錚失笑道:“禪師也太著急了吧?我這裏的確沒存貨了,不過,若是材料齊備,應該很快能釀製出來。”

“那還等什麽?給你,趕緊回去釀吧,釀好之後,記得立刻遣人,不,不對,立刻給老衲發個信息,老衲親自去取!”

普光禪師把一個裝著三百斤靈液的儲物袋,交給楊錚,催促道。

“告辭,不送!”

楊錚拿著酒方和儲物袋,一拱手,灑然遁走,留下老禪師,咂摸著嘴巴,還在回味剛才那醉仙酒的滋味,口水流的老長都不自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