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勞碌命的太白金星,造訪祖洲(求訂閱)
loading...
楊錚沒想到,並非神職成員一係的廣成子,居然這麽快就得知了封魔符詔之事。

看樣子薑子牙方才跟他說的的確不假,自己發出的這道封魔符詔,果然跟魔劫有關,成為了引動魔劫提前降臨的關鍵。

整個三界,也的確在楊錚的這道符詔發出後不久,全都震動了!

楊錚的這道符詔剛發出去後,天庭淩霄寶殿內的玉皇大帝便有所感應,取出天書,查看了一番。

待看清楚天書上所昭示的天象之後,玉皇大帝的嘴角邊,漸漸勾勒出一抹莫名的笑意。

“果然便是他麽?”

大殿下,太白金星侍應在旁。

玉皇大帝的眸光,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太白金星,見他神色有異,便隨口問道:“太白金星,朕讓你調查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啟奏玉帝,老臣無能,並未能探查到那人的下落。”

太白金星臉色微苦的上前一步,打著拂塵,一臉恭敬答道。

他表麵雖恭敬的在答著玉帝的話,心底其實卻在瘋狂吐槽,隻是不敢表露出來。

“唉,還是有點小看陛下了,想不到,這次竟被他算計的死死的卻毫無所覺,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他是實在沒有想到,玉帝原來一直都很重視祖洲的事情,更非常重視下界人巫族的人皇,且早就為其挖好了坑。

那所謂的東海仙君使,就是玉帝為楊錚挖的坑。

楊錚日後若是從這件事中反應過來,還不知要如何看他這個忘年交呢。

他是真喜歡上了楊錚釀的酒,從而也對楊錚頗有了好感,並不希望他出什麽事情。

先前天地魔棺橫空出世,魔祖被鎮壓的魔念脫走,刑天複活,這一係列的事情,著實震驚了整個三界大佬。

這也導致許多人都在猜測,此次魔劫的劫主究竟是誰。

不少人推斷,劫主是那複活的刑天涯,但玉帝卻對此另有看法,覺得以祖巫後土的智慧,肯定不會做出如此簡單的部署,那劫主必然另有其人。

果不其然,玉帝隻稍稍動用了點手段,便試出了真正的劫主,原來竟是人巫族的人皇!

外人不清楚其內的根由,隻當劫主就是引動殺劫之人,然而,事實上,從洪荒一直活到現在,尤其是還曾在紫霄宮常年服侍鴻鈞道祖的昊天玉帝,對劫主的內幕之事,要比三界的任何人都清楚。

真正的劫主,其實也是道主。

殺劫過後,必有新的大道誕生,往往引動殺劫的劫主,有極大概率可以成為新的大道的道主。

道主是什麽?又能做什麽?

隻怕沒有人比昊天玉帝更清楚。

上一次的大道道主之爭,便是鴻鈞老祖和魔祖羅睺之間的爭鬥。

最終鴻鈞老祖勝出,成功合道,成了鴻蒙世界的天道代表。

作為跟隨玉帝已不知多少萬載的太白金星,對此雖然不甚明了,但他更懂玉帝的心思。

玉帝輕易不會出手,一旦真出手算計一個人,就意味著,他能從這個人身上,獲得難以想象的好處。

上一次他處心積慮的算計了紫霄宮中,鴻鈞老祖的一個弟子,結果他得到了三界共主的位置。

這一次,看樣子他又要開始處心積慮的算計另一個人了。

隻是太白金星有點搞不明白,一個下界小小的人皇,至於讓玉帝如此處心積慮的算計麽?

玉帝和太白金星君臣二人心思各異,都在想著事情,好半晌,兩人都沒再開口。

太白金星原本以為,自己這次的差事辦砸了,肯定是要受到玉帝責罰的,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正在等著玉帝的責罰。

哪料,玉帝沉默一陣後,對他道:“此事就此作罷,以後也不用管了。朕現在有新的任務交給你去辦。”

“是,還請陛下吩咐。”

太白金星暗暗鬆了一口氣,連忙躬身道。

“未來一段時間,東海必會成為三界的殺劫漩渦。但魔祖狡詐多變,說不定那邊也會成為一個幌子,他也可能把真正的目標,放在我天庭上。你再去一趟南贍部洲,這一次,務必請回天蓬元帥。天河沒有他坐鎮,終歸是會出問題的。”

玉帝沉吟著,有些無奈的緩緩說道。

因為上次太白金星下界去請天蓬元帥重返天庭,結果卻未能如願。

那天蓬元帥,也就是現在佛門的淨壇使者,如今在下界香火鼎盛,十分享受,竟拒絕了天庭的詔令。

要知道,當初把天蓬貶下凡間投胎,參與西遊之事,可是太上老君的主意,天蓬元帥代表的也是太上老君和天庭。

哪料到,天蓬此一去,不知被佛門下了什麽迷藥,竟一門心思投在了佛門之下,不願再返回道門和天庭了。

這件事玉帝也不是沒想過請老君出手,但老君閉關至今,毫無任何出關的征兆。

甚至於,玉帝隱隱感覺,太上老君似乎已不在天界了!

