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九宮鎖魂聚陰陣,九陽金剛降魔功
loading...
四個被食夢螟蟲奪靈魔化的鬼物撲來,楊錚很快就察覺到了。

但他卻一點也不擔心,依舊狂野的跳動著那原始的巫舞。

食夢螟蟲的靈雖然要比他強大,每一個都有著巫靈巔峰的級別,但它們並不能像楊錚一般,能夠吞噬吸收被奪靈者的靈魂。

這也是它們為什麽在奪靈成功後,要魔化改變身體的最大原因。

而它們的這魔化軀體,力量全都來源於屍陰魔樹。

魔樹被滅,它們的力量就會失去來源。

它們的力量同樣也要受巫火的克製。

果然,四個魔化鬼物逼近過來後,身上的氣息便飛快的開始減弱。

等衝到距離楊錚不足三米遠距離的時候,它們的靈的氣息,已經弱到了煉氣中期水準,而身上力量的氣息就更弱了。

巫族的巫舞,並非隻能用來修煉而已,同時也是一種很奇特的戰鬥之舞。

在巫族文明傳承的記載中,上古巫族有個大能,名叫“刑天”,此人曾手持大斧“幹戚”,跳動巫舞,一斧把天都劈出了一道裂縫。

楊錚手中雖無“幹戚”,玄重劍卻還是有的,雖不能像大神“刑天”一樣,一斧子劈開天地,但用玄重劍斬殺魔化鬼物,還是沒什麽問題的。

此時,楊錚一手抓著玄重劍,一手抓著玄鐵劍匣,跳動的巫舞,越發充滿了原始的力量,神秘而狂野。

四個魔化的怪物剛一靠近過來,楊錚的巫舞便恰如其分的避開了他們的攻擊,手中的玄重劍揮出!

“噗嗤!”

一道赤紅的劍光,從玄重劍中激射而出!

靠的最近的一隻鬼物,被這道劍光直接劈成兩段!

傷口斷裂之處,赤紅的火焰驟然燒起。

那魔化的怪物身體構造盡管十分奇特,被斬斷後,都還沒有立刻死掉,依舊頑強扭動著,但被這赤紅火焰一燒,卻立刻就發出淒厲而奇異的慘叫聲,滿地打滾。

但任憑它如何掙紮,卻根本無法阻止那赤紅火焰的燒灼。

不過三兩息的功夫過去,其整個軀體就全都燃燒起來。

腥臭的墨綠濃煙,從其被燒的身體上冒出。

濃煙中,隱約可見一點慘綠光芒,掙紮著想要逃出。

可這點慘綠光芒,剛一暴露出來,立刻就被赤紅火焰燒的化為嫋嫋青煙。

“噗嗤……”

楊錚巫舞跳動不停,手中玄重劍接連揮舞。

在王道全他們四人目瞪口呆的駭然神色中,四個魔化的怪物,竟是在轉眼間的功夫中,全都被楊錚如切瓜砍菜一般斬殺!

