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東海仙君使封魔敕令符詔!(求訂閱)
loading...
離開白馬寺的範圍後,楊錚並未立刻返回天巫山,而是心神沉入巫門,借助玄黃寶鑒,探查起了洛陽的動靜。

如今的祖洲,天地解封,原本藏匿起來的各種神異,皆開始漸漸顯露崢嶸。

坐鎮白馬寺的普光禪師,已經開始以白馬寺為中心,在構建自己的佛光靈域。

洛陽皇城內也出現了無間冥域的出口,很顯然,那是曹家老祖搞出來的。

方才在普光禪師手底下吃了點小虧的魔族青年,並未離開洛陽,而是被曹家老祖曹邛邀請著,去了皇城內的無間冥域中。

這並未出乎楊錚所料。

楊錚施展五行遁法,隱匿了自己的行蹤,遁入皇城,尋了一處僻靜無人之地,而後悄然放出巫神,進到了無間大夢冥空之中,並一閃之下,來到了無間冥域附近。

此際,他對出入無間大夢冥空,已經頗有心得,甚至在無間大夢冥空之內,他的巫神還能施展一些特殊的手段。

無間冥域的存在即為特殊,它是三界中,唯一可以連接冥空和鴻蒙世界的通道,不過,鴻蒙世界的冥域內,沒人知道無間大夢冥空究竟是什麽樣的存在,因此的,至今也無人能夠穿過無間冥域屏障,進入無間大夢冥空中。

到是楊錚,巫神身在無間大夢冥空中,卻可以隨時穿過屏障,進到無間冥域內。

透過無間冥域的半透明屏障,楊錚清晰的看到了那個魔族青年和曹邛兩人,正在冥域內商議著什麽。

楊錚隨即施展出唯有幽冥神獸諦聽才能在冥界施展的神通——“地聽之術”,窺聽著兩人在冥域中的交流。

片刻後,楊錚微微皺起了眉頭,神色冷幽的盯著冥域內的曹邛。

又過得片刻,楊錚毫不猶豫,巫神瞬息返回肉身,並在一閃,由無間冥空,遁離洛陽,回轉到了天巫靈域。

與此同時,就在楊錚離開不過數息的時間,他先前停留之地,出現了兩道身影,赫然正是先前在無間冥域交談的魔族青年和曹邛。

“陰兄,你看是不是那小子?”

曹邛臉色頗有些難看的掃了一眼楊錚方才所停留之地,向魔族青年問道。

魔族青年點了點頭。

“的確是他,沒想到,那小子竟能瞞過你我的神念,潛入如此近的距離來。”

他的臉色同樣也有些不大好看。

以他的魔功境界,尤其是魔魂魔念的境界,區區一個人族的築基期螻蟻,居然能夠瞞過他的魔念,這實在有點令他惱火。

而更為令他感到震驚的,還屬對方如此詭異的逃遁之術。

方才在無間冥域之內,他的魔念憑空感應到一絲詭異的神息法術波動,對於魔族而言,對這種神息之術,最為敏感,稍有異動就能察覺。

這魔族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僥幸逃得一絲魔念,而後借助上千隻螟蟲,再次被魔祖複活的陰九冥。

他現在的形象,與先前在無量壽佛寺廢墟夢境中顯現的截然不同,即便是楊錚,方才在白馬寺內時,竟也沒能看出他的來曆。

若非普光禪師提了一嘴,楊錚在離開白馬寺後,還真沒打算去皇宮走一遭。

陰九冥顯然是認得楊錚的,這個小子,當初在無量壽佛寺內,便能強行從他構造的夢境脫身逃走,這令他印象十分深刻。

盡管當時,他的本尊尚被鎮壓在封魔塔內,留在外間的不過是一些散亂的螟蟲魔念,但即便如此,區區一個煉氣期的小輩,也絕無任何可能從他構造的夢境中逃生。

唯一的解釋,就是對方精通能夠克製魔族的一些功法。

而今看來,那小子懂得應該就是巫族的一些詭異巫術了。

不過,對方方才用的是什麽逃遁之法,他卻是毫無任何的頭緒。

“走,去晉地的靈域看看,這次必須要搞清楚,巫族究竟在搞什麽鬼!”

陰九冥神色陰冷的道。

他的本尊被鎮壓的魂飛魄散而死,導致自己是死在了何人之手,到現在他也不清楚。

對於巫族的仇恨,陰九冥是深到了骨子裏。

這次複活後,他主動請求,重返祖洲,就是為了覆滅人巫族,以報本尊被滅之仇。

失去了原本的身體,現在這具被魔祖造出的身體,用起來十分的不協調。

“甚好,小弟也想看看,那靈域之主究竟是何方神聖!”

