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修成玄黃道,既得盤古身(求訂閱)
loading...
楊錚並沒有能夠從三個玄黃聖靈那裏得到答案。

他們好像在有意引導什麽,也有意在隱藏什麽,但無論如何,這一趟來巫墓,楊錚是有收獲的。

他沉吟著退出無間大夢冥空後,沒有再繼續留在這裏,而是徑直回轉了天巫山。

他必須要搞清楚玄黃九大聖靈和祖巫之間的關係,必須要搞清楚自己的前世身天魂,究竟與這件事有什麽關係。

聽三大聖靈的意思,他的天魂好像也屬於玄黃九聖靈之一。

這完全顛覆了他以前的所有推想。

好像自己從始至終,真就隻是祖巫後土的一枚棋子,在有意無意間,按照她所規劃設定的路線在走著。

這麽下去,其實也並不一定就是壞事兒,但不搞清楚這件事,楊錚終究心中難以安定。

回到天巫山以後,楊錚心神再次沉入魂海,並由此進入巫門,來到了昆吾山道境,並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天魂。

昆吾山道境的變化不小。

現在,昆吾山腳下的赤陽村,已經變成了赤陽城。

昆吾山道境的麵積,在無間大夢冥空中,已經向外至少擴展了數萬裏。

它依舊還是一座懸空在冥空中的道境仙城,但卻已漸漸有了真正仙城的道韻。

天魂分身赤陽猙,就盤坐在昆吾山的山頂,依舊在修煉悟道。

這具分身已徹底跟昆吾山道境這片天地合道,成了這片天地的道主。

他無時無刻利用道境,感悟著無間大夢冥空中的道意,提升著自己的道境。

楊錚與這具天魂分身是一體的,到了這裏之後,能夠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一切。

他的巫神一閃之下,融入赤陽猙的體內,二者瞬息間合為一體。

下一刻,赤陽猙雙眸睜開,露出了思索之色。

楊錚的意識,很快成了赤陽猙分身主導,並開始翻閱赤陽猙的一切記憶。

隻是,一陣時間過去,楊錚並未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猛然發現,赤陽猙的記憶,似乎被認為的封印了一部分。

甚至於,他能夠感覺到,這天魂的意識中,竟存在著一些殘缺的地方。

以前他從未朝著這方麵去想,因此也就沒有留意天魂上的一些情況。

這個發現令楊錚越發意識到事情的古怪。

若祖巫後土對他真沒有什麽特別的算計的話,不該對他三魂分身的記憶動手腳才是。

動了手腳,就意味著她絕對有所謀算。

這令楊錚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也更有些難以忍受。

在他的心目中,巫族是可敬的,而巫族的祖巫,更是可敬的對象。

但現在的這個發現,卻令他覺得,自己蒙受了欺騙。

隻是,現在的情況卻非常複雜,一切的事情,都已經無法在回到當初的狀態。

他融合了玄黃寶鑒,並開辟了天巫靈域,甚至成了天巫靈域的道主。

他在三魂歸一的時候,就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一切,已經徹底跟天巫道成為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了他的麵前。

自己究竟該如何繼續走下去?

是繼續按照既定的規劃,完善天巫大道,並最終成為天巫大道的道主,還是另想其他辦法,先搞清楚一切的因由在繼續?

