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魔蹤現,佛門入彀中(求訂閱)
loading...
京師洛陽,皇宮內苑神廟。

大魏皇室當今皇帝曹仁篤,曹家的神官城隍曹聖泰皆在,除了他們二人外,曹家祖祠中供奉的另外兩名鬼靈和老祖也在。

“老祖,這就是最近弟子從各地得到的情報,請老祖過目!”

曹仁篤恭敬的呈上一份兒最新情報。

這段時間以來,曹仁篤大刀闊斧的進行了一係列的補救措施,總算是挽回了頹敗的局勢,現如今,局麵一片大好。

尤其是最近,在接到楊家竟然愚蠢的選擇死守北疆晉地,放棄了其他所有地盤,撤回了所有核心成員,他也沒敢掉以輕心,派出了大批密探,刺探內情。

盡管現在也還沒搞清楚,楊家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這卻並不影響他的部署。

不管楊家為什麽要這麽做,但這顯然正中他的下懷,令他可以抽出更多精力,繼續挽回曹家頹敗的局勢。

他已經跟淮南王和梁王達成協約,三家聯手清洗鏟除其餘勢力,共分天下。

通過自家老祖給出的,來自於地府,乃至天界的情報,他對眼下祖洲的行事,也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直觀的了解。

對於楊家竟會被認為是氣運之主,曹仁篤十分的不服氣,一心想要做點什麽,證明自己才是這祖洲天下的氣運之主。

也正好,這段時間以來,曹家背後依靠的地府勢力,也開始多方運作,準備在祖洲有所行動,曹仁篤正好趁此機會,開始了自己的布局。

他呈上情報後,小心的垂手站在一旁,惴惴的看著活過來的老祖神像。

說實話,他的一切底氣,都來自這位老祖,若這位老祖不支持他的話,他還真不知接下啦自己該如何應對楊家。

曹邛麵無表情的查看著手裏的情報,看完後,抬起頭,目光看向了曹聖泰。

“讓你去北疆大梁城探查,可查出什麽來了?”

“回稟老祖,弟子無能,竟無法進入晉地範圍。那裏似乎存在著一種很奇怪的神道力量,弟子跟本沒辦法靠近。”

曹聖泰一臉慚愧的叩首說道。

“嗯?沒辦法靠近那片地方?怎麽回事兒?說清楚一點!”

曹邛神色微變的問道。

曹聖泰於是把自己前段時間前往北疆晉國封地的經曆,跟曹邛講述了一遍。

聽罷,曹邛麵上露出吃驚之色。

“那裏莫非已成了靈域不成?可這又怎麽可能呢?!”

以曹邛的經驗,一聽之下就知道是怎麽回事兒了。

靈域之事,對於真正的高階修士,乃至於地仙而言,並不算稀奇。

事實上,修為達到地仙境以後,都有辦法開辟出獨屬於自己的靈域。

莫非楊家已經找到了靠山不成?

楊錚認薑子牙為老師,並在天庭擔任官職的事情,真正知道的人其實並不多。

曹邛不過隻是幽冥酆都的一個鬼帝而已,嚴格算起來,也就是個四品的靈官,能夠知道的事情,也有限的很。

“靈域?那是什麽?”

曹聖泰和曹仁篤二人麵麵相覷,吃驚的看著曹邛。

曹邛搖了搖頭,道:“那是地仙道場,具體情況告訴你們,你們也無法理解。事情怕是有些麻煩了。”

他是真感到了棘手。

即便是以他之能,對靈域也是束手無策。

他雖是鬼帝不假,修為上與地仙相當,乃是屬於真正的鬼仙,若是在幽冥界,他也有自己的靈域地盤,可這是陽間。

“看樣子,楊家這是也找到了地仙級的靠山啊!”

“啊?”

曹仁篤頓時有些傻眼了。

“那怎麽辦?難道就那楊家沒辦法了嗎?而且,他們既然找到了地仙靠山,為何還要撤回所有核心成員?”

“此事具體如何,本祖也不清楚。而且,也沒辦法去窺探。陽間的地仙道場,除非對方願意放開,本祖才能進去,否則,即便是本祖,也進不得。”

曹邛遺憾的搖了搖頭。

“不過,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

“還請老祖明示!”曹仁篤連忙躬身道。

“淮南王不是投靠了魔族麽?你把這一情況告訴他,設法請他聯絡魔族的高手前往探查。本祖聽聞,魔族跟北邊那大墓中的東西有過節,興許他們會更感興趣。”

曹邛嘴角掛著一抹淡淡的冷笑,向曹仁篤道。

“是,弟子這就去安排!”

