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好一招移花接木!(求訂閱)
loading...
天雖沒塌下來,但事兒卻是真的下來了。

楊錚在五光洞閉關恢複,才過去不到三天,便接到了天界傳來的旨意。

接到消息的時候,楊錚才剛剛消化完煉丹的收獲,神識也恢複了七七八八。

來傳旨的使者依舊是太白金星。

“老弟,事情有些不妙啊!”

一見到楊錚,太白金星便拉著他,頗為擔憂的說道。

“怎麽了?我幫玉帝煉成了丹藥,難道還有問題了?”

楊錚不解的看著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苦笑道:“事兒就出在這裏。你不知道,剛剛因為朱雀烈焰石的事情,天庭緊跟著發生了幾件大事,形勢對你非常不好啊。”

“哦?老哥哥快坐,邊喝邊說。”

楊錚心神微動,把太白金星讓進屋中坐下,直接取出一大瓶酒,兩個杯子,放到桌上,為太白金星滿上一杯。

太白金星現在是真喜歡上了下界傳旨,尤其是來蜀山。

前後幾天的時間,他在楊錚這可喝了不少,那醉仙酒真是太對他的胃口了,他現在已經徹底上癮。

“哈~滋~”

太白金星美美的喝了一大口,辣的直吐舌頭卻甘之如飴。

“我告訴你哈,朱雀仙王得知自己的兒子,也就是那塊朱雀烈焰石中封印的真靈火種,那是朱雀仙王兒子的獸靈,他得知兒子被煉化了,十分氣憤,直接跑到王母娘娘那裏去哭訴。”

太白金星一邊喝著,一邊跟楊錚講起了天界發生的事情。

“等等,朱雀仙王跑王母那裏去哭訴什麽?”楊錚不解道。

太白金星神秘兮兮的左右瞅瞅,向楊錚招了招手。

楊錚不由被他這動作搞的有些哭笑不得。

若真有人窺聽,自己就是貼著耳朵過去,難道就能避開了?

再者說,他這六道峰別院四周,可是有著祖巫後土布置的禁製,一旦開啟,聖人之下,任何人都窺探不到這裏的動靜。

不過,楊錚現在的確非常想要知道具體的事情,隻能配合的附耳過去。

“這事兒啊,牽涉到洪荒末期時的一段恩怨。朱雀仙王的來曆,你知道吧?”

太白金星壓低嗓門,十分八卦的道。

楊錚配合的搖了搖頭,當然了,他是真不知道。

“朱雀仙王其實是鳳族族長跟一鸞鳥的私生子,血脈不純,進不得鳳族。因此之故,朱雀仙王年輕的時候,過的十分不如意。好在,他的母族,跟王母座下的青鸞族是親戚,有王母的照應,朱雀仙王才得以在天界立足。”

太白金星向楊錚道出了朱雀仙王的根腳來曆,頓時惹的楊錚一陣驚歎。

“原來如此!真想不到,原來大名鼎鼎的朱雀仙王,竟是個雜種血脈啊。”

太白金星頓時翻了個白眼,但想想還真是那麽回事兒,也忍不住的噗嗤笑了出來。

“老弟,不是我說你,你這張嘴啊,太損了。”

“難道我說錯了麽?”楊錚道。

“沒錯,可不就是那麽回事兒嗎?不過,在天界可不敢亂說,會惹來天大麻煩的。”

太白金星十分認真的叮囑道。

“嗯,了解。繼續,老哥哥,繼續啊。”

“朱雀仙王因自己的血脈不純,因此發誓,一定要讓自己的子嗣,擁有最為純粹的鳳族血脈,有朝一日,去做鳳族的族長,以此來羞辱鳳族。”

“天宮寶庫內珍藏的有一南明離火巢,那是洪荒時,祖鳳涅槃成聖時,遺留下來的,後來被玉帝無意間撿到,收藏在了自己的寶庫中。朱雀仙王求了王母,希望能把自己兒子的真靈,放進南明離火巢內溫養,吸收其內的涅槃之火,淨化血脈。”

“不對啊,我記得你上次說過,王母跟玉帝的關係,似乎不大好,那玉帝能同意嗎?”

