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王母分神,雷海古原(求訂閱)
loading...
“小奴還是不懂。”

青鸞歪著頭,一臉的疑惑。

王母微微的笑了笑,道:“生在這世上,每個人都有劫數。瑤姬的劫數在下界,她若能過了此劫,則大道有望,若過不了,許是要回歸這天地了。先天生靈若不能合道,在這天地中,終歸是要消散的。”

“啊?真的嗎?難道小奴也會消散?”

青鸞也是先天生靈,聞言小臉上露出十分擔憂的神色。

“即便是本宮,若不能在這一量劫合道,也終歸是要煙消雲散的。”

王母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以她的性子,本並不像摻和三界爭端,可她已經預感到,這一量劫,就是自己的劫數。

但那劫數卻又晦暗不明,即便是以她的神通,也難以窺見一二。

而還有更令她擔憂的事情存在,此事也是她當年在洪荒時,唯一尚未解決的因果牽連。

但她卻根本推算不出,那因果現在究竟在何處。

“會是她安排的麽?”

王母心中忍不住的一陣思量。

她想到了那個曾跟她有過數次交鋒的巫族奇女子。

但是根據她的推算,那個巫族奇女子,應該已經徹底回歸天地,再也不會在世間重現。

王母搖了搖頭,思潮起伏中,竟生出一絲前所未有的衝動念頭。

她也想分身下界去巫族的地方,好好的看一看。

高坐在九天之上俯瞰下界,很多事情,很多人都如同霧裏看花,根本難以辨明。

唯有親自去下界走一走,看一看,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這個念頭剛一出現,便再也無法遏製。

王母心念一動,一縷真靈分神,已然悄然的分裂而出,並瞬息間跨越無限空間,落在了地仙界。

……

“嗯?她竟甘冒其險,分神下界了?”

同一時間,三界內,許多準聖級別大能,瞬息間便感應到了某種玄妙氣機。

王母已是準聖之境,分神下界,立刻就會被其他準聖感應到。

西方極樂世界,一尊菩薩驟然睜開了神眸,向瑤池的方向瞥了一眼。

與此同時,正在靈山中坐禪的幾名佛尊,也同時睜開了神眸。

天界但凡有任何的動靜,西方世界便極為關注。

現在的天庭,無論是淩霄寶殿上那位,還是瑤池金山上的那位,在三界眾生眼中,都是天道的代表,他們的一舉一動,同樣會引起三界大能的關注。

王母分神下界,在準聖眼中,絕非偶然,其中必定牽連著什麽。

“你們也都注意到了麽?”

一尊長眉佛尊道。

“莫非東海有變?”

另一尊金身佛尊雙眉微微一挑的也跟著道。

“東海天機紊亂,殺劫纏繞,此時下界而去,必是應殺劫。瑤池那位,莫非還有因果未了?”

小雷音寺中,未來佛祖也緩緩睜開了眼眸,目光在東海的方向輕輕一瞥,笑嗬嗬開口道。

“阿彌陀佛!參見彌勒佛祖!”

兩位佛尊同時向未來佛祖稽首行了一禮。

彌勒佛笑嗬嗬點了點頭。

“好說,好說。如來佛祖還在閉關麽?”

作為未來的佛祖,彌勒佛自然不便窺探靈山上的那位佛祖。

“是的,師尊依舊還在閉關,已經快五百年了。”

長眉佛尊恭敬的回道。

“快五百年了麽?莫非出了什麽問題?”

彌勒佛臉上依舊是笑嗬嗬的樣子,心中卻開始在泛著嘀咕。

佛門弟子閉關參禪,眼睛一閉一睜之間,數十年歲月彈指而過,也是常有之事,但自洪荒崩後,一個念頭就閉關長達五百年之事,卻還從未有過。

“本座的機緣快要到了麽?”

這麽想著的時候,彌勒佛的眸光,不經意的瞥了一眼靈山。

長眉佛尊和金身佛尊作為如來佛座下兩大弟子,對佛門之事,自然了如指掌,看到彌勒佛神色的變化,便猜到了他所想。

兩位佛尊心中對此頗為不屑。

彌勒佛雖是阿彌陀佛指定的未來佛,且也受到天道的認可,但未來之事,誰又真能說得準?

指定的就一定是接班者麽?

他們這些如來弟子,雖至今尚無一人證道準聖,但大羅巔峰之境者,也不乏其人。

若是能接掌佛門,憑此功德氣運,一舉證道也不在話下。

是以佛門內部同樣也存在著正鋒相對的意味。

長眉和金身二人相視一眼,彼此心念相通的彼此微微打了個眼色。

悄然之間,兩位佛尊已經分別以神念催動了東海某處的香火分身,往祖洲方向而去。

彌勒佛對此仿佛毫無所見,隻是笑嗬嗬收了神念化身,重新回到了小雷音寺。

“黃梅童兒何在?”

