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會元之交,天地門開(求訂閱)
loading...
讓楊錚頗為鬱悶的是,薑子牙對於此事,也沒什麽主意。

那申公豹好像天生就是他的克星,碰上跟申公豹有關的事情,薑子牙同樣也沒轍。

“這件事,為師也幫不了你,你還是早做打算,另想辦法吧。為師的這個師弟,主意極多,且還擁有一些非常古怪的神通,為師在他麵前,無論做什麽,都隻有被他算計的份兒。”

薑子牙頗為無奈的跟楊錚說道。

楊錚何嚐不知這點?

且聽得薑子牙如此說,也感覺很是無語。

“弟子好像曾聽人說過,封神之後,他應該是被罰去堵海眼恕罪了,怎麽現在……”

“那都是數萬年前的事兒了,他的罪孽也償還的差不多,算算時間,的確也該出來了。”

薑子牙語氣也是頗為無奈的說道。

“師父,您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嘛?”

楊錚看向薑子牙。

讓他自己另想辦法,他自己上哪想去?

對於申公豹那個人而言,一張嘴能說會道,怕是自己無論在三界找誰幫忙,都阻止不了他,甚至還可能讓他把自己請的人給說反水了。

“為師是真沒辦法,躲他都來不及。”薑子牙苦笑搖頭。

楊錚想了想道:“他到祖洲來,求的會是什麽呢?”

“申公豹在封神時,被師尊趕走,最後投了截教,盡管在通天師叔座下,沒少搬弄是非,但他投了截教後,也的確一直在為截教謀算。這次怕也是跟截教有關。”

薑子牙沉吟思量片刻,幫楊錚認真的分析道。

“跟截教有關?莫非截教還打算複興麽?”楊錚大為吃驚道。

薑子牙點了點頭道:“截教雖在封神一戰中,幾乎落得個煙消雲散的下場,截教門徒也是死的死,逃的逃,但他們內心裏,依舊希望能夠重新恢複截教昔日的榮耀。”

“通天教主應該不會再出來主事兒了吧?”楊錚問道。

薑子牙微微頷首,道:“封神之後,道門的三位聖人,便基本沒再出現過。通天師叔的確不會再出來主事兒了。”

“那截教門徒還有誰能擔此大任呢?”

楊錚十分不解的道。

截教首徒多寶道人,在封神之後,往西方轉世,化身佛尊,後來證道準聖,成為西方的現在佛祖如來。

多寶道人這個截教大弟子,原本就是截教的接班人,截教的許多事情,都是由他在主持,自他入了佛門後,截教門徒中,再無能夠挑大梁的人才。

這也是導致截教徹底沒落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為師懷疑,申公豹此次出山,很可能就是截教的代表。”

薑子牙沉吟著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申公豹的口才了得,他本人的組織能力也沒任何問題,統籌才幹同樣十分出色。

當年在闡教時,原本申公豹自詡才幹,對下山主持封神大事,也是誌在必得的,但誰料後來原始天尊最終選擇了薑子牙。

這件事一直令申公豹耿耿於懷,為了證明自己,這才屢次出手,針對薑子牙。

對於這些往日的因果恩怨,薑子牙心中也是一清二楚。

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無論在哪些方麵,都沒辦法與申公豹相比。

申公豹修道短短四十年,就能成仙,其天賦如何,由此便可見一斑。

盡管其被罰填了海眼數萬載,但在這數萬年的時間中,隻怕申公豹的修為,肯定又精進許多,以薑子牙的估計,如今至少也該是金仙中後期了。

這樣的對手,無疑是相當可怕的。

反正他現在是根本不想跟申公豹見麵。

楊錚還知道,截教門徒之中,在天庭和地府擔任神職的人極多,隻怕若真有截教門徒振臂一呼,還真有極大可能,重新把截教給立起來。

“那弟子是根本沒辦法阻止他進祖洲了?”

楊錚歎息了一聲道。

“恐怕是這樣,你自己多加小心吧,對於此事,為師是真無能為力。”

薑子牙也不知該如何幫楊錚。

“好吧,那師父你先休息休息,我去想想辦法。”

楊錚原本還打算繼續閉關,準備衝擊一下,看看能否更進一步,在魔劫正式開始之前,突破至地仙境,也好能更有把握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但眼下看來,麻煩事兒是一件接著一件,簡直令他有些猝不及防。

莫非這才是自己真正的魔劫麽?

