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修神須得先拜神(求訂閱)
loading...
靈兵營內,按照東西南北中的方位,共分成了五個大院。

東西南北四個大院,分別為祖洲神府甲乙丙三院靈兵,以及由蜀山劍派弟子組成的劍兵院;坐落在最中央的,便是靈官院。

在靈官院修習的,不光有大晉黃榜上所列的靈官,還有來自其他四院的靈兵官。

平時負責教習指導這些靈官的人,是來自蜀山劍派的數名長老。

這些長老們修為不低,最差也是合體期的修為,原本用來教導才剛踏入修真的初學者,那是大材小用了。

但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簡單。

事實上,靈兵營內,所有的靈兵靈官,修煉的並不是三界所傳的修仙功法,而是由楊錚撰寫的獨特功法。

目前為止,楊錚傳出來的功法隻有一卷,每卷三層,共計隻有六層功法,可以修煉到築基後期,再往上就沒有了。

這些來自蜀山派的長老,其實並不是真正教導這些人修煉,而是以自己的經驗,輔助指點他們而已。

楊錚所傳的這六層功法,非常的奇特,既有跟修仙者所修煉的法門相通的內容,也有跟儒教的一些修煉法相關的內容。

把二者融合在一起的這種新的功法,即便是這些合體期的長老們,以前也從不曾接觸過,因此,他們自己平時也會花大量的時間,來研究這些功法,然後才用來指點教導那些靈兵靈官們。

原本靈兵營內,眾人修煉的進度並不理想,目前最高的才隻修煉到第三層,數月以來,尚無人能突破至第四層。

這們新的功法分階,跟修仙者的分階也沒什麽差別,都是練氣,築基,結丹等一層層向上推進。

今日一下子有十幾個人,從第三層突破到了第四層,築基成功,此事自然引起了楊明安的高度關注。

進入靈官院後,楊明安見到,院子正中央的講壇上,負責今日教導眾人的長老,是一名白發白須的老道,楊明安認得他,知道他叫張果。

他還知道,這張果是楊錚非常關注在意的一名蜀山派長老,此人是靈官院內三大長老之一,也是修為最低的一位長老,如今隻有煉虛期的境界。

但是,他卻還有一樁別人不及的本領,那就是煉藥。

楊明安聽別人說過,張果的煉藥術,不僅在蜀山十分聞名,就是放在整個南贍部洲,都能排上號。

這樣的人能甘願從蜀山派出來,跟隨楊錚到祖洲來,並非是因楊錚在蜀山派內的影響,而是楊錚本人對張果的影響。

據說,張果原本十分癡迷劍道,一心想要修煉六道劍聖傳下來的劍道功法。

但很可惜,他在劍道上的天賦悟性並不怎麽樣,是以也一直沒什麽進展。

張果之所以會追隨楊錚來了祖洲,最根本的原因,其實還是想學六道劍脈的傳承劍法,隻不過,在六道峰別院的那段時間,張果在研究了幾個巫符後,終於明白自己的問題所在。

此人也是有大毅力之人,為了能夠修煉六道劍術,竟是放棄了以前的一切,也跟著靈官院的靈官們從頭學起。

此時,在張果的周圍,聚集著數百名靈官。

圍在最中間的十幾個人,身上的氣息明顯要比其他人強大了不少,看樣子應該正是才剛突破的那十幾個靈官。

令楊明安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在張果的身上,竟然也感應到了熟悉氣息。

他竟然也憑著楊錚傳下來的天巫法,轉修達到了築基期!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畢竟,一個已經在仙道上達到煉虛期的修仙者,突然放棄了以前的一切,重修另一種功法,這實在是太罕見了。

張果此時正興致勃勃的在跟那十幾名築基成功的靈官們,交流著經驗。

楊明安沒敢打擾幾人,他默默站在一旁,聽著張果跟那些人分析著。

聽了一陣後,楊明安發現自己居然也能聽懂,而且好像他所傳授的經驗,對自己也是大有啟發。

“事實上,據貧道推斷,這次咱們之所以能夠突破築基,最關鍵還是跟咱們的府君大人有關。”

張果講了一陣,待眾人基本明白後,最後又總結了一番的道。

“跟咱們的府君大人有關?請問張長老,這究竟是何意?”