曹邛驚喜不已,連忙點頭答應道。

兩人當即破空而去,不過片刻的時間,便橫跨上萬裏疆域,出現在了天巫靈域外圍。

此時的天巫靈域,靈性壁障若隱若現的浮現在晉地四麵,看範圍,差不多已經覆蓋了數千裏左右,完全把整個晉地籠罩在了其內。

若是普通人站在壁障之外,是完全感應不到它的存在的,甚至朝裏麵走,也不會遇到任何的阻擋,但真要碰到屏障的話,普通人隻會被輕輕彈開,或者被引導著走向歧途,一旦發現異樣,還以為自己是撞邪,碰上了鬼打牆。

但在神仙的眼中,那屏障在元神之眼下,卻是清晰可見的。

它就好比一個倒扣的半圓形巨碗一樣,把整個晉地扣在了禁製中。

事實上,若是遁入地下的話,同樣能夠看見類似的屏障存在。

靈域的壁障是一個非常完整的圓形結構,無論是從地麵還是從地下,皆無法進入其內。

想要進入靈域之中,必須要獲得靈域之主的允準才可。

曹邛和陰九冥二人圍繞著靈域屏障觀察了好幾圈,皆麵麵相覷,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確定是靈域麽?”

曹邛也不是沒見過地仙靈域,但像眼前這樣的靈域,他還是第一次見。

這屏障也太周密了吧?

這還是福地靈域嗎?

說它是天仙大佬的洞天仙域也不為過了吧?

“陰兄,你能找到進入此靈域的法門麽?”

曹邛看向陰九冥。

陰九冥眉頭緊鎖,神色陰晴不定的死死盯著眼前的靈域屏障,好半晌才搖了搖頭。

“信息有誤,這不是靈域,而是洞府類的先天靈寶構建出的洞府仙境。”

“洞府仙境?這……據曹某所知,這三界之內,洞府內的先天靈寶,好像也就隻有那麽幾件吧?楊家背後的靠山,手中能有那種級別的寶物?”

曹邛吃驚的道。

眾所周知,洞府類的先天靈寶,整個三界都是有數的,且皆被掌握在三界真正的大能手中。

比如佛門的須彌山,便是一件洞府類的先天靈寶衍化而成,一直被阿彌陀佛掌管著。

再比如道門的三清聖境,同樣也是一件洞府類先天靈寶衍化而成,乃是三清道祖的道場所在之地。

除此外,像冥河老祖所掌控的血海,女媧娘娘的媧皇宮,也都算是類似的寶物。

可區區楊家,怎麽可能找到這樣的大能做靠山?

若真有這等大能支持他的話,他何必還收縮兵力?

單憑此等偉力,也足可席卷整個祖洲了吧?

“這本座哪知道?”

陰九冥瞪了曹邛一眼。

他其實不過是因根本沒看出這靈域的來頭,故意搪塞了一句,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哪料曹邛這廝居然還當真了。

巫族的確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寶貝。

若是有的話,也不會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

“現在怎麽辦?”

曹邛眼巴巴看著陰九冥。

“涼拌。”陰九冥悻悻的哼哼了一句。

若是他本尊還在的話,這區區靈域自然是攔不住他的。

可惜,複活後的他,如今也不過才隻有相當於地仙境的修為,完全沒辦法奈何眼前的靈域,別說進去,怕是隻要稍稍觸碰一下靈域屏障,立刻就會別對方察覺。

他可不想打草驚蛇,驚動了這靈域的主人。

“楊家有此大能支持,我等原先的計劃,豈不是沒辦法實施了?”

曹邛兀自有些不甘心的嘀咕道。

兩人方才在無間冥域中密謀,原本是打算,把晉地圈進起來,徹底孤立楊家,然後借助魔族之力,一舉魔化整個晉地,把人巫族的根基全部摧毀。

而後,他們雙方在共分這祖洲天下氣運。

二人都很清楚,事實上,整個祖洲之地的生靈,都是人巫族。

即便楊家被滅了,也不會影響到人巫族的氣運,他們反而可以借此一舉吞並了人巫族的氣運,並以此為根基,借助人巫族,在大劫之下,大肆掠奪興族的功德。

在這方麵,他們兩個自然是插不上手的,但他們背後的老祖,卻有這等教化之能。

他們隻需打打頭陣,就能憑此分潤功德,自然十分願意幹。

“為什麽不能實施?”

