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天道有缺,大巫九鳳的氣息(求訂閱)
loading...
“師父,闡教的三生道術,是不是有什麽缺陷?”

洞府內,楊錚與薑子牙探討了一番修煉上的事情,接著沉吟了一下,向薑子牙問出了壓在心底的這個問題。

“三生道術有什麽缺陷?你怎麽會有這種想法?那三生道術,乃是天尊所創的證道之術,怎麽可能會有缺陷?”

薑子牙搖了搖頭,狐疑的看著楊錚。

“既然此術並無缺陷,那為何天尊會入魔?”楊錚道。

薑子牙愣了一下,神色微微變了變,搖頭歎息了一聲,沉吟不語的在洞府內跺著步,好似陷入某種追憶之中。

楊錚見此,便不再開口,靜靜站在一旁看著薑子牙。

他知道,薑子牙肯定知道點什麽,否則不會出現這樣的表情。

果然,沉默了一陣後,薑子牙神色沉凝的看了楊錚一眼。

“你是不是從廣成子師兄那裏,學到了此術?”

楊錚點了點頭。

薑子牙再次歎息了一聲。

“劫數啊,真是劫數難逃。”

“劫數?誰的劫數?”楊錚不解的問道。

薑子牙苦笑道:“數百年前,封神之事剛結束不久,為師曾上昆侖上歸還封神榜,向天尊繳了自己的任務。天尊接下封神榜時,曾對為師說了一言。”

“怎麽?莫非是跟我有關?”楊錚心中暗暗吃驚不已,靜靜的看著薑子牙。

薑子牙重重的點了點頭,歎息道:“是啊,天尊曾說,為師將有一劫,跟三生道術有關。當時為師還十分不解,心想那三生道術,整個闡教,也唯有大師兄廣成子學得,其他師兄弟,均未獲得此術傳承,而平素大師兄跟我之間,也不可能有什麽恩怨,怎會有三生道術之劫?現在聽你問起,為師才陡然意識到,原來劫數在此。”

楊錚再次一驚,他實在沒想到,元始天尊竟會跟薑子牙說這些事情。

常言道,天機不可泄露,即便是天尊,也絕無可能向任何人泄露數百年後的事情。

天道聖人的確可以通過某些特殊的神通,窺探到天機之變,但卻絕不會把其看到的天機,透露給任何人。

楊錚立刻意識到,這件事大有問題。

“那師父的劫數究竟是什麽?”

“殞身之劫!”薑子牙凝重的看著楊錚,神色間頗有些無奈,一字一頓道。

楊錚實在無法理解,吃驚的道:“殞身之劫?師父跟此事並無關係,怎會憑白因此而有殞身之劫?”

“為師道行不夠,無法推測究竟因何殞身。”

薑子牙搖了搖頭。

先前突破所帶來的驚喜,直接被這件事衝的淡了,甚至徹底消失。

天尊曾告訴他,此劫可避,而若不避,其必將被因果所斬,身首異處。

薑子牙得到天尊的指點,自然想要問的更清楚一點,但奈何天尊以天機不可泄露為由,沒再向他透露更多的內容,隻叮囑他,五百年內,不要收徒,即可避劫。

千算萬算,薑子牙怎麽也沒算到,眼看著五百年之期將過,大意之下,竟真如天尊所言,自己所收弟子,竟真學了三生道術。

隻是他有點想不通,那三生道術,可是闡教內,唯有掌教才能學的神通,大師兄廣成子怎會把此術傳給楊錚?

難道他已收了楊錚為徒麽?

薑子牙的臉色顯得頗為苦澀,淡淡的看著楊錚。

“師父莫要誤會,弟子並未拜廣成子為師,隻是因緣巧合,被其捉去九仙山桃源洞時,偶然從其構築的夢境中,悟到了此術。”

楊錚見薑子牙神色有異,連忙解釋了一句。

薑子牙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歎息道:“的確是劫數。你方才不是問了麽,三生道術是否有缺陷,為師可以明白的告訴你,此術沒有缺陷。但正因如此,才更容易出問題。”

楊錚越發不解了,道:“這卻是為何?”

“為師曾聽天尊講道時,說過一句話,他說:天道有缺,人事無常。你想啊,連天道都會有缺陷,更何況道術?因此,完美無缺,其實也算是一種缺陷。”

薑子牙沉吟著緩緩開口道。

他的話頓時令楊錚有種頓悟之感。

是啊,連天道都有缺,更何況道術?

完美無缺其實隻是一種美好的願景而已,世間豈有真正完美無缺的東西?

