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魔劫的導火索(求訂閱)
loading...
發出封魔符詔之後,楊錚徑直回轉天巫山。

在天巫山頂,楊錚端坐在新建的洞府中,喚出玄黃寶鑒,心神催動之下,一副畫卷徐徐在麵前展開。

畫卷之上,展現出一副非常奇特的景象。

一個個靈動的光球,不斷在畫卷中浮現而出,並隨之化作了一道道清晰的人影。

這些人影,皆是東海之內,接到封魔符詔,並產生出相應感應的靈神。

其內,光是祖洲島上,就出現了十幾道人影,其中自然有曹家老祖,以及曹家的三名鬼神。

楊錚的目光,看向了曹家那幾個人,神識鎖定了他們,很快便聽到了幾人的交談聲。

“老祖,這是怎麽回事兒?這個東海仙君使是誰?怎會發出如此符詔?”

說話的是曹家的一名鬼神,顯然對封魔符詔之事,感覺十分的不解。

祖洲的紛爭,暫時與外間無幹,外間的神仙之流,原本暫時也並無幹涉祖洲內政之事的打算。

但這封魔符詔一出,隻怕整個祖洲的局勢,都將發生翻天覆地之變。

這對曹家而言,絕對不是什麽好事兒。

曹家老祖曹邛顯然也很吃驚,聞言搖頭道:“本座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兒。莫非這東海仙君使,就是那楊家的靠山?!”

說到這裏,曹邛的目光轉向虛空處,仿佛在對這空氣說話一般,道:“陰兄,咱們可能惹上大麻煩了!”

他顯然並非是在對空氣說話,而是在跟陰九冥交談。

隻是陰九冥並非神仙之流,而是魔族,並未接到封魔符詔,因此在這畫卷上顯現而出。

“怎麽回事兒?”

一道陰冷的聲音,在曹邛附近的虛空中響起。

曹邛隨即把封魔符詔的內容,向陰九冥大略複述了一遍。

聽罷曹邛的話,陰九冥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陰聲道:“或許你猜的不錯,這個東海仙君使,極有可能就是楊家背後的靠山!此事的確有些棘手了。”

“陰兄有何打算?”曹邛連忙問道。

“能有什麽打算?我們方才密謀商議之事,隻怕已被對方知曉。若非如此,他豈能如此快的就做出反應來?此事我必須要立刻回魔淵,向魔皇大人請示。你自己好自為之。”

陰九冥冷聲說了兩句,再也沒有聲音傳出,似乎就此離開了。

曹邛有些傻眼,在原地待了片刻,忽地輕聲道:“你們暫時按兵不動,本座也需回幽冥一趟,向上麵請示一下,順便查查,這個東海仙君使,究竟是何方神聖,也好盤算一下,接下來該怎麽應對。”

“老祖,這個東海仙君使在三界是什麽品級的神職?”

一名曹家的鬼神,忍不住向曹邛問道。

“正四品的天官,比本座都大了好幾級!”

曹邛有些無奈的道。

雖然他也是正四品的幽冥神官,但他這個正四品,屬於鬼靈官,完全沒法跟人家正四品的天神靈官相提並論。

三名曹家鬼神麵麵相覷,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曹邛的身影一閃,從畫卷上消失無蹤,想來應該是遁入無間冥域,往幽冥界去了。

楊錚看著這一切,微微的皺眉思索了起來。

幽冥界的酆都鬼城,乃是道門安插在冥界的勢力,負責主持酆都鬼城事務的,乃是在封神大戰中,有過卓越戰績的武成王黃飛虎。

黃飛虎死後被封為酆都大帝,替闡教掌管冥界之事,以方便隨時探查冥界消息。

隻不過,黃飛虎在冥界的勢力並不大,他本人的實力也不算多強,在冥界的影響力很一般,完全沒辦法跟佛教的閻羅殿相比。

曹邛此去,顯然是想向黃飛虎討個主意。

隻不過,黃飛虎也未必知道東海仙君使究竟是誰。

此事麻煩之處在於,黃飛虎是忠於闡教的,這也就意味著,一旦他想要調查此事,必然會把闡教牽扯進去。

闡教背後的真正大佬,元始天尊的分身,如今已經入魔,隻怕這件事,一旦他決定插手,勢必會允準手下跟東海出現的魔族勾連在一起。

隻是,元始天尊入魔的事情,除了薑子牙和他之外,如今三界尚無其他人知曉。

楊錚一邊思索著此事,一邊又把目光掃向了其他區域的人影。

祖洲之外,東海範圍中,對於封魔符詔討論最多的,莫過於東華神殿。

那裏現在就像是菜市場一般熱鬧。

可惜紫府洲距離祖洲遙遠,在畫卷上,也僅能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無法聽到他們具體在交談什麽。

“徒兒,封魔符詔是你發的?”

