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普光的來曆和勁爆消息
loading...
楊錚能夠感受到,被無間冥息和鴻蒙靈息綜合改造後的身體,擁有了十分奇特的變化。

這樣的變化非常神奇,能夠令他可以無視兩界的界麵規則,可以隨意的自由穿梭於兩界,而不再像以前一樣,還要通過巫門,才能進入無間大夢冥空之中。

現在,楊錚對於無間大夢冥空的認知,終於得到了全麵的提升,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以前的他,對無間大夢冥空的認識,都是來自巫族傳承的記載。

而巫族對無間大夢冥空的認知,也僅僅是停留於非常淺顯的層次。

而且,無間大夢冥空,也僅有巫族的大祭司才能知道,其他人,根本不清楚這個世界的存在。

甚至,巫門傳承中,都沒有提到無間冥息這樣的特殊能量。

這意味著,祖巫後土恐怕都沒能吸收到這種能量,否則他所獲得傳承中,不該沒有相應的記載。

至於一旁的普光禪師,盡管他所完善出來的煉體功法,意外的可以吸收這種能量,但這種吸收,其實跟人需要呼吸空氣中的氧氣來生存,沒什麽區別,意義不大。

普光禪師的夢佛身,僅僅隻是依靠無間冥息,獲得了一具特殊的分身而已。

他以後若想通過無間冥息來提升自己這夢佛身的境界,就需要另尋更高的方法才行。

而楊錚目前卻已經自行摸索出了一些特別的吸收之法。

這方法是他方才在淬煉了身體之後所獲得的,說起來,還有些得益於普光禪師的普光苦渡金身訣。

沒有此法訣的話,楊錚也沒辦法吸收到無間冥息,從而憑玄黃寶鑒,意外得到了吸收無間冥息的方法。

這個因果人情,的確欠的有點大了。

楊錚打算,等自己把這方法徹底摸索熟了,並且,對普光禪師也做到足夠了解之後,再決定告訴他一些吸收的辦法,以償還這個人情。

不過現在嘛,肯定是不行的。

無間冥息太過於特殊,而且,楊錚現在也很清楚,無間大夢冥空的事情,在自己沒有徹底搞明白前,是絕對不容許向人泄露其秘密的。

普光禪師眼神有些古怪的看著楊錚,道:“小友,能否告知,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兒?”

楊錚道:“以禪師的造詣,應該明白乾坤陰陽之變的奧妙吧?”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普光禪師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我們所生活的鴻蒙世界,好比乾坤陰陽中的乾陽之麵,而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冥空,就好比坤陰一麵。鴻蒙中有靈氣,而冥空中自然也有類似的氣息,那氣息我姑且稱之為無間冥息,我方才所吸收的,便是那無間冥息。”

這一點,楊錚卻沒有隱瞞的意思,反正無間冥息的存在,以普光禪師的修為,隻要經常能進入無間大夢冥空,早晚都會搞清楚,不如現在就告訴他,還能憑此令普光禪師少生些戒心,以方便接下來繼續的接觸。

普光禪師露出一絲恍然之色,感激的道:“多謝小友傳法,老衲受教了!”

普光禪師的態度,到是十分的誠懇。

“禪師無須如此,你我結了這場因果,這些事情,你也有權知道。”

楊錚笑了笑,跟普光禪師解釋了兩句。

普光禪師的神色顯得越發誠摯,甚至還頗有些感慨。

“小友真乃磊落灑脫之人,類似之事,老衲也不是沒經曆過,兩相對比,小友的為人,好教老衲佩服!”

聽這意思,似乎普光禪師以前也曾經曆過跟今日一樣的事情,這一下子引起了楊錚的興趣,他不由十分的好奇。

“這麽說,禪師以前在這方麵,吃過大虧?”

普光禪師苦笑著點了點頭。

“是啊。”

普光禪師的神色,似陷入某種不堪的回憶,臉上浮現出十分複雜的表情。

沉吟了片刻後,他才繼續道:“不瞞小友,老衲其實乃是跟幾位天道聖人同生於一個時代,所以,小友應該能明白老衲此時此刻的心情吧?”