得到確切的指示,曹仁篤心中大定,正要出門,忽然,曹邛猛然抬頭,看向了外間。

“等等!你不必去忙活了,南邊的魔族,似乎比咱們還著急,他們有人來了,本祖去會會他!”

說話間,曹邛的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曹仁篤和曹聖泰二人,隻好在神廟中恭敬的等候著。

曹邛離開皇宮後,徑直出現在了城外的白馬寺內。

他頗感意外,對方居然並不是衝他來的,而是從那白馬寺來的。

他悄然進到白馬寺的後院,朝著白馬寺內最為神秘的一處禪房走去。

“阿彌陀佛!”

一聲洪亮正大的佛號,陡然間自那禪房中傳出。

接著,那禪房忽然間四分五裂的炸裂開來!

一名身披朱紅袈裟,渾身有著刺目白光的老僧,從漫天廢墟中,顯現出了身影。

除此外,廢墟內居然並無第二人。

那老僧白眉白須,頭上有著九個醒目的戒疤。

此時,老僧臉上表情極為凝重,目中閃爍著一縷縷金色的光芒,似乎正在用佛眼搜尋著什麽。

這番動靜早驚動了白馬寺內的僧人,數道身影先後從各處疾馳而來。

“都退出白馬寺!十裏範圍之內,不得有人靠近!”

老僧的僧袍忽然間無風自動,一道道白色佛光自其身上散發而出,迅速向四外擴散,他凝重的聲音,也跟著傳了出去。

奔過來的幾道僧人人影,聽到聲音,一個個神色大變的連忙向外飛退。

一時間,寺內僧人一個個跟著飛快離開。

不片刻的時間,整個白馬寺,便被老僧身上放出的白光籠罩,變成了一片特殊的領域。

“佛光普照!這僧人竟是一尊真正的羅漢麽?!”

剛剛趕過來的曹邛臉色微微一變,絲毫不敢大意,連忙跟著退出了老僧領域的範圍。

這老僧的修為跟他相當,也是一個初級地仙,且對方還是正兒八經的佛門弟子,動用的也是最正宗的佛門神通,他作為鬼仙,對這種佛光十分厭惡,不想被其罩住。

曹邛的出現,顯然也引起了老僧的注意。

不過,那老僧並未理他,目光依舊十分警惕的在掃視著四周。

“普光羅漢,你還是這麽無趣。”

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忽然間自地下傳來。

緊接著,一道漆黑的魔影,突然間毫無征兆的憑空浮現而出,一閃之下,破開了老僧的佛光,出現在了白馬寺外。

“阿彌陀佛!原來是你這魔頭,納命來!”

老僧宣一聲佛號,探手從大袖中一抓,一個黃色缽盂出現在了其手上。

“且慢動手!本座今日來,可不是跟你打架的,而是有事相商!”

那魔影漸漸凝實,變成了一長相醜陋的黑袍青年。

此青年皮膚黑如鍋底,雙眸血紅,頭上還長有四個怪模怪樣的犄角,皮膚不滿細密的鱗片,隱隱有著黏液般的東西在閃爍著,看起來非常的詭異可怖。

“貧僧跟你這魔頭沒什麽好說的,看缽!”

老僧冷哼一聲,把手中缽盂往空中一拋,那缽盂瞬間化作數十丈大小,凝在了半空。

一圈圈白色的華光,不斷在缽盂上流轉,便要朝那魔影青年落下。

“普光老禿驢,莫以為本座會怕你!你我百年前又不是沒打過,你這手段,對本座無用!本座說過,今日來,不是跟你……”

魔族青年還待再說,但那老僧卻似乎極為痛恨此魔頭,根本不聽他的話,手中法印不斷施展,口誦佛號,催動缽盂,降下一道道白色神光,砸向那青年。

魔族青年大怒,冷哼一聲,雙手朝著地下一抓,一並漆黑長刀出現在手中。

他抬手揮舞手中長刀,朝著虛空狠狠一斬過去!

