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巫火之靈朱雀子,九轉仙丹(求訂閱)
loading...
五光洞中。

楊錚盤膝坐在雲台上,目露異色,打量著掌心上漂浮的赤色火焰小鳥。

這火焰小鳥正是他煉化朱雀烈焰石後,凝練出的巫火之靈——“朱雀子”!

“朱雀子”現在是真靈的形態,級別相當於仙品一階,屬於仙火中,最為初級的等階。

但是,從“朱雀子”真靈的傳承記憶中,楊錚卻得知,它大有來頭,要比任何仙品一階的仙火都強大很多。

它原本就有著純粹的朱雀血脈,擁有朱雀之火,又在天宮寶庫內的南明離火巢內孕育,經受上千年南明離火的溫養,吸收了南明離火的精粹,使得其火焰得到了進一步蛻變提升,已然屬於真正的異火了。

隻是在煉化了此火,並獲得了“朱雀子”的傳承記憶後,楊錚知道,這次怕是應該惹下不小的因果糾纏了。

薑子牙先前跟他講天界的一些人事時,曾特意提到,在天界中,有幾位極其特殊的存在,他們修為雖然隻是大羅境後期,但地位卻極為特殊,連玉帝平時見了,都要禮讓三分。

這幾位中,便包括“朱雀子”的生父,朱雀仙王!

自己把人家的子嗣給煉成了巫火真靈,若此事被朱雀仙王得知,怕是難以善了。

可惜現在木已成舟,說什麽都晚了。

“朱雀子”的血脈來曆的確不凡,乃是屬於太古神禽鳳凰的後裔,但依舊毫無任何抵抗能力的被先天五氣珠給煉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這“朱雀子”的真靈,竟是被溫養成了先天真靈,這也導致楊錚的先天五氣,又多了一種,不必再去聚窟洲找鳳凰族了。

楊錚收起了“朱雀子”,目光又轉向了麵前的九轉金鼎鍋上。

此丹鍋現在已被他初步煉化,可以用來煮煉仙品材料了。

楊錚其實也挺佩服巫族的,他們傳承下來的巫藥術,的確有獨到之處。

巫藥術雖沒有成丹法,但在萃取材料上,卻堪稱獨步丹界。

尤其是其古老的煮煉法,能把材料的雜質全部剔除,直接煮煉融合出最為完美的丹液。

巫族不喜歡服丹,很喜歡把各種材料,製作成藥液或者藥膏來使用。

巫藥術中的煮煉法,其實並不複雜,最關鍵的還是對火候和靈材融合的掌控上。

在這一點上,巫族的確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

他們天生神通,生來便精通五行相生相克之術,這是他們的本能,也是其他族比不了的。

別的煉丹師,想要把材料中的藥力淬煉出來,必須要動用神識,精準的掌控著火候,還得時刻留意材料的各種變化。

對於巫族人來說,卻根本用不著這麽麻煩,他們可以直接運轉自己的巫火,把材料中的雜質剔除掉,留下最純粹的藥力,融合煉化為想要的任何種類藥液。

畢竟,任何種類的靈材,說白了,其實都是五行材料,皆在巫族的神通掌控之中。

楊錚在獲得巫門傳承後,自然也繼承了這一天生神通,否則不會如此輕易就煉化了先天五氣珠這等先天靈寶。

有了這丹鍋,那九靈玉露丹的煉製,應該沒什麽問題了。

至於“朱雀子”的問題,想來這會兒張天師應該接到來自天庭的消息了吧?

這個麻煩到底該怎麽化解,他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隻能秉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策略,走一步,看一步了。

實在不行,隻能先躲回祖洲島再說。

朱雀仙王雖然強大,但楊錚料想,他未必就敢跟祖巫叫板。

一道傳訊遁光,就在這時落入五光洞外。

楊錚探手一招,一枚傳訊玉簡落入其手中,張道陵焦慮的聲音,跟著從傳訊玉簡中傳出。

“楊錚,那枚‘南極朱雀烈焰石’你還沒煉化吧?趕緊拿過來,否則要出大事了!”

不出所料,張道陵果然接到了天庭的消息,且聽其語氣,事情大大不妙。

楊錚臉上浮起一絲苦笑,收起丹鍋,起身走出了五光洞,施展遁術,落向別院中。

“楊錚,快,那塊朱雀烈焰石呢?趕緊拿出來,否則你我要有大麻煩了!”