楊錚相當的震驚,駭然道:“當真麽?那禪師你豈不是……”

普光禪師點了點頭,道:“沒錯,老衲已經活了九個量劫,無數個紀元。”

“這……冒昧問一句,您是怎麽能夠一直活下來的?”

楊錚喉頭微微聳動,著實被普光禪師這話給徹底的驚呆了。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九個量劫,無數個紀元,這其中劫難之多,難以想象,即便是許多準聖巔峰的大佬,也未必能夠活下來。

而若楊錚沒記錯的話,這普光禪師好像一直都隻是大羅境的修為,他到底是怎麽辦到的?

這完全不符合鴻蒙世界的天道規則。

普光禪師苦笑道:“其實,連老衲自己都不知道,老衲究竟是為何能夠做到如此地步,但老衲切切實實,的確是活了下來。”

“莫非跟一次次的轉世有關麽?”楊錚道。

普光禪師搖頭道:“應該不是,具體如何,老衲也不清楚,但老衲的的確確,活了下來。之前的八個量劫前的事情,老衲已經記不清了。唯有這一量劫的事情,老衲還記得。但老衲能感覺出,之前八個量劫中,老衲應該經曆過極為特殊的事情,可惜,至今卻已經想不起來了。”

這普光禪師還真是特殊,活了九個量劫,這生命力,絲毫都不比天道聖人差了,可至今這第九個量劫,修為卻跌落至如此境地。

或許正是因他這特殊的經曆,特殊的存在,他弄出的功法,才能夠吸收到無間冥息吧?

楊錚不由如此暗暗想道。

看來,自己碰到普光禪師,也並非偶然,而是冥冥中的一種必然。

這因果結的,或許是真有特殊原因的。

楊錚沉吟了片刻後,道:“禪師告知在下這些,是否另有原因?”

普光禪師笑了笑,道:“你說的不錯,的確另有原因。老衲預感到,在這一量劫,有成道的希望,因此才希望能跟小友結下善緣。老衲可以保證,今日所說的一切,皆無任何虛妄,皆是老衲本心之言。”

“那麽,老禪師希望我怎麽做?”

普光禪師這話,令楊錚並未覺得有多少意外,因此,他也想知道,普光禪師今日找他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麽。

“老衲希望小友能給個機會而已。”普光禪師笑道。

“什麽樣的機會?”楊錚道。

他自然清楚,普光禪師說的機會,並不是證道的機會。

若他方才所言真的非虛,也就意味著,他的經曆,注定了他成道將比別人艱難千萬倍。

“除魔的機會。”

果然,普光禪師接下來的話,印證了這點。

“這一量劫,將有真正的大魔出現,老衲希望小友能助老衲伏魔。”

楊錚心中不由一動,忍不住的想到了兩個魔頭。

能夠被普光禪師稱為真正大魔的,他實在想不出,除了化魔的天尊和那藏在魔劫的魔祖之外,還能有誰。

“可以。”楊錚點頭道。

“多謝。”普光禪師非常認真的向楊錚合十一禮。

“大事為何要堅持伏魔?”楊錚問道。

普光禪師微微笑道:“阿彌陀佛,佛語有雲,唯有降服心魔,方能得證大道。老衲欲以大魔為心魔,除之而證道。”

楊錚不由暗暗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普光禪師好大的氣魄,竟欲以魔祖和天尊為心魔!

“禪師就不怕伏魔不成,反被魔所吞噬?”楊錚苦笑道。

想想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以他們二人現在的境界,別說降服大魔,就是連大魔麾下的弟子,都未必能夠抵擋吧?

但楊錚也清楚,普光禪師既然敢這樣說,肯定是有自己想法的。

“嗬嗬。”

普光禪師神秘一笑。

“魔若吞噬老衲,老衲既成其心魔,豈不是更容易降服?”

