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與長庚老哥閑話中的機鋒(求訂閱)
loading...
一路跟著楊錚進入靈域,又進入楊家府邸,太白金星不可思議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好一會兒才忍不住的嘖嘖驚歎起來。

“你就是這洞天靈域的道主吧?”

太白金星忍不住開口問道。

看到眼前這些情景,太白金星突然很想笑。

他當然不是想笑楊錚,而是想笑玉帝先前的那番做派。

為了測試祖洲這邊的情況,他不惜給出了東海仙君使的職位,就是想要看看,人巫族的劫主究竟是何人。

結果倒好,楊錚這邊似乎壓根就沒隱瞞的意思,坦坦蕩蕩,洞天靈域完全展現,隻要是個仙人,就能夠見到。

當然了,太白金星也能明白,恐怕自己能夠知道這點,還是跟楊錚有關。

若楊錚不願意讓他知道,根本不讓他進靈域就行了,他肯定沒辦法確定出,這靈域背後的主人到底是誰。

“是啊,還請老哥哥為小弟保密啊。這都是那位的安排,小弟也是身在其中,順勢而為而已,唉,隻怕以後小弟不知還要麵對何種困難波折啊,想想都覺得頭疼。”

楊錚用跟老朋友閑話家常的口吻,向太白金星娓娓道來。

太白金星心中頓時感覺無比的舒坦,這種被人引為真正朋友的感覺,都多少萬年沒享受過了?

三界之內,爾虞我詐的算計之事太多。

算計來算計去,結果還不是那樣?

這許多年來,準聖到是又出了幾個,但也沒見誰能成為第七位天道聖人。

算計的再多,還不是在天道的盤子裏?

都是棋子而已。

“你放心,老哥我心中有數。其實這次來找你,本就是想告訴你點事兒,唉……”

太白金星認真的點了點頭,跟著歎息了一聲。

“來,老哥哥,別幹站著,坐。來品品,看看小弟新釀的美酒如何?小弟敢保證,你以前絕對沒喝過類似的美酒!”

楊錚把太白金星拉到座位上坐下,擺出了三個不同造型的精美酒瓶,笑嗬嗬說道。

這三個酒瓶與以前的玉瓶和瓷瓶不同,皆是琉璃瓶,透明的,能清晰的看見瓶中美酒的色澤與清澈度。

三個酒瓶內的美酒顏色各異,第一個碧綠如同翡翠,第二個殷紅如同鮮血,第三個竟是更加奇異好看的亮紫色。

瓶子還沒打開,即便沒有聞到任何的酒香,單看這色澤、亮度和清澈度,以太白金星多年喝酒的經驗,一下就能斷定,這三瓶酒,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美酒!

“嘖嘖嘖,我說你小子,釀酒的手段是越發的出神入化了!”

太白金星嘖嘖讚歎道。

他以前也不是沒見過其他五顏六色的美酒,可跟眼前這美酒的樣子比起來,簡直不能看。

就拿天庭的瓊漿玉液來說,好則好矣,但色澤太單調,都是澄澈如水的透明漿液,喝著挺美,但看著卻跟水一樣,沒啥感覺。

地府的黃泉瓊漿到是呈現出淡黃色,可看著那酒,總感覺像是“尿”一樣……

再好喝,但看著總歸就失了感覺,且其實真不咋好喝,除了很上頭,能讓人神魂有些奇異的微醺感覺外,也沒啥其他滋味。

“不給老哥哥介紹一下麽?”

太白金星看到如此美妙的酒漿,已經把煩惱和雜事全都拋諸腦後,興致勃勃看著眼前的三瓶美酒,笑嗬嗬向楊錚道。

楊錚嘿嘿一笑,道:“老哥哥既好酒,那咱們今日就玩個遊戲,考考老哥哥你的品酒賞酒的手段如何?”

“嗬,那感情好!這個新鮮,來吧,怎麽考?”

太白金星完全被勾起了興致,捋須嗬嗬笑著,一副任憑你怎麽考,咱都不怕的自信模樣。

“一猜,二聞,三品,如何?”

楊錚笑著道。

“好!此法甚合吾意,有意思,有點意思啊!”

