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南極仙翁也想搞事情了(求訂閱)
loading...
紫府洲,東華神殿,東華帝君行宮內。

薑子牙今日接待了幾名特別的客人。

這幾名客人皆做道人打扮,且堂內皆高居薑子牙之上,反而薑子牙這個東華帝君,叨陪在末座,臉上表情有幾許的無奈。

“薑師弟,我們先前的提議,你考慮的如何了?”

“是啊,薑師弟,我們這可是為你好,你其實根本不用多考慮什麽,隻要按照我們說的去做就行了,這件事兒,對你隻有天大的好處,絕不會有壞處。”

幾名道人相視幾眼後,又其中兩名穿著水火道袍的灰發道人和白須道人開口道。

事實上,這幾名道人的修為並不算多高,最強者也不過是渡劫期的地仙而已,最差的甚至隻有大乘期。

但是,看他們那大刺刺的態度,似乎在薑子牙這個天仙麵前,還高上一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一個個都是大羅金仙呢。

薑子牙搖頭道:“不行,此事決不可為,幾位師兄以後休要再提了。今日你們來紫府洲是客,咱們不談其他,隻敘舊情如何?這紫府洲上,名家聖境頗為不凡,不如就由師弟帶諸位領略一番如何?”

“薑子牙,你這是看不起我們了?”灰發道人不悅道。

白須道人也哼了一聲,陰陽怪氣的道:“陳師弟,你還看不出來麽?他早不是當初那個薑子牙了,人家現在是東華帝君,統管整個東華神殿呢,威風的很!哪會兒把咱們幾個老不死的放在眼裏?”

“唉,我們幾個早不中用了,人家看不上咱們,不是很正常的麽?我之前早說過,不要來找他,你們還偏不信,說什麽薑子牙向來最念舊情,一定會幫忙的,看看,現在怎麽說?”

另一名頭上纏著黑色綢帶,身材十分矮小的枯槁老者,瞅著其他二人,聲音十分尖酸刻薄的說道。

“走吧,走吧!”三人都站了起來,作勢要往外走,眼睛卻偷偷都在看著薑子牙。

薑子牙再次無奈的暗暗搖了搖頭。

這三人都跟他有舊,乃是昔日跟他一同在昆侖山上學道的同門。

想當初,因他資質天賦不行,差點被趕下昆侖山去,的確多得這三人幫忙,他才能繼續留在昆侖山上。

從某些方麵來說,三人的確對他曾有恩惠。

但後來仔細想想,薑子牙才明白,當初那些事兒,其實不過是師尊搞出來的一點小把戲,目的就是想讓他這個老實巴交的弟子,能夠死心塌地的接手封神大任。

這三人壓根就不知道,當初那件事兒,其實是師尊有意為之,還當這是他們多大的人情,從封神開始,到現在,一直在那這件事兒當恩情,不斷向薑子牙索要好處。

封神時,三人怕死,沒敢下山,但封神結束後,卻想要找他討神位,封神榜上壓根就沒他們,薑子牙自然不可能給他們神位,就因為這事兒,三人念叨了薑子牙好幾百年。

這不,三人最近閉關剛出山,一個個修為有所進益,又開始在打歪主意了。

也不知他們是從誰那裏聽得了消息,希望薑子牙能夠出麵幫忙,讓他們三個能在祖洲那地界上,弄個神君什麽的當當。

祖洲的神君,隻有一個,那就是楊錚,根本不可能給別人。

而且,也不可能再弄出第二個神君來。

至於一般的山神土地,薑子牙相信,憑自己的麵皮,跟楊錚說說,應該問題不大,可這三人修為不高,眼光倒是高的很,根本不樂意。

說白了,他們其實也想分潤祖洲人巫族的氣運功德。

“其實,三位師兄完全可以憑自己的本領,去應封魔符詔啊。那祖洲府君開出的條件可是相當豐厚的。”

薑子牙盡管也不願意就此絕了彼此間的情分,但更不願意因此而破壞了他跟楊錚之間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信任。

楊錚能夠認他為師,而不是別人,就足以看出,他對自己還是十分信任的。

這種信任,在後來的數次接觸中,薑子牙也是深有體會。

將來他能否證道成為金仙,還得指望著祖洲那邊的氣運功德,因此,薑子牙並不想多管三人的閑事。

他現在更想知道,到底是誰在後麵煽風點火,把這三人弄到了他這紫府洲來。

對方看樣子對自己是充滿了惡意,十分想要把自己的事情攪黃了。

聽到薑子牙這建議,三人臉上都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絲尷尬之色,跟著越發不滿的紛紛叫嚷起來。

“師弟不肯幫忙就算了,還如此把我們往火坑裏推嗎?現在誰不知道,魔族即將入侵三界,那祖洲外戰場,就是個殺劫修羅場,你想讓我們送死就直說!”

