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想當弼馬溫的奇葩地仙(求訂閱)
loading...
“你這次回去後,每年隻需在東海巡查一遍,簡單寫個奏章上報天庭即可,沒必要太把這個仙君使當回事兒。”

呂岩向楊錚傳授著經驗。

“別看我剛才說,東海仙君使職權很大,甚至在某些事情上,有先斬後奏之權,但那時建立在自身實力的基礎上。你現在連金丹都尚未結成,不說東海各大小勢力,就是隨便一個東海島主,都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讓你吃癟,而不違反天條地規。”

“你最好抽空好好熟悉一下天條地規,否則的話,有很大概率,會被人故意下絆子使壞,令你跌個大跟頭。”

楊錚神色微微一凜,點頭受教。

上次在東華神殿那裏,他跟薑子牙學習神道,對天條地規了解了不少。

但聽呂岩的意思,似乎這天條地規之中,實則還是有空子可鑽,不能不小心。

“呂兄真不打算再回東海了麽?”

“東海,有朝一日,我自然還會回去,但不是現在。我現在才隻恢複到天仙修為,回去什麽也做不了。”

呂岩搖了搖頭,神色有些蕭索。

“而且,我隱約已經預感到,自己跟道門人教還有因果沒有了結,看樣子,必須要入老君門下走一遭了。好了,咱們就此別過吧,希望下次見到你,能喝到其他不同品種的美酒。”

“這沒問題!”

楊錚拍胸脯保證道。

“不消三五年,你隻要來,保管能讓你喝到各種不同美酒。”

“哈哈哈,那感情好,你這話我可記住了,到時候食言了,可別怪我不給你小子好臉色看!”

呂岩收拾心情,爽朗的哈哈笑了幾聲,拍了拍楊錚的肩膀,徑直化雲而去。

楊錚望著呂岩離去的方向,沉默片刻後,目光轉向一直沒有開口,靜靜在旁邊待著的沈若言。

“你那邊怎麽樣了?”

“一切順利,下個月我就會去孔聖書院學習。”沈若言靜靜看著楊錚,輕聲道。

“嗯,那你一切小心。有空的話,可以走蜀山這邊的傳送陣,回去看看。”

楊錚沉吟了一下後道。

沈若言原本是想跟在他身邊,入世曆練修行,但世事變幻無常,誰也沒料到,祖洲會發生這麽大的變化,導致現在兩人的命運,皆有了極大改變。

先前的初衷已然也跟著發生了同樣巨大的變化。

不過,因了先前的一些遭遇,兩人的關係反而更進了一步。

盡管這種關係看起來平淡如水,但卻反而更符合兩人所選擇的道。

“我會認真學習儒門術法,更會用心揣摩你傳授我的那些東西,爭取做出點什麽來。”

沈若言溫柔一笑,脈脈看著楊錚,柔聲道。

“嗯。”楊錚點點頭,一臉認真的道:“我很期待你的作品!”

“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沈若言自信道。

儒門對沈若言非常重視,派出了一名儒仙,三四名大儒來接引她。

這些人如今就住在蜀山外麵的會館裏。

沈若言今日過來,其實也是向楊錚道別的。

“我走了,你自己也要保重。”

“這個給你。”

楊錚取出一個小玉瓶,拿起沈若言纖細的手掌,塞進她手中。

沈若言有些好奇的拿起小玉瓶,打開來看了看,發現裏麵是一顆龍眼大小的金色丹丸,隱隱留意著仙靈氣息,神色頓時一動。

“這是什麽?仙丹麽?儒門的修煉,用不上丹藥啊,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你確定?”楊錚似笑非笑的看著沈若言,“此丹名為九靈玉露丹,的確是仙丹,而且還是九轉仙丹,能洗練根性,恢複真靈。”

“儒門修行者又不是太看重根性,更看重的是悟性。你這麽一說,此丹對你顯然更重要,還是你留著吧。”

沈若言聽了楊錚這話,心中頗為感動,他來南贍部洲的這段時間,也了解到了不少三界之事,因此很清楚這仙丹的價值。

楊錚能夠如此輕描淡寫,把一顆九轉仙丹送她,足見對自己的重視。

“忘了告訴你了,此丹還有一個名頭,名為九靈駐顏丹。顧名思義,隻要服用一顆此丹,便能青春常駐。此丹不僅能令服丹著容貌更勝一籌,還能永遠保持不變。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拿回去給……”

楊錚笑眯眯看著沈若言,故意伸手要把那玉瓶收回去。

沈若言風情無限的白了楊錚一眼,一把奪過玉瓶。

“哼,誰說不要了!送出去的東西,哪有再要回去的道理!我走了!”