一見到楊錚,張道陵迫不及待的便向他索要朱雀烈焰石。

“張道兄,你接到的是什麽樣的消息?”

楊錚苦笑著問道。

張道陵一愣,道:“葛天師給我傳訊,隻說是出事了,他言道,負責看守天宮寶庫的銀蛤天將,驚慌失措的找到他,說那朱雀烈焰石幹係重大,要貧道接到傳訊後,立刻攜帶仙石回轉天庭,否則就會有天大的麻煩!石頭呢?”

“你難道還沒想明白嗎?”

楊錚臉上的苦笑更甚,看著張道陵。

“你……該不會已經把它煉化了吧?”

張道陵臉色大變,難以置信的看著楊錚,臉上也湧現出慌亂之色。

“我若沒有煉化,你覺得天界與此相幹的人,會有如此大的反應嗎?”

楊錚說著,五指一張,一隻靈動的火焰小鳥,浮現在掌心。

張道陵看著楊錚手掌上的那隻火焰小鳥,徹底失語,頹廢的坐倒在地。

“完了,完了!這下麻煩大了!你,你怎麽就……唉!”

張道陵本想指責楊錚兩句,但伸出手後,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麽了。

“張道兄,木已成舟,已經無從改變了。你也知道,我修煉的是巫術,真靈一旦本煉化,再也不可逆轉。我覺得,為今之計,還是趕緊把玉帝需要的丹藥煉出來,或許還能補救一二。”

楊錚雖也擔心,但卻並不會坐以待斃,沉聲說道。

“煉丹之事,乃是玉帝所命,你也隻是為了完成聖命而已,你說對吧?”

張道陵愣了愣,忍不住抬頭看向楊錚,待仔細一品楊錚的這番話,他立刻抓住了此話之中的深意,狐疑道:“這……能行嗎?”

“為什麽不能行?朱雀仙王就是再厲害,但在天界能大的過玉帝?沒錯,朱雀仙王肯定會因此事而大發雷霆,但表麵上,卻也沒辦法拿你我如何,我們又沒有違反天條地規,不是麽?”

楊錚侃侃而談,仔細分析道。

張道陵仔細一琢磨,還真是那麽回事兒。

而且,他還想到,既然那朱雀烈焰石能被自己取走,就意味著這其中肯定還藏有什麽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既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必即便是朱雀仙王,這次也隻能吃個啞巴虧,自認倒黴。

甚至於,這件事玉帝現在知不知道還是兩說。

畢竟,他接到葛天師的傳訊,其內並未提到有任何提到玉帝的內容,反而隻是說,王母的信使去了一趟寶庫,在得知朱雀烈焰石被取走之後,放了幾句狠話,然後就大發雷霆的走了。

一個王母的信使而已,難道還能代表王母不成?

更何況,朱雀烈焰石是朱雀仙王之物,又不是王母之物。

若是拿了王母之物,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還真就算是違反了天條,但朱雀仙王嘛,他雖然在天界有著特殊地位,在某些層麵上,卻是完全無法與玉帝王母相提並論的。

最多自己今後會被朱雀仙王給記恨上,但隻要自己小心些,不被他抓到把柄,他也奈何不得自己。

自己可是正兒八經的天神,即便是仙王,也不敢隨意打殺天神,否則就是違反天條。

“唉,也隻能如此了。那咱們趕緊煉丹吧,這次你可一定要煉出九靈玉露丹啊,否則可真沒辦法交代了!”

張天師哭喪著臉道。

“放心吧,隻要你的拉丹術沒問題,九靈玉露丹一定能煉製出來。”

楊錚一臉自信的寬慰道。

“好,那咱們現在就趕緊煉丹吧!”

張道陵連忙取出了先前的那個丹爐,把他放到了桌子上。

丹爐之中,那些靈材化成的藥液正被一團金色火焰包裹著,緩緩在丹爐內載沉載浮的閃爍著濃鬱靈光。

楊錚連忙啟動了別院的禁製,以防在煉丹過程中,受到了外界的打擾,從而導致煉丹失敗。

畢竟,按照張道陵的說法,這材料他這裏自有一份兒,廢了百年之內休想再找齊第二份兒,不容許出現絲毫的差錯。

楊錚取出九轉金鼎鍋,向其打出一道複雜的法訣。

下一瞬,丹鍋滴溜溜轉轉這,綻放出濃鬱仙光,不斷的開始變大。

等到變成磨盤大小的時候,此丹鍋當的一聲墜落在地。

“好了,你把材料小心的轉移進丹鍋吧。”

楊錚向張道陵說道。

“你真準備好了?確定沒任何問題?”

