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大道玉碟,薑子牙的困擾(求訂閱)
loading...
麒麟族和白虎族的這種做法,其實早有定例。

早在封神時代,便曾有過類似的例子。

朱雀仙王之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就,便因當初在西岐配合姬發,搞了一出“鳳鳴岐山”,才使得西岐得以聚攏天下大勢。

朱雀仙王也是憑此功德,在封神結束後,上天獲封做了仙王。

兩個族長離去後,楊錚立在殿下,雙眸似睜非睜,卻陷入到一種很玄妙的狀態。

方才那九頭獸神降下九彩神光的時候,楊錚便隱約感覺到,巫門似乎出現了一些奇異的變化,隻是方才有兩個族長在,楊錚不便探查。

此刻殿前隻剩下他和薑子牙,而薑子牙此刻似乎也在思索著什麽,整個人顯得有些神遊天外的樣子,楊錚便忍不住悄然神識內視,意識進到了魂宮。

果然,方才的感應沒錯,巫門的確出現了一些玄妙的變化。

在它的上方,漂浮著一塊青翠欲滴的四方玉碟。

楊錚初時還以為是玄黃寶鑒,巫神過去,探手抓住那玉碟,看了一些,結果發現,此玉碟並非玄黃寶鑒,而是玉冊。

玉冊上,密密麻麻,寫滿了金色的神紋。

楊錚是巫神剛一拿到這玉碟,一道道訊息,便跟著傳入他的腦海。

“得原始鴻蒙氣一縷,初步完成造化玉蝶覺醒修複,十二祖巫精氣合一,化顯天巫道,凝為大道玉碟……”

“大道玉碟:天巫道初顯,化為金策玉碟,持有者,可按照玉碟所示,完成其上所列融合任務,令元神與玉碟融合,成為大道化身。”

“初級道主任務一:在冥空構建道域,承載天巫大道(已完成)。擁有初級道域‘昆吾山道境’,分神合道。”

“初級道主任務二:在現實世界構建靈域,衍化天巫大道,融合天地(正在進行中)。擁有初級靈域‘天巫靈域’(不完善)。子列任務一……”

“初級道主任務三:百年時間,修煉至煉虛合道境,初步融合天巫大道。子列任務一……”

“初級道主任務四:采集鴻蒙氣,繼續修複造化玉蝶……”

好一會兒,楊錚才把玉冊上的所有信息,全都接收完畢,被震撼的無以複加!

在接收了這些信息後,楊錚終於得知了祖巫後土的全部安排!

此際,世間再無後土,她已經徹底回歸本源,與道合一。

這個道卻並非鴻蒙世界的天道,而是天巫大道。

祖巫後土以這種方式,回歸本源,終結了自己的使命。

一直以來,巫族都在想辦法,希望能重新複活父神盤古,卻始終都沒能成功。

至此,三界再無祖巫。

複活的刑天涯,不過隻是一個擁有刑天部分神念意識的人巫始祖而已,而非祖巫。

世間也在不可能出現祖巫。

作為最後一位存活的祖巫,後土用她精心布局數萬年的心思,以十二祖巫留下的精氣,終於把破碎的造化玉蝶重新喚醒凝出,給天巫大道創造了一個機會。

一個能夠取代如今鴻蒙世界天道的機會。

接下來,就全看楊錚這個被選定的傳承者,是否能夠成為真正的道主,開創出天巫大道,並令天巫大道取代鴻蒙天道,令無間大夢冥空徹底與鴻蒙世界融合。

實際上,無間大夢冥空和鴻蒙世界的關係,就好像是人類的大腦與身體的關係。

無間大夢冥空依托鴻蒙世界而存在,卻又屬於一個擁有著無限可能的獨立空間世界。

這個世界是道的世界,是虛幻的,但同時也是真實的。

方才那獸神降下的九彩神光,其實便是其擁有的本源鴻蒙氣。

獸神顯出了自己的本源鴻蒙氣,這才得以令十二祖巫的精氣獲得動力,喚醒了隱藏在玄黃寶鑒內的造化玉蝶。

這正是祖巫後土留下的最後一個安排。

為了這一縷鴻蒙氣,祖巫後土答允了獸神始祖,給獸族在天巫大道中留一縷重新崛起的機會。

先天五氣珠的存在,正是要一步步引導者楊錚,來接收這一縷鴻蒙氣,從而喚醒造化玉蝶,凝出大道玉碟!