陰九冥不懷好意的盯著那靈域屏障,陰惻惻的道。

“陰兄的意思是?”曹邛驚喜道。

“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本座會在這靈域四麵,布置下魔氣大陣,封鎖靈域,讓他們困死在這裏!”

陰九冥冷聲道。

“這能行嗎?”曹邛吞了吞口水,有些吃驚道。

祖洲之地的天地規則雖然變了,原來的封禁解除,但魔族想要在祖洲大地上布置魔陣,引魔氣倒灌祖洲,這件事的難度卻依舊大的離譜。

此等手段,非魔祖出手不可。

但陰九冥也說了,祖洲之外的事情,他們怎麽做都可以,但涉及到祖洲之事,無論是魔祖,還是冥河老祖,都不會插手。

這是他們跟人巫始祖之間達成的天道協約。

誰若是違反,必會遭到天道的反噬。

那種級別的大佬,輕易可不想觸碰天道,引起反噬。

“大型的魔陣,自然沒辦法布置,但隻要你我兩家聯手,在這四麵布置幾座小型的魔陣,還是可以做到的。”

陰九冥淡淡的道。

曹邛臉色頓時忍不住的一變。

“此事,要不然還是從長計議吧?”

與魔族聯手之事,本就是他自己私自做主,瞞著背後大佬幹的,一旦傳出去,自己在酆都那邊,必會遭到問責,甚至於判罰。

曹邛在冥界已混到了鬼帝級別,可不想因此而丟了飯碗。

“你若不做,那接下來的好處,可跟你沒關係了。你自己看著辦。三日後,本座會帶手下兒郎,帶著魔天罐到此。”

丟下這句話,陰九冥揚長而去。

曹邛一呆,神色跟著變得陰晴不定起來,猶豫了好一會兒,才一咬牙,掉頭離去。

就在二人離開後不久,楊錚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他們方才所在位置的屏障之內。

事實上,兩人出現在靈域外的一瞬間,就被楊錚察覺到了。

隻不過為了防止被二人察覺,楊錚一直隱藏著靈域中,並未現身。

此時,楊錚的臉色同樣也是非常的凝重。

兩人剛才說了什麽,他同樣聽得一清二楚。

曹邛和陰九冥隻怕怎麽都不會想到,天巫靈域的奇異,遠非他們能夠想象。

事實上,他們方才所站的位置,就在天巫靈域的範圍之內。

那個屏障不過是一個假象而已。

掌控著整個天巫靈域的楊錚,可以任意擴展收縮靈域的範圍,隻要不超出極限即可。

為了防止外人的窺探,一直以來,他都留了一個緩衝的區域。

“好歹毒的魔蟲!”

楊錚沉這臉,望著陰九冥離開的方向,喃喃自語道。

若陰九冥真成功在天巫靈域四周布置下魔氣大陣,封鎖了整個靈域出入門戶的話,那麻煩還真是大了。

“真當老子是泥捏的不成?”

楊錚冷哼了一聲。

下一刻,他一翻掌,取出了自己的神印。

那神印被其祭出之後,隨即漂浮在了半空中。

楊錚摩挲著下巴,微微抬頭看著上方的神印陷入沉思。

片刻後,楊錚已有定計,隨即打出一道道法訣,神識操控神印,顯化出一道符詔來。

“東海仙君使封魔敕令:經本仙君使調查,祖洲有魔族肆虐為禍,欲引魔氣倒灌祖洲大地,荼毒魔化生靈,本仙君敕令,招募東海十三洲修士斬邪除魔,敕令下,凡參與屠魔者,皆可得善功。憑本符詔所積累善功,待除魔功成,一並來本仙君使這裏兌換善功。”

“凡斬殺一階魔頭,可得一點善功!”

“凡斬殺二階魔頭,可得五點善功!”

“以此類推,魔頭等階每提升一階,善功翻五倍!”

……

楊錚神識飛動,在符詔上不斷書寫著敕令詔書神紋。

半個時辰後,一份兒非常詳細的封魔敕令符詔,已然書寫完畢。

楊錚從頭到尾通讀一遍,確認無誤,沒有任何漏洞,一咬牙,打出一道法訣,把這道符詔發了出去。

下一刻!

但見一道青色符詔神光衝霄而起!

短短片刻間的功夫,這道符詔已然傳遍整個東海!

不久,整個東海但凡有神職在身的神仙修士,皆沸騰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