張道陵看楊錚隨意的態度,嘴角忍不住的抽抽了一下。

這可是關係到生死存亡的大問題。

“放心吧,隻要你沒問題,我這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楊錚還真不是隨口亂說。

他本身有過目不忘之能,任何事情,隻要看一遍,做一遍,就會變成本能。

這樣的天賦能力,的確有點強的離譜。

說話間,楊錚已經給“朱雀子”下了命令,“朱雀子”撲楞著翅膀,飛入丹鍋之內的火塘中。

不過片刻的時間,丹鍋上便湧現出赤紅色的異火仙光。

看到這一幕的張道陵,嘴角像抽風了一樣,忍不住的又開始抽抽起來。

他真忍不住想扒開楊錚大腦袋看看,這家夥的腦子到底是怎麽長的,怎會有著如此離譜的天賦能力。

以區區凡人之體,築基期的廢材修為,居然能在這麽短的時間,便把仙火火種煉化,且還能如此自如的操控仙火煉丹了!

這尼瑪太離譜了!

要是個仙人能做到這點,他還能接受,但這家夥……

“快啊,發什麽愣呢?”

楊錚催促的聲音落入耳中,張道陵趕緊回神,小心翼翼把自己丹爐內的靈液,轉移到了楊錚的丹鍋中。

楊錚依舊還是用上了老方法,以“朱雀子”控製著丹鍋的溫度,以自身的巫神,開始按照九靈玉露丹的融煉之法,煉化著丹鍋內的藥液。

時間緩緩流逝。

轉眼便是三天三夜的時間悄然過去了。

一旁的張道陵,眼睛眨也不眨的瞪著丹鍋,親眼目睹著裏麵自己想破腦袋,都不知該如何融煉的靈液,一點點融合著,直至融合成完美丹液!

嘶!

張道陵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三天三夜的時間,他從始至終他都沒眨眼,居然依舊沒看出,楊錚究竟是怎麽辦到的!

在他看來,楊錚似乎根本就沒怎麽出力一樣,完全憑借那朱雀之火的精準火溫,才令丹鍋內的靈液一點點被剔除所有雜質,再一點點被融合成完美丹液。

但他同時也明白,這事兒根本不是看起來那麽簡單,其內肯定還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奧妙。

“接下來能不能成丹,就全看你的了!”

楊錚吐出一口濁氣,一臉疲憊的向張道陵說了一聲。

張道陵趕緊收懾心神,按照拉丹法,小心翼翼,打出一道道的法訣,開始凝練丹丸。

九顆龍眼大小的金色丹丸,漸漸凝聚成型,緩緩旋轉著,漂浮在了丹鍋之中。

楊錚聚精會神的看著張道陵凝練丹丸的過程,隱隱從中看出了一些門道。

不過,因為不懂丹訣,楊錚所看到的東西,也都隻是表麵而已,就如同練武的人,隻學了招式,卻不懂得運氣的法門一樣。

但即便是外在的一些東西,楊錚覺得一樣值得牢記。

日後若能得到一些係統的丹道傳承,說不定這些外在所記的東西,還能參照著幫忙領悟更多丹道方麵的東西。

大約過了一刻多鍾,丹鍋中的丹丸,徹底凝固,散發出陣陣異香。

一朵朵虛無的金色花朵,突然間憑空而生,在丹鍋的上方不斷飄落!

一陣陣奇異的道韻天音也跟著自虛空中響起!

“丹成九轉,天顯異象!”

看見這一幕,房間中的張道陵和楊錚兩人,皆是一臉的大喜!

這絕對是意外的驚喜!

九轉仙丹,在整個三界之中,目前也僅有兩人可以做到。

而其中一人自是那東華大帝君,但他因意外變故,轉世重生,隻怕再也無法重現昔日丹道榮光。

另一人自然便是太上老君。

現在,張道陵在楊錚的輔助下,竟也意外的煉製出了九轉仙丹,這如何不令他驚喜莫名?

楊錚在觀摩了張道陵拉丹的過程中,雖看不出他具體的丹道境界,但心中其實卻也有一定的預料,若是沒有自己完美融煉出丹液來,隻怕張道陵肯定不可能煉製出九轉仙丹。

看樣子,想要煉出九轉仙丹,其必備的一個條件,便是需要融合出完美丹液。

這麽看起來,自己今後若是係統學習丹道知識,有朝一日,或許也能煉製出九轉仙丹!

