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申公豹也要來湊熱鬧?(求訂閱)
loading...
楊錚並未把幾人帶去大梁城,而是直接迎去了靈官神廟。

祖洲靈官神廟的建造規格,跟整個東海其他神廟一般無二,來到這裏,無論是薑子牙,還是他那三個師兄,皆有種非常熟悉之感。

“這神廟建造的還像那麽回事兒。”

三個老家夥一路上牢騷不斷,此刻總算是消停下來,但很快又固態萌發,對神廟又開始了品頭論足。

“看來傳言並不如實啊,你們人巫族,還是有點東西的。”

三個老家夥,那灰發的道人叫陳觀海,白胡須的叫高通,矮小的道人叫黃童子。

開口的是陳觀海,自踏入天巫靈域後,就擺出很大的派頭,似乎是個什麽了不得的大人物一般。

楊錚礙著薑子牙麵皮,對此並未做什麽理會,他說什麽,就簡單附和一句。

“三位且先在這神廟周圍轉轉,也可去大梁城看看,先熟悉一下環境如何?我跟師父還有點事情要商議,暫時沒辦法陪同三位,怠慢之處,三位師伯見諒則個。”

三人聽楊錚終於開口喊他們師伯,一個個頓時眉開眼笑,黃童子大刺刺道:“去吧去吧!不過,可別讓我們等太久啊。”

楊錚找來楊大海,跟他叮囑了兩句,讓他負責帶著三人,在天巫靈域內隨便轉轉。

楊大海立刻領會了楊錚的意思,笑嗬嗬帶著三人離開。

“師父,請!”

楊錚把薑子牙請到了天巫山頂,自己的洞府內。

“你這靈域建造的不錯啊。”

薑子牙自是很有見識的,隻在靈域內隨意看了一番,便暗暗讚歎不已,此刻見再無外人在旁邊攪擾,便很隨意的跟楊錚交談起自己的看法。

“天穹地合,五行輪轉,與真正的乾坤小世界,已然毫無區別。以為師看來,假以時日,此靈域必可成為三界中,一方聖境洞天。”

薑子牙的這個評價可謂是極高了。

要知道,聖境洞天那可是道祖才有資格擁有的地方。

三界之內,目前存在的聖境洞天,總共也不過隻有那麽六處而已。

從這句話也可看出,薑子牙其實已經看出了楊錚的真正身份。

“老師謬讚了,弟子不過是替人看守此地而已。”

薑子牙笑了笑,並未點破。

“對了,你讓為師過來,是不是因為那神印的事情?”

“此事隻是其一,弟子請師父過來,其實還有其他事情請教。”

楊錚請薑子牙在上首坐下後,親自為其擺上了美酒佳肴,道:“師父,這是徒兒最近新釀造的一些美酒,師父嚐嚐如何?”

“你啊,為何總是把精力放在這些雜事上,不怕耽誤了修行麽?”

薑子牙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勸道。

“師父教訓的是。”

楊錚也不與薑子牙爭辯,他心中自有盤算,隻是恭敬認錯。

薑子牙端起酒杯,輕輕嗅了嗅,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果然不愧是連太白金星都心折不已的美酒,此酒果然堪稱上佳啊。”

薑子牙說著,抿了一口,又忍不住的連連讚歎。

“隻是上佳麽?”楊錚道。

薑子牙笑了笑,道:“怎麽,莫非你覺得上佳還不夠麽?”

“聽師父的意思,似乎還喝過比這酒更好的美酒了?”

楊錚自是聽出了薑子牙話中未竟之意,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嗯,算是吧。”

薑子牙點了點頭。

“那是我剛拜入師尊座下時,曾有幸蒙師尊垂憐,見我資質天賦不行,便賞賜了我一杯仙酒,替我伐骨洗髓,徹底改善了我的資質,否則,我也不可能有今日之成就。”

說話間,薑子牙臉上忍不住的流露出無盡的仰慕和崇敬之色來,隱約還可見到一些無奈和悲傷之意。

楊錚知道,他又想起了天尊分身入魔之事了。

“卻不知是何等美酒,僅能改善修士的體質天賦?”