太白金星拈須起身,目光在麵前桌上的三個酒瓶上轉悠起來。

他率先指著那個亮紫色的瓶子,說道:“讓我猜猜,這瓶酒的主材料,用的應該是產自紫府洲的紫英蘭草對不對?”

“老哥哥目光如炬,不錯。”

楊錚頗有點意外的點了點頭,暗道,太白金星果然不愧為三界真正的老神仙,居然連此靈材都知道。

上次楊錚跟著薑子牙去布置禁製陣法的時候,也順帶的向薑子牙請教了一番東海中,各處盛產靈草靈藥的地方,薑子牙曾帶著他,在紫府洲一帶轉了一番。

在紫府洲附近的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島嶼上,便產的有這種蘭草,此草雖是靈草,甚至是高階靈草不假,但卻沒有什麽藥用價值,至今也沒聽說有其他的價值。

是以那座紫英島上,長著一些年份兒極為久遠的紫英蘭草。

地球上,用蘭草蘭花釀酒的例子,並不算多罕見,甚至釀造出的蘭花酒,還別有滋味。

楊錚看到這些蘭草蘭花,便大膽設想,若是把此種年份極其久遠的紫英蘭草,替代普通蘭花蘭草,是否能釀造出更好的美酒呢?

這一試,還真讓他釀出了別具一格的花酒。

“想不到啊,這種沒什麽用處的紫英蘭草也能釀酒?嘖嘖嘖,有點意思。花酒我也不是沒嚐過,但此等看著令人賞心悅目的紫英蘭花酒,還是第一次見,就是不知滋味如何?”

太白金星嘖嘖稱奇,搖頭驚歎道。

“老哥哥聞一聞,再品一品不久知道了?”

楊錚笑道。

太白金星拿起酒瓶,打開瓶塞,輕輕嗅了嗅,頓時露出陶陶然之色。

“好妙的酒香!清新淡雅,與別類美酒果然大相徑庭,且此酒香獨具蘭花的清香,又兼有美酒的醇厚,單憑這氣味,已可想見此酒滋味的美妙了!”

太白金星一臉陶醉之色,口中侃侃而談,竟是把此酒的妙處,直接道了出來。

“老哥哥果然不愧為酒國仙君,隻一聞,就道盡了此酒的妙處啊,佩服,佩服!”

楊錚忍不住大加讚賞的向太白金星挑了個大拇指。

太白金星頓時露出得意之色,斜瞥著楊錚,一副怡然模樣道:“那是,算你小子還有點眼光!此酒叫什麽名頭?”

“此酒名‘清靈紫蘭’。”楊錚一字一頓道。

太白金星微微頷首,從其名字,已經了解了此酒的玄妙,再也按捺不住,拿起桌上楊錚早準備好的一個琉璃杯,為自己斟上了一杯。

他把酒杯湊到嘴邊,先是輕輕抿了一小口,咂摸著嘴,有滋有味的細細品嚐著。

“果如清風靈露,紫蘭幽香,別有一番人淡如菊的感覺!此酒適合隱士高賢細品。看樣子,此酒今日是不能多喝,哥哥我就不客氣了,嘿嘿嘿!”

太白金星蓋上塞子,瞬間就把這瓶美酒收入囊中,一副生怕楊錚會收回去的模樣。

楊錚不由好笑的搖了搖頭。

“老哥哥,三瓶酒都是特意為你準備的,何須如此?”

“你這酒目前應該就各隻有一瓶吧?”

太白金星似笑非笑的看著楊錚。

楊錚一愣,道:“老哥哥如何得知?”

“嘿嘿嘿,秘密!”太白金星笑的頗為雞賊,“等下次你再準備幾樣新的美酒,我就告訴你!”

楊錚無語的拍了拍額頭,道:“老哥哥,不帶你這樣玩兒的。你可知,為了收集釀造這三種美酒的材料,小弟我可是煞費苦心,好……”

“你從蜀山回來到現在,好像還沒幾天吧?哪來的煞費苦心?”