“嗯,保重!”

沈若言蜻蜓點水似的在楊錚臉上親了一下,紅著臉飛快跑開。

世間沒有哪個女子不看重自己的容顏,沈若言也不例外。

楊錚送她此丹,令她想到了一句美好的詩詞。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這種溫潤如水的感情,令她非常享受。

楊錚愣怔的看著沈若言離去的背影,片刻後,搖頭失笑。

他忽然覺得,如此挺好。

送走沈若言後,楊錚又去了一趟獨秀峰。

“師兄,我來給你送酒來了!”

進了獨秀峰的掌門大殿,楊錚取出兩壇醉仙酒,放到了大殿一旁的供桌上。

羅真的身影一閃,從洞府深處遁出,到了大殿內。

“真難為你,還能想到我這個師兄。”

羅真語氣故意顯出有些小幽怨樣子的道。

“師兄這是嫌小弟的酒送來的晚了?”

楊錚搖頭失笑道。

“為兄哪敢。”羅真笑道,“一下子送來兩壇,莫非這一壇是給師尊的?”

“嗯,我後天就要返回祖洲,沒辦法當麵把酒送給師父,還得有勞師兄了。”

楊錚點頭道。

“這還差不多!”

羅真大袖一掃,收走了桌子上的兩壇酒。

醉仙酒的名頭已經借太白金星之口,徹底打響了。

這幾日,蜀山周邊區域的一些跟他關係不錯的地仙,都在私底下向他打探醉仙酒的事情,希望能從他這裏搞一些。

畢竟,能夠令玉帝信使都十分迷戀的美酒,隻怕絕對不差。

但羅真很清楚,楊錚手裏的酒,數量並不多。

畢竟他上次才中自己這裏拿走了一百多斤日月靈泉。

這點靈泉釀出的醉仙酒,光是這段時間款待太白金星他們所用,怕就不少了。

楊錚能特意給他和師尊留兩壇,足見其心意。

“師弟,這是咱們蜀山近年來所有的庫存,你馬上要回祖洲了,都帶上吧。”

羅真取出一個紫皮葫蘆,交給楊錚。

這一葫蘆裝的日月靈泉,足有上萬斤之多,乃是蜀山數百年積攢下來的所有存貨。

楊錚接了葫蘆,打開了神識掃了一下,吃驚道:“師兄,這不好吧?你把所有的靈泉都給了我,蜀山弟子今後該怎麽辦?”

“日月靈泉每年都會凝出一二百斤,也差不多夠弟子們用的了,你不用擔心。”

羅真笑著搖了搖頭。

“你的醉仙酒,隻怕很難在找到比日月靈泉更合適的靈液調製了吧?”

“的確如此。”楊錚點頭道。

不止是醉仙酒,楊錚想要釀造的其他各類酒,也都希望能夠用靈液進行調製,可這三界中,能夠適合用來調製仙酒的靈液,並不多,且都掌握在仙門大派的手中。

但凡靈液,自有各種不同妙用,人家自己都不夠用,極少願意拿出來賣。

楊錚為此事也有些頭疼。

可惜,蜀山派之所以能有日月靈泉,皆因其門派之中,有一天然寶壺禁製之故。

這種天地自然生成的禁製寶地,人為並不能改造,且祖洲那地方也沒有。

羅真麵上微微露出沉吟之色,想了想,道:“其他靈泉不能代替麽?”

楊錚搖頭道:“我試過,醉仙酒用日月靈泉最合適,其他靈液沒辦法取代。不過,若有恰靈泉,我倒是可以調製其他種類的靈酒。”

“這樣的話,為兄或許可以幫上點忙。”羅真神色微動的道。

“真的麽?師兄莫非收藏的還有其他靈液?”

楊錚驚喜的看向羅真。

羅真搖頭道:“為兄這裏肯定是沒有了。不過,為兄有一好友,乃是羅浮山的上真道人,他手裏有一寶貝,名為‘乾坤妙玄鼎’,乃是一件玄妙仙寶,浮於空,能凝空靈玉露,落於地,能聚山川靈泉。”

“世上竟有此等寶貝?既是如此仙寶,他肯賣?”

