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呂岩的勁爆今天消息!(求訂閱)
loading...
六道峰別院,當初跟楊錚一起來南贍部洲的眾人,皆被楊錚傳訊召回,齊聚一堂。

呂岩穿著一襲雪白儒衫,風流儒雅,神采飛揚,想來離開的這段時間,小日子過得必然非常瀟灑,他疑惑的看著楊錚。

“楊錚,這麽急著找我們回來,所為何事?”

“你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天上,莫非還不知道天界發生了何事?”

楊錚苦笑道。

“拜托,我在天上待的時間,總共也才不到一個時辰,就被你一道傳訊給喚回來了。”

呂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的抱怨道。

楊錚一想還真是那麽回事兒,他差點忘了,天界的時間,跟地界是不一樣的。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他離開到現在,總共也就十幾天時間,可不就是不到一個時辰麽。

“抱歉,抱歉,看來我這是打擾你約會了?”

呂岩再翻了一個白眼,道:“你才知道啊,原本呂某人正跟廣寒仙子談心,酒都還沒來得及喝呢,就接到了你的傳訊,我夠意思吧?你一句話,呂某人就拋下美人,直接回來了。快說吧,到底啥事兒?”

楊錚狐疑的在呂岩臉色掃視片刻。

呂岩臉上不自然之色一閃而逝,故意咳嗽了一聲。

“看啥看?是不是發現我又變帥了,所以想向我討教美顏秘方?”

“我看你是吃了廣寒仙子的閉門羹了吧?”

楊錚忽然道。

呂岩頓時勃然變色,大聲道:“怎麽可能?我呂岩是誰?那廣寒仙子見到我,不知道有多開心,多喜歡!你這是汙蔑,是嫉妒,用你的話說,這叫赤果果的嫉妒!”

噗~咳咳咳……

旁邊的幾人,實在被楊錚和呂岩兩人的話給雷的裏焦外嫩,好幾個人沒忍住笑了出來。

“那個,小師祖,要不然我們先避避?”

“不用,不用!你們都不能走!楊錚他敢汙蔑我,今天必須得當著你們的麵,把話給呂某人說清楚,不然,不然……”

呂岩眼珠骨溜溜亂轉,目光瞥向了楊錚腰間的儲物袋。

“酒隻剩下一瓶了,是留給我爺爺和大伯,海叔他們的,你就別打主意了。”

楊錚撇撇嘴,目光古怪的依舊上下打量呂岩。

“我看你根本就是吃了廣寒仙子的閉門羹,不過卻又勾搭上其他天界仙女了吧?”

呂岩被楊錚一語戳破心事,頓時目瞪口呆。

“你,你怎麽知道的?莫非有人告訴你了?不該呀,唉,我很小心……”

呂岩嘀嘀咕咕的話,再次惹來室內眾人一陣憋笑。

楊錚忽然發現,現在的呂岩,跟成仙之前的呂岩,簡直判若兩人。

他這是徹底放飛自我了?

不知道太上老君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會作何感想。

還會不會讓他回歸八仙之列。

“你用巫族的占卜術占卜我了?”

“我若真占卜你了,你作為仙人,難道感應不到?”

這次輪到楊錚翻白眼了。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請你回來,是希望你能幫我參詳參詳接下來的事情。”

“你那事兒,現在是沒招,別多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王母和朱雀仙王那邊,你是徹底把人給得罪幹淨了。”

呂岩顯然在天上待著的那一個時辰,也聽到了相關的消息,但卻不以為意的撇嘴道。

“要我說,有什麽好擔心的?王母興許多少會對你有些不滿,但也僅止於此而已,這事兒很快就會被其遺忘。至於朱雀仙王,你要發展的勢力,又不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怕他個毛線啊。”

呂岩自跟楊錚熟悉後,從他這裏聽了不少地球這邊稀奇古怪的詞匯,整天也喜歡把這些詞匯掛在嘴上,覺得特別有範兒。

楊錚倒是覺得,現在的呂岩也挺不錯,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想幹啥就幹啥,想說啥就說啥,多瀟灑?

這才符合他的身份嘛。

“這些我當然知道。我是想讓你幫我參詳參詳東海的事情。天庭封了我做東海仙君使,這個職務,想必你應該不陌生吧?”