這令玉帝心下暗喜的同時,也有些擔憂。

其喜的是,若太上老君真離開了,今後他便少了最大的掣肘,整個天界便是他一人獨尊了。

憂的是,若太上老君真從此離開了天界,那少了一位天道聖人坐鎮,萬一真遇到強大的敵手來犯,隻怕天庭必會陷入飄搖不定的局麵。

他自己雖以證道成為準聖,可他這個準聖,有境界,無實力。

三界之內,準聖級別的大能,任何一個拎出來,若是不考慮天罰的事情,都能輕鬆完虐於他。

他最大的依仗,便是有鴻蒙世界的天道做靠山。

而眼下他最擔心的事情,其實隻有一件,那就是魔祖的入侵。

一旦魔祖真打算入侵鴻蒙世界,首要攻打的隻怕便是他這三十三重天界。

這也就使得天河底部的那魔界封印,就顯得至關重要了。

隻是令玉帝十分無奈的是,能夠鎮壓那魔界封印的,三界之內,竟隻有天蓬元帥一人。

或者說,隻有他手裏的那件九齒釘耙。

而那件出自太上老君之手的九齒釘耙,跟天蓬元帥是一體的,別人根本沒辦法使用,若非如此,玉帝也不用如此為難了。

就連修成了八九玄功,已然證道大羅的二郎神,對那魔界封印都毫無任何辦法,更遑論是其他人了。

天河底部的這魔界封印,據說是當初魔祖打穿的一條魔界通往鴻蒙世界的裂縫,後來被三清道祖聯手封印,這才沒釀成大禍。

天蓬元帥手裏的九齒釘耙,就是太上老君出手煉製的,唯一一件梳理封印的後天至寶。

聽到玉帝的這個命令,太白金星臉色又開始發苦了。

他能用的招都用上了,奈何那天蓬元帥似乎鐵了心不想上天再幹鎮守天河的苦差事兒。

可這是玉帝的命令,他又不得不聽。

“做好了這件事,朕允準你三天的假期,讓你好好下界享受一段時間。”

玉帝見太白金星發苦的老臉,似乎生怕他有其他想法,隨口又補充了一句。

“遵旨,老臣這就下界去辦!”

聽到有假期可放,太白金星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一點,拿著拂塵拱了拱手,躬身退出了淩霄寶殿。

太白金星知道事情重要,不敢耽擱,離了淩霄寶殿,便徑直奔南天門而去。

到得南天門前,今日值守南天門的,恰好是哪吒三太子。

哪吒見到太白金星,上前行了一禮,隨口問道:“李前輩好,您這是往何去啊?”

“唉,還不是天蓬元帥的事情。陛下有旨,著老朽繼續下界去請天蓬元帥。”

太白金星唉聲歎氣道。

哪吒頗有些同情的看著太白金星。

玉帝先前也曾派哪吒下過天河去探查那魔界封印,寄希望於他能有所助益。

畢竟哪吒也屬於道門第三代弟子的中堅力量,想必三清道祖對其應該也很看重才是,或許會有辦法。

但哪吒下去後查看了一番,發現自己同樣沒任何辦法。

“那豬怪莫非還是貪戀紅塵的口腹之欲,不肯上天麽?”

“是啊。”太白金星搖了搖頭。

“看樣子,李前輩這次下去,隻怕依舊不會有什麽作用啊。畢竟,天界的美食雖也不少,卻又怎能跟凡間的花樣相比?”

哪吒曾在凡間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封神之後,雖上天做了官,但偶爾還會下界,去享受一番下界的繁華,對此深有體會。

“對了,聽說你跟那人巫族的楊錚關係不錯?”

哪吒忽地想起一件事,向太白金星問道。

“嗯,還可以吧。怎麽,三太子莫非有事兒?”

