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純陽戊土旗,楊錚的決定(求訂閱)
loading...
玄洲之行十分順利,有薑子牙出麵,真武大帝果然很給麵子,楊錚甚至連準備好的見麵禮都沒送,就順利的拿到了一瓶先天水行之氣。

不過因為真武大帝正有事在身,與薑子牙和楊錚簡單見了一麵,聊過之後,便又匆匆離開,楊錚後來才從薑子牙口中得知,原來北海出現了大批魔族,真武大帝正在部署剿殺魔族事宜,因是得了薑子牙的傳訊,特意抽空回了一趟玄洲。

人家堂堂下界帝尊,竟如此實誠,這人情可是欠的不小,日後有機會,須得設法償還才是。

“師父,這次多謝你了!”

“你我師徒,何須客氣?走吧,咱們趕緊回去,為師總覺得東海要亂。”

薑子牙擺了擺手,一臉的凝重之色。

北海之事,顯然也影響了薑子牙。

連真武大帝都如此重視封魔之事,他執掌東華神殿後,東海出現了魔淵漩渦,而根據下麵調查得來的蛛絲馬跡,似乎在東海內部,也存在有一些魔族的蹤影,他卻沒怎麽重視,一旦東海亂了,他難辭其咎。

不過,一想到師尊也可能入魔,他的心便沉到了穀底,感覺眼前看不到絲毫曙光希望。

出了這樣的事情,天界也沒給個說法,其他的道祖更是匿跡隱蹤,仿佛對此渾然不覺一樣,這令薑子牙有些無所適從。

“徒兒,你覺得為師接下來該怎麽做?”

薑子牙的目光,不經意的掃了一眼楊錚,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好似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老師是接到誰的符詔,讓你去接手東華神殿的呢?”

楊錚趁勢問出了一直以來存在於心中的一個疑問。

薑子牙不明白楊錚為何有此一問,但還是回道:“自是來自天庭的符詔,難道有什麽區別麽?”

“真來自天庭?老師,你若真想垂問弟子對此事的看法,還希望能老實回答弟子的問題。”楊錚微微搖頭道。

他才不信薑子牙的調令符詔來自天庭。

薑子牙的東華帝君封號,來自封神大戰的功勞。

東華神殿帝君之位,不在封神榜的管轄範圍,天庭可沒有任命調動之權。

薑子牙沉吟了片刻後,道:“是太上道祖命玄都大法師,給為師下達的符詔調令。”

這就解釋的通了。

看樣子,太上老君早應該察覺到元始天尊入魔一事,因此才特意把薑子牙掉到東海。

闡教自封神大戰以後,便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一部分弟子被佛門分化拉走,餘下的這部分弟子,除了極個別外,皆是死忠與元始天尊的人。

若元始天尊入魔,這批弟子即便知道,隻怕也都將追隨他的腳步,一起入魔。

唯有薑子牙這個老實人,會做出一些不一樣的選擇。

楊錚腦子裏念頭不斷閃過,思索著其中的利害關鍵,思路漸漸清晰起來。

他覺得太上老君給薑子牙下達符詔的時候,肯定還另有安排。

“玄都大法師是否還對老師說過其他的話?”

薑子牙露出回憶之色,片刻後,搖了搖頭,道:“為師跟那玄都大法師並不熟悉,他給了為師符詔後,就直接走了,並未留下什麽隻言片語。”

楊錚皺眉想了想,道:“真沒有其他的暗示,或者沒其他的話?”

薑子牙捋須沉吟起來,目光有些飄忽。

“為師記起來了,他好像見到為師後,讚了為師一句。莫非那就是暗示麽?”

“他讚了老師什麽?”楊錚好奇道。

“他說為師的法寶煉的不錯。”

說這話的時候,薑子牙臉上明顯露出了古怪的苦笑。

楊錚也同樣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但很快又陷入沉思。

薑子牙在封神之後,便把元始天尊賜下的一係列寶物歸還,手中隻留了一件“戊己杏黃旗”。

此寶乃是極品先天靈寶,本是原始天尊所有,封神時,特意賜給薑子牙所用,以防被小人所害,壞了封神大計。

在封神大戰中,薑子牙曾多次憑借此寶,擋住了來自各方妖魔鬼怪的偷襲,十分好用。

不僅如此,在多次動用此寶之後,薑子牙有所收獲,竟憑著自己的領悟,仿造“戊己杏黃旗”,煉出了一件後天法寶“戊土旗”。

薑子牙是個一根筋的性子,封神大戰結束後,他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沒幹別的,修煉之餘,一直都在收集各種材料,淬煉自己的這件“戊土旗”。