楊錚忍不住的腹誹了一番。

薑子牙現在的確非常的疲累,聞言點點頭,折身回轉進靜室,打坐恢複起來。

楊錚回到洞府內自己的房間中,沉默著思索了一陣,依舊是沒什麽頭緒,索性甩了甩頭,暫且把此事拋在一邊,拿出薑子牙跟他的玉簡,心神沉入其中,查看了起來。

半晌後,楊錚收回心神,神色間一片驚喜。

“果然不愧為闡教根基修煉最為紮實的煉氣士啊!”

楊錚忍不住的暗暗對薑子牙大讚不已。

薑子牙跟他的這份兒修煉心得,內容極為豐富詳實,其內不僅有道家最為正宗的修煉方向,也有他自身對道的感悟,還有不少對於術法之類的理解。

無論從哪方麵來看,這份兒資料的價值之大,都是難以估量的。

從這也可看出,薑子牙對他的確相當的夠意思。

楊錚甚至能夠感覺到,若是自己能把這份兒資料吃透的話,一次閉關,應該有極大概率,可以達到自己先前預料的結果。

如此一來,楊錚是越發想要閉關,繼續修煉了。

隻是,申公豹一事,卻又不得不防。

眼下他還不清楚申公豹此次來祖洲的真實意圖,不搞清楚這點,他心中難安。

心有牽掛,肯定是沒辦法好好閉關的。

楊錚思索片刻後,不由得反出玄黃寶鑒,心神沉入其內,默默查看起來。

祖洲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但凡跟仙人沾邊的事兒,這玄黃寶鑒上都照鑒的一清二楚。

“嗯?”

忽然,楊錚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忍不住的一陣吃驚。

“王母的分身,竟然來了祖洲?”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他是真沒有想到,王母居然有分神下界,且玄黃寶鑒居然能夠照鑒此事。

無論從哪方麵來看,這的確都有點太匪夷所思了!

玄黃寶鑒雖然厲害不假,但有些情況,還是沒辦法照鑒顯示的。

“她來祖洲幹什麽?”

楊錚實在是感覺有點不可思議,按將說,王母絕不該會分出分神下界,更不大可能會來祖洲,這其中必然有什麽非常關鍵的信息隱藏。

再聯想南極仙翁安排昆侖山的三個家夥,還有申公豹來祖洲,楊錚忍不住開始再次仔細查看起了玄黃寶鑒。

一陣仔細的搜索之後,一條看起來十分不起眼的信息,進入到楊錚的視線之內。

“莫非是跟此有關?可這又怎麽可能呢?”

楊錚在玄黃寶鑒之上,見到了一個信息條目。

那信息條目顯示,會元之交,天地冥冥,天門現,鬼門開,五行輪轉,大道化形。

原本此事在三界之中,也算是一件大事。

不過,往常時,一個會元結束,天庭和地府都會特派一些法術高強之人,鎮守天門和地門,嚴防一些平時藏匿不出的遊神和野鬼,由天地二門,湧入人間作亂。

但這是平常一個會元結束時,應有之事。

隻是這一個會元的結束,卻顯然並非平常之時。

人巫族是在這一個會元末出現的,將在下一個會元中興起。

而此等時候,往往不能以等閑看待。

天地二門開,五行輪轉,大道化形,也就意味著,在那個時候,必有異象出現,也必會有異物出土。

莫非這些人都是衝著此事而來的?

可若真如此,也不該隻有王母一個人的分神下界啊?

難道其他那些大佬們,就不知道麽?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這件事顯然還有其他更隱秘的東西存在。

楊錚拿著玄黃寶鑒,仔細體會著那個信息條目的內容。

天門,鬼門,五行,大道……

等等!

莫非,此事也跟祖巫後土有關?

一個差點被忽略的細節,忽然間在楊錚腦海中劃過。

似乎祖巫後土跟這所有的一切都有關聯。

難道這是祖巫後土最後的一手安排?