接下來楊錚該怎麽做,就不必像先前一樣靠猜了。

有了大道玉碟,一切的事情,都已清晰明了。

祖巫就是天巫大道,楊錚則是第一道主。

開辟完善天巫大道就是楊錚的任務。

一旦完成這一任務,他也將跟原來的鴻鈞老祖一樣,成為道祖。

這就好比是在玩一場養成的遊戲。

在楊錚的推動下,無間大夢冥空徹底與鴻蒙世界融合,這個遊戲也就是通關的時候。

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全都隕落,精氣合一,回歸本源的祖巫。

屆時他們將成為真正的道。

其次的受益者則是楊錚,彼時的他,將成為此道的道祖,權限等同於道。

楊錚再次仔細的看了一遍大道玉碟上的內容。

初級任務還真不少啊。

他發現自己先前的許多想法,竟然與這大道玉碟上記錄的很多任務不謀而合。

現在有了明確的指引,楊錚感覺輕鬆了不少。

以前是蒙著眼睛瞎猜,他心裏其實很沒底。

既然獸族的獸神,不惜犧牲自己,為獸族爭取了一線機會,楊錚自然不會吝惜兩個護道者的名額。

天巫大道的護道者名額,與鴻蒙世界的天道不同,共有十二個,而非七個。

麒麟族和白虎族如今憑獸神的貢獻,各占了一個。

楊錚先前還答應了羅公遠,給他一個護道者的名額。

這麽算下來,天巫大道雖然才剛顯現,卻就已經擁有了三個護道者。

“在想什麽?”

正沉思之際,耳邊傳來薑子牙溫和的聲音。

楊錚回過神來,看了薑子牙一眼,道:“隻是看到獸族如今的情況,有些感慨而已。師父方才在想什麽呢?”

“為師在想東海的事情。前幾日,為師曾回了一次昆侖山,麵見了師尊。”

提到師尊的時候,薑子牙神色不見絲毫高興,反而有些莫名的哀傷。

楊錚注意到他神色有異,再聯想那日與呂岩的交流,心中不由的一動。

“莫非昆侖山出現了什麽變故?”

薑子牙吃驚的看向楊錚,道:“你怎麽知道?”

“師父您是老實人,老實人一般臉上藏不住心事兒。”

楊錚如實的解釋道。

薑子牙一愣,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

“你也覺得為師是太老實了麽?難道老實人不好麽?”

“不,老實人很好。”楊錚道。

薑子牙喟然一歎,神色間充滿蕭索的道:“未必盡然啊。為師現在其實很迷茫,以前覺得事情都很簡單,做起來方向目標明確,一件件隻要按著既定的軌道去做就行了。但現在……為師忽然不知道該怎麽做了。”

“這一劫既然是魔劫,正道自然就是鏟除魔的存在。若那人已化魔,就不再是師父您的師尊,又何必煩惱?”

楊錚猶豫了一下,沉吟著緩緩開口道。

薑子牙再次愣住了,呆呆的看著楊錚,一時間竟有些不知該如何說話了。

他突然發現,楊錚似乎跟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樣。

當初收楊錚為弟子,他雖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抱有一定的目的,但內心裏,其實還是認可這個弟子的。

在他眼中,楊錚天資聰穎,悟性卓絕,且又是人巫族的族長,未來的人巫族人皇,是值得教導的。

更主要的,在他看來,楊錚既然成了山神,自身的神魂,肯定也有一縷被封神榜攝走,此生再難擺脫封神榜的控製,也是很可憐的。

自己若能教導他在神道上有所建樹,未來或許還能教出另一個帝尊。

他的第一個學生是姬發,如今也是三十三天中的天帝之一,掌管三十三天中的一方天界,地位無比的尊崇。

但楊錚方才的一番話,卻突然令他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人巫族族長,似乎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麽簡單。

他竟然連自己才剛出關的師尊魔化一事都知道?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即便是自己,也是在親自麵見師尊後,才從其言談舉止中,隱約窺見了一絲痕跡,從而得出了一個模糊的判斷。

但聽楊錚說的如此肯定,莫非他早就知道了?

可這又怎麽可能?

師尊以前可是一直在閉關,從未見過任何外人啊。

“你……是如何得知的?”

薑子牙忍了幾次,還是沒忍住,開口問道。

“老師您就當是天道給弟子的警示吧。畢竟,弟子如今乃是三界氣運所係的天命之子。”

楊錚當然不可能告訴他,這是呂岩說的,沉吟了一下,以此作為借口的道。

薑子牙恍然的點了點頭,神色間再次充滿落寞。

“他是我的授業老師,即便入魔,但我又怎能不認他?而且,這三界之內,又有誰能是老師的對手呢?唉,真不知這到底是怎麽了,為什麽會變成這個樣子?”

