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天巫廟宇中的夢巫身,普光苦渡金身訣
loading...
“神君來了!”

眾人見到楊錚,眼睛都是一亮,紛紛上前向他恭敬的見禮。

楊錚隨意的擺了擺手,道:“你們繼續,本君就是過來看看你們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老國公等人知道楊錚的性子,因此便又回到沙盤周圍,繼續著剛才的話題。

楊錚的目光,在廳內眾人的身上一一掃過,神色間頗有些欣慰。

天巫道法傳下去才不過數月時間,靈官神廟中,絕大多數的靈兵,身上都有了天巫力,這意味著,自己所傳下去的功法,對人巫族而言,是有效的。

這一批被收入靈官神廟的靈官,絕大多數並非修仙者,隻是忠於楊家的,非常優秀的凡人將士和文士。

隻有極少數人,才是擁有根性的修仙者。

若是放在以前,這些人普通的凡人,除非是僥幸獲得了神祗位格,否則是絕對不可能踏上長生修行之路的。

但是現在不同了,即便是普通的凡人,也能夠修煉。

天巫道法共有三種修行法,可修靈,可修武,也可修道法。

任何一種修煉到極致,都能夠成仙。

當然了,成仙可以,但再想更進一步,就必須要把三者融合為一,才能修成真正的天巫。

這就要求修煉天巫道法的人,必須要擁有根性,因為擁有根性,才能夠修出法力。

沒有根性者,隻能修巫神或肉身,缺了巫法力,便等於缺了吸納天地之氣的可能,精氣神不能完美融合,便無法窺得大道。

當然,光有根性還不行,要成為真正的天巫,根性必須五行齊全方可。

靈官神廟中的這些天巫修士,最快的已經修成夢巫境第二層,進入築基階段了。

楊錚隨即以巫神沉入魂宮之內,並由此進到了無間大夢冥空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天巫山,已經有部分地方,在無間大夢冥空內,開辟出了一個氣泡狀的空間領域。

這個領域並不大,隻有一間很簡陋的廟宇。

廟宇之內,有著楊錚的神像,以及數十個介於虛實之間的人影。

這些人影就是突破至築基階段以上的巫修的夢巫身。

他們無意識的在天巫廟宇內漂浮著。

楊錚的巫神,其實也屬於夢巫身,隻不過,因其為天巫道主,夢巫身能自由在兩界往返,不受任何的限製。

這數十個擁有夢巫身的巫修,其中的三個,境界遠超其他的夢巫身,身體已經凝實,跟真人無疑。

這三人正是老國公,楊明安和楊大海三人。

隻是,他們三個的夢巫身雖然凝實,但同樣也跟其他人一樣,無法在廟宇中移動,看起來更像是一具神像。

事實上,這段時間以來,老國公等人,在楊錚的指點之下,已經可以巫靈出竅,進到無間大夢冥域內的天巫廟宇中修行了。

在這裏修煉的,自然是巫靈,且巫靈在這裏的修煉速度,也要比在鴻蒙世界快的多。

巫靈借助於夢巫身快速修行,對於修煉者而言,也能加速其他方麵的修煉。

唯一的不足,便是進入無間大夢冥空的時間。

他們不同於楊錚,可以隨時進出無間大夢冥空。

以老國公為例,他的巫靈已經修到了魂變境,每日都能進入無間大夢冥空,但每天在這裏麵,卻隻能待一刻鍾的時間。

時間一到,就會被強行踢回現實世界。

一刻鍾的時間,對於修士而言,的確是太短了點。

不過,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就出現了數十個修出夢巫身的巫修,楊錚感覺還是相當滿意的,這些可都是人巫族未來的生力軍。