天庭主天,地府管地,人皇掌管人間之事。

這是天道的首條綱目,也叫天地人三綱。

天地三界之間,有天地神人鬼五等生靈,天數金,地數土,神數火,人數水,鬼為木,這是生靈五常。

五行大道,乃是巫族的本命之道。

五行大道化形,輪轉不休,正值新族出現之際,豈非意味著,三綱五常都會有所變化?

楊錚默默思索著巫族傳承記載之中,對於這些事情的介紹,仔細考慮著,祖洲有可能會發生的一些變化。

祖巫後土沒給自己留下任何這方麵的提示。

這意味著什麽?

楊錚仔細一想,就覺得這其中必然還隱藏著真正關鍵的信息。

天帝,地君,人皇,五行大道……

莫非,祖巫後土的安排,是打算讓我這個人巫族的未來人皇,直接一下子融合這三綱之權?

否則,王母分身為何會突然下界?

南極仙翁這個一直想要更進一步的帝君,為何也會在這個時候,在自己身邊安插眼線?

他還不是想要圖謀天帝之位麽?

那豈不是說,地府那邊,肯定應該也有所異動了?

這麽想著的時候,楊錚再次沉入玄黃寶鑒中,重點查看起一切跟地府,跟鬼物有關的條目來。

這一看,還真讓他看出了一些異常的情況。

“曹家內部,竟然憑空又出現了一名地仙境的鬼修?”

原本這一條目,楊錚方才就看到了,並未把此事放在心上,隻是以為那是曹家老祖曹邛從地府請來的幫手,但此刻再一想,這種可能性雖有,但顯然意義並不大。

一個地仙境的鬼修,在這個時候,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鬼方?什麽來頭?”

楊錚注意到,玄黃寶鑒上,顯示那個鬼修的名字叫做“鬼方”,來自九幽深處,乃是一種極為古老的鬼物,其來曆甚至可以追溯到太古洪荒時代。

除了這些簡單的信息之外,其他一概皆無。

但很顯然,這個“鬼方”並不簡單。

他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從無間冥域進入人間,甚至都沒引起示警,足見其本身就擁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天賦能力。

若非這玄黃寶鑒實在是太過於特殊,隻怕三界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楊錚又仔細在玄黃寶鑒中查閱了一番,跟各種人物有關的條目,未在發現其他特別之處,這才收起了玄黃寶鑒。

他閉目翻閱著自己腦海中獲得的巫族傳承信息,希望能夠從中找到跟鬼方有關的信息。

一天後,就在他的神識快消耗殆盡的時候,終於找到了一些相關的記載。

“鬼方,又名天鬼,太古洪荒時代誕生的第一隻鬼物生靈,擁有吞噬一切幽冥鬼物的能力,乃是名副其實的鬼道至尊……”

“這家夥,莫非是來圖謀地君之位的?!”

這還真是大劫將至,什麽妖魔鬼怪都開始紛紛湧現出來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天庭那邊似乎毫無動靜。

似乎如今高坐在天庭尊位的玉皇大帝,對此並未有所察覺,既沒有分身下界,也沒有派遣一些特別的使者。

看樣子,某些事情,唯有真正從極為古老太古時代走過來的生靈,才能夠察覺。

除了他們,即便是高如玉皇大帝,強如如來佛祖,都不清楚。

此時既然很可能是祖巫後土的另一手,也可能是真正最後一手的安排,楊錚就不能不高度的重視了。

他仔細推算了一下,時間上,距離這一會元徹底結束,下一會元正式開始,還有不到五個月的時間。

而那所謂的天門鬼門開合之處,既然是在祖洲,楊錚自然就知道具體在哪了。

他身影一閃,遁出天巫山,施展遁法,往幽山的方向,悄然遁去。

不片刻的功夫,楊錚便橫跨萬裏距離,身影出現在了幽山大墓原來所在之地。

到了這裏後,楊錚施展隱匿遁法,以玄黃寶鑒遮掩了自己所有的氣機,朝著幽山大墓廢墟的深處,悄然而去。

到得那廢墟的深處,楊錚心神再次沉入玄黃寶鑒之內。

下一刻,一道醒目的條目信息,瞬息間出現在了他巫神的麵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