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普光,這因果結大了啊!
loading...
“普光禪師,有什麽事情,不妨明說吧。我想,你這找在下過來,絕不僅僅隻是為了這功法吧?”

楊錚淡淡的笑著,看向普光禪師。

普光禪師先前通過傳訊符聯係他,讓他過來的時候,楊錚從他的聲音,已判斷出,對方必有非常重要,或者特別的事情找自己。

但來了之後,普光禪師的做法,卻實在有些不符常理,這令楊錚頗為不解。

普光禪師尷尬的合十一禮,道:“阿彌陀佛,看來,老衲的確不擅長掩飾自己的情緒,讓小友見笑了。”

“的確,出家人不打誑語,禪師如此,在正常不過。您就不要在都圈子了,有什麽事情,不妨直說吧。”

楊錚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老衲此次急找小友過來,的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小友商議一二。”

普光禪師道。

“很重要的事情?禪師請說。”楊錚疑惑的看著普光禪師。

普光禪師接下來的一句話,頓時令楊錚警兆大生。

卻聽普光禪師道:“此事關係重大,還請小友入冥空一敘。”

楊錚不動聲色的看著普光禪師,道:“禪師此話何意?”

“嗬嗬,小友何必明知故問?”普光禪師神秘一笑,接著用手指了指禪堂之內豎著的一尊佛像。

楊錚的目光跟著向那佛像看去,卻見那是一尊寺院中,很尋常的泥胎塑像,雕刻的是佛教的過去佛阿彌陀佛。

佛陀的形象,其實大多都差不多,但眼前的這尊佛陀神像,卻有點特別之處。

楊錚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尊佛陀的神像,模樣居然跟眼前的普光禪師有幾分相似,他不由吃了一驚,不解的看向普光禪師。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禪師這是……”

“你沒看錯,這是佛陀寶象,同樣也是老衲的寶象。”

普光禪師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小友入冥空便知因果。”

楊錚這時才意識到,這普光禪師,隻怕不僅知道無間大夢冥空的存在,甚至還進入過。

略一沉吟後,楊錚還是選擇了暫時先進去一探究竟再說。

隻是,這裏畢竟是白馬寺,若自己巫神進入其中,而肉身還留在外間的話,萬一出現點什麽意外狀況就不太好了。

因此的,楊錚選擇連同肉身一起,進到了無間大夢冥空之中。

剛一進入無間大夢冥空,楊錚便見到,在自己的旁邊,正站著一尊笑眯眯的佛陀。

這佛陀的樣子,跟方才那神像竟是一般無二。

但他臉上的笑容,以及他神色間表現出來的各種情緒,卻無一不昭示著,此人竟就是普光禪師,而非真正的佛陀。

“阿彌陀佛!”

對方宣了一聲佛號,更讓楊錚意識到,他的確就是普光禪師。

楊錚的目光在對方身上反複掃過之後,已然可以確定,這佛陀寶象,居然是正兒八經的夢身,而夢身之內的元神,的確是普光禪師的元神不假。

“普光禪師,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兒?”

楊錚疑惑的看著普光禪師。

“這是老衲通過普光苦渡金身訣,修煉出的夢佛身,小友以為如何?”

普光禪師笑眯眯的看著楊錚,不疾不徐的道。

“夢佛身?”

楊錚心中頓時一凜。

對方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了?

“禪師究竟打算如何?”

楊錚皺眉看著普光禪師,聲音漸漸轉冷的道。

這老和尚實在是有點詭異。

“小友不要誤會,老衲沒有任何跟小友爭道主的意思。而且,這無間冥空的大夢道主,也是天道早定,無論何人,都爭不得。”

普光禪師見楊錚一臉警惕的盯著自己,趕忙笑著解釋了一句。

楊錚將信將疑的道:“我怎麽才能相信你說的?”

“普光苦渡金身訣,老衲已經交給小友了。小友盡管放心,那功法絕無任何問題。難道這還不夠麽?”