楊錚頗為震驚的問道。

“那酒具體是何名,師尊並未提及,但所用的主材料,為師到是知道一些。”

薑子牙臉上現出悠然神往之色。

“據師尊他老人家說,此酒所選用的主材料,乃是他當年與揚眉老祖打賭時,贏來的一根先天楊柳枝,他老人家用那根楊柳枝的靈粹,再輔以混沌中的三陽神水,經七七四十九個紀元的發酵淬煉,才煉得十三滴楊柳酒藥。而一滴酒藥,也就隻兌得一兩仙酒而已。”

“這麽說,闡教十二金仙,也都曾服用過此種仙酒了?”

楊錚神色微微一動的問道。

“不錯。”薑子牙點了點頭,神色間頗為自得。

天尊門下弟子雖不多,但也有幾十人,隻是真正親傳的弟子,不過十二人而已。

他雖不是親傳弟子,但能蒙天尊賜下此等隻有十二金仙才享受到的仙酒,也足見當初天尊對他的看重。

可惜,自己先天不足,盡管用此等楊柳仙酒徹底改善了天賦資質,但最終成就,卻依舊遠遠無法與十二金仙相比。

或許這也是天尊為何沒收他為親傳弟子的真正原因吧。

畢竟,天尊的眼光何等之高?

“揚眉老祖的楊柳枝麽?”

楊錚心中微微呢喃,忍不住浮想聯翩。

好一會兒才又問道:“老師,卻不知那仙酒究竟把您的天賦,改善成了什麽樣?”

“眾所周知,生靈的修煉天賦,分為天地神人鬼五品,一個人的天賦資質,也決定了他此生能修煉的極限高度。為師原本隻是中等的人品資質,若無特別機緣,此生能修成神仙,已是極限。但在服用了那楊柳仙酒後,卻被直接提升到了無缺的地品資質,修成大羅金仙,還是有一定希望的。”

薑子牙侃侃而談,向楊錚談及著自己的天賦資質。

這等分階之法,楊錚自然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原本的資質,其實跟薑子牙差不多,也是中等人品。

隻不過,在獲得了先天五氣珠後,他的資質同樣得到了徹底的改善,被提升到了神品。

若是正常情況下,楊錚這輩子的成就,也就僅限於神仙之境。

正是這樣的情況,才使得跟他接觸的一些不了解內情的神仙,才並不怎麽重視他。

但楊錚的情況顯然並非表麵看起來的這麽簡單。

先天五氣珠的改善,可不像一般靈物的改善,它的改善是持續性的。

也就是說,楊錚的天賦資質,是會隨著先天五氣珠威能的不斷提升而繼續被改善的。

當然了,楊錚自己也清楚,先天五氣珠這件先天靈寶,最多隻能把他的天賦提升到跟薑子牙現在差不多的資質,也就是地品。

這自然是受限於他這身體本身的天賦。

楊錚若想要把自己的天賦資質提升到極致的天品,就必須要另想他法,而且是越早改善,效果越好。

畢竟,先天五氣珠對資質的改善提升,是根據個人情況而定的。

若楊錚本身是神品天賦,那先天五氣珠將來就能把他提升到極致圓滿。

“老師,不知除了揚眉老祖外,其他何處還能找到那樣的楊柳枝?”

“嗬嗬。”

薑子牙不由搖頭失笑。

“你啊,就不用多想了。那楊柳枝乃是揚眉老祖成道之物,整個鴻蒙世界,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有。”

“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麽?”

楊錚一臉無奈道。

“沒有,一點辦法也沒有,除非能找到揚眉老祖,可這希望更加渺茫。據為師所知,揚眉老祖隻怕早就離開了鴻蒙世界,去了那神秘莫測的混沌深處。”

薑子牙搖頭道。

“別想這些毫無任何希望的事情了。你還是趕緊說說,找為師來,到底還有什麽事情吧。”

楊錚頗為失望的也跟著暗暗搖了搖頭,暫且把此事放了下來,就著眼前之事,接著道:“弟子最近打算閉關,想要一躍衝擊到地仙之境,可從結丹至地仙,此間還有好幾個境界要跨越,弟子在這方麵並無經驗,因此想向師父請教一番,弟子如何才能平穩的達成此願。”

“哦?你想一次閉關,就直接從結丹衝擊至地仙境?”

薑子牙一臉訝然的上下看了楊錚幾眼。

楊錚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這恐怕難度非常大啊,畢竟,修煉上的事情,可不止閉關就能一直突破的。若真如此簡單,隻怕這世上的神仙,不知凡幾之多了。”

薑子牙皺眉道。

“這種情況,在三界之中,也並不是沒有先例吧?”