夢巫身的好處,不言而喻。

任何巫修,隻要在無間大夢冥空的廟宇內,修出了夢巫身,也就意味著,他擁有了類似上古巫族的某種重生天賦。

上古巫族靠巫族的盤古血池,甚至可以做到無限複活。

在上古時,巫族內部,隻要血池不幹涸,巫族就等於是永生不滅的存在。

這其實也是巫族沒落的最大原因。

盤古血池之內的巫血是有限的,而巫族的數量卻一直在不斷的增加,時間一長,血池之內的巫血,被不斷的吸收,自然就會越來越少,直至幹涸消失。

即便是祖巫後土借助冥河老祖的血海,以及那天地古棺,以這種古老的方式,純化血海的血液,再造了簡易版的盤古血池,但數萬年來精煉純化的巫血,也就僅夠支撐刑天複活。

無間大夢冥空中的這些夢巫身就不同了,他們依靠的是無間大夢冥空中的神廟而存,隻要神廟不消失,他們的夢巫身就不會破滅。

在現實世界中,他們即便是被殺死,但隻要巫靈不滅,就能借助夢巫身複活。

當然了,這種複活,跟真正意義上的複活,還是有差別的。

在鴻蒙世界中被人所殺,若肉體被毀,即便巫靈複活,失去了肉體的依托,同樣也沒辦法做到完全的重生。

這就好比地球科技時代,網絡遊戲中的虛擬世界一樣。

你在一個虛擬的世界中有遊戲賬號,隻要連通了電路,就能登錄賬號,開啟遊戲。

而這些巫修也差不多,隻要有巫靈,就能夠進入無間大夢冥空,進到自己的夢巫身內,在無間大夢冥空中修煉生活。

而一旦別人在現實世界毀掉了你的肉身,或者刪除了你在遊戲世界中的賬號,你也就沒辦法再登錄遊戲。

現在無間大夢冥空與鴻蒙世界唯一的連接點,隻有一處,那就是天巫廟宇。

而昆吾山道境尚未能夠與天巫靈域融合,沒辦法做到以道境影響現實,也就沒辦法借助夢巫身,具現再造巫修的肉身。

一旦將來道境與靈域融合,楊錚便可以道主的身份,直接讓現實世界死去的巫修,憑借夢巫身,在現實世界具現出被毀或被滅的肉身,重新複活。

這才是無間大夢冥空真正強大的地方。

它類似於科學世界中所發現的反物質世界一樣。

現實世界有的東西,在反物質世界中,會存在同樣一個相對的東西。

二者的能量一旦中和,物質就會發生湮滅現象。

而同樣的,現實世界的東西若突然憑白的消失了,也就意味著反物質世界中,肯定發生了類似的中和現象。

若科技世界能夠找到進入反物質世界的方法,以反物質世界中的某些化學反應,同樣可以做到讓現實世界中的人永生這種現象。

楊錚現在就等於掌握著進入鴻蒙世界反物質世界的鑰匙。

三界之中,知道這樣一個世界存在的人,唯有天道聖人,而天道聖人限於天道規則,既不能進入無間大夢冥空,也不能向別人透露它的存在。

無量量劫的衍變,其實說白了,就是鴻蒙世界和無間大夢冥空之間對衝造成的結果。

當然了,真實的情況是否真如這般,楊錚現在也不清楚。

畢竟,他對於無間大夢冥空的認知,也僅僅是從玄黃寶鑒內獲悉的一點皮毛。

楊錚在楊家府邸待了半日,聽了老國公等人的各種推衍之後,便放心的離開了。

楊家有著老國公坐鎮,還有著一幹文武輔佐,朝著所部署方向發展上,是毫無任何問題的。

現在最大的問題,其實是來自外部。

祖洲大勢,若按照既定的規則發展下去,楊家接掌整個祖洲,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現在最怕的就是出現不按規則出牌的攪局者。

而這樣的攪局者,同樣也是無法避免的。

畢竟,即便是準聖大能,沒有合道之前,同樣也無法避免受利益的驅使,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情來。

楊錚剛走出大梁城,正準備在四外轉轉,腰間的玉牌,忽然間就亮了。

“楊錚,有空的話,來一趟白馬寺。”

普光禪師的聲音,從玉符中傳了過來,聽聲音,還頗有些急切焦慮的意思。

上次普光禪師說要替他完善一下煉體的功法,這期間因種種事情的影響,楊錚尚未拿到他完善的煉體功法。

本來這幾天,他也打算著再去一趟洛陽白馬寺,問問這件事,想不到現在反而先一步接到了普光禪師的傳訊。

隻是,聽普光禪師話音充滿焦慮,似乎發生了大事,楊錚心中也有些不大好的感覺出現了。

莫非自己擔心的事情,要發生了麽?

真有不知死活的攪局者要出現在祖洲了?