如今,他的“戊土旗”已經集齊了三界九種不同的先天之土,甚至連九天息壤土,他都搞到了一些,融進了自己的“戊土旗”中。

此寶雖是後天法寶,卻已被他經過上萬年時間,煉成了後天功德法寶。

具體威力如何,楊錚自然並不清楚,但偶爾聽薑子牙提及自己的這件功德法寶,頗有自得之意,似乎十分滿意。

自他煉成“戊土旗”後,那“戊己杏黃旗”就被元始天尊收回。

如今薑子牙的手中,就隻有這一件寶貝,而且看他的意思,也似乎不打算再煉第二件。

莫非此寶能克製東海的某些東西?

否則,為何玄都大法師在轉交符詔時,別的不說,單單隻讚了薑子牙自己煉的法寶?

“徒兒,在你看來,莫非我那玄都師兄,真暗示了為師什麽?”

“弟子覺得大有可能。玄都大法師也是大羅金仙吧?他會隨口亂說話麽?隻怕他任何一句話,乃至一個字,都帶有深意。或許,老師您的那法寶,能克製東海的魔族。”

楊錚沉吟著,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薑子牙。

薑子牙捋須想了想,似有所悟的暗暗點了點頭。

“克製麽?還真有一定的可能。可惜按照為師的設想,此寶才隻完成了一半,尚有另一半沒來得及凝練。”

說話間,薑子牙從袖中取出了自己的“戊土旗”。

楊錚的目光,不由跟著也看向了他的這件後天功德法寶。

卻見此旗之上,瑞氣萬道,霞光閃爍,隱隱給人一種非常安寧祥和的感覺。

旗麵之上,有著九座小山的圖案,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那九座小山各有神異,仿佛並非圖案,而是九座真正的大山被收在了法寶之中。

“老師為何如此說呢?”楊錚好奇道。

“為師隻得了陽間先天九土,尚未尋得陰冥九土,是以此寶隻能鎮陽間邪魔,卻鎮不得陰邪鬼魅。”薑子牙頗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

楊錚注意到了薑子牙用的字眼是“鎮”而不是“防”。

他聽說極品先天靈寶五行旗,乃是三界第一等的防禦靈寶,五方旗齊備的情況下,就是天道聖人都無法攻破其防禦。

卻並不曾聽聞,此寶還有鎮壓封禁的能力。

“老師的這法寶,不是土屬性的麽,莫非還有鎮壓攻伐之能?”

“嗬嗬。”

提到自己的寶貝,薑子牙忍不住的就不斷捋著自己的胡須,自得的笑道:“那是當然。為師當年持有‘杏黃旗’時,多感那寶貝防禦功能的強大,卻遺憾於其不具備鎮壓攻伐之能,白白讓許多妖邪之輩脫走,是以在煉化這件寶貝時,特意請教了許多道友,才悟到九土也可攻伐的道理,便把其煉入其中。”

說到這裏,薑子牙的目光又轉向楊錚,一拍手道:“對了,徒兒你好像還沒有寶貝?要不為師便把這煉寶之法傳給你,你也試著煉煉?”

“這不好吧?畢竟,任何一件功德法寶的出現,都有其大道定數,弟子應該沒辦法再煉成同樣的法寶了吧?”

楊錚遲疑道。

他自然也眼饞薑子牙的這件寶貝,畢竟,能集齊先天九土,就已經是極端不容易的事情,而薑子牙還能把它練成功德法寶,足見其大道機緣的確非常大。

功德法寶不同於其他寶物,任何一件都有定數,不可複製。

“沒關係,為師隻練的先天純陽九土,你可以用同樣的方法,收集先天陰冥九土,煉出‘幽冥戊土旗’。”

薑子牙擺了擺手,從袖中掏出一枚玉簡,珍而重之的把其交給了楊錚。

“此法乃是為師獨創,切記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否則,我等煉化的寶貝,有可能會被他人所侵奪。這份兒玉簡乃是孤本,為師隻把方法記在了腦海,並沒有複製。”

“多謝老師!”楊錚還能說什麽,隻有誠摯的向薑子牙道謝。

有個老實人師父,還真是不錯啊。

楊錚心中忍不住的一陣感慨,珍而重之的接過玉簡,直接收入巫門靈域之內。

“接下來的事情,老師想必已經心中有數了吧?”