楊錚沉吟道。

“這倒是,先例自是有的,而且還不少。別的教派為師不清楚,但道門之內,能一次閉關,直接由凡而仙的,卻也不乏其人。隻是這些人要麽天賦異稟,資質超絕,要麽福緣深厚,氣運蓋世,在這點上,你怕都不太符合啊。”

薑子牙輕歎道。

他其實很想告訴楊錚,以楊錚現在的天賦,這根本是沒辦法辦到的。

但話到嘴邊,薑子牙怕影響了楊錚的道心,隨之又改口了。

“難道弟子不行麽?”

楊錚看向薑子牙,很認真的問道。

“應該是可以的,這樣吧,為師今日在你這裏,把我當初修道的一些經驗,全部整理一份兒,給你作為一個參考吧。”

薑子牙沉吟片刻後,如此說道。

“這……真的嗎?不會有什麽問題吧?”

楊錚先是一喜,這才是他請薑子牙過來的最大目的,但此前為著這件事,他也曾思量過,考慮到闡教的因果,他還是心中存疑。

“沒什麽問題的。你替為師準備一間靜室,為師這就為你整理。有些事情,跟你無關,乃是為師自願的,別人也幹涉的資格。”

薑子牙用十分淡然的口吻道。

“那弟子就多謝師父了!”

楊錚這才放心,連忙向薑子牙道謝。

緊接著他在洞府內,為薑子牙準備了一間靜室。

“為師大約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這期間,不要讓任何人打擾到為師。”

“是!”

楊錚神色一凜,隨即走出洞府,並啟動了洞府的禁製,不準任何人靠近這裏。

安排完薑子牙這邊的事情,楊錚下的天巫山,去看了看那三個自稱是薑子牙師兄的人。

結果發現,這三個家夥,在楊大海的安排下,居然興致勃勃的在大梁城閑逛起來,一個個顯得是相當的悠閑。

楊錚跟楊大海偷偷交代過,設法從三人口中,套問出有用的情報來。

楊大海陪著三人在大梁城閑逛了一日,盡量滿足三人的各種惡趣味兒似的愛好,結果還真讓他套出了許多有用的信息。

比如,這三人皆是南極仙翁安排過來的,且他們跟申公豹的關係也相當好,此次暗中還邀請了申公豹一同過來。

申公豹此時因有事先一步去了南贍部洲,好像聽說是去取一件什麽東西,不久就會也來祖洲,同樣也想通過薑子牙的關係,在祖洲謀一份兒神職。

三人私底下跟楊大海透露說,那申公豹神通十分了得,此次是要取一件了不得的寶貝,若是那寶貝能取來,一定可以幫助人巫族抵擋魔族的入侵等等。

反正他們三個家夥,把申公豹誇的是天上少有,地上也無,十分的了不得。

聽到申公豹的名字,楊錚整個連都黑了。

這機會他麽的就是個災星,到哪都能惹出災劫來。

祖洲本就處於多事之秋,若是讓這家夥來了祖洲,跟曹家人勾搭在一起,豈不是要壞了自己的大事兒?

看樣子,南極仙翁打著的主意,跟當年元始天尊一想,都是想要借助申公豹,來加速某些事情的發生。

這可不行,絕對不能讓申公豹進入祖洲。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不過,這件事可不好辦。

楊錚壓根不認識申公豹,而且那申公豹也的確有些詭異的神通,自己好像根本沒辦法阻止他到來啊。

這件事還得請薑子牙給自己出出主意。

第二日上午,楊錚再次來到天巫山自己的洞府,在薑子牙閉關的靜室外等候著。

沒過多久,薑子牙一臉疲憊的從靜室內走出。

他的神色間顯得有些凝重,見到楊錚,把一枚玉簡遞給了他。

“這是為師給你整理的修煉資料,你仔細全部領悟了,若是覺得有把握,就閉關吧,若是不行,不要勉強。修煉的事情急不得,一步錯,就可能萬劫不複,還是小心為妙。”

“是,弟子多謝師父教誨。”

楊錚恭敬接過玉簡,把其鄭重收好,然後把申公豹的事情說了一遍,向薑子牙套主意。

聽到申公豹的名字,薑子牙的臉色也跟著變了。

“唉,這……怎會這樣?大師兄怎能如此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