楊錚一時間,有些進退失據了。

他的想法,自然而然,也影響到了天魂分身。

赤陽猙的意識,忽然間開始出現了劇烈的掙紮,陷入極為痛苦的狀態中。

那種意識的掙紮,猶如精神分裂一般,極為痛苦。

驀然間,潛意識中,一縷奇異的思維,在楊錚的腦海中浮現而出。

那是一個記憶的片段。

楊錚忍受著精神分裂般的痛苦,仔細凝神,翻看著那片段的記憶,漸漸的,臉上浮現出極為凝重的神色來。

一陣時間後。

楊錚臉上的痛苦和思索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更加的凝重之色。

這段突然從潛意識中浮現出的記憶片段,竟果然跟玄黃九聖靈有關。

楊錚不知道,這究竟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引導。

他現在已經無法分辨這些。

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他的天魂,的確就是玄黃九聖靈之一。

玄黃世界誕生之初,共有九大聖靈伴生而誕。

天鬼,天魔,天妖,天人,天仙,地靈,地魔,地鬼,地仙。

這九大聖靈的誕生,並非憑空而來,而是依循某種天地規則而生,代表著玄黃世界與鴻蒙世界對應的九種不同大道。

其中的地仙,就是跟地仙之祖鎮元子有莫大的幹係,也代表了地仙大道。

而他的天魂分身赤陽猙,乃是屬於天人轉世。

此魂集人族生靈之精華,他既有女媧造人時擁有的一切天賦能力,也有玄黃本源應有的自身天賦本能。

他既代表這人仙大道,也代表著人巫大道。

事實上,人仙大道和人巫大道合一,就能回歸本源,衍生出真正的玄黃大道。

而玄黃大道,無疑就是眼下楊錚一直想要推衍而出的天巫道。

這應該也是祖巫後土想要為巫族的延續,謀求的終極大道之路。

天人的天魂轉世為了赤陽烈,至於另外的地魂人魂,自然也由六道輪回,分別轉世為了祖洲的楊錚,和地球的楊錚。

三魂合一,就能最終再次化生天人,執掌天巫大道。

這是楊錚從那記憶片段中,獲取到的信息。

隻是,在那段記憶信息之中,另有一些不堪的記憶。

天人的轉世,並非自願,而是被逼。

被誰所逼,記憶中沒有,但是,記憶中,卻又一股揮之不去的怨念。

那怨念化為了一道執念分身遁走了,去了哪裏,不得而知。

這也讓楊錚陡然意識到,隻怕在這鴻蒙世界,玄黃大千之中,他還有一個分身存在。

這個怨念所化的分身,恐怕絕不簡單。

因為,在那記憶片段之中,怨念剛剛誕生時,曾有偉力出現,想要滅掉那怨念。

但那怨念瞬息間就從偉力之下遁走,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錚的巫神,瞬間從天魂赤陽猙的身體中退出,定定的看著赤陽猙分身。

“現在該怎麽辦?”

楊錚似自語,又似對自己的分身赤陽猙說話。

“我去找那怨念,尋回以前的記憶。”

天魂赤陽猙淡淡的開口,不帶絲毫的感情。

“我又該幹什麽呢?”

楊錚的確很迷茫,感覺自己被一團迷霧籠罩著,看不清周遭的一切。

這種感覺令他十分的不好。

就好像自己原本清晰的命運,原本清晰的道路,突然有一天發現,這一切都是別人設定好的,並非自己所想所願。

“此道亦吾道,繼續修道。”

天魂赤陽猙依舊淡淡的開口說道。

“道就是道,道之極,非任何生靈能夠掌控。威力再強,也是生靈所為,他無法一手遮天,即便真能遮天,吾若為道,亦可滅天!”

楊錚點了點頭。

天魂赤陽猙的道境領悟比他要高深太多。

他現在還受自身意識思維的影響,雖能從天魂赤陽猙分身中,感受到強大的道意,卻沒辦法把那道意與自己現在所修融合。

天魂赤陽猙修道,他修命身與元神。

身,神,道的境界齊平時,才能真正融合。

現在身與神的境界,與道的境界相差太遠了。

但是,他卻懂得了天魂赤陽猙說的這段話的意思。

當一個人的境界,達到了與道齊平,甚至於超越道的程度,那曾掌握道,能夠扭曲別人命運的生靈,也就算不得什麽了。

一切看得還是誰更強。

那強迫他轉世的生靈的確很強,但他依舊還是生靈,並不是道。

真正的天道,隻會遵循道的規則運行,不會幹涉生靈的自身的運轉。

道自循道,不會強加於人。

而能夠強迫天人轉世的生靈,不可能是準聖,隻能是天道聖人。

天人因伴生玄黃世界而誕,出生時,就已是能夠窺得玄黃天道的準聖。

能夠強迫準聖的強者,唯有天道聖人。

而玄黃大世界的開辟和誕生,唯有當初那一批先天生靈得以見證。

巫族的十二祖巫,同樣也非鴻蒙世界的先天生靈。

這就排除了幕後黑手是祖巫後土的可能。

她沒有那個能力,也沒有那個機會。

看樣子,即便是玄黃九聖靈,對當年之事,其實也並不清楚。

隻是,他們當初肯定也看到了一些事情。

楊錚退出了昆吾山道境,再次回到了天巫山上。

放眼看去,整個天巫靈域的發展,正在遵循著自己的安排,蓬勃的在開展著各個領域的建設,一切都顯得有條不紊。

或許這一切,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麽糟糕。

祖巫後土,很可能也是受害者之一。

楊錚暗暗歎息了一聲。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肯定非常的不好,並不適合繼續閉關了。