許多弟子顯然想不明白,府君大人現在可是在閉關啊,他們的突破,怎麽就跟府君大人有關了?

“貧道猜測,府君大人近期必定同樣也有所突破了!”

張果神秘一笑的解釋道。

“具體為何如此,等你們日後修煉到一定的境界,自然便會知曉。現在嘛,有些事情,貧道還是不方便透露的。好了,今日就先講到這裏,你們自己再下去領悟一番吧,悟的越多,對你們的好處就越大。”

“哎,張長老,我們還沒聽明白呢,您別這麽急著走啊。”

圍在講壇四周的眾靈官們,圍住張果,還想繼續請教修煉上的事情。

“修道更多靠的還是自己領悟。沒聽說過麽,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每個人的經曆不同,修道之路也都是不同的,若完全依賴別人,休想在修道上有所成就。”

張果搖了搖頭,不顧眾人挽留,徑直揚長離開。

其實,在方才與眾人交流分享突破心得的時候,他也從那十幾個築基成功個靈官身上,又獲得了一些靈感,自然急著想要趕緊去驗證一番。

“咦,都城隍大人,您怎麽來了?”

有人終於發現了楊明安,不由驚呼了一聲。

眾人的注意力,也跟著從張果那裏,轉到了楊明安的身上。

“拜見都城隍大人!”

眾人連忙向楊明安恭敬的見禮。

“免了。”

楊明安擺了擺手。

“大人,您是不是有什麽事情要讓我們去辦?”

甲院靈兵原本就歸楊明安統領,今日突破的十幾人中,恰好有一個就來自甲院,他頗有眼力勁的上前恭敬問道。

楊明安看了他一眼,認出了這名靈官。

事實上,他並非真正意義上的人巫族,而是一名有著人巫靈魂和妖獸之軀的特殊存在。

此人叫樊虎子,是太行山的山神,也是最早被楊錚收服在麾下的八品靈官。

“沒什麽特別的事情,就是過來查看一下。方才在外麵,聽到你們院內動靜較大,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麽大事呢。”

楊明安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並無什麽特別的事情安排。

樊虎子到是聽明白了楊明安的來意,連忙又跟他解釋了一番。

楊明安點了點頭,道:“既如此,那你們繼續,我隨便轉轉。”

“小人陪您一起吧。”樊虎子道。

“也好,那就有勞你了。”楊明安遲疑了一下,這才微微頷首。

他這次過來靈兵院,其實的確有點事兒。

“大人,這邊請。”樊虎子在前麵引路,領著楊明安,進到了靈官院的正堂內。

進入正堂,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矗立在大堂的正上方。

那雕像不是別人,正是楊錚的十幾個分身神像之一。

類似的這種神像,在大梁城內外的所有神廟,靈兵營個堂都有。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進入正堂後,樊虎子不等楊明安吩咐什麽,卻先是來到神龕下,恭恭敬敬點燃一炷神香,朝著楊錚的神像拜了三拜,這才把神香插入神龕上的香爐內。

楊明安看著這一切,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你似乎對咱們的府君大人特別崇拜?”

“是啊,府君大人乃是當世奇人,他不僅救過我,而且他還開創了適合咱們祖洲人巫族修煉的功法,不光是我,靈兵營內,哪個不崇拜呢?”

樊虎子誠摯的嗬嗬笑著說道。

樊虎子方才上香的時候,楊明安在一旁,看到了頗為奇異的一幕。

他見到,樊虎子所上的神香,飄出的香氣,皆被那神像吸收了。

香爐中插著的,可不止有樊虎子所上的一根神香,事實上,那神龕的香爐內,插著的神香,密密麻麻,足有上百根之多。

但其中卻隻有十幾根神香的香氣,被楊錚的分身神像所吸收。

看到這一幕後,再想到方才張果長老的一番話,楊明安隱約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麽。

他一言不發的站在靈官院的神堂內。

樊虎子見此,便恭敬的垂手站在一旁,也沒再多言。

沒過多久,陸陸續續又有人走進神堂內。

這些靈官們進入神堂後,大多也跟樊虎子一樣,先是恭敬上前點燃一根神香,拜了拜後,便把神香插入香爐,而後才想楊明安行了禮,轉身走了出去。

楊明安仔細的觀察了一陣子,發現絕大多靈官所上的神香,飄出的香氣並未被神香吸收,唯有那十幾個突破了境界,築基成功的靈官所上的神香,被吸收了。

“樊虎子,你去把這兩日成功築基的靈官,全都叫過來,我有事情要詢問。”