滾滾魔氣隨著那長刀從地下湧出,呼嘯著撲向落下的白色神光。

雙方瞬息間交擊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靈威和魔威,頓時把這方圓之地,鎮的不斷動蕩起來。

眼看著千年古刹便要因此而毀於一旦,老僧臉色微微一變,哼了一聲,連忙收回缽盂,並屈指在缽盂上一彈。

一道清脆的聲音從缽盂上傳出,並隨之蕩漾而開。

原本動蕩的氣機,被這缽盂的聲波一蕩之下,紛紛潰散湮滅。

看到這一手,那魔族青年和曹邛臉色都跟著一變!

“好厲害的寶貝!”

曹邛暗暗驚呼。

就隻這一下,他便可斷定,老僧手裏的這缽盂,起碼是一件真正的仙器級別佛寶!

看樣子這老僧的來頭大不簡單!

那魔族青年顯然也沒有料到,眼前這白眉老僧,手裏的寶貝居然這麽厲害。

“普光,莫非你甘心佛門在祖洲的多年布局,就此功虧於潰不成?”

魔族青年見老僧還想動手,連忙大聲叫道。

老僧手中動作微微一頓,皺眉道:“此話怎講?”

“北地已有靈域出現,就在那楊家晉地大梁城,我想你該明白這是什麽意思吧?”

魔族青年冷哼道。

“嗬嗬,靈域?以你魔族的勢力,區區一個靈域而已,豈能阻擋住你們的腳步?你的算盤打錯了。自古正邪不兩立,看缽!”

老僧不為所動,冷笑一聲,突然間又催動那缽盂,向魔族青年罩去。

魔族青年不敢接戰,隻能鬱悶的冷哼一聲,遁逃而走。

老僧也不追趕,目光轉向在一旁看熱鬧的曹邛,神色頗有些不善。

聽到老僧的名字,曹邛就已猜到了他的來曆,知道自己跟他也不可能有什麽共同語言,被其目光一盯,曹邛毫不猶豫的轉身遁走,朝著魔族青年追去。

看到這一幕,老僧冷哼了一聲,並未追趕,但同樣也並未撤去周圍佛光。

待魔族青年和曹邛先後離開,老僧再次一彈缽盂。

佛音蕩漾之下,原本被毀壞的地方,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修複著。

不片刻的功夫,整個白馬寺居然已恢複如初,好似不曾發生過任何的變故。

老僧從新走回禪房。

此際,若曹邛在此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

在老僧的禪房中,竟然還有一人!

“阿彌陀佛,楊錚小友,方才的事情,抱歉了,你不介意沒經你允許,就直接把你收進了老僧的靈域之中藏匿吧?”

老僧進入禪房後,原本苦大仇深的臉上,頓時變得如沐春風,堆滿笑意。

禪房中的人,任誰都不會想到,竟然是楊錚!

楊錚淡淡的笑了笑,道:“不介意,當然不介意。普光禪師也是出於保護在下的心思,在下又豈能不知好歹?”

“小友明白就好。來,請坐,咱們繼續方才的話題如何?”

普光禪師笑眯眯請楊錚就坐道。

“當然可以,禪師先請!”楊錚道。

楊錚此次前來白馬寺,為的就是見這佛門的代表。

普光禪師代表的是過去佛,他乃是過去佛祖座下弟子,原本曾是真正的金身羅漢,追隨佛祖在域外經常與魔族大戰。

後來因為意外遭受重創,差點隕落,好不容易撿回條命,結果修為卻跌落至普通羅漢境界,甚至因那傷勢,還導致無法再返回天界,這才被佛祖安排在了地仙界,掌管佛祖的諸多廟宇香火之事。

祖洲所傳的,數百年前,帶著佛光舍利子,創建無量壽佛寺的大德高僧,其實就是他的轉世化身之一。

那佛光舍利子,就是他受創差點圓寂時所留,共有八顆。

世間傳聞,佛門有八部天龍珠,一旦集齊,就能煉出功德氣運至寶。

這種說法顯然是不正確的。

八顆舍利子集齊的話,也隻能恢複成一顆完整的舍利金丹,也就是普光禪師第一世修煉出的佛道舍利子。

因普光禪師修煉的是大威天龍咒,因此的,他第一世的佛道舍利子,的確擁有化身天龍的獨特神通。

而且,因他封魔滅魔的功德,那舍利子也的確能夠被煉成功德法寶。

但此寶是普光禪師的舍利子,別人自然是沒辦法煉化的。

楊錚出現在這白馬寺內,並非是他主動要來,而是受普光禪師所邀而來。

兩人方才正在禪房內交談,普光禪師把自己的來曆,向楊錚道明,剛想談及更深入的話題,不料就有魔頭來擾。

“你的情況,佛祖已經向貧僧言明,貧僧此次代表佛祖,想問小友一句,未來可有佛?”