就在這時,楊錚腰間的玉牌中,傳出了薑子牙的聲音。

楊錚連忙取下玉牌,拿在手中,卻並未激發玉牌上的凝形傳訊功能。

薑子牙的神念分身無法顯化,也就沒辦法知道楊錚洞府內具體的情況,隻能通過聲音與楊錚進行交流。

“是,符詔的確是弟子發的,莫非有什麽不妥?”

楊錚先是向薑子牙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何會發出這道符詔,接著向其誠懇的請教了一句。

“豈止是不妥!是大大的不妥!你怎麽這麽糊塗啊,你可知道,一旦封魔符詔發出,除非完成封魔之事,否則便不可逆轉。”

薑子牙聲音充滿憂慮和激動的向楊錚道。

“此事弟子自然知曉,但卻不知究竟不妥在何處?”

楊錚虛心向薑子牙請教道。

“你可知,三界之內,但凡跟功德牽連的紛爭,最終是會引發災劫的?”

薑子牙頗有些哭笑不得的向楊錚道。

“封魔之事,也能引發災劫?”

這一點楊錚還真不知道,心中忍不住的一沉。

“豈止是如此啊。你以為當年封神大戰,是如何爆發的?就是因為功德之爭而起。起初,之事因功德分配不均,大家都不太滿意,於是才有封神榜出世。你如今本就處於天地功德漩渦之內,任何一個舉動,都有可能會引發難以估量的大劫降臨啊!”

薑子牙憂心忡忡的道。

“若為師所料不差,原本魔劫距離真正的降臨,還應該有百餘年時間的,隻怕你這符詔一出,很可能魔劫在近段時間就要提前降臨了!可現在的三界,尤其是我東海範圍,根本還沒準備好啊。”

“啊?怎麽會這樣?”

楊錚也有些傻眼了。

他原本是想發出一道封魔符詔,壞掉陰九冥以魔氣圍堵晉地的陰謀,哪料到此事居然還有如此一說。

如今聽薑子牙這麽一說,豈不是意味著,自己的這道符詔,很可能會變成魔劫降臨的導火索?

這特麽的……

不帶這麽玩的啊。

“可弟子若不發出符詔,那陰九冥就會引魔氣倒灌祖洲,封鎖弟子的晉地,一旦魔氣在晉地周邊凝成,必然會汙染祖洲大片領土。弟子這也是沒辦法才如此做的啊。”

楊錚辯解道。

“唉,你……你為何提前不跟為師通通氣?”

薑子牙頗有些無語的埋怨道。

“老師你能阻止魔族用魔氣汙染祖洲大地這件事麽?”

楊錚小聲嘀咕道。

薑子牙被問的再次無語。

楊錚這個問題,他沒辦法回答,因為,他的確阻止不了。

事實上,除了封印之外,他也沒有更好的對付魔族的辦法。

在祖洲這片陸島上,他的絕大多數手段都施展不了。

現在再說這些,其實已經沒什麽意義了。

楊錚的封魔符詔都已經發出去了,根本不可能在收回。

好在,他從封神榜的副本上查出,楊錚如今尚有三十萬善功可用,倒也不必擔心,封魔之事對功德的需求。

“你那三十萬善功,怕是很快就會被消耗一空了。唉,你可知善功的積累有多難?”

薑子牙對楊錚這種敗家的做法,實在有些心疼。

“祖洲上,現在好像也沒多少魔族吧?”楊錚道。

薑子牙苦笑道:“是沒多少,可那隻是現在。你這道符詔一發,隻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魔族登陸祖洲了。尤其是東海龍族,對祖洲覬覦已久,而今隻怕必會派遣大量龍族登島。”

“這卻是為何?”楊錚又是吃驚,又是不解道。

“為何?莫非你連祖洲的真正來曆都不清楚?”

薑子牙頗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弟子……好像還真不大清楚。老師能跟弟子具體說說麽?”

