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瑤姬瑤光(求訂閱)
loading...
與廣成子傳訊結束,楊錚並未繼續修煉,而是走到洞府內,接收傳訊符的外間石室。

石室中,隻有兩枚閃爍著靈光的傳訊符,看靈光閃爍的程度,卻是近期發來的。

其中一道傳訊符,是老國公發來的,另一道則是來自楊大海。

老國公的訊息隻有一個意思,就是詢問楊錚,靈官神廟已成,何時開始向外指派靈官,接掌祖洲天下的香火神職。

楊錚幾乎沒怎麽多想,直接給老國公回了一條訊息,言道此事尚需再等一段時間。

靈官印璽的事情,楊錚現在尚未辦妥,這件事暫時急不得。

相關的文書,楊錚早在數月前就發給了薑子牙,不知因何之故,薑子牙並未回訊。

雖然他也可以通過玄黃寶鑒和大晉黃榜,直接煉化出相應的靈官印璽,並且此印璽同樣有效,且還受天道承認,但此事顯然不能這麽幹。

靈官印璽必須要經過神殿或者天庭批文,否則就會被視作違反天條地規,且還有暴露玄黃寶鑒的風險。

楊大海傳來的訊息,楊錚就比較關注了。

瀏覽著傳訊符中的內容,其中一句話,引起了他極大的重視。

“海叔,你確定找到了?”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楊錚沉吟片刻後,給楊大海發去了一條傳訊。

楊大海現在也已成為祖洲神府的靈官,凝出了武魂,擁有了可以使用靈符的能力。

沒過多久,楊大海的傳訊跟著過來了。

“嗯,回稟少爺,老奴確定找到了。”

他還是沒變,盡管楊錚現在的身份地位與以前完全不同,但在楊大海心中,楊錚依舊是那個他看著長大的少爺。

“少爺,要不要把她秘密接來大梁城?”

楊大海跟著又問了一句。

“不用,不要對其進行任何幹涉。你把她的具體地址給我。”