普光禪師正色道。

“不夠。”楊錚搖了搖頭。

普光苦渡金身訣,他方才仔細的研究過,其內根本沒有任何跟修煉夢身有關的記載。

而且,他憑經驗也能判斷出,那功法,的的確確就是一門煉體術,也的的確確適合絕大多數的人巫族凡人修煉。

但這裏麵疑點卻甚多,而且,普光禪師來自佛門,楊錚對他也很難建立起多高的信任。

普光禪師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道:“不管你信不信,老衲所說,毫無任何虛言。老衲此次急著找小友過來,其實就是希望小友能幫老衲看一看,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兒。”

普光禪師接著把具體的事情,跟楊錚說了一遍。

聽罷他的話,楊錚先是呆愣當場,接著露出了思索之色來。

他實在沒有料到,普光禪師的夢佛身,居然真是通過普光苦渡金身訣修成的。

事實上,普光禪師在整理完自己的煉體修煉心得,並結合當下祖洲人巫族凡人的武道煉體術,以及他自身的煉體法後,竟意外的發現,自己毫無任何征兆的,在另一空間中,修出了夢佛身。

當他的神念進入那夢佛身之後,更是發現了一些那個空間的奇妙之處。

甚至於,為了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兒,他還特意在那空間之中,遊蕩了一圈,結果就意外的見到了天巫廟宇的存在,並在裏麵看到了楊錚,以及楊家的一幹擁有夢巫身的巫修。

這讓普光禪師立刻意識到,隻怕這才是楊錚真正的身份。

“你是說,你在修煉這普光苦渡金身訣的時候,感覺自己的神念,似乎從冥冥中,汲取到了一些特別的能量是嗎?”

楊錚沉吟著問道。

普光禪師點了點頭。

這件事,的確有點令楊錚感到不解。

略一沉吟後,楊錚就勢在冥空中盤膝一坐,進到了修煉的狀態。

片刻後,他入定完畢,遂按照普光苦渡金身訣的第一層功法,修煉了起來。

令楊錚和普光禪師皆感到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卻見,冥空中的楊錚,身上瞬間綻放出濃烈無比的幽藍光芒。

原本空濛一片,好似虛無的冥空中,陡然間,有著絲絲縷縷的奇異藍色光點,憑空出現,並朝著楊錚的身上匯聚而去。

楊錚整個人,瞬間就被這種藍色的光芒包裹,並很快變成了一個散發著幽藍光芒的光人!

他身上的氣息,也在這一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在一旁靜靜看著的普光禪師,被這幽藍光芒逼得不斷向後飛退而去。

普光禪師駭然的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已變成了光人的楊錚。

“這是……”

他現在是神念進入夢佛身,存在於冥空之中的,感受更加的直觀強烈。

在他的感應之中,楊錚的身上,此刻散發著一股極為恐怖浩瀚的力量威壓!

即便是以他如今地仙境的修為,再加上覺醒的上一世記憶,在麵對楊錚的時候,已然有種十分恐怖的壓迫感。

要知道,他在轉世之前,可是已經修煉到了大羅境!

大羅境在這威壓之下,都感受到了極其強大的壓迫感,甚至恐慌感,由此可想,楊錚這身體散發出的威能,該是何等的恐怖!

“還好,還好!”

原本普光禪師隻是猜測,楊錚可能是無間冥空的大夢道主,但現在來看,此事已然是確定無疑了。

唯一令他感到不解的,就是楊錚所吸收的那種幽藍色的光點,究竟是什麽。

普光禪師的來曆可不簡單,嚴格追溯起來,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古洪荒時代。

沒有轉世之前的他,可是曾在洪荒生活過,任何種類的能量,甚至包括那最為神秘強大的鴻蒙紫氣,普光禪師都曾親眼見識過,但卻愣是沒見過這幽藍色的物質,究竟是什麽。

盡管先前他修煉普光苦渡金身訣的時候,也順利的吸收到了一部分那種物質,凝出了夢佛身。

就在普光禪師震驚的這片刻功夫中,那邊的楊錚,身上的光芒漸漸凝練,化為了一道道幽藍色的能量流,沒入楊錚的體內。

而楊錚的身體,在吸收了這種能量流之後,正在發生著某種奇異的變化。

他身上的衣服瞬息間化灰,消失的絲毫不存,而他的身體上,也開始有一些粉塵狀的東西出現,並直接湮滅消失。

這個過程,看起來就像是伐骨洗髓一樣,但卻又完全不是那麽回事兒。

某一刻!