楊錚有些惴惴的問道。

他原本以為,祖洲的真正來曆,就是葬巫祖島,但聽薑子牙的意思,好像還另有隱情。

“祖洲,原本就是龍族祖龍的骸骨所化。如今藏匿在東海的祖龍,不過是其殘存的一道龍魂而已。你說說,龍族會不會借此機會登島?現在你該明白,為師真正擔心的是什麽了吧?”

薑子牙頗有些無語道。

原本他已用自己的純陽戊土旗,在東海布置下了一座龐大的封禁大陣,隨時可以啟動,封禁東海大部分區域。

即便是祖龍被魔化的龍魂,都很難從那封禁中掙脫。

可他這手布置雖然很好,卻耐不住楊錚這麽一搞。

一旦祖龍的龍魂回歸其骸骨所化的祖洲島,整個祖洲島有極大概率,將會被其徹底吞噬,化為其大道洞天界的一部分。

依附於祖洲島而存的人巫族,頃刻間就有滅族之禍。

聽到薑子牙這麽一解釋,楊錚頓時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他的目光,隨之飛快看向東海龍族所在的區域方向。

果然,那裏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無數道龍族人影!

楊錚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涼氣!這還真是捅了馬蜂窩了!

下一刻,楊錚毫不遲疑,巫神一閃之下,便脫身而出,進到了玄黃本源界中。

他隨即以自己的巫神之力,催動玄黃本源界之力,飛快的開始更改著祖洲世界的天地規則!

“敕:祖洲禁止一切龍族踏入!違者,天罰地毀,神魂俱滅!”

敕令下,楊錚的巫神頓時感覺到,整個祖洲島輕輕震動了一下,緊接著,他的巫神噗的以下,直接潰散了!

好半晌,一團虛淡的光球,才漸漸從潰散的光芒中,重新凝成,變成了楊錚的模樣。

僅隻一道敕令,便耗盡了楊錚的所有巫神之力,甚至還導致他的巫神,一朝回到解放前,再次跌落成了巫靈。

楊錚做完這件事,巫靈瞬息間遁回肉身,並連忙取出一枚恢複神魂的丹藥,趁著還沒有昏過去前,趕緊運轉巫靈術,恢複修煉起來。

“徒兒?徒兒?楊錚,楊錚?你沒事兒吧?”

玉牌中傳來薑子牙焦慮的聲音。

他方才正在跟楊錚以神識進行著溝通,隻是,他話還沒說完,神念感應中,便失去了楊錚的所有氣息。

薑子牙還以為楊錚出現了什麽意外,連忙焦慮的呼喚起來。

隻是此刻的楊錚,巫神因消耗過甚而被毀,好不容易才保留了一絲巫靈,正處於最虛弱的時候,根本沒辦法再通過玉牌,與薑子牙進行溝通聯係。

那玉牌上的光芒漸漸黯淡了下去,薑子牙的聲音也越來越微弱,直至消失。

就在這時,楊錚的頭頂上方,突然間憑空出現了一道玄妙之門。

一道金色光芒一閃的從那玄妙之門中遁出,落在了楊錚的身體之中。

下一刻,楊錚身上的氣息,陡然間發生翻天覆地之變。

原本看起來萎靡不振,似乎隨時都會斷氣模樣的楊錚,身上的神道修為氣息,節節攀升,直至達到仙人之境才停止下來。

不過,這種強大的氣息之持續了不到片刻,便盡數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錚這才漸漸醒轉,臉上浮現出心有餘悸之色來。

方才的那道金光,正是楊錚的第一世天魂。

借此之機,楊錚的天魂與楊錚的巫神徹底融為一體。

三魂齊聚之下,楊錚的氣機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並暫時獲得了一股極為神秘而強大的力量,推著他直接擁有了地仙境級別的修為。

當然了,這種暫時獲得的境界和修為,隻是一種臨時性的獲得而已,並非永久。

好在經此一事後,楊錚必將獲得大量的突破感悟,對其日後突破至地仙境,有著難以估量的作用。

而且這些突破感悟大多還是來自天魂,而非楊錚自己本人。

提前動用了天魂,也直接導致了一係列變故的出現。

隻是楊錚現在也管不了這些了。

“楊錚,封魔符詔可是你發的?”就在這時,又有一道聲音憑空傳來。

隻聽聲音,甚至不用看,楊錚都能猜到來人是誰。

“是我發的,怎麽了?”

開口問他的,正是多日不見的廣成子。

“甚好,本仙不久便將降臨祖洲,以應對魔劫。你可有什麽需要本仙幫忙的?”

廣成子向楊錚詢問道,其語氣中,隱隱透著一絲羨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