楊錚狐疑的看著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大搖其頭道:“當然不會同意了。所以放進南明離火巢內的,並非朱雀卵,而是朱雀烈焰石啊。那朱雀仙王也的確是個狠人,為了能淨化兒子的血脈,愣是把朱雀卵煉成了一塊看起來極為普通的烈焰石,然後請了王母幫忙,悄悄把那塊石頭,放進了南明離火巢呢。”

“這事兒難道玉帝一直沒發現?”楊錚吃驚道。

那玉帝一切是大羅金仙巔峰的實力,西遊之後,憑功德證道成功,突破到了準聖級,以他的境界,王母想要瞞著他,把朱雀烈焰石放進南明離火巢內,怕是不大可能。

“哪能不知道呢?隻不過,西遊之後,玉帝陛下證道成功,也有意想要修複跟王母的關係,好方便向其請教修煉上的事情,因此就裝作不知道,默許了此事。”

太白金星品了一口酒,不疾不徐的道。

“不過,這事兒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若王母跟玉帝的關係真修複了,倒也無所謂了。但現在嘛,兩人的關係依舊很僵,此事一旦被戳破,大家的麵皮都不好看。所以才有了現在這樁麻煩啊。”

說到這裏,太白金星停頓了一下,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的表情。

“瑤姬仙子的事情,你應該多少也聽說過些吧?哥哥我就不信,薑子牙沒跟你嚼過舌根。”

太白金星臉上表情有些賊兮兮的,擠眉弄眼看著楊錚。

楊錚發現,跟太白金星接觸的越多,他越發現,這老家夥天生就是個老八卦,最喜歡打聽一些稀奇古怪的消息,同時也喜歡相認散播這些消息。

這事兒楊錚還真知道,不過卻不是薑子牙說的,而是他在紫府洲東華神殿待著學習神道的那段時間,偶爾從神殿某位仙人口中閑談得知的。

玉帝因在王母那裏吃了閉門羹,於是又把主意打到了瑤姬仙子的身上。

他一直有意想要納瑤姬仙子為妃,不過這事兒還沒來得及實施,結果王母不知從哪裏聽到風聲,又很幹脆的直接把瑤姬仙子任命為瑤池天女。

瑤池天女就相當於瑤池的聖女,是不可能嫁人的。

這下玉帝心頭自然越發火大,也越發想要得到瑤姬仙子。

“嗯,知道。”楊錚點了點頭。

“這麽跟你說吧,玉帝其實也是為了討好瑤姬仙子,聽說了瑤姬仙子想要煉製九靈玉露丹的事情,所以才找了張道陵他們,這下有些事情,你應該明白了吧?”

太白金星向楊錚使了個你懂的眼神。

楊錚嘶的倒抽了一口涼氣,整個人頓時感覺很不好了。

特麽的~

他真想罵人!

“這麽說,張道陵和我都被人當槍使了?”

他自然不能當著太白金星的麵,直接說那人就是玉帝。

“嗯,你知道就行了,可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說,知道麽?”

太白金星神色突然變得十分認真的盯著楊錚道。

“知道,放心吧,有些事兒我還是懂得的。”

楊錚苦笑道。

那玉帝還真不是個玩意兒啊,故意引導張道陵煉丹,然後下界尋找材料。他大概是算準了,普天之下,還懂得煮煉法的,或許隻剩下巫族傳人了。

難怪張道陵如此容易就拿到了朱雀烈焰石。

“因為這事兒,王母大發雷霆,決定重重責罰瑤姬仙子。王母已經下令,削去瑤姬仙子的修為,下界轉世,貶為凡人,罰她自行在下界修煉,什麽時候再自行修煉到大羅境,才準許他重返天界。”

嘶!

楊錚再次倒抽了一口涼氣,對王母的手段,不由感到十分的欽佩。

他可是很清楚那九靈玉露丹的藥效。

這個清楚,並不僅僅指九靈玉露丹修複真靈的功能,他還清楚的知道,九靈玉露丹其他所有的功能。

這一招看似貶瑤姬仙子下界重修,實則卻是在保護她,並且重塑她的資質。

如此一來,自己在巫門中留下的對瑤姬仙子的掣肘手段,就徹底被廢,沒用了。

仙凡有別,玉帝自然不可能再去打一個凡人女子的主意,這事兒顯然是違反天條的。

玉帝竹籃打水一場空,不勃然大怒那才真奇怪了。

“張道陵也被罰了?”

楊錚皺眉問道。

“嗯,張道陵也被貶下凡,轉世重修。”

太白金星點了點頭,然後大有深意的看了楊錚一眼。

“你注意點,他很可能是被貶到了東海一帶轉世。”

楊錚神色微微一凜,暗暗點了點頭。

“多謝老哥哥提醒!”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還是那句話,今日哥哥我說的話,入得你耳,決不能被第三人知道,明白麽?”

太白金星神色凝重道。

楊錚點點頭,表示明白。

“那我的處罰呢?”