楊錚沉吟了一下後如此回訊道。

兩人提到的那個“她”,不是別人,正是楊錚閉關前,秘密叮囑楊大海尋找的一個關鍵人物——投胎轉世的“瑤姬”。

楊錚之所以要尋找“瑤姬”,乃是跟先天蟠桃靈根有關。

他此前雖然集齊了先天五行之氣,凝出了先天五行本源,從而一舉踏入結丹期。

但這個先天五行本源,其實除了呂岩的先天木氣之外,其餘的先天五行之氣,卻並非靈根本源,而是靈氣本源。

這些本源雖能助楊錚修成先天五行氣,卻無法助他返本還源,凝出先天五行靈根。

他的靈根依舊還是後天靈根,這在成仙之前,尚無影響,成仙之後,影響就不是一般的大了,將會直接影響到他後續的神通和修煉。

太古洪荒時代,天地間共誕生了十種不同的先天靈根,其中的五種,具備先天五行,服用或煉化之後,可以幫助修士凝出真正的先天靈根。

而擁有先天靈根的修士,則可以返本還源,修成真正的先天生靈。

先天生靈和後天生靈之間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這也是楊錚目前最大的短板。

他若想在修道這條路上走的更遠,將來真正執掌天巫大道,就必須要設法修成先天生靈。

眼下他隻有一道先天木源,尚需尋找其他四種先天五行本源。

這件事必須要在合體之前辦成。

楊錚此次閉關,本就是打算要一直修煉到煉虛期巔峰,才會出關的。

隻是中途出現了一些意外情況,導致他從入定中醒轉了過來。

據楊錚推斷,那“瑤姬”很可能就是先天蟠桃靈根所化,她的身上,必然帶有先天金源。

此次王母竟讓“瑤姬”轉世投胎在祖洲,可見她對祖洲的氣運功德,也是有想法的。

楊大海給楊錚發來了一道傳訊,其上有一個確切的地址。

令楊錚頗感意外的是,那個地方竟然距離大梁城十分的近。

接到傳訊後,本沒打算出關的楊錚,還是選擇了直接離開天巫山。

不親自去看看,確認一下,楊錚還是有些不大放心。

“瑤姬”的轉世,實在是太過特殊了。

她不知動用了什麽方法,亦或者這就是先天靈根的特別之處,玄黃寶鑒居然並未感應到她的存在。

楊錚甚至懷疑,她壓根就沒通過六道輪回進行轉世,很可能是從地府的輪回通道,直接轉世在了祖洲的。

她若走的是六道輪回,必會被玄黃寶鑒所記錄照鑒。

離開天巫靈域後,楊錚的身影很快出現在了大梁城西部的居雍城。

居雍城隻是一座小城,隸屬於燕郡,離大梁城約有一千三百裏的路程。

這點路程對現在的楊錚而言,實在算不得什麽。

施展遁術之下,楊錚隻用了盞茶時間,便到了居雍城內。

按圖索驥,楊錚很快找到了楊大海給的地址所在處。

據楊大海的秘密調查,“瑤姬”轉世投在在了居雍城城主燕淳家。

也就是在月餘之前,燕淳的夫人誕下一女。

此女出生時,與一般嬰孩一般無二,平平無奇。

即便是大羅金仙到此,也不可能看出她有什麽特別之處。

楊大海之所以能找到她,自然還是受了楊錚的指點。

楊錚給了他一枚玉符,玉符中封印的有桃仙子的氣息。

而且,“瑤姬”轉世的時間,楊錚也曾找過呂岩推衍過。

二人之前商議此事時,一致認定,“瑤姬”肯定不會按照正常的轉世進行重生,時間上,絕對不會像一般嬰孩出生那樣,在母胎待上十個月。

事實上,她很有可能會選擇先封印自己的真靈,直接侵占其他嬰孩的身體,弄出一個雙魂的身體來。

也就是說,那嬰孩出生時,必不會有天地異象出現。

楊錚利用遁術,進入城主府後,悄然來到了後院。

後院的西廂房內,一名穿著華貴,身上氣質也非常高雅的美婦,懷抱著一名沉睡的女嬰。

對於楊錚的出現,無論是院中的護衛,還是西廂房內的母女皆毫無所覺。

楊錚微微皺眉,心神沉入玄黃寶鑒內,調出城主燕淳一家的信息,仔細查看起來。

“燕瑤光?”

楊錚注意到,女嬰居然已被取好了名字。

這實在有違常理!

才出生不過月餘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兒,一般都不會有正式的名字,為了方便生養,隻有一個乳名。

但這個女嬰,竟然有名字了。

楊錚隨即通過玄黃寶鑒,從鎮封著桃仙子的巫門中,抓攝出一縷氣息來。

下一刻,原本正沉睡在美婦懷中的女嬰,忽然間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楊錚心中暗暗一動,連忙又把那一縷氣息,送入巫門中。

那女嬰不等其母去哄,竟神奇的停止了哭泣,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小眼睛,眼珠骨溜溜轉著,在房間四周不斷亂看起來。

此時,楊錚已經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這個女嬰,絕對跟“瑤姬”大有關係!

但是,楊錚卻不敢確信,她就是“瑤姬”轉世的本尊。

修為到了“瑤姬”那個層次,所做出的很多事情,都不能以常理來揣度。

她雖然轉世了,但未必就把真靈凝為一點,隻在一個女嬰身上附靈。

一般而言,先天生靈轉世,可以分化出三道分神,寄附於嬰孩身體之中,待的成年之後,真靈覺醒,便一下子擁有三個分身。

這也是目前三界之中,那些達到大羅境的仙人,想要證道準聖所通常使用的手段。

這種手段顯然是在模仿鴻鈞老祖所創的斬三屍成道法。

隻不過,有些不倫不類而已。

楊錚可以確信的是,這個女嬰就是“瑤姬”轉世的分身之一。

至於另外的兩個分身是否也在這個月出生,亦或者更早出生,或更晚出生,現在都還不能確定。

不過,隻要能確定這一個,另外兩個找不著都無所謂。

隻要有這一個,待日後其真靈覺醒時,把其這一縷先天真靈本源攝走煉化,自己就能獲得真正的先天金源。

確認了這女嬰就是“瑤姬”轉世的分身之一,楊錚沒再多做停留,施展遁法,瞬息間回到了天巫山。

而在他遁走的一瞬間,那女嬰的一雙小眼中,竟出現了一個剛剛出生不久嬰孩,絕對不該出現的思索表情。

她的目光,定定的看著楊錚方才所待的地方,也不知在想什麽。

若楊錚沒走,看見這一幕,肯定會有種見鬼的感覺。

“唉,看來我的轉世之法,還是存在缺陷啊,這已是第三個察覺到本仙的人了。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

燕瑤光小小的腦袋裏,如此想著。

“第一個發現我的,應該是玉帝派來的人。第二個和剛才那個應該是一路的,我總感覺有種熟悉的氣息在他們的身上,莫非那二人,就是當初擒下本仙安排下界的真靈分身之人麽?可惜啊,本仙現在無修為在身,隻有一點覺醒的真靈,沒辦法看清楚他們是誰。也無從猜測他們的來曆。”

燕瑤光頗有些苦惱的想搖搖自己的腦袋,結果發現,自己的意識竟無法指揮身體,頓時越發的苦惱。

“算了,來日方長,本仙相信,他們肯定還會來的!”