楊錚當即施展遁術向洛陽白馬寺趕去。

數刻鍾後,楊錚的身影出現在了白馬寺外,尚未進入白馬寺,一道可怕的氣息,隨即進入楊錚的感應之內。

楊錚臉色跟著微微一變,皺眉看向了白馬寺的方向。

視線之內,一道淡金色的佛光,若隱若現,在那佛光之內,還纏繞著絲絲縷縷的血色光芒,似乎這佛光的主人,殺劫很重!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楊錚的到來,立刻為白馬寺內的普光禪師所感應到。

反倒是那帶著殺劫的佛光主人,毫無所覺。

“委屈楊小友一下,請從後門進入本寺,在後院禪堂等待老衲片刻!”

普光禪師的神念之音,在楊錚耳邊響起。

楊錚暗暗凜然,能讓普光禪師如此忌憚,可見那佛光主人的來頭不小!

他按照普光禪師所說,從來到白馬寺的後門,一個小沙彌已在那裏等候,見到楊錚,直接把他引到了後院禪堂。

在禪堂等候了不到半刻鍾,普光禪師的身影出現在門外,跟著一閃,進到了禪堂內。

“阿彌陀佛,老衲慚愧,小友不會介意吧?”

看的出來,普光禪師對楊錚還是相當在意的。

“無妨。不知禪師如此急著召在下,所為何事?”

楊錚並未問普光禪師,為何要讓他避開那人,直接走後門,到這邊來。

普光禪師顯然也並不想提及那人,見楊錚沒問,微微鬆了一口氣。

“這是老衲先前答應整理的煉體修煉法,小友且先過過目,看看是否合意?”

普光禪師從袖中掏出一本黃皮書冊,遞給了楊錚。

楊錚接下後,打開來仔細翻看了起來。

這一看之下,楊錚竟是直接沉浸其中,有些難以自拔了。

他心中頗有些吃驚,沒料到這普光禪師,在煉體術上的造詣竟是如此的深厚。

令他真正吃驚的並不僅僅隻是普光禪師完善的九陽金剛降魔功,而是其內融合的新的修煉思路。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這普光禪師的眼光竟是如此毒辣,第一麵時,就從他的身上,發現了自己修煉的蛛絲馬跡,並根據這些,有針對性的給出了更為全麵係統的煉體修煉法。

此法的思路跟楊錚先前所想不謀而合,甚至在某些方麵,比楊錚想的還要周到。

當然,若說此完善後的功法真完美無缺,也是不可能的。

普光禪師畢竟不是巫族,也沒有修煉過巫族的巫體訣,其所提出的功法,自然還存在著或多或少的一些問題。

而這些問題,對普光禪師而言,或許沒辦法再改,但對楊錚而言,卻不是什麽問題。

他仔細的翻看了一遍後,由衷讚道:“此功法甚好,看來禪師在這方麵的造詣,還真是令人驚歎啊!”

“嗬嗬,小友謬讚了,老衲也僅僅隻是對原有的功法,稍作了些修整而已。”

普光禪師有些自矜的合十笑了笑。

“小友接下來,是打算要全民推廣這種煉體法麽?”

普光禪師又有些急不可耐的問了一句。

他所改善的此功法,最大的好處,便是不再受限於根性,隻要是體質不錯的人,無論是凡人還是有根性的修行者,都能夠修煉。

隻不過,凡人修煉起來,可能要更艱難一些,但一旦修成,其成就同樣不會弱於有根性的修行者。

看這架勢,普光禪師的打算,是希望通過這功法的推廣,讓自己能過獲得跟大的功德。

這想法楊錚也能理解,畢竟,以普光禪師現在的處境,的確是十分迫切的想要攫取功德,以恢複自己的佛道修為。

“嗯,此法不錯,適合全民修煉,不過,暫時恐怕不行,畢竟,禪師應該也能看出,眼下祖洲的形勢,變得越來越複雜。”

楊錚先是微微頷首,表示自己的確又全民推廣的想法,但同樣也有自己的顧慮。

“老衲理解。這件事上,說不得,老衲也能幫上忙,不知小友可願意讓老衲入局?”

普光禪師笑嗬嗬看著楊錚,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楊錚喜道:“行啊,在下歡迎還來不及呢!”

“嗬嗬,那此事咱們就這麽說定了。對了,小友若是不急,不如在本寺盤桓兩日,讓老衲為你詳細講解一遍這‘普光苦渡金身訣’如何?”

普光禪師誠摯的向楊錚發出邀請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