楊錚驚奇道。

羅真提到的“空靈玉露”和“山川靈泉”,楊錚自然聽過。

這是兩種在三界中,非常常見,卻又非常實用的靈液。

說它常見,皆因隻要修為達到煉虛期,修仙者自己也能憑靈根和神念,從天地中淬煉出這種靈液來,屬實隻能算是比較普通的靈液。

這種靈液對修仙者洗練法力有一定的幫助,也可以更進一步進行凝練壓縮,把其煉化為靈晶,當做隨時可吸收煉化的靈力使用。

基本上,絕大多數的修仙者,達到煉虛期後,都會自己淬煉一些這樣的靈晶備用。

不過,若是修仙者自己凝練的話,效率自然不算多高,且也很耗費時間精力。

若能有直接淬煉這種靈液的仙寶的話,其效果自然就不同了。

可以說,這樣的仙寶就是個聚寶盆,誰手裏有的話,真不大可能拿出來賣掉。

然而,這種仙寶,其實也挺雞肋的,對於地仙境以下的修士而言,還算是非常實用,非常不錯的聚財寶貝,但對於地仙境以上的仙人而言,就沒什麽用了。

“這次啊,師弟你還真可能有機會得到這件寶貝。”

羅真神秘一笑的道。

“哦,這卻是為何?”楊錚神色微動道。

“那個上真道人,是個官迷,一直想謀求上天做官,可惜沒關係沒門路,根腳淺,想了很多辦法,都沒能成。上次我們一起聚會,他聽說了我即將上天做官的事情,大為意動,希望能請我幫忙牽線搭橋,走走你的門路。”

羅真向楊錚解釋道。

“當然了,為兄也知道,隻怕想要上天做官並不容易,若師弟你能幫其辦成這件事,再向其討要那‘乾坤妙玄鼎’,為兄覺得,他肯定不會拒絕的。”

“地官不行麽?非得是天官?”楊錚沉吟道。

說實話,上次請太白金星幫忙,替羅真活動,上天做官,他就欠了太白金星老大一個人情,這人情可不是靠幾瓶酒就能還的。

那幾瓶酒不過是見麵禮而已,真正的人情,楊錚現在還欠著呢,太白金星即便不說,什麽時候隻要稍稍透露出一點意思,楊錚就得想辦法還了這個人情。

“上真道人如今有地官在身,當然,他這個地官,其實也是花錢買的,而且還是個小官,是羅浮山的七品山神,他其實更想上天做官。”

羅真向楊錚解釋道。

楊錚沉吟未語,思量起來。

請求太白金星幫忙,再安排一個天庭小官,這點事兒對太白金星來說,應該也不難,但這人情越欠越多,到時候就不好辦了。

但好在所欠人情,都是一個人的,而且,若是能辦了此事,便能得到一件對自己而言,非常實用的寶貝,也不錯。

反正一個人情也是欠,兩個人情也是欠,虱子多了不愁身。

楊錚權衡再三,覺得這筆買賣劃算。

“我試試吧。你也聯係一下你那個朋友,把‘乾坤妙玄鼎’的事情確定一下。若他肯交換,我就設法替他在太白金星那求一個天庭小官。對了,他對官職沒什麽要求吧?”

“沒有,沒有,能上天做官就行。”羅真一聽這事兒有門,連忙點頭道。

其實他還真挺希望楊錚也順帶把這事兒給辦了的。

他一個人上天做官,實在有些心虛,若是有個熟悉的同道一起,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接下來,羅真這邊連忙聯絡上真道人,楊錚那邊則也開始通過玉牌,聯係太白金星。

沒過多久,雙方的消息都確定了下來。

太白金星那邊幾乎沒怎麽猶豫就直接答應了下來。

上真道人到是有些舍不得那寶貝,不過,在羅真再三遊說下,最終還是答應了,不過,他卻希望能夠先得到天庭的符詔才肯交出寶貝。

這對楊錚而言,自然沒任何問題。

楊錚那邊給太白金星發了一道傳訊過去,不到片刻功夫,就拿到了兩枚天官符詔。

一枚是天兵營小隊長的符詔,屬於九品小官,擁有統領一個小隊,也就是是個天兵的職司,這個符詔是羅真的。

另一個符詔就有點搞笑了,居然是弼馬溫符詔!

熟悉西遊的人幾乎都知道這個職司是幹什麽的。

弼馬溫在天庭裏麵,就是個不入流的養馬官,拿到這個符詔的時候,楊錚頗有些哭笑不得,心裏也有些忐忑,不知那上真道人能不能接受。

哪料到,他把這消息告訴羅真,再由羅真傳達給上真道人後,那上真道人居然大喜過望,連連道謝,說是不僅要把“乾坤妙玄鼎”送給楊錚,還會再備上一份兒厚禮,感謝他幫忙。

楊錚大為不解,一問才知,那上真道人居然以為,自己竟能受到像齊天大聖一樣的待遇,覺得這是莫大的榮耀!

聽到這個解釋,楊錚頓覺頭頂有萬頭神獸踏過,真是什麽樣的奇葩人才都有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