楊錚苦笑道。

“你麽,玉帝到是沒責罰你,甚至都沒提到你。不過,在哥哥我看來,玉帝沒提到你,反而並不是好事兒,而是大大的壞事兒。”

太白金星歎息了一聲。

楊錚略一沉思,頓時意會,臉色忍不住的一變,差點沒忍住爆粗口。

這特麽是想把我架在瑤池的火上烤啊,好一手移花接木!

不責罰他,豈不是在變相的告訴別人,自己已經是玉帝這邊的人?

這件事就是他配合玉帝完成的。

朱雀仙王和王母娘娘奈何不得玉帝,所有的火氣,自然都會衝著他來。

“你得做好心理準備,接旨吧,玉帝又賞你了!”

太白金星說到這,探手取出聖旨,以及一個造型非常精美的乾坤袋。

楊錚隻好撤去了六道峰別院的禁製法陣,垂手而立,恭敬的聆聽太白金星宣旨。

太白金星在楊錚禁製還沒撤前,就直接伸手在桌子上一掃,那一大瓶酒,連同兩個杯子,都被他收走了。

他接著咳嗽了一聲,肅然大聲宣旨道:“人巫族族長楊錚接旨:朕近日聞下界祖洲,秉承天道氣運,新出人巫一族,實乃我三界幸事,朕今代天授命,敕封祖洲人巫族族長楊錚為東海仙君使,負責替朕巡查東海事務,欽此!”

“臣楊錚接旨!”

楊錚心中雖然十分不情願,但麵上卻隻能做出恭恭敬敬的樣子,雙手接下太白金星手裏的聖旨,以及那個乾坤袋。

他的神識向乾坤袋中掃了一下,發現裏麵除了裝著一枚玉牌之外,還有一個造型極為別致,散發著古樸滄桑氣息的鳥巢。

看到那個鳥巢,楊錚心中先是一愣,接著再次差點沒忍住爆粗口。

這特麽,繼續給自己拉仇恨麽?

移花接木接的這麽徹底的麽?

這下好了,一旦自己得了南明離火巢的消息傳出,不止朱雀仙王,隻怕聚窟洲的鳳族也肯定要坐不住了吧?

這是想把自己往死裏坑麽?

楊錚鬱悶無比的想道。

“別哭喪個臉,有人看著呢。”

太白金星嘴唇幾乎沒動,但細微的聲音,卻從他口腔中吐出,清晰的傳入楊錚耳中。

“臣叩謝玉皇大帝陛下敕封,今後定當竭盡所能,帶領人巫一族壯大起來,以狀我三界氣運聲威!”

楊錚隻好再次恭恭敬敬叩謝天恩。

“好了,這聖旨老夫已經傳完。楊錚,陛下希望你盡快返回東海就職。陛下已經得知,你在祖洲正在興建靈官神廟,因此命你盡快把天官神廟也一並修齊,把聖旨供奉在神廟內,以接受天庭的監察。”

太白金星絲毫不複之前那玩鬧八卦姿態,一本正經,用十分公式化的口吻,肅然的向楊錚說道。

“是,我後日就返回祖洲,著手興建天官神廟。”

楊錚也肅然一拱手的道。

太白金星微微頷首,沒再說其他多餘的話,走出房間,來到院中,直接踏雲飛天而去。

目送太白金星離開後,楊錚再次啟動了六道峰別院的禁製,然後走回房間,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一臉鬱悶的低頭沉思起來。

這下好了,自己的職位,從原來的東華神殿仙君使,變成了東海仙君使,看似職權變大了,但這職位安排的卻沒安什麽好心。

東海是什麽地方?

那可是目前三界中最混亂的區域,勢力錯綜複雜,表麵上,整個三界都歸天界管轄,但實際上,下界之中,天庭真能調度管理的地方,其實並不多。

尤其是那東海之地,不僅有玄門闡教的勢力,還有東海龍族,以及洪荒遺族等等,都不是善茬。

天庭把自己安排在那裏做仙君使,擺明了就是沒安好心。

看樣子,玉帝表麵是希望自己能把人巫族發展起來,但實際上同樣卻未必就真這樣想。

人巫族發展起來,對天庭不見得就是什麽好事兒。

畢竟,巫族以前有過對抗天庭的曆史,且巫族的祖巫後土,還曾化身六道劍聖,大鬧過天庭,玉帝能希望他好才叫怪了。

如今給他安排了這麽一個職位,分明既是希望把東海的水徹底攪渾,讓東海其他各部,都成為掣肘人巫族發展的力量。

這一招還真夠狠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