“嗬嗬,感情薑師弟打的是這主意啊,罷了,權當我們當初是瞎了眼,怎會幫助你這樣的白眼狼?”

三人一頓冷嘲熱諷,說的薑子牙臉色陣青陣紅,十分難看。

“三位師兄到底要怎樣?實話告訴你們,祖洲那個地方太過於特殊,你們即便真想在哪裏做神仙,也必須得到祖洲府君的認可才行。別看他已認我為師,但我其實根本無法做什麽。”

薑子牙耐著性子,向三人解釋道。

“別騙我們了,你的話怎麽可能不好使?你可是他的師父啊。”

“就是,不願幫就不願幫吧,何必找這種爛借口?”

“我們走!哼,今日此去,恩斷義絕!”

三人再次作勢要在。

薑子牙無奈的歎息了一聲,道:“罷了,我幫你們問問吧,若真不行,那也不能怨師弟我了。”

三人這才臉色一變的大喜道:“好,好,好!隻要你肯幫忙說項,成與不成,都不怨師弟你!”

薑子牙沒奈何,隻能取出玉牌,當著三人的麵,與楊錚交流了起來。

他把三人的情況,跟楊錚詳細的說了一遍,甚至把三人的來曆,都毫無保留的盡數告知了楊錚,甚至怕楊錚不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還把他的一些猜測,也隱晦的一並告知。

那邊,楊錚聽了薑子牙的話,陷入了沉默。

這讓在旁邊偷聽的三人,臉色一陣尷尬和惴惴,同時也有些不滿。

對方居然連個師伯都沒喊過,也太沒禮貌了。

“這件事,可以辦。”

不過,不等三人剛想埋怨,那邊楊錚的話,頓時令三人眉開眼笑起來。

“不過嘛,想要在祖洲做神靈,必須要符合條件才行。三位若是自信能夠辦到,將來別說神君,就是神王也做的。師父就把徒兒這話,告訴他們三位吧。”

但楊錚接下來的幾句話,又讓三人的心給提了起來,朝薑子牙擠眉弄眼,示意他問問,到底是什麽條件。

“嗯,可以,你把具體的要求說一下吧。”

薑子牙傳訊道。

他心中不由對楊錚暗暗頗為感激。

楊錚這是從他方才的敘述中,就一下子猜到了他現在尷尬的處境,正在設法替他解圍呢。

“這第一個要求嗎,自然是來曆必須要清清白白,也就是說,他們的所有信息,不得對我這邊有所隱瞞。畢竟,此事牽涉甚大,稍有不慎,就可能會出亂子。”

“這個沒問題!”三人幾乎異口同聲道。

隻可惜他們壓根沒辦法把自己的聲音,通過玉牌傳過去,隻能眼巴巴的看著薑子牙。

“第二條呢?”薑子牙暗暗搖了搖頭,心中頗有些好笑。

楊錚這顯然是在挖坑呢。

“那師父你問問他們,是誰建議他們來弟子這祖洲為官的?弟子可不想被人給算計了。這點必須要搞清楚,否則這事兒沒得談。”

三人聽到楊錚這話,一個個頓時麵麵相覷,接著更加尷尬起來,眼神有些閃躲的瞥了薑子牙一眼。

薑子牙故作不懂的看著三人,道:“這沒辦法,三位師兄,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這……其實是大師兄給我們的建議。大師兄說,我們三個想要成仙,就隻能去祖洲做神官,除此外再無他途。師弟也該明白我們的難處,以我們的天賦資質,此生若想隻憑修煉成仙,怕是基本無望啊。”

三人有些無奈的道。

這話到不假,薑子牙也相信,畢竟,三人的天賦資質,比他也強不了多少。

他們當初能在昆侖山學道,其實還是憑著麵皮厚的功夫,死皮賴臉的磨了幾十年,才得師尊允準,在外門做了普通的煉氣士,一直沒得真傳。

“大師兄?”