它們的軀體,更是全都被赤紅火焰燒成了灰燼。

整個屍陰魔窟之內,現在隻剩下楊錚狂野的跳動著巫舞,以及那屍陰魔樹垂死的掙紮,還有發出的淒厲吱吱慘叫。

而四名煉氣後期的修士,此刻看向楊錚的目光,皆露出難掩的震驚和莫名的擔憂。

但四人彼此麵麵相覷的相視一番後,誰也沒敢貿然行動。

楊錚現在的狀態十分詭異,戰力看起來更是強橫的離譜,四人誰也不想去觸他的黴頭。

更何況,他們方才還發過靈魂毒誓,不得對楊錚動手。

碧清蘿有意無意的朝著慘綠光芒池子看了一眼,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喜色。

池子中,另外的兩團慘綠光球,此刻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暴躁的在池子裏亂轉。

看這樣子,似乎它們已經意識到了不妙,可它們好像沒辦法直接離開池子,隻能在那池子裏瘋狂遊動。

此刻,楊錚麵前的赤紅火柱,火勢越發的大了,已經開始沿著屍陰魔樹的根須,開始向四麵八方蔓延而去。

眼看著整個地窟,便要化為一片赤紅的火海。

王道全等四人不敢繼續留在地窟內,隻能鬱悶的紛紛朝著先前的石台折返而回。

時間不斷流逝。

隨著火勢蔓延到屍陰魔樹的樹幹,使得整個樹幹全都燃燒起來,地窟內,已經聽不到了魔樹的慘叫,那些根須也全都燃燒起來,不再抖動。

整個地窟現在已然徹底化為了火海。

奇異的是,火海內,竟還有兩處地方好像是真空地帶,並無火焰存在。

一處自是楊錚跳動巫舞的地方,也是整個火海的中心。

另一處則是那黑色石棺所在的地方。

赤色火焰開始燃燒時,石棺和石碑周圍,就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半透明光罩,把整個火海都隔絕開來。

至於那個池子,自然也在火海下消失不見了。

外麵的人無法看到,在火海的中央,楊錚麵前的赤紅色火柱,正在不斷的凝縮,楊錚身上的氣息也正在不斷的暴漲。

此時,他不僅早突破至煉氣三層,且正在朝著三層巔峰穩步邁進。

他的巫靈,提升的速度也在不斷地加快。

當那火柱最終變成了一點指甲蓋大小的火苗時,其色澤已由赤紅色,變成了血紅色。

真正的殷紅如血!

而那屍陰魔樹,也徹底被燒成了灰燼,轟然倒塌。

灰燼中,一點慘綠慘綠的小火苗,隻有小指甲蓋大小,一閃的從地下激射而出。

它靈動無比,剛一露頭,便閃爍著想要逃遁而走。

不過,楊錚麵前的那血紅火苗,也同樣靈動無比,而速度比它更快,一閃之下,便追到跟前。

血紅火苗中,直接飛出一道火舌,輕輕一舔,就把那慘綠火苗卷住。

火舌迅速收回,慘綠火苗隨即被血紅火苗包裹,吞噬!

片刻後,血紅火苗就像是吃了大補藥般,漲大了一小圈,歡快的跳動著,落到了楊錚的手心,並一閃之下,沒入其體內,消失不見。

而此刻,楊錚渾身氣息再次暴漲,一躍跨過了煉氣初期和中期屏障,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煉氣期四層!

他的巫靈也在此血紅火苗入體後,達到了巫靈後期巔峰,差一絲就可以徹底圓滿。

楊錚此刻還在跳動著巫舞,消化適應著新獲得的強大力量。

在他的氣海丹田內,火巫法力暴漲了一大截,變成了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氣旋。

氣旋的正中央,一點血紅火苗,靈動無比的閃爍跳動著。

周圍的火勢開始漸漸減弱,並隨著時間流逝而慢慢的熄滅下去。

火光衝天的屍陰魔窟,漸漸重又變成了黑暗的地窟。

充斥在整個地窟內的陰森氣息消失了。

原本被屍陰魔樹根須覆蓋的地窟地麵暴露了出來。

令人窒息的場景,也暴露在了幾人眼前!

放眼看去,整個地窟近萬平方米的地麵,密密麻麻,到處都是烏黑的生靈骸骨!

這些骸骨大多都是人類的枯骨,還有一些則是各種動物的骨骼。

驟然見到這一幕,眾人無不為之頭皮發麻!

即便是見慣了各種鬼物的王道全和林師恭二人,也不由紛紛倒抽涼氣!

“嘶!這……這裏以前莫非是萬人……不,十萬,還是百萬人坑?”

“阿彌陀佛!”

就連那胡僧鴻坤上人,也不由一臉悲憫的宣了一聲佛號。

“傳聞東土無量壽佛寺,乃是一大德高僧為了超度百萬亡靈而建,以前貧僧還以為那隻是傳聞,想不到今日所見,才知傳聞果然非虛,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哢嚓!

轟隆,轟隆!

嘩啦啦……

就在這時,地窟中傳來一陣陣破碎坍塌的聲音。

眾人不由都是一驚。

楊錚同樣也嚇了一跳,趕緊施展出神行術,飛快朝著最近的石棺區域飛奔而去,堪堪在四周骸骨坍塌前,落到了那巨大的石碑前。

坍塌持續了約莫十幾個呼吸的時間。

腐臭煙塵散去後,眾人才發現,先前那石棺所在的位置,才是此處地窟真正的中心。

而以那石棺為中心,再向四周看去,眾人見到了更加震撼的一幕!