楊錚取出太白金星不久前才從天庭拿來給他的那枚神印,給呂岩看了看。

呂岩轉世前是東華大帝君,掌管整個東華神殿,以及東海事務,對東海大小之事,自然非常的清楚。

“東海仙君使?”

呂岩看到楊錚手裏的神印,頓時露出一抹異色,他向楊錚暗暗使了個眼色。

楊錚立刻意會,也暗暗回了個眼色。

呂岩故作喜色道:“這是好事兒啊,有了這神印,整個東海任何地方你都可去得,這對人巫族今後在東海發展,大為便利啊!”

呂岩這話聽在眾人耳中,頓時惹的眾人一陣激動。

楊錚現在是人巫族的族長,也是未來人巫族的人皇,如今被天庭承認,還被授予天官神職,這對於他們而言,自然也是大有好處。

“恭喜族長!”

眾人連忙躬身向楊錚道賀。

“哈哈,大家好好幹,以後都會封神受職!你們這段時間的表現,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中,回去後,定會論功行賞。”

楊錚笑著向眾人道。

眾人連忙道謝,並連稱應該的。

他們這段時間也的確很辛苦,尤其是黃霄,帶著其他三人,在蜀山,乃至周邊區域,按照楊錚的吩咐,全麵調查各個方麵的信息,腿都跑細了。

“今日找你們過來,就是告訴你們,後天咱們將返回祖洲,你們自己都趕緊做好準備,手頭的事情,抓緊辦完。對了,黃霄,我交代你收購的東西,都收的差不多了吧?”

楊錚準備大力發展祖洲,但對南贍部洲具體的情況,卻並不是太了解,因此特意派遣了黃霄他們幾個,還有蜀山的一些弟子,這段時間對南贍部洲的情況,進行全麵的摸排了解。

不止如此,楊錚還給黃霄私下裏下達了另外的任務,那就是大量收購各種調料美食方麵的材料和種子。

在楊錚的發展大計中,是準備把祖洲打造成三界內,集娛樂,美食,旅遊等於一體的現代化神洲府,先把人巫族的產業發展起來。

至於修煉方麵的事情,這個需要他先摸索,然後暗中把自己摸索出的天巫道法,悄然的傳下去,暗中積蓄力量。

“回稟族長,市麵上有的,都收購全了,另外,還有一些來自西域的,比較稀罕的玩意兒,弟子也自作主張,收購了一批,請族長過目!”

黃霄說完,把一個儲物袋,雙手托著,恭敬的交給楊錚。

楊錚接了儲物袋,神識掃進去一看,頓時大喜!

這裏麵的東西,還真是有些令他感到意外的驚喜。

現在的南贍部洲依舊是大唐在統治,衣食住行跟地球那邊的盛唐時期,並無多少區別。

這也導致,很多後世有的美食調料之內的東西,三界中並沒有。

有了這一儲物袋的存貨,回去在靈域內種上,絕對可以收獲一批靈級的美食調料啊!

“做的不錯!回去後,重重有賞!”

楊錚點頭肯定道。

黃霄備受鼓舞,驚喜的連連搓手。

“嘿嘿,這是弟子應該做的。好了,你們先下去繼續準備吧。”

“是,弟子等告退!”

黃霄等人連忙躬身施禮退下。

待房間中隻剩下楊錚,沈若言和呂岩三人,楊錚啟動了六道峰的禁製後,目光隨之看向了呂岩。

呂岩自能感覺到六道峰禁製的存在,臉色跟著變得凝重起來。

“玉帝對你怕是沒安好心啊。”

“這我能猜到,他若真有那麽好心,隻怕我該更擔心了吧?”

楊錚苦笑道。

呂岩不由詫異的瞥著楊錚,道:“你這小子,腦子怎麽長的?難怪會被祖巫選中。東海仙君使,看似不過天庭四品的巡查仙官,但在下界,職權其實很重的,甚至在某些事情上,擁有先斬後奏之權,你知道麽?”

“嗯,太白金星也這麽說過。”楊錚點頭道,“不過,東海的具體情況,太白金星其實知道的並不多,因此,我才急著請你回來,指點我一二。”

“東海有三大勢力,第一大勢力,自是以闡教金仙為首,新組合成的東華神殿。你不要看他們現在四分五裂,各自為政,就以為好應對,實際上,我懷疑,天尊在東海留的應該有分身,你若是沒有特別的手段,在東海的一舉一動,怕都逃不過他的監察。”

呂岩語氣十分凝重的向楊錚分析道。

“我上次給你的東西,切記收好,絕不可被闡教的人察覺,否則必大禍臨頭!”