“佛爺爺,小的在呢,您有什麽吩咐?”

一個長得人不像人,獸不像獸,妖又不是妖的黃毛童子,從門外飛奔進來。

“瑤池那位方才分神下界,本座懷疑東海將有變故發生,你去替本座走一遭,打探一下就進是怎麽回事兒。”

彌勒佛向那黃毛童子吩咐道。

“謹遵佛爺爺法旨!”

黃毛童子連忙打躬作揖道,說罷卻並未離開,而是眼巴巴的看著彌勒佛祖。

彌勒佛眉毛挑了挑,道:“先前收回的靈寶法鐃不是又給你了麽?還不快去?”

“佛爺爺容稟,單隻那一件寶貝不頂事兒啊,東海那邊如今太亂了,沒幾件防身的寶貝,小的隻怕此一去便可能了賬,還請佛爺爺垂憐則個!”

黃毛童子連連哀告道。

彌勒佛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微微沉吟了一下後,他從袖中掏出兩件寶貝來,一件是一個金色的小布袋,另一件則是一根紫金的繩子。

“這乾坤袋和縛仙繩,乃是本座隨身的寶物,今就先賜給你防身用,切勿再像上次那般,被人給弄壞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多謝佛爺爺賜寶,小的一定把事兒辦的漂漂亮亮的!”

黃毛童子大喜著接了寶貝,不住打躬作揖,拍胸脯保證,定會辦好事兒。

“還不快去?!”

彌勒佛瞪了黃毛童子一眼。

黃毛童子連連拱手,退出靈寺,奔著東海的方向,一溜煙的消失不見了。

待徹底離開了小雷音寺道場,黃毛童子抓著乾坤袋和縛仙繩,一臉的得意。

“啊哈,有了這兩件寶貝,看誰還能奈何得了我黃梅老祖!”

笑逐顏開間,黃毛童子的身影,已然沒入東海,消失無蹤。

……

淩霄寶殿內,玉皇大帝自然也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王母分神下界之事。

在留意到王母分神去的方向,竟然是祖洲時,玉帝臉色微沉,神情頗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她要幹什麽?難道還要繼續破壞朕的大計不成?”

他的目光,不由看向了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木然青年。

他有心想要再派這具分身下界去探查一二,但看分身現在的狀態,怕也不適合完成這個任務。

略微沉吟猶豫了片刻,玉帝還是決定,暫時先不動。

下麵無論發生什麽事情,隻要是跟王母有關的,他都可以通過別的方式探聽到,也沒必要因為這件事,就特意再下界一趟。

眼下他最為擔心的,還是怕王母會破壞了自己謀劃好的事兒。

“他也是時候該動一動了吧?”

玉帝的眸光看向了東海的某個方向。

在哪裏還隱藏著一尊真正恐怖的大能,三界之內,知道他存在的,絕對不會超過三人,他恰好就是其中一個。

那個恐怖大能,曾縱橫洪荒,差點殺絕了某個強大的洪荒大族。

也正是因那場殺劫,他身上背負的因果重的嚇人,以至於每一次的量劫,他必然要遭受一番恐怖的劫力洗禮。

數個紀元以來,他曾見證過那人一次次的從殺劫下活過來。

每一次,他都以為那人挺不過去,但他最終還是挺過去了,這也導致,他似乎擁有某種不可思議的超常生命力。

而今魔劫已起,外界都以為,這魔劫是因巫族而起,事實上,唯有他才知道,這魔劫其實是因那恐怖大能而起的。

天道無法磨滅他,便隻能一次次持續不斷的繼續磨,直至把他磨死。

這一次連早消失了不知多少億萬年的魔祖都給招出來了,可以想見,這次的量劫,該是何等的恐怖。

……

東海水底。

龍宮中,四海龍王齊聚一堂,正在商議著一件事兒。

“該死的巫族,不僅霸占著老祖的軀體不還,如今竟然還妄想煉化老祖的軀體,該死,真是該死啊!”

東海龍王看著祖洲的方向,拍著椅子,嘶吼咆哮道。

他乃是純正的洪荒祖龍後裔,自己的祖先軀體,被巫族當做了繁衍生息的場所,這是龍族的恥辱。

一直以來,龍族無比想奪回老祖的軀體,但卻沒有一次能成功的。

那該死的巫族祖巫,沒有化身六道輪回前,就不知用了什麽詭異的方法,把祖龍的龍魂和軀體拆散,導致祖龍實力大降,再也無法恢複昔日的榮光。

如今,那祖巫已經徹底消散,可就在他們以為,可以奪回祖龍軀體時,那人似乎消散前,還留下了什麽特別的手段,以至於他們依舊無法踏足祖洲之地。

不能踏足祖洲,就沒辦法找到封印的陣眼,也就無從談及迎回祖龍的軀體。

“大哥稍安勿躁,老祖他現在如何了?”