九座巨大的石台出現在了地窟內,以石棺所在的石台為中心,形成了一個極為完整的九宮大陣!

九座巨大的石台,均高達數丈,彼此之間皆有一條粗大無比的烏黑鎖鏈相連。

其真正高度無法看清,因那石台下方,隱約還能看到密密麻麻碎裂的骸骨。

石台上都刻著密密麻麻的不知名符文,看起來十分的詭異陰森。

“嘶!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九宮鎖魂聚陰陣’?!想要啟動這樣的陣法,起碼得獻祭百萬生魂才能辦到吧?到底是誰,竟有如此大的手筆?曆史上為何竟毫無記載?”

王道全震撼的驚呼道。

林師恭也是滿臉震撼失語道:“難怪此地能形成如此可怕的屍陰煞氣,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阿彌陀佛!”鴻坤上人再次宣了一聲佛號。

楊錚和碧清蘿二人,此刻也好不到哪去,全都被眼前這一幕震撼的久久無語。

尤其是楊錚,此時就站在這大陣最中央的石台上,那種震撼的感覺更甚。

他腳下的這座石台,顯然就是此陣的中心,石台的規模,要比四周的八座石台更為龐大的多,邊長約有九丈的正方形石台,麵積足有近千平米。

先前那屍陰魔樹,就長在這座石台靠近石棺的區域。

坍塌結束之後,地窟中再無其他的動靜。

此前石棺四周亮起的金光護罩,此時也熄滅了。

聚在石階盡頭石台上的四人見此,紛紛施展法術,朝著石棺所在的那座中央石台,飛快的聚集過來。

楊錚如今修為不僅達到了煉氣四層,巫靈也達到了後期巔峰,而在獲得了那巫火靈種後,也覺醒了一門巫族的火屬性天賦巫術。

而那巫火靈種在吞噬了屍陰魔樹樹核中的屍陰魔火靈種後,也令他意外的掌握了一門極為特殊的天賦神通——魔化。

這天賦神通本屬於屍陰魔樹,叫做魔化倒沒什麽,他的巫火靈種吞噬了魔火靈種後,再叫做魔化顯然就不合適了。

楊錚給它換了個名字,根據其特性,稱其為“巫化”。

屍陰魔樹能夠魔化操控的對象為鬼物,無論是煞氣僵屍,幽冥鬼靈,屍陰煞魔,鬼火骷髏等等,皆可被魔化掌控。

隻需一點靈性火焰,就能魔化控製。

而現在,這樣的天賦神通,卻被楊錚所掌握。

一下子獲得了兩門神通級別的天賦,楊錚的實力直接翻倍提升,已經無懼眼前任何一人。

四人到了石台上之後,神識微不可查的都在楊錚身上掃了掃。

楊錚冷哼一聲,毫不客氣的直接用神識反擊回去。

四人皆悶哼一聲,臉色大變,看向楊錚的目光,充滿了深深的忌憚。

王道全和林師恭二人的眼眸中,更是難掩妒忌和怨毒。

他們怎麽也沒有想到,此次無量壽佛寺之行,最大的獲益者,竟然是楊錚!

這個此前根本就沒被他們看在眼裏的小人物,居然在短短時間內,提升這麽多。

他們很快又記起先前楊錚用那詭異手法,斬殺四個魔化鬼物的一幕,不由彼此相視一眼,隱晦的給了對方一個眼色,暗中達成了某種結盟。

“恭喜楊公子,滅了鬼樹,實力大增,我等實在佩服!”

王道全虛偽的稽首向楊錚笑著恭賀道。

“是啊,真是恭喜楊公子了!閣下的實力,隻怕現在已經遠超我等了吧?”

林師恭也連忙稽首道賀,看似一臉的真誠,但話裏話外,卻顯然很是不懷好意。

“林道長說笑了。你們不都探查過了麽?我也就隻提升了兩層小境界而已。”

楊錚淡淡的笑了笑。

對於林師恭的挑撥,他心知肚明,但卻也並不怕。

四人方才都曾發過毒誓,不得對他動手。

挑撥又如何?