楊錚整個變成了一個幾近於透明的存在!

但這種狀態隻持續了不到十息。

很快的,楊錚的身體又開始漸漸凝實,恢複成了原樣。

隻是,重新恢複後的楊錚,卻給普光禪師一種非常可怕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隻才剛出生不久的小獸,陡然間發現,身邊憑空多了一個強大生物一樣!

楊錚的修煉,很快就結束了。

藍光跟著消失不見,他重新變成了原先的樣子。

楊錚的表情變得十分精彩,好似發現了什麽新大陸的樣子。

“普光禪師,你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啊。”

醒轉過來的楊錚,微微握了握雙手,似乎正在適應變化後的自己,他的目光,瞥了普光禪師一眼,驚喜的道。

普光禪師神色有些惴惴的道:“還請小友為老衲解惑,老衲現在十分惶恐不安。”

“你說總結出來的這功法,十分了不起,為我打開了一扇新的修煉大門。這因果,咱們可結的大了啊。”

楊錚喟然一歎的道。

他的目光複雜的看著普光禪師。

普光禪師神色頓時變得越發惴惴起來。

這種情況,簡直太過於奇葩了點。

一個曾是大羅境的佛門羅漢,居然對一個才剛修煉不久的毛頭小子,感到了害怕。

楊錚笑了笑,道:“禪師不必如此。”

他自然看出了普光禪師此刻的顧慮,對方現在似乎在擔心自己要卸磨殺驢?

當然,這事兒他不是沒想過,但仔細一想,還是算了,自己既沒那實力,也不能幹那事兒,否則,自己同樣也會入魔。

而且,普光禪師隻是意外的發現了吸收“無間冥息”的辦法,但這種吸收,就跟人在正常的空間中,吸收空氣中的氧氣一樣,並非什麽了不得的事情。

楊錚方才運轉那普光苦渡金身訣功法的時候,其實就察覺到了這點。

真正促使他發生那番變化的另有原因。

事實上,在他的身體吸收到第一縷的“無間冥息”後,他就覺醒了!

這種覺醒非常的玄妙,就像是冥冥中,有什麽偉力直接點了他一下,令他的意識,一下子就獲得了許多不曾有的信息。

這信息不是傳承,更像是一種了悟。

就跟盤古大神誕生後,下意識的拿起開天斧,劈開了混沌天地一樣。

無間大夢冥空的存在跟鴻蒙世界一樣的古老,甚至於它的誕生,也是跟跟著鴻蒙世界一樣,隻不過,一個是恒定的現實,一個是無時無刻不在幻滅的大夢。

鴻蒙世界中有能讓生靈成長壯大的氣息,無間大夢冥空同樣也有類似的氣息。

兩種氣息,相反相成,交織之下,就會發生湮滅的現象。

而湮滅之後,會誕生出一種全新的存在。

這種存在玄妙無比,不可言說,就連楊錚也不清楚,那究竟是什麽。

他隻知道,當兩種氣息交織之後,誕生的那種新的氣息,能夠讓他的身體,擁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力量。

這種力量,可以改變“鴻蒙靈息”和“無間冥息”的平衡,他一念可令生靈存在,也一念可令生靈湮滅。

當然,在現實世界中湮滅,就會在無間大夢冥空重生,而在無間大夢冥空湮滅,也會在鴻蒙世界中誕生出新的生命。

因此,楊錚很清楚,除非萬不得已,最好不要動用這種力量。

它很可能會改變現實,惹來天道的反彈。

在擁有這種力量的一瞬間,楊錚便已了悟天道究竟為何物。

天道非生命,而是一種規則,一種秩序,一種冥冥中維持著鴻蒙世界生生不息運轉的力量。

一旦鴻蒙世界遭到湮滅,天道就會出現,恢複這種湮滅。

而恢複不了的時候,化身天道的鴻鈞老祖,應該就會出現,以另一種形式,來查找,甚至於毀滅破壞世界規則的存在。

這是楊錚在方才的那片刻時間,從獲得了那種力量後所得的一絲明悟。

楊錚神色怪異的再次瞥了一眼普光禪師。

不得不說,這和尚的氣運,真不是一般的強,居然觸發他發現了“無間冥息”。

誠如他方才所說,這因果真是結大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