張道陵雖然驚喜萬分,卻也不敢稍有任何的分心,連忙小心翼翼,進心中最後的拉丹收尾的工作。

卻見他不斷打出一道道的複雜法訣,把丹鍋內的九顆仙丹,一枚枚拉出,收進早就準別好的九個小玉瓶內。

待所有仙丹皆被收好之後,張道陵這才長處了一口氣,仰天大笑三聲,發泄著心中的興奮之情!

楊錚見丹藥全部煉製完畢,便收回了“朱雀子”。

此時的“朱雀子”看起來有些萎靡不振的樣子,向楊錚撒嬌似的,有氣無力的叫了兩聲。

楊錚朝著“朱雀子”誇讚的笑了笑,用神識與其溝通了一番,才把它收進先天五氣珠內溫養起來。

“楊錚,這次多虧你了,否則貧道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煉出九轉仙丹!”

張道陵感激的向楊錚打了個稽首。

此次煉丹對他的觸動很大,他的收獲也同樣大的無法估量。

自學習丹道至今,不知經曆了多少歲月,他煉製出的丹藥,最高也隻能達到六轉,始終沒辦法突破至七轉,就更不用說九轉了。

一直被卡在這一境界不得突破,張道陵別提多難受。

有了這一次的經驗,張道陵自信很快就能突破至七轉,今後獨自煉出七轉以上的仙丹,應該沒太大問題了。

如此一來,他在天庭的地位,必將水漲船高!

甚至就連先前對朱雀仙王的擔憂,也不是那麽重了。

他自然要好好感謝楊錚一番。

“別光口頭感謝啊,來點實際的。”

楊錚似笑非笑的看著桌子上的九個小玉瓶,對張道陵道。

張道陵老臉一黑,連忙就想把九個小玉瓶收走。

楊錚並未阻止他,而是繼續開口道:“張道兄,那瑤姬仙子,應該用不到九顆仙丹吧?而且,按照丹師的慣例,也會抽成的吧?這麽算下來,你應該隻需向玉帝交出三顆九靈玉露丹,餘下的六顆,你是打算獨吞麽?”

張道陵伸出的手,立刻頓下來,停在了半空。

他尷尬的看著楊錚,苦笑道:“楊老弟,別說了,貧道分你一顆還不行麽?”

說著,張道陵拿起其中一個小玉瓶,塞進楊錚手裏。

楊錚卻沒收,依舊似笑非笑的看著張道陵。

“這丹室隻有你我二人。這整個別院的大陣也一直開啟著,整個煉丹的過程,絕不會被任何人窺探到,也包括上麵那位。張道兄,你看著辦吧。”

“做人不可太貪心!哎……好吧,好吧,剩下六顆咱倆平分,這總行了吧?”

張道陵分楊錚一顆,就感覺非常肉疼了,聽楊錚這麽一說,頓時明白,今日若不能安撫要楊錚,翌日這丹成九品的事情,怕是很快就能傳遍三界,一咬牙,忍痛分出一半。

“這還差不多!”楊錚笑嘻嘻又從桌子上拿了兩個小玉瓶,連同手裏的一瓶,毫不客氣,全都收進了自己的口袋。

“那今日之事……”

張道陵看著楊錚,欲言又止。

“你知我知,天知地不知。”

楊錚一本正經道。

張道陵這才笑眯眯把餘下六瓶全都收了起來。

“丹藥既已煉成,貧道也該告辭,回轉天界了。朱雀仙王的事情,貧道怕也是自身難保,你自己好自為之,貧道建議,你還是盡快回祖洲島吧。”

楊錚點頭道:“我正有此意。下次再見,還請你喝酒!”

說話間,楊錚取出一個不小的酒瓶,遞給張道陵。

“可惜時間太短,我釀造的酒數量有限,隻能送你這麽多了,省著點喝。”

“兄弟敞亮,保重!”

張道陵還真沒想到,楊錚居然如此大方,直接送了自己一大瓶靈酒。

他可是清楚這醉仙酒的價值,因此內心還是十分感動的。

楊錚打開別院禁製,目送張道陵離開後,踏雲回轉五光洞,恢複修煉而去。

先前煉丹對他的消耗的確相當的大,而去此次煉丹,他收獲也是十足,需要閉關好好消化一下。

至於其他事情,等恢複消化完了再說,反正天也塌不下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