老和尚這話,楊錚似懂非懂,感覺其中似乎蘊藏著什麽特別的道理。

“小友無須多想,此事與你無礙,乃老衲成道的必經之路。”

“禪師先前似乎另有所慮?”楊錚忽地問道。

普光禪師愣了一下,道:“不錯。實不相瞞,老衲現在的身份,其實還是過去佛弟子,佛門之內,派係林立,彼此間,其實並不信任。先前你應該感受到了吧?本寺今日其實來了個非常令老衲討厭的妖僧。”

“妖僧?”楊錚也是一愣,沒想到普光禪師,居然會如此稱呼其他佛門弟子。

普光禪師道:“沒錯,就是妖僧。那妖僧是未來佛弟子,自稱黃眉老祖,其實不過就是一頭黃毛獅子狗而已,僥幸得了未來佛點化,這才能入佛門,修習佛法。隻是此妖僧殺性極大,與佛法違背,老衲實在不明白,那未來佛為何如此看重他。”

“黃眉老祖?”楊錚心神微微一動,想到了那個曾在小雷音寺假扮如來佛祖的家夥。

那家夥當初在西遊時,曾出麵假扮如來佛祖,給西遊四人組弄了一難。

在楊錚看來,他假扮如來,隻怕也是得了彌勒佛的授意,故意令其向現在佛透露自己想要接掌佛門的意圖。

“他來做什麽?”楊錚頗為不解。

“自是代表未來佛,來窺探人巫族虛實的。隻不過,這妖僧行事,向來毫無佛門弟子的佛心,一想妄自尊大,遇見不稱心之人,就會毫無顧忌的打殺。老衲是擔心,他會對小友你不利,因此才急著找小友來,告知此事。”

普光禪師道。

“原來如此,那在下還真得多謝禪師的善意提醒,否則驟然遭遇此妖僧,還真可能會遇到不可測的麻煩啊。”

楊錚向普光禪師道謝道。

他是真沒又想到,這其中竟還有如此隱曲。

“老衲的意思,是希望小友暫時不要回北疆,現在老衲這裏待上一段時間。”

普光禪師又道。

“你覺得他此次來,就是專門衝著我的?”

楊錚皺眉道。

“的確如此。彌勒佛對這一量劫的功德,看的極重,勢必會全力去爭的。”

普光禪師神色沉凝的道。

“如來佛好像還沒退位吧?他就這麽急著想上位了?佛門其他的佛尊和菩薩,真的會允許他如此亂來?”

楊錚感覺相當的蛋疼。

看樣子,自己祖洲的這塊蛋糕,誰都想來分一塊啊。

真以為自己是軟柿子,誰都能拿捏麽?

楊錚心中蘊出了相當大的怒火。

“如來佛祖已經離開了三界,去向不明。這件事,佛門內部,沒有人知道,除了老衲之外。”

普光禪師淡淡的道。

“哦?”楊錚大為吃驚,沒想到,普光禪師竟會如此說。

“禪師就如此肯定,別人不知道?”楊錚道。

“對,因為,現在在佛門之中端坐的如來,其實並非真如來,而是假如來!”

普光禪師接下來,又告知了楊錚另一件震撼的消息。

這消息對楊錚的衝擊,無疑十分大。

“假如來?”

他有些目瞪口呆。

“難道其他佛門弟子,察覺不到麽?”

這太匪夷所思了!

他甚至感覺,眼前這普光禪師,突然間非常的不靠譜。

他今日所說的一切,都給他一種十分不真實的感覺。

普光禪師道:“信不信由你,反正,老衲可以明確告訴你,今日所說一切,出得老衲之口,入得你耳,切不可對任何人提起,否則必有大禍臨頭!”

“好吧,我知道了。”

楊錚神色怪異的點了點頭。

他發現,這普光禪師越來越顯得跟神棍似的,有些怪異了。

但普光禪師的表情,卻一本正經的,甚至於還十分的嚴肅,似乎這些事情,真跟他說的一般無二。

若是換在平時,楊錚甚至會以為,自己遇到了個神經病。

但在這無間大夢冥空之中,楊錚知道,普光禪師所說,隻怕沒有一句是虛言。

無間大夢冥空之中的情形與外間是絕對不同的。

他很清楚,若普光禪師真說了假話,是絕對沒辦法還繼續留在這冥空之中的。

這就是無間大夢冥空的天地規則,唯有楊錚才知道。

“這麽說,我隻能留在這裏了。那這段時間,還請禪師多給在下講解一些那功法的事情吧?”

“沒問題,老衲一定知無不言!”

普光禪師和善的笑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