薑子牙十分意外的驚呼了一聲。

他實在沒想到,給他們出主意的,竟然是南極仙翁,這……

在闡教內,排大字輩的有倆,一個是南極仙翁,另一個是廣成子。

南極仙翁因身份的關係,排在了首位,但弟子當中,最早跟師尊學道的,卻是廣成子。

隻不過,以前時,大家還是習慣了稱呼南極仙翁為大師兄,稱呼廣成子為師兄。

薑子牙實在是無法理解,這件事兒為何是南極仙翁做的。

他都已是大羅金仙了,貴為南極大帝,為什麽還要摻和這件事兒?

那邊,得知了這一情況的楊錚,卻並未感到多少意外。

先前祖洲尚未解禁時,南極仙翁便曾以分身進入過祖洲,在暗中探查著什麽,現在又安插三人進祖洲,並沒什麽好奇怪的。

他當初想查的事情,怕是根本沒查到,這是還想繼續追查呢。

“還有其他要求麽?”

薑子牙又問道。

“其他事情,我們見麵之後再談吧。你們打算什麽時候過來?”

楊錚通過玉牌,向薑子牙這邊問道。

三人原本還在擔心,現在見這麽容易就過了,頓時大喜。

“當然是越快越好!”

“行,那就麻煩師父,把三位道友一起送過來吧。”

楊錚還有些事情,想跟薑子牙當麵說,便如此的說道。

薑子牙似乎也料到了楊錚會有此安排,便道:“也好,且容為師準備一下,明日便去祖洲如何?”

“沒問題,徒兒在大梁城恭候師尊大駕。”

結束了傳訊,三人頗有些急不可耐的抱怨道:“薑師弟,為什麽現在不走,還要等到明日?”

“我還有其他的一些事情要處理,總不能把這邊的一攤子事兒直接丟了,不管不顧的就走了吧?”

薑子牙頗有些無語。

他是東華帝君,東華神殿這邊,每天的公務堆積如山,也就是他這種能夠靜下心來的人,才能處理的井井有條,換一個人,隻怕早就頭大如鬥了。

“來人,把三位仙長請下去休息,好好招待,切勿怠慢了!”

薑子牙不由分說,命人請走了三人。

安排完三人後,薑子牙從袖中掏出了一個袋子。

這袋子裏,鼓鼓囊囊裝著不少的神印,皆是他這段時間,加班加點,利用一切空閑的時間製作出來的。

楊錚上次給他傳訊,希望他幫忙弄一些神印,好冊封一些神職人員的事情,他其實一直在抽空做。

隻不過,他這邊的公務實在太多,能抽出的時間有限,忙活了好一陣子,也才不過做出了十幾塊神印而已。

不過好在有了這十幾塊神印也足夠用了。

畢竟,他這可是動用了東華帝君大印,再加上封神榜副榜做出來的,直接就能用來冊封神職,不必在特意設香案,請動天庭親自冊封,省去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隻是這其中還存在著一些問題。

薑子牙其實已經猜到了楊錚要這些神印的目的,隻是心裏還有些費解而已。

“算了,明日等見到他,親自問問就是。”

沉吟片刻,薑子牙收起了袋子,又開始翻閱起麵前的諸多文書公案。

……

第二日一早,安頓完畢東華神殿事務的薑子牙,在三人的不斷催促下,終於啟程,通過傳送陣,於辰時抵達了祖洲。

到了天巫靈域外,薑子牙也著實吃了一驚。

以他的眼光,自是一下就看出了天巫靈域的強大。

倒是他身後的三人,對那天巫靈域屏障,似乎一點也沒察覺一般,居然正興致勃勃的對著大梁城和天巫山的方向,指指點點,且還帶著一臉的嫌棄。

“這就是祖洲神君的道場?也太寒酸了吧?”

“就是,就是,話說那山也太矮小了吧,豈能住得神仙?”

“這凡人的城池,也太破落了,那小子,該不會讓咱們先管這破城的芝麻事兒吧?”

聽著三人這番言語,薑子牙差點沒忍住翻白眼。

這三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真不知大師兄為什麽要安排他們三個來祖洲。

就在這時,一隊吹吹打打的迎接隊伍,出現在了三人麵前。

看到這一幕的三人,先是一陣麵麵相覷,接著露出了極為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就是迎接咱們的儀式?!”

“他把咱們當什麽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三人不滿的抱怨道。

“抱歉,抱歉!我這神廟才剛創建不久,尚未籌措專門的迎賓依仗,隻能委屈三位,先將就一下了。”

楊錚的身影,從隊伍中走出,向薑子牙和他身邊的三人連連拱手告罪道。

薑子牙自見到那儀仗隊的第一時間,就差點沒憋住笑出聲來。

這小子,鬼主意還真不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