西海龍王見老大暴躁的不斷扭動軀體,忍不住勸了一句,並問起了老祖的事情。

“還能如何?整個四海之內,沒有一個龍族子弟,能夠承受老祖龍魂的灌體,也就導致老祖始終無法借體重生,隻能以龍魂的方式,自我封印在‘龍影石’內。”

東海龍王鬱悶的道。

“你們三個,難道一點辦法都想不到?”

說著,他又不滿的瞪著另外的三個龍王。

“連大哥都想不到辦法,我們又豈能比大哥還智慧?”

南海龍王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了,我聽說,你們東海有種古怪的生物,似乎有些來頭?”

“你說的是那些討厭的雷暴水母麽?”

東海龍王撇撇嘴。

在東海的西部邊緣,三大神山附近,有一片非常詭異的雷海古原,其內生活著數之不盡的怪異水母。

那些水母也不知怎麽回事兒,居然能夠在雷海之中生長,且還能吸收雷海之中的雷電之力,擁有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天賦本能,那就是雷暴。

一旦其他生靈觸碰到它們,就會引得它們不斷自爆。

而起自爆出的雷電之力,與雷海之中的雷電之力竟是截然不同,其威力甚至比天雷還恐怖,即便是不死不滅的仙人,若是陷入雷暴水母的密集轟炸中,也是有死無生。

東海龍族雖然號稱東海霸主,但卻也同樣不敢去招惹那些雷暴水母。

好在那些雷暴水母雖然不具備靈智,卻又似乎極有領地意識,平時隻呆在雷海古原中,並不向外飄散,否則,他真不敢想象,東海若是到處飄著那些雷暴水母,會是個什麽情景。

當然了,東海龍王有一次曾聽老祖談及過,說是在那雷暴水母聚集的中心地帶,生活著一個非常古老的生靈。

那尊生靈存活的時間,甚至比祖龍還早。

祖龍對他似乎極為忌憚,一在叮囑,龍族絕不可招惹於他。

其實不用祖龍吩咐,東海龍王也不會去招惹,畢竟,雷海古原內的那些討厭的水母,就不是他們敢招惹的。

“對啊,就是那些雷暴水母。我聽說,那雷暴水母中蘊含的雷威,比天雷還要強大,大哥,你說,若是咱們弄點此種雷暴水母,有沒有可能轟開祖洲的屏障防禦?”

西海龍王眼神閃爍的提議道。

東海龍王一聽,眼神也跟著閃爍起來,露出頗為意動的表情來。

這主意還真不錯。

那雷暴水母的威力,的確強的離譜,說不定還真能轟開祖洲的防禦。

龍族到現在其實都還沒搞明白,他們之所以不能登陸祖洲,最根本的原因,並非祖洲存在這什麽防禦屏障,而是其上的天地規則不許龍族踏足。

不過,仔細想了想老祖之前的叮囑,東海龍王遲疑了片刻後,還是搖了搖頭。

“不行,老祖吩咐過,絕不可去招惹那雷暴水母。”

“這卻是為何?”其餘三個龍王十分不解的看著東海龍王。

“不行就是不行,沒有為什麽。”

老祖還叮囑過他,這件事絕不可告訴任何人,否則必會惹來殺身之禍,連老祖都救不了他。

“唉,難道咱們就隻能眼睜睜看著祖洲上的人巫,再次發展壯大麽?我可是聽說,他們那邊出了個很有些智慧的未來人皇,一旦讓他徹底統一了祖洲人巫族,再把人巫族給壯大起來,我們還有機會奪回老祖的軀體麽?”

一直沒有說話的北海龍王,忽地跟著開口道。

“很有智慧的人皇?你聽誰說的?”

東海龍王神色怪異的看著自己的四弟,撇了撇嘴,十分的不屑。

“那小子有給屁的智慧,居然人了薑子牙當老師。他若真有智慧,幹嘛不直接去拜玉虛宮中那位為老師?或者幹脆去靈山,拜入佛門,以那兩位的算計,隻怕多半是會答應的。”

三位龍王麵麵相覷,不知該如何接大哥的話頭。

北海龍王尷尬的笑了笑道:“我也是聽真武殿那邊的幾個玄武閑談,才得知的。興許那個人皇真像大哥說的一樣,應該不咋地吧?”

“對了,魔族那邊怎樣了?”東海龍王看向了南海龍王。

一直以來,跟魔族的接觸都十分的隱秘,四大龍王中,負責此事的一直是南海龍王。

“嗯,他們已經答應出兵相助了。”南海龍王道,“再有一個月時間,他們就可以徹底打通兩界通道,屆時,魔族的大軍就會蜂擁而至。”

“如此甚好。”三大龍王同時大喜,“有了他們的幫助,這次老祖看來是可以徹底複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