完美無缺的東西,換一個角度看,未必就真是完美的東西。

“師父您的意思,是不是想說,三生道術沒有缺陷,卻反而不符合天道規則?”

“嗯。”薑子牙讚賞的看了楊錚一眼,點了點頭。

“那它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

楊錚又問道。

薑子牙再次搖頭道:“為師並不懂得三生道術,哪能知道它哪裏有問題?”

“那師父您總該知道,天尊為何會入魔吧?”楊錚不死心的道。

薑子牙苦笑道:“為師若是知道,豈能還有現在的煩惱?好了,此間已經沒有為師之事,為師該走了。東華神殿那邊,還有許多事情等著為師處理,不能再耽擱了。”

既然薑子牙這麽說,楊錚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親自把薑子牙送出天巫靈域外,看著他遁離祖洲,往東方而去。

回到天巫山,楊錚再次陷入沉思。

想著自己先前在赤陽猙的記憶中看到的記憶片段,想著元始天尊分身入魔的事情,楊錚一時間感覺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而落。

這時,一道傳音符落入洞府內,緊接著,一道久違的聲音,出現在楊錚耳畔。

“錚哥,我閉關結束了,你可在洞府中?”

楊錚抓起傳音符,神識一動,對著傳音符說了幾句話,然後激發了出去。

而後,楊錚走出洞府,站在天巫山頂,目光看向了大梁城的方向。

一道遁光自大梁城飛出,朝著自己這邊急速而來。

楊錚嘴角邊浮起了一絲難得的笑意。

那遁光很快落在了天巫山上,顯出了一道曼妙的身影,赫然正是閉關將近年許的慕容秋。

兩人相見,四目交投,皆是嘴角微微上揚的一笑。

慕容秋飛奔過來,投入楊錚懷中。

“錚哥!”

楊錚緊緊抱著慕容秋,感覺這一刻,所有的煩惱,全都不翼而飛。

慕容秋的變化極大。

先前閉關之時,她尚隻是練氣中期的境界,而今卻已然凝結了元嬰,成了元嬰期的修士。

如此短的時間就有這種驚人的變化,足見她在巫墓中得到的好處是何等巨大。

而修為上的變化,隻能算是其次,她真正變化的地方,卻是氣質和容貌。

不知是不是錯覺,楊錚感覺懷中的慕容秋,少了幾許凡人的煙火氣,多了一些仙人的縹緲氣質。

這並非是因修為境界的提升而出現的變化,反而更像是她覺醒了什麽一樣,擁有了另一種別樣的縹緲滄桑之氣。

而更令楊錚奇怪的是,在見到慕容秋的這種變化後,他反而覺得自己好像是更熟悉她,更了解她。

這種感覺出現的毫無任何征兆,毫無任何理由。

就好似他認識這樣的慕容秋,已經有無數的歲月了一樣。

楊錚雙手輕撫慕容秋的香肩,把她從懷中推開,目光異樣的看著慕容秋的雙眸。

那雙眸子中,依舊蘊滿了款款深情,脈脈間,令楊錚有種沉醉迷茫的感覺。

“我是誰?你又是誰?”

楊錚看著慕容秋的雙眸,似呢喃,又似質疑的忽然問道。

“夫君不記得鳳兒了麽?”

慕容秋臉色一變,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

說完這話,她自己也愣住了。

“我……這是怎麽了?!”

“我是誰?”楊錚盯著慕容秋的眸子,繼續問道。

“你是我的夫君錚啊,大荒鐵骨錚錚的錚啊!”

慕容秋疑惑的看著楊錚,但很快,她的神色間,又變得有些迷茫了。

“錚哥,我這究竟是怎麽了?為何感覺腦子好亂!”

“沒事兒,許是閉關久了導致的吧。”

楊錚笑了笑。

慕容秋眸子中,先前蘊著的那一縷奇異的光芒,漸漸暗淡了下去。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那股縹緲滄桑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大巫九鳳,大荒天人錚的妻子,果然,我就是天人錚的轉世啊。

鐵骨錚錚的天人錚,寧死不屈的天人錚。

赤陽猙突然覺醒的那片段記憶,果然並沒有問題。

天人錚被迫轉世,魂魄一分為三,天地人三魂,分別落入玄黃天地人三界。

過去古老天界的赤陽猙,而今地界的楊錚,未來人間界的楊錚。

轉世的三個分身,兩個楊錚都沒有前世的任何記憶,唯有赤陽猙還保存著一點。

他曾在大荒時代覺醒過,抗爭過,但最終的結果……

無論如何,一定要召回失去的記憶,奪回失去的一切!