一旦錯開今日,以後這四人怕是再也不會有結成聯盟的可能。

隻要再給他一段時間的鑽研準備,他相信憑著巫族傳承,他的實力必可再進一步。

到那時,在麵對他們任何一人,應該就有一定的戰勝之法了。

當然,他絕不會狂妄的以為,現在就能戰勝他們。

楊錚很清楚自己現在的不足。

雖然前世修道的時間也不算短,但那修煉隻是局限於巫靈而已。

這一世開始修煉,不過才短短數月的時間,底蘊積累還是太淺了。

麵對這幾個最短都修煉了十幾年,在修仙界摸爬滾打積累了豐富經驗的老家夥,他還沒狂妄到以為現在就可以擊敗他們的程度。

楊錚也不去管他們,目光轉向了麵前那巨大的石碑上。

果然如同林師恭先前所言。

這石碑上竟真的刻錄著無量壽佛寺的傳承。

其上共刻有九幅巨大的功法圖錄,每幅圖上都有一個人形石刻,姿勢各異,旁邊還配有詳細的文字介紹。

隻不過,這石碑上有禁製存在,眾人也隻能模糊的看到個大概。

“九陽金剛降魔功”!

石碑的最上方,還有這套煉體術功法的名字,下方則有對此功法能力的簡述。

據其介紹,煉成了這功法,便擁有降魔斬妖的能力,無懼陰魔陰魂的侵擾。

楊錚放出神識,仔細的觀摩著九幅石刻以及其旁邊的文字介紹。

每一幅石刻的人體上,都有密密麻麻的銀色線條和光點,那是行氣的脈絡和竅穴,複雜無比。

這套功法果然與凡人修煉的鍛體術大為不同,乃是必須要通過吸收天地靈氣,才能夠修煉的仙人法體同修之術。

九式功法,三重境界,分別對應著修仙者的煉氣期,築基期和金丹期。

這竟是一門極為完整的佛門修煉功法。

此時不光是楊錚,旁邊其他三人,自然也全都被石碑上的功法傳承吸引,一個個如癡如醉的放出神識,盯著上麵的石刻揣摩記憶起來。

楊錚有過目不忘之能,但麵對如此複雜的石刻,一時半會兒也難以記完。

如今的九州修仙界,早就沒有了完整的傳承。

即便是王道全和林師恭,也徹底沉迷其間。

四人彼此相視一眼後,誰也沒再提其他事情,均不由自主的盤坐在石碑下,參悟起來。

至於先前林師恭的拓印之說,那就是個笑話。

這石碑上明顯有前人布置的強大法術禁製,誰也不敢真用手去觸碰。

別看功法就刻在石碑上,眼睛借著石碑上散發出的淡淡熒光,似乎能夠模糊看到一些石刻圖畫和文字。

但那隻是錯覺而已。

也就是他們這些修仙者,眼睛還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東西,凡人隻怕什麽都看不到。

而想要真正從石碑上參悟功法,必須要動用神識,才能從石碑上真正獲得功法信息。

時間悄然流逝。

轉眼便是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四人依舊在閉目參悟著,地窟中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息。

楊錚驀然睜開眼,停止了參悟,看了一眼四周,然後悄無聲息的取出最後的幾張安神符,毫不猶豫,直接以巫靈全都引動,拍在了身上,恢複著消耗的神識。

他的臉色現在看起來有些蒼白,精神也有些疲倦。

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參悟,在神識消耗了八成多時,他終於成功的將石碑上,所有的石刻和文字,全都牢牢記住。

用完安神符後,楊錚運轉巫靈術,開始快速的恢複著自己的神識。

旁邊其他幾人的情況,也跟他差不多。

這些人的神識現在都要比楊錚弱了一些,而出於小心的心思,他們都曾中途停止過,待恢複了部分後,又開始在參悟。

不過,看他們現在的臉色,卻反而似乎要比楊錚還要蒼白和疲倦。

這是神識連續高強度消耗後才會有的現象。

楊錚的神識剛恢複了不到四成。

忽然間,異變陡然出現!

一道幽藍色的光芒,毫無任何征兆的閃現而出,一下子把石碑下的五人,全都罩住,卷進了石台上一個幽藍色的光罩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