普光禪師一臉肅然,異常認真的看著楊錚,一字一頓問道。

“自然有佛。”楊錚點頭道。

佛教的存在,自有其道理,即便將來他能實現祖巫的安排,令無間大夢冥空與鴻蒙世界合一,完成天巫大道替代天道的使命,也絕對不可能讓佛教消失。

普光禪師點了點頭,臉上肅然的表情,再次化作和藹的笑意。

“如此甚好。小友對魔族怎麽看?”

“魔為亂,亂當除。”楊錚毫不猶豫,言簡意賅的脫口而出道。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小友與我佛主張,不謀而合,看來你我兩家頗有佛緣,大有合作的餘地啊。”

普光禪師笑眯眯道。

“說起來,在下跟禪師,其實的確有緣啊。禪師莫非沒從在下身上察覺到什麽嗎?”楊錚神秘一笑的看著普光禪師。

普光禪師愣了一下,然後向楊錚打了個稽首,仔細在他身上打量了兩眼。

“咦!小友莫非修煉了貧僧所創的煉體功法?!”

普光禪師訝然不解的道。

“在下曾去過被毀的無量壽佛寺,有幸見到了禪師當年留下的禁製大陣,僥幸從中窺見了禪師留下的那門功法。”

楊錚笑著向普光禪師解釋道。

“看來小友跟貧僧確實很有緣。不過請恕貧僧冒昧問一句,小友身為巫族,為何要修佛門的煉體術?”

巫族擅長煉體之事,三界人所共知,普光禪師實在感覺很意外。

“巫族的煉體術,起點太高,已經不適合現在的人巫族。”

楊錚歎息著搖了搖頭。

“這麽說,貧僧倒還因此要沾上人巫族的光了?”

普光禪師忽地想到什麽,神色一動的看著楊錚,語氣竟隱隱有些期待的道。

“若禪師不願意,在下自不會外傳禪師的功法。”

楊錚淡笑道。

“如此大善之功,貧僧豈有不願之理?小友若是信得過貧僧,貧僧或可輔助小友,進一步完善此功,令其能夠更加適合人巫族修煉,不知小友以為如何?”

普光禪師連忙道。

開玩笑,他若想恢複昔日修為,尚需大量功德才行。

如此好事兒,豈有向外推脫之理?

“既如此,那就有勞禪師了。”

三界的煉體術,除了巫族外,還有道門的八九玄功和佛門丈六金身。

普光禪師的九陽金剛降魔功,便是脫胎於丈六金身。

道門的八九玄功,楊錚壓根不敢去想,想也白搭,道門根本不可能傳給他。

嚴格說起來,巫族跟道門其實還是同源。

那八九玄功其實便是元始天尊所創,其內還蘊含著一些元神修煉的奧妙。

元始天尊是絕對不會允許門下弟子把它傳給巫族人的。

反倒是佛門這邊到是有可能獲得。

而若是能借此機會,把佛門拉攏到自己陣營這邊來,對人巫族接下來的發展,也將是一個非常大的臂助。

“阿彌陀佛,甚善,甚善!”普光禪師高興道。

“方才在下好像看到了曹家的鬼神老祖?”楊錚趁機道。

“區區一個不入流的鬼帝而已,完全不需要管他。曹家氣數已盡,滅亡隻在朝夕。小友氣運金紫,衝霄蓋世,君臨之日已不遠,何必跟一腐朽計較?”

普光禪師一臉不以為意的道。

“承您吉言,那就暫時不管他了。不過,南邊的魔族,若是不管,隻怕會釀成大患吧?”

楊錚沉吟了一下後道。

“佛祖早料到魔族會有動靜,是以才命貧僧轉世來祖洲弘揚佛法,普渡濟世。貧僧在南部布置的有三座封魔陣,時機成熟時,貧僧會啟用封魔陣,配合小友掃魔。”

普光禪師似乎對魔族擾亂祖洲之事,毫不擔心,一臉淡然的說道。

楊錚若有所思站起來,點了點頭。

“那在下就在晉地恭候禪師的佳音了。”

“小友放心,多則月餘,少則十天,貧僧必會前往晉地拜會小友,探討佛法。”

普光禪師笑眯眯道。

“告辭!”楊錚拱了拱手,在普光禪師目送下,離開了白馬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