接下來要做的,唯有修神修身而已。

身與神如何修,先前他還有些遲疑,但現在卻沒這方麵的為難了。

仙的元神,巫的肉身,就是自己要走的路而已。

看來,自己的路,其實就是重修盤古。

鴻蒙世界為盤古所開辟,玄黃世界不過是鴻蒙世界的一個縮影。

修成玄黃道,既得盤古身。

想要搞明白這一切,就隻有這一條路可走。

這或許才是祖巫後土的真正意圖。

而先前從廣成子那裏得到的三生道訣,乃是盤古傳下的正宗元神修煉法。

有了盤古元神和肉身的修煉之法,自己要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修煉而已。

可惜此前的自己,一直沒有搞清楚祖巫後土的意圖,差點走上了歧途。

不過,這一切還存在著一個隱患。

廣成子的三生道訣,來自元始天尊,而元始天尊留在三界的分身,如今已經入魔。

作為天道聖人,正常情況而言,無論出現什麽樣的情況,元神分身都不不應該入魔才是,但他偏偏就入魔了。

究竟是三生道訣存在的缺陷,還是另有其他所不知的危險存在,導致了這一情況?

楊錚不得而知。

他很想見一見入魔的元始天尊分身,但他也知道,眼下這肯定是不可能的。

沉吟思量了片刻後,楊錚決定,等薑子牙恢複後,找他再問問。

楊錚靜靜在房間中思索著三生道訣的一切。

此道法並無確切的口訣,乃是一種很神奇,很迷幻的道意傳承。

悟了就是悟了,無法口傳。

楊錚也僅隻是悟了一點皮毛而已。

這所領悟的一點皮毛,可支撐他修煉到地仙境。

後續的修煉,依舊還需要仰仗廣成子。

三天時間悄然過去,薑子牙終於從靜室中走了出來,紅光滿麵,似乎頗有收獲。

“師父,看您的樣子,似乎突破了?”

“哈哈,不錯!你也感覺到了?”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薑子牙的確是突破了,整個人狀態非常好,喜不自禁的點頭道。

“先前為師一直被困在天仙境後期,遲遲找不到突破至圓滿的狀態。想不到,這次來你這祖洲,給你寫那份兒修煉心得,梳理了一遍修煉上的事情,居然找到了問題所在,簡單的一次恢複,居然就讓修為更進一步,天仙圓滿了!”

“恭喜師父!金仙大道指日可待啊!”

楊錚笑著向薑子牙拱手道賀。

薑子牙春風滿麵,不過還是謙虛的搖頭道:“金仙大道哪有那麽好證的?氣運,機緣,功德,天賦缺一不可。為師先前氣運機緣和功德三者皆不足,天賦勉強夠了,根本沒條件成就金仙。你應該能明白,為師當初被欽點為東華帝君時的尷尬了吧?”

薑子牙喟然歎息了一聲,意態闌珊的道。

現在他算是看明白了,當初並非是師尊真看重他,封了他這個東華帝君的神職。

他其實不過隻是一個誘發某件事的引子而已。

東華帝君的職位,其實是為另一個人準備的。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

對他而言,做不做官無所謂,自己所求,不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而已。

他一生落拓,晚年才僥幸得道成仙,擁有了長生的希望。

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薑子牙付出了太多太多。

等成就金仙之後,他打算卸任東華帝君一職,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至於三界的紛爭,他是真不想再摻和了。

他知道,師尊壓根就沒指望他能扛起什麽責任。

而師尊入魔之事,也給了他極大的震動,令他進退維穀。

與其整日裏為著此事愁眉不展,不如跳出這片紛爭之地,好好看一看這三界的山河,找一找真實的自己。

今日天仙圓滿,心境無缺,薑子牙把自己的這一番心思和想法,與楊錚娓娓道來,聽的楊錚暗暗歎服不已。

這才是他心目中薑子牙應該有的樣子啊。

“師父,無論別人怎麽看,徒兒支持你!”

楊錚很認真的道。

“嗯,那為師可要多謝你了,看來,這三界中,你才是為師真正的知己啊。你若是能在為師證道金仙之時,修煉到天仙果位,為師到是希望能把這副擔子,轉交給你。”

薑子牙頗有深意的看著楊錚道。

他自然清楚楊錚當初認他為師時的意圖,但他對此卻並不反感,反而有些欣賞。

楊錚當初去東華神殿時的樣子,讓他想起年輕時,意氣風發,卻又不得不隱忍的自己。

也正是基於此,他才決定了要收楊錚,好好指點他神道上的事情。

當然了,楊錚的身上,維係著人巫族的氣運和功德,拜入自己門下,也是自己的氣運和機緣所在,這同樣也是另一個重要的原因。

“那弟子看來要加緊修煉,爭取不辜負了師父此番美意了。”

楊錚也沒推卻的意思,很大方的承認了自己的意圖,向薑子牙笑著道。

師徒二人相視一眼,大生知己之感,同時放聲開懷的笑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