“是。”樊虎子恭敬的退了出去,去叫那些人了。

不大一會兒的功法,那十幾個人先後走了進來。

“見過都城隍大人!”眾人拜道。

“免禮。”楊明安擺了擺手,“你們這兩日抽空,把自己修煉的情況,寫一份兒詳細的材料交給我。”

“是,謹遵都城隍大人吩咐。”眾人恭敬答道。

都城隍現在還是楊家的話事人之一,他的話,在某種意義上,也代表著楊錚的意思,自然沒人會反對。

“好了,你們忙去吧。”

“小人等告退!”

眾人恭敬的向楊明安行了一禮,退出神堂。

“大人還有什麽吩咐嗎?”樊虎子也跟著問道。

“你也去吧,沒什麽事兒了。”

楊明安向樊虎子擺了擺手。

樊虎子也躬身退出了神堂。

神堂內,很快隻剩下楊明安一人。

他神色頗有些奇異的看著楊錚的神像,漸漸陷入沉思。

今日所見所聞,令他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兒。

一直以來,他都隻是把楊錚當做自己的侄兒,因此也沒往其他方麵多想。

盡管這一年多來,楊錚的身上發生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內心裏的想法依舊如此,並未有多少的改變。

但眼下看來,這樣的想法明顯已經有些不大合適了。

楊錚的確還是他的侄兒不假,但他同時也是整個祖洲靈官神廟的府君,是東海仙君使,有著正兒八經的神職在身,屬於真正的神仙。

若這還隻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東西,那今日所見,就完全不一樣了。

可以說,今日所見所聞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一個可以吸收信徒香火願力的神仙,或許並不算什麽,但是一個可以憑借所吸收的香火願力,來影響甚至改變信徒,是他們能從中得到好處的神仙,就有點恐怖了。

這究竟意味著什麽,以楊明安目前的境界,是沒辦法搞懂的,但他卻能從中窺見,楊錚的真正不凡之處。

最關鍵的,楊明安這段時間以來,從未曾像別人一樣,正兒八經的給楊錚的神像上香,更沒有從內心裏,對自己的侄兒產生過仰慕神一般的感覺。

這也導致了,他的修為境界,提升的十分緩慢,或者可以說用龜速來形容也不為過。

然而,仔細想想,好像問題還真就出在自己的身上。

想想先前在靈官神廟內,連自己的父親楊忠武,似乎都曾給楊錚的神像上過神香。

而事實上,自己的父親也的確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他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成神了!

而且,現在他的分身神像,也可以吸收香火願力來修煉了!

想透了這些,楊明安心裏頓覺十分的不安。

沉吟思量了片刻後,楊明安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收拾心情,恭恭敬敬的取了一根神香,點燃後,朝著楊錚的神像,認認真真的拜了三拜,然後才插入香爐內。

下一刻!

楊明安突然間感覺,腦海仿佛有一道閃電劃過。

靈光乍現之間,楊明安感覺,自己的四周,忽然多了一團團無形的溫暖力量。

這股力量浩瀚澎湃,裹住了自己!

很快的,楊明安就清晰的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驚人的變化!

那股力量不斷湧入他的身體之中,洗練著身體內的雜質,提升著他的肉身和神道境界!

短短十幾息的時間,楊明安感覺像是經曆了一生一世那麽長!

當他清醒過來的時候,陡然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竟然也跟父親一樣,擁有了真正的神力!

他驚喜莫名,神色複雜的看向上方的神像!

這一刻,楊明安終於明白,神道究竟為何物了!

想要修煉神道,心中首先得有神的存在。

整個祖洲的神隻有一個,那就是楊錚!

隻要拜楊錚這個真神,就能受到真神的庇護,在神道上修煉,就能突飛猛進!

那些非楊家的靈官,能從中得到的好處,顯然遠遠無法與楊家真正的人相提並論!

明悟之後的楊明安,恭恭敬敬的再次向楊錚的神像拜了拜,這才悄然退出了靈官院的神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