太白金星有些詫異的看著哪吒。

哪吒笑了笑道:“倒沒什麽事兒,就是對那人挺好奇的。聽說他很奇特,我很想看看,他究竟奇特在何處。”

“嗬嗬,楊錚的確有些奇特,有機會,老朽或許可以幫你們引薦一下。”

太白金星也笑了笑,隨口說了一句,也沒往深處想。

畢竟,哪吒跟楊錚也不認識,純粹隻是對其好奇而已。

哪吒幫太白金星打開南天門後,檢驗了太白金星的令牌,目送其下界而去,臉上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神色來。

“六道劍聖的傳人,或許真有什麽特別之處?嗯,等這次值班結束,找個機會,下去看看那人究竟有何特別之處,竟能讓薑師叔收為弟子。”

在封神大戰時,哪吒可是跟薑子牙接觸過不短的時間,深知自己那位師叔的為人。

別看薑子牙對人對事兒都是一副笑嗬嗬老好人模樣,但其人做事兒實際上非常有原則,且目光也十分高,一般人根本入不得他的法眼。

他對薑子牙的為人和能力,還是十分信服的。

能夠被其看重,選為弟子,想必對方定有過人之處。

……

卻說太白金星下界之後,到得南贍部洲,頓時又變得愁眉不展起來。

他這已經是第三次要去請天蓬元帥了。

前兩次均以失敗告終,到現在他也沒想到該如何才能把豬八戒請上天。

“楊錚那小子,向來頗有主意,要不,先去他那裏轉轉,看看他有沒有什麽辦法,順便再看看祖洲的風土。”

一想到楊錚,太白金星的饞蟲不由又被勾了起來。

上次楊錚送他的醉仙酒,已經喝得差不多了,也不知他現在還有沒有時間釀造新酒。

前次分別時,楊錚可是說了,他還能釀造出其他美酒來。

一想到酒,太白金星便有些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念頭,幹脆也不想其他事情了,打了個訣,施展出雲遁術,直往東海祖洲飛去。

數刻鍾後,祖洲已然遙遙在望。

站在數千丈高的雲層中往下看,太白金星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嘶!好大的殺劫之氣!這祖洲果然已成了地仙界的殺劫修羅場了!”

以太白金星的修為,隻需凝眸看上幾眼,就能清晰的察覺到天地氣機的變化。

他怎麽也沒想到,原本平凡無奇的祖洲,怎地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變成了殺劫場。

按捺住心頭被殺劫影響而產生的諸般雜念,太白金星身影一閃,便向祖洲落去。

隻是剛一靠近祖洲,一股恐怖的封禁力量,便憑空降臨,鎮的他氣血翻湧,法力激蕩!

“好強的界力壓製!這……祖洲究竟發生了什麽,為何突然間出現了無形的界麵屏障?!”

太白金星大驚失色的喃喃道。

隻是,還沒等他看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那股界力壓製,突然間又憑空的消失不見了。

他的身影跟著落到了祖洲島上。

這一變化令他再次一驚,呆呆的遊目四顧,看著眼前這座陸島,神色變得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此刻,他發現自己的修為竟然一躍被壓製的僅能動用結丹期的法力了!

這很不正常!

太白金星降臨的地方,距離北疆很遠,這點距離,對於原本的他來說,或許幾息時間就能到達,但現在卻顯然不行了。

太白金星索性搖身一變,化作了一普通道人,放出神念,稍稍打探了一番後,這才一路由南向北,一邊留意觀察祖洲的風土人情,局勢變化,一邊朝著晉地趕去。

兩日後。

太白金星的身影,出現在了晉地之外。

他再次震驚了!

“這……此地怎會有地仙道場?”

他這一路走來,可是再三仔細觀察過的,發現整個祖洲島上,目前的最高修為,也不過是結丹期初期。

在這樣的天地環境之下,又怎麽可能出現地仙道場?

看樣子,自己的情報還是有誤啊!

不止是他,恐怕就是玉帝,也未必能想到,祖洲會存在地仙道場吧?

正在太白金星猶豫著該如何跟楊錚取得聯係時,其麵前的靈域屏障又內而開,憑空多了一道能進入的門戶。

“李老哥大駕光臨,小弟有失遠迎,忘祈海涵啊。”

一道熟悉的聲音跟著從屏障之內傳來。

太白金星凝眸看去,發現楊錚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距離自己不到丈許外的地方。

“你……知道我來了?”太白金星神色古怪的看著楊錚,遲疑著問道。

“嗯,知道。其實兩天前小弟就知道老哥哥已經登臨祖洲。原本那時,小弟就該去迎接老哥哥的,不過,老哥哥第一次來,作為地主,小弟不能不準備些招待之物啊。可惜祖洲貧瘠,拿不出什麽好東西來,小弟知道老哥哥你好杯中物,特意在這兩天時間裏,釀造出三種美酒,等待老哥哥來品嚐。老哥哥,來,裏麵請!寒舍簡陋,不要嫌棄。”

楊錚熱情的上前拉住太白金星的胳膊,把被感動的一臉暈乎乎的太白金星,請到了天巫靈域內的大梁城楊家府邸。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