……

天界天庭,淩霄寶殿內。

“此事你可確定?”

玉帝手中拿著一枚玉簡奏章,看著下方垂手而立的一名木然青年。

木然青年穿著一襲灰撲撲的衣衫,整個人顯得十分不起眼。

而且,他不僅表情木然,雙目也顯得十分無神,就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木偶。

“是的,我確定。她叫燕瑤光,剛出生不久。她出生的時候,我就隱藏在附近,她的氣息,我是不會弄錯的。”

木然青年用毫無感情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哼!”

玉帝不滿的冷哼了一聲。

“你最好不要亂打主意!先前要不是因為你,朕怎能露出破綻,讓她窺破,從而起了戒心,導致朕的布置最終功虧於潰。”

“是你自己見她漂亮,動了歪心思,導致出現了破綻,豈能賴我?”

木然青年冷冰冰道。

“而且,我隻是你斬出的惡念,我的一切,還不都是你的?”

玉帝勃然變色,探手向袖中一抓,一個繚繞著紫色雷電的金色牢籠,便出現在了其手掌之上。

“我看你還是沒吃夠苦頭,竟敢如此放肆!”

玉帝冷哼一聲,把那牢籠往空中一拋,向下方的木然青年罩去。

木然青年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根本沒任何躲閃,或者遁走的意思。

他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表情。

那表情看起來像是畏懼,又像是自嘲,十分的怪異。

“你就這麽喜歡自虐麽?”

玉帝也不理會木然青年,直接把其鎮壓進牢籠之中,耳中聽得劈裏啪啦的雷電聲音,以及那木然青年毫無感情的慘叫,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怪異的陶醉之色。

“瑤姬,瑤姬,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隻要朕能得到你的先天金源,就能凝練出第二具分身,一躍突破至準聖巔峰,屆時,這三界之內,還有誰是朕的對手?”

那陶醉之色,漸漸化作瘋狂。

他口中喃喃自語著,接著便是一陣瘋癲的大笑,狀極歡愉。

……

瑤池金山上。

山頂上,一座被重重粉色雲層籠罩包裹的仙宮,若隱若現。

那仙宮正是瑤池金母王母娘娘的鳳宮。

鳳宮四麵,盤旋飛舞著十幾頭青色的鸞鳥。

仙宮的深處,漫天彩色雲霞之中,一名風姿綽約的絕美貴婦,高坐雲端,正俯瞰著下界山河,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之色。

下方,亭亭而立著兩名青衣少女。

其中一名少女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年紀,似乎極為幼小,另一名少女要成熟一些。

她們都在偷偷看著上首的王母娘娘。

“娘娘,您這是在想她了嗎?”

王母收回目光,瞥了一眼開口的青衣少女。

“青鸞,你覺得本宮對瑤姬做的對麽?”

“小奴覺得王母做什麽都是對的!”

青衣少女不假思索的答道,一臉討好的神色。

王母淡淡笑著搖了搖頭。

“青衣,你覺得呢?”

“青衣不敢對娘娘之事置喙。”

另一名成熟點的青衣少女,連忙恭敬答道。

“看來你是認為本宮做的有些過了?”王母似笑非笑的看著那少女道。

“小七本就不該私自分出真靈下界的,如今的三界,正值動蕩紛爭之際,那樣做太冒險了,而且,也有違天條,娘娘責罰她,也是應該的,隻是,收了她的修為,把她貶為凡人,是不是處罰的太過了?”

青衣見王母並無見責之意,於是打著膽子說道。

王母娘娘笑了笑,道:“你不懂,本宮這是在救她。而且,她的機緣也在下界,非是天庭,此番下界轉世,對她而言,是一次機會。”

這些話她本不該說的,但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許是寂寞了吧。

王母搖了搖頭,暗暗自嘲的想道。

高處不勝寒,長生不老,若合道了還好,沒有徹底合道,有著諸多感情的羈絆,整天被人惦記著,也未見得就是什麽好事兒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