自己被祖巫後土選種,果真並非偶然啊。

楊錚心中思緒飄飛。

“錚哥,你怎麽了?為何突然間如此憂傷?”

慕容秋心疼的輕撫著楊錚的臉頰,語氣輕柔的道。

“沒什麽。”

楊錚收回神思,笑了笑。

“就是想起來一些往事而已。對了,你閉關的收獲如何?”

“收獲簡直太大了!秋兒做夢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有這樣的奇遇!錚哥,我,我凝結元嬰,成了元嬰期的修士了!”

慕容秋臉上浮現出一抹興奮的嫣紅,向楊錚講述著自己這將近一年閉關的經曆和收獲。

楊錚靜靜的聽著,神色也跟著流露出驚喜和滿意之色來。

慕容秋果然不負他所望,完美與大巫九鳳留下的傳承融合。

假以時日,她必能重現大巫九鳳當年的風采。

大巫九鳳雖然無法再複活,但她留下的傳承,卻將在慕容秋的身上再現。

而從慕容秋剛才的反應來看,大巫九鳳也未必就真的徹底消散了。

楊錚覺得,自己跟巫族之間,尤其是太古的十二祖巫之間,肯定有某種關係。

“錚哥,我覺得自己現在可以幫你做事了!”

慕容秋興奮的嘰嘰喳喳講了一通後,期待的看著楊錚,如此道。

先前慕容秋一直覺得自己就是個累贅,心中曾一度十分的黯然,現在有了突破,終於可以幫助楊錚,她心中十分的開心,也更期待能夠幫助楊錚做點事。

“嗯,那感情好,現在楊家正逢多事之秋,能有你這個賢內助幫我,真是再好不過了。”

楊錚笑著道。

“那快點給人家安排事情做吧!”

慕容秋十分期待的看著楊錚。

“也好。”

楊錚點點頭,攬著慕容秋,走進洞府,指著桌子上堆積如山的資料,對慕容秋道:“你先看看這些資料,熟悉一下如今楊家的情況,整理整理思路再說。”

“嗯!”慕容秋重重的點頭,跑過去,拿起一本資料,認認真真的翻看起來。

看她這模樣,楊錚同樣也十分的期待了。

大巫九鳳曾是巫族的族長,帶領沒落的巫族,差點重現昔日的輝煌。

毋庸置疑,她個人處理事務的能力,領導才能,都是頂尖的。

慕容秋繼承了大巫九鳳的傳承,在這方麵必然也有所繼承。

慕容秋的出關,無疑衝淡了楊錚先前的煩惱,也使得他對沈若言,生出了更多的期待。

當初慕容秋和沈若言二女,被他帶著一同進入巫墓,都在其內獲得了祖巫後土留下的東西。

慕容秋獲得的是大巫九鳳的傳承,而沈若言獲得的,則是聖書玉筆。

聖書玉筆是一件先天靈寶,其品質甚至直逼先天至寶,其來曆十分的不凡,可以追溯到大荒時代,並非而今儒門聖人的寶物。

不誇張的說,如今的入門傳承,不過隻是聖書玉筆第一任主人留下的分支傳承而已。

若沈若言能徹底消化了從聖書玉筆中得到的傳承,其成就甚至還要高過慕容秋。

以沈若言自身的才智,再加上聖書玉筆的傳承,一樣可以成為他另一大臂助。

而且,沈若言為儒家弟子,學的就是治國治天下的策略,在這方麵的輔助作用,甚至比慕容秋還要大。

慕容秋認真翻閱瀏覽眼前這些資料的時候,楊錚離開了天巫山,徑直去了大梁城楊府。

楊家最近發展的勢頭不錯,老國公等一幹人,十分期待楊家接下來要做的大事,一個個都是鉚足了勁,訓練楊家的幽燕鐵衛和靈兵,且卓有成效。

南邊的消息,也有專門的人在負責,每日都有詳細的情報匯聚到楊府,再由楊府派專人匯報到楊錚的案頭。

楊錚進入楊家的議事廳的時候,老國公正在跟楊家的一幹家將,商議著南下用兵的事情。

議事廳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個巨大的沙盤,這是楊錚前些時候閉關前,按照前世的一些手段,命人特意製作出來的。

整個祖洲的山川地形,皆在此沙盤上。

沙盤上,擺滿了袖珍型的神廟和城池建築,一幹將領和靈官們,圍在沙盤四周,正在認真的聽老國公講解分析著祖洲天下的局勢。

楊家將來該從何處下手布局,老國公跟眾人一同商議推衍著。

楊錚進來的時候,眾人正興致勃勃的在探討談論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