楊錚話還沒說完,就被太白金星戳破,頓時訕訕的笑了起來。

“行了,我看你這小子,隻怕今後一段時間,也很難安生下來。你這靈域才開,荒著怪可惜的,我這裏正好還有點以前收集的各種靈植種子,就送與你吧。”

太白金星從袖中掏出一個灰色的小袋子,遞給了楊錚。

楊錚連忙欣喜的接過,神識探進去查看了一下,不由越發驚喜。

他隻是大略看了一下,發現裏麵林林總總,竟有上百種各類珍稀罕見的靈植種子!

能夠被太白金星珍而重之收藏的種子,其價值可想而知。

其內絕大多數在現如今的三界之內,別說成品,怕是幼苗都沒有。

看這情形,隻怕太白金星肯定也收藏了不短的時間了。

“多謝長庚老哥,待這批種子成長起來,無論是釀酒還是煉藥,小弟必會第一個請老哥哥品嚐!”

“嗯,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就等著了。”

太白金星捋須笑道,接著他擺了擺手,示意楊錚先把種子收起來,目光又看向其他的兩瓶美酒。

“這瓶碧綠如翡翠般的美酒,應該是用萬年青的鬆針做材料釀造的吧?”

“老哥哥還是那麽慧眼如炬,正是如此。”

楊錚擊節讚歎,對太白金星的毒辣眼光,深感佩服。

對方隻一眼,就能看出此酒釀造所選用的主材料,這等眼力,怕也沒誰了。

“鬆子酒我倒是喝過不少,這鬆針酒還是第一次見,卻不知滋味如何。”

太白金星頗為期待的打開酒瓶,同樣是先輕輕嗅了嗅,接著倒了一小杯,有滋有味的細細品嚐了一番。

一小杯品完,太白金星臉上出現微醺之色,什麽話也沒說,又接連喝了兩杯,眯著眼,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

良久,帶一瓶快喝完了,他才由衷歎道:“此酒最合我的脾胃!”

“我想也是。長庚老哥你的品性正如那長春不朽的老鬆,與此酒最是相宜。”

楊錚微笑著讚了一句。

“你小子,不要胡亂拍我的馬屁!老哥哥我對此道的研究,比你這初出茅廬的小子可精深多了。”

太白金星指著楊錚的鼻子笑罵道。

“哈哈,初次拍馬屁,拍的還不熟,讓老哥哥見笑了。”

楊錚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頗為尷尬道。

楊錚這風趣幽默的自嘲之言,還有那看起來十分單純無辜的尷尬表情,頓時惹的太白金星哈哈一陣大笑,那副原本仙風道骨的模樣,也徹底不見了。

這一刻的太白金星,更像是一個凡人老者,肆意的大笑,肆意的開心。

笑了一陣,太白金星感覺前所未有的暢快自在。

這樣的感覺,他已經很久都沒有享受過了,此刻心中感慨良多。

他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楊錚,道:“真是難為你了,這般曲意陪我一個老頭子耍笑,今天老哥哥我很開心,說吧,又有什麽事情需要我幫忙?”

上次太白金星幫著把楊錚介紹的兩人,安排進了天庭的內部係統,一個做了天兵小隊長,一個做了弼馬溫。

這點事兒對太白金星來說,其實也算不得什麽,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事兒雖然很簡單,但其中卻又有因果牽連。

一旦羅真和上真道人在天庭出了什麽紕漏,追究起來,太白金星肯定是要跟著遭到玉帝問責的。

“老哥哥想多了,這次小弟是真沒什麽請求,一則是盡地主之誼,好好款待老哥哥一番;二則也是感謝老哥哥先前的幫忙。”

楊錚一臉正色的向太白金星解釋道。

“真沒事兒?”太白金星詫異的看著楊錚。

楊錚再次十分認真的搖了搖頭,道:“真沒事兒。”

“那你這第三瓶酒是怎麽個意思?”

太白金星用手指了指桌子上那第三瓶殷紅如血的美酒,向楊錚問道。

“若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用巫血炮製的特殊藥酒吧?”

“是的,這的確是用巫血炮製的巫酒。老哥哥是曾在那個時代生活過的神仙,對巫酒的用途,想必也不用小弟再贅述了吧?”