楊錚神色一凜的點了點頭。

他其實也猜到了這點,畢竟,這下界真能讓呂岩忌憚的存在不多。

恐怕他不得已把自己以前遺留在東海的洞府密鑰交給自己,肯定也是跟此有關。

若真沒什麽顧忌的話,隻怕他自己就去取了。

“不過,你現在既然拜了薑子牙做老師,想來那天尊分身,應該對你會有所忽視。畢竟,因果牽連之下,你跟他也算有了關係。你將來若發達了,對他和闡教也大有好處。”

呂岩見楊錚認真聽著,便仔細一點點跟他分析起來。

“第二大勢力,其實是一直被忽視的龍族,而非上古妖族。這一點,隻怕就連天庭都未必曉得。他們以為搞一次西遊,龍族乖乖配合,把自己的太子都送去佛門,就覺得龍族真沒落不行了。”

說到這裏,呂岩嘲弄的笑了笑。

“怎麽,難道龍族並未沒落?”楊錚吃驚道。

“沒落麽,的確是真沒落了。但龍族有準聖之事,三界有人知道麽?”

呂岩沉聲道。

“嘶!龍族竟有準聖?莫非祖龍尚未死?”

楊錚震驚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豈隻沒死那麽簡單?若我所料不差,隻怕他都快煉出第二屍了吧?”

呂岩冷笑道。

“龍族……怎會懂得三屍之法?”

楊錚駭然不解的看向呂岩。

斬三屍證道之法,乃是獨屬於道門的手段,其他任何派係都沒有。

而且,太古和上古的那些洪荒種族,其實也不太屑於學習,他們自有自己獨門的證道之法。

但誰能想到,龍族堂堂祖龍,不僅沒死,而且還不知從哪學會了道門的斬三屍證道術。

“他所學的可不是道門的斬三屍證道,而是魔族的煉屍魔之法。現在的祖龍,或許應該稱其為魔祖龍更合適。”

呂岩沉聲道。

說到這裏,他的臉色顯得有些不大自然,顯然是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當年之所以被逼轉世,多少跟其有關。你以為東海為何會突然出現魔淵漩渦?魔祖雖強,卻也無法強行破開三界的界麵壁障,打通魔界通道。那魔淵漩渦,若我所料不差,應該是魔祖龍搞出來的。”

嘶!

楊錚忍不住的再次倒抽了一口涼氣!

呂岩的這些消息也太勁爆了!

三界各部,現在還都在猜測,那魔淵漩渦,肯定是冥河老祖聯合魔祖搞出來的,誰能想到,那其實是龍族搞出來的?

“此事,難道那天尊分身不知道麽?”

楊錚有些遲疑的問道。

“若那分身本就是一具魔道分身呢?”

呂岩沉吟了半晌,神色莫名的說了一句令楊錚目瞪口呆的話來。

“這……怎麽可能?!”

“這三界之中,還有什麽不可能的事情?不要把他們想的太好。聖人是無情的,他們本身就代表了天道,想做什麽,就做什麽。天道無常,你以為是憑口說的麽?”

呂岩歎息道。

“呂兄,你當年是不是就是被他……”

楊錚震驚萬分,沉吟片刻後,才再次遲疑問道。

不過,他終究不敢提及那人。

呂岩點了點頭,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這個仇,呂某人遲早要報的!”

呂岩咬牙切齒道。

楊錚有些呆了,他發現,對於三界之事,自己知道的還是太少太少了。

他自以為從地球穿越而來,融合前世今生記憶,應該掌握了不少別人不知道的信息,然而他現在才明白,自己是多麽的天真。

很多事情,隻怕外界傳的都是表象,內裏的真情,怕也隻有當事人才清楚。

也難怪祖巫後土布局如此深遠,從數萬年前就才是著手下子了。

有這樣的恐怖對手存在,稍有不慎就可能落得滿盤皆輸的下場。

東海三大勢力,闡教,魔龍族,洪荒遺族。

想想都覺得頭疼萬分啊。

東海這個大漩渦,自己先前所構思的發展大計,真能順利展開麽?

楊錚的心情莫名有些不好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