“魔劫如此而已,我等身在劫中之人,隻能順應天道。”

楊錚再次隱晦的勸解了一句。

薑子牙若是看不開這點,隻怕很有可能會折損在魔劫中。

通過幾番接觸,楊錚發現薑子牙此人的為人,還是相當不錯的,他覺得自己該做點什麽,不能讓老實人就這麽沒了。

再怎麽說,薑子牙現在也是他明麵上的靠山不是。

薑子牙沉默不語,默默看著獸神的神像,再次陷入沉思。

此際,墨德和虎嘯天兩個,已帶著兩個年輕的化形獸族青年,來到了神殿前。

四人到得神殿後,那兩個青年先是無比虔誠恭敬的進入神殿,又無比認真的祭拜了獸神,這才跟著兩位族長,來到了楊錚麵前。

兩個青年,一個穿著黑色衣服,滿頭的紫發,看起來一副沉默寡言,不善言辭的樣子;另一個穿著白袍,長著兩道很長的劍形白眉,虎虎生威。

“楊族長,這兩人便是我們精心挑選的子弟,他是麒麟族的少族長,叫墨風,這個白眉青年是白虎族的少族長,叫虎截,你看看,他們可還行?”

麒麟族族長墨德向楊錚介紹著兩個青年。

兩個青年分別向楊錚客氣的拱手見了一禮,好奇的暗暗打量著楊錚。

豈止是還行啊。

楊錚通過玄黃寶鑒,自然把這兩位的情況做了個詳細的了解。

兩個獸族青年的年齡都不大。

墨風三十二歲,虎截則隻有二十八歲。

但兩人的修為卻皆已達到了大乘期的巔峰!

這樣的修煉天賦,簡直也太逆天了!

不愧為獸族的傑出青年。

“嗯,既然是兩位族長精挑細選的子弟,自然沒問題。而且,兩位也的確非常的優秀。”

楊錚點了點頭,確認了兩人的身份。

墨德和虎嘯天兩個再次大喜著向楊錚連連拱手道謝。

“這是我們的一點見麵禮,還請楊族長笑納!”

墨德拿出兩個小玉瓶,遞給楊錚。

楊錚體內的先天五氣珠,其實已經感應到了小玉瓶中的東西,正是他迫切想要得到的兩種先天五行氣。

楊錚是真沒想到,這一趟聚窟洲之行,竟是意外的順利。

他還沒開口呢,兩個族長仿佛能猜到他的心事一樣,居然直接送上了這樣的禮物。

“其實,此次我來聚窟洲,為的正是此二物,那我就不客氣了,感謝兩位族長。”

墨德和虎嘯天兩個相視而笑。

他們其實根本不可能猜到楊錚的心思,這還得虧師祖暗中的指點。

雙方皆得到了滿意的結果,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簡單多了。

墨德和虎嘯天兩個設宴,十分賣力的招待楊錚和薑子牙兩人,並力邀楊錚在萬獸城多待一段時間,他們令墨風和虎截兩個少族長,全程陪著楊錚,在聚窟洲好好轉一轉,遊覽了一番。

楊錚自無不可,他其實也很想好好了解一番聚窟洲的風土人情,以及西海的事情。

在墨風和虎截兩人的陪伴下,楊錚在聚窟洲待了半個多月時間,不僅把整個聚窟洲轉了個遍,甚至還在附近的海域,也遊覽了一番。

兩個獸族的少族長,已從自己父輩那裏得知了楊錚的一些情況,也清楚自己今後的使命,自然也是十分賣力的為楊錚他們兩個當著向導。

不過,對於今後要做楊錚護衛的事情,兩個少族長內心多少還是有點抵觸的。

一則楊錚是個人巫族,二則楊錚的修為實在太低,他們有些看不上眼。

這種情緒雖然沒有表露出來,但日常時,他們兩個的言談舉止,卻多少有點苗頭。

察覺到這一點的楊錚,暗暗搖頭不已。

這兩個獸族的少族長雖然的確足夠優秀,但心性還是差了太多,隻怕兩個護道者的名額他們雖能拿到,但想憑此證道,怕是可能性不大了。

天道無缺,大道無情,心性不行,道心便會有缺。

一個在內心裏連道主都不認同的人,又怎能修成此道?

不過,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楊錚自不會點破。

反正以後這倆情不情願,都得給自己當很長一段時間的保鏢打手。

這一日,楊錚遊覽結束,返回萬獸城,先給薑子牙傳了一道訊息,約定好在北海玄洲見麵的地方後,隨即向墨德和虎嘯天辭行,帶著墨風和虎截兩人,經由聚窟洲的傳送陣,直接傳去了北海玄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