楊錚對於太白金星能認出巫酒,並沒有覺得多少意外。

今日這三種美酒,他本就是按照某種寓意,特意為太白金星準備的。

太白金星顯然在品嚐第一杯酒的時候,就已經看出了他的心思。

“這酒雖好,但我不能喝啊,你還是收起來吧。”

太白金星一臉苦澀的搖了搖頭。

“既然是請老哥哥品嚐的,此酒自然沒有再收回的道理。老哥哥收起來吧,或許總有能喝的一天。”

楊錚笑了笑道。

太白金星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伸手把那瓶血紅色的美酒,收進囊中。

這是酒,也是藥,是楊錚的一番心意。

太白金星當然明白楊錚的意思。

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沒再談及跟巫酒有關的事情。

太白金星把自己此次來找楊錚的真正目的,跟其講了出來。

“怎麽樣?這件事能不能幫哥哥想想辦法?”

“天蓬元帥麽?”

楊錚聽罷,似自語般的輕聲呢喃了一句。

“他是不是有什麽顧忌或怨恨?”

“顧忌?怨恨?他能夠什麽顧忌和怨恨?”太白金星不解的看著楊錚。

“他好好一個天神,卻因一次失足,就被打落凡塵,由天神而投胎為豬。莫非對天庭真的毫無任何怨恨?”

楊錚沉吟著道。

“這是定數,也是他的命數,他豈能因此而怨恨天庭?”

太白金星遲疑道。

在他看來,但凡天神,對定數和命數都有十分清晰的認知,明知自己的定數如此,自然沒人回去怨恨什麽。

怨恨定數,那就是對天道不滿,自然會遭到天道的懲罰。

“那真就是他的定數麽?真是天道加諸在他身上的命數麽?”

楊錚笑了笑。

太白金星沉默以對,片晌後,他喃喃道:“若真如此,這件事豈非無解?”

“興許玄奘應該有辦法。”楊錚看向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苦笑道:“我找過他,他不肯出麵。”

“這麽看來,他是顧忌佛門這邊,所以才不肯回天庭。老哥哥若是能打消他的顧忌,應該就能把他請回天庭了。”楊錚道。

太白金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笑道:“我知道該怎麽做了,看來這次還真沒白來。”

他之前還真沒往這方麵想,現在仔細一想,還真是大有可能。

“你所想之事,容我考慮考慮,以後再給你答複。天蓬元帥之事,我需立刻去辦,今日就到此為此吧。”

太白金星站起身,頗有深意的留下這句話,施展遁術,直接離去。

楊錚通過玄黃寶鑒,目睹太白金星遁走的法光,心中頗有些吃驚和感慨。

太白金星遁走的很快,他甚至沒來得及打開天巫靈域。

也正由如此,楊錚才感到相當的吃驚。

他原以為天巫靈域自成一體,界壁禁製足夠強大了,但在太白金星眼中,卻似乎並不算什麽。

這也給楊錚提了個醒,以後輕易不能讓大羅金仙級別的神仙,進入天巫靈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天巫靈域的防禦的確已經夠強大了,但單單隻有靈域,沒有道境,卻還是防不住大羅金仙。

靈域和道境融合之事,也是該要加快速度才行。

或許正是看到自己這靈域的不足,太白金星方才才有所遲疑吧。

楊錚暗暗搖了搖頭,知道自己今日的做法,是有些著急了。

好在太白金星似乎並沒有介意,甚至還給出了很認真的回複。

接下來,就全力的衝刺境界吧。

該準備的,都已準備妥當了。

龍族進不得祖洲,而封魔符詔一出,魔族勢必也不敢輕易進入祖洲。

楊錚已經通過玄黃寶鑒,察覺到祖洲四麵八方,出現了許多神仙大能之流。

隻要魔族敢大舉出現在祖洲附近,勢必會成為這些神仙大能們收割功德的韭菜。

眼下局勢看似緊迫,其實卻還有一個相對較長的緩衝期。

這群從四麵八方趕來祖洲的神仙不撤離,祖洲的局勢暫時就是平穩的。

這段時間不用再為紛爭之事分心,正好可以用來閉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