收好玉簡,楊錚又問了一句。

“嗯,大致有了思路。看來,為師這‘純陽戊土旗’,還真是沒有白煉,接下來,也是該看它的了。你暫時若是無事,不如跟著為師如何?”

薑子牙微微頷首道。

“好。”楊錚點頭答應。

他暫時的確沒什麽其他大事要處理。

如今先天五行氣已經全部找齊,且已被先天五氣珠煉化,自行在楊錚的丹田內運轉,源源不斷的為楊錚提供著先天五行之氣,淬煉著他的巫法力。

隻待所有巫法力由後天轉化為先天,他就能凝結金丹,一躍突破至結丹期。

左右無事,且他也很想看看,薑子牙接下來會在東海如何布置。

墨風和虎截兩個護道者,早在數日前,就被楊錚打發去了祖洲,自行往天巫靈域報到,坐鎮靈域,守護祖洲。

師徒二人回轉東海後,薑子牙並未返回東華神殿,而是騎著四不像,帶著楊錚在東海各處轉悠起來。

楊錚跟著薑子牙一路轉悠,不僅全麵見識了一番東海的風土,也真正見識到了薑子牙手中那件“純陽戊土旗”的威力。

這一路,師徒二人時不時就能碰到一些不懷好意的妖魔鬼怪,無論對方修為高低,哪怕就是碰到金仙級別的妖魔,薑子牙隻從袖中取出“純陽戊土旗”,往空中一拋,就會有九座大山落下,砸的對方輕則重傷,重則魂飛魄散,金仙都不能幸免。

正是如此,楊錚的心頭一片火熱,對煉製那“幽冥戊土旗”的野望不斷滋長。

薑子牙在東海轉悠了幾圈,楊錚親眼目睹,他是如何從“純陽戊土旗”內,放出了八座先天純陽土山,在東海內布置出一座非常特殊的戊土八卦陣。

薑子牙雖沒有解釋說明,但楊錚卻能猜到他這番部署的意圖。

看來這次他也是真被逼急了。

有著這個隱藏在東海的先天戊土八卦陣,隻怕東海的魔族,很難翻起什麽浪花。

“陣眼的位置你都記下了吧?”

陣法部署完畢,這一日,薑子牙帶著楊錚,出現在了祖洲邊界。

“嗯,都記下了。”

楊錚點頭道。

“為師會把此旗懸掛在東華神殿的神堂內,用以鎮壓東海。日後若為師出了意外,此旗就交由你來執掌。地仙界乃我人族根基之地,切記不可讓妖魔禍亂了此界,明白麽?”

薑子牙神色十分凝重的向楊錚叮囑道。

楊錚聽著薑子牙這像是交代後事一樣的叮囑,愣住了。

“老師,您……”

“或許這就是為師存在的真正意義吧?”

薑子牙自嘲的笑了笑,他現在隱約已經有些明白,為何自己明明煉化出了後天功德法寶,卻沒能憑此證道金仙的緣故。

既不是因他天賦不足,也不是因他功德不足,而是因他氣運不夠。

從始至終,他都是一顆棋子。

棋子是隨時可以被拋棄犧牲的,又怎麽可能有什麽大氣運呢?

或許按照先前所設想,按部就班,從楊錚和人巫族,分潤到足夠的氣數,他就能成功證道金仙了,可那樣的話,隻怕楊錚和人巫族,再難發展起來了吧?

犧牲別人來成全自己,這不是他想要的。

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多少從楊錚的身上,看出來點東西。

或許人族能不能抗住此劫,關鍵就在人巫一族上。

當初祖巫後土能鎮壓住魔祖數萬年,她所留下的人巫族一脈,想來也是破滅此魔劫的關鍵吧?

“回去吧。”

薑子牙擺了擺手。

“是,弟子恭送老師!”

楊錚心中有些難受,這段時間跟薑子牙的相處,令他看明白了很多東西。

薑子牙是棋子,那自己呢?

天道之下,眾生皆為螻蟻,能成為棋子,至少說明還有被看重的價值。

目送薑子牙騎著四不像,飄然離開,楊錚在原地沉默良久,才心神一動的催動巫神,瞬息間返回天巫靈域。

來到天巫山頂,楊錚喚出大道玉碟,逐條瀏覽著其上記載的神紋,細細盤點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大道玉碟上,對第二個任務,也就是完善“天巫靈域”,共列出了五項子列任務。

子列一,融合整個祖洲島。

“天巫靈域”已成功融入地仙界,而起融合的範圍,跟楊錚自身的元神境界有關。

按照楊錚自己的推算,想要讓靈域融合整個祖洲島,自己的修為起碼要達到大乘期,這個要求,跟初級道主的第三個任務要求基本一致。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不打算再外出,而是要待在祖洲,全力提升境界。

以他現在所掌握調配的資源,完全足夠支撐修煉所需。

祖洲這邊不夠的話,他還可以從蜀山那邊調配。

子列二,達成子列一任務後,開始著手在祖洲創建天巫道教派,初步施行天巫教化,目標人數一萬門徒。

子列三,初步布道,立教化神廟,聚十萬香火。

子列四,道境靈域初步融合,開合道萬界第一步。

子列五,初步打造出兩界第一仙城,初步開發無間大夢冥空。

每一個子列任務之下,都備注有詳細的實施策略,以及要完成這一任務,所需要滿足的各種條件,還有所需用到的各種靈物。

比如那子列四,想要讓道境和靈域融合,需要用到五十萬功德。

楊錚目前有三十萬善功,想要令道境和靈域融合,尚需再積累二十萬善功方可。

至於初級道主的第四項任務,收集原始鴻蒙氣,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夠完成的。

原始鴻蒙氣隻有混沌才有,而進入混沌的入口在天界。

這個必須要等到他修煉到可以飛升的境界,進入天界才有機會完成。

初級道主的任務,實際上共有九大項,其餘的五項,楊錚現在完全摸不著頭腦。現在根本不用去想。

盤點一番後,楊錚發現,自己眼下能做的任務,竟然並不多。

看這情形,修為若是不提升上去,絕大多數的任務都是沒辦法做的。

眼下東海混亂將起,祖洲的紛爭也即將拉開大幕。

楊家如今卻尚未完全準備好,還真是有些頭疼。

“錚兒,你現在在哪?速來大梁城!”

正在楊錚沉思之際,一道流光墜落而來,化作一枚傳音符,其內響起老國公的聲音。

楊錚心神一動,身影從天巫山消失,瞬息間便出現在了大梁城楊家府邸內。

“爺爺,發生了何事?”

一進到書房,楊錚便看到,老國公和楊家幾名核心成員皆在。

他們一個個神色都顯得十分凝重。

“你看看吧,這南邊是剛送來的情報。”

老國公把一份兒密信遞給了楊錚。

楊錚接過後,掃了一遍,麵上神色毫無波動。

看到他這樣的表情,書房內的眾人神色不由都是一鬆,一個個心下大定。

“看來大魏皇室是坐不住了,這是打算要全麵開戰,清洗祖洲島上不忠於皇室的勢力啊。嗬嗬,真以為封鎖解除,有了靠山,就能為所欲為了?”

楊錚嘴角邊掛著淡淡的冷笑。

皇室的背後,肯定有三界其他覬覦祖洲氣運的大能撐腰,否則,他們絕不敢如此猖狂。

可惜情報太少,而且三界勢力錯綜複雜,楊錚沒辦法判斷對方究竟是誰。

“我們該當如何應對?”老國公問道。

“真正的敵人尚且不明,不宜出手,把所有楊家子弟撤回大梁城,收縮勢力,我們以靜製動,靜觀其變,我要知道,究竟是誰在背後支持曹家。”

楊錚淡淡道。

房間內眾人臉色皆是一變。

“這……是不是有點太草率了?”

老國公遲疑道。

楊家現在勢頭發展的不錯,已經掌控了不少地盤。

除開他們現在所掌握的北方冀州之外,還有西南梁州的大部分區域,以及荊州的部分區域,從大方向上看,他們的地盤,足可跟曹家相提並論了。

且老國公手底下培養的一幹將帥,如今尚有許多在其他幾州也執掌著兵權,完全可以跟大魏皇室掰一掰手腕。

若是把這些人全部撤回的話,且先不論那些人願不願意放棄眼下手中所掌權柄,即便願意,那楊家的損失也必將十分巨大。

撤回容易,再想重新擴張出去,隻怕就千難萬難了。

這可是老國公這數十年經營才得到的結果,就這麽放棄了,的確有點草率了。

“撤吧,願意回來的,全撤回來。不願意的,不必強求。”

楊錚淡淡的道。

老國公沉吟了一下,臉上顯出一抹堅定之色。

“好,老夫這就去辦!”

他已猜到了楊錚的心思。

楊錚這是打算,借此機會,好好盤點一下,哪些才是真正忠於楊家的可用之人啊。

盡管他心裏還是認為,此舉過於輕率,且損失太大,但他依舊選擇了全力支持楊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