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瑤池仙女間的撕比事兒(求訂閱)
loading...
天界第一重天,極難之盡,有一聖境,名為瑤池聖境。

瑤池聖境內別有洞天,以中央的天池為中心,東西南北各有佳境,西部為一片氤氳著紫色祥瑞之氣桃林。

數名穿著以彩雲織就霞衣的絕美宮娥,穿梭其內,正在林內點看著樹上結出的蟠桃。

“紫衣姐姐,你那邊都數完 了嗎?”

一名穿著青色霞衣,下巴尖尖的絕妙少女,臉上帶著一絲嬌憨神色,向為首一名紫衣圓臉青年女子問道。

“嗯,都數完 了,共有三千六百顆,你那邊呢?”

紫衣女微微一笑,眼神略帶寵溺的看了一眼青衣少女。

她們皆是王母的義女,紫衣女是最先被王母收為義女的,向來被其他仙女稱呼為大姐,唯獨這排行第六的小青,向來嬌憨,喜歡喊她紫衣姐姐,而不是大姐。

“七妹,你那邊呢?”

青衣少女又轉臉看向另一邊的粉衣少女。

那粉衣少女是幾個女子中,長相氣質最為出眾,也最受王母疼愛的瑤姬仙子,被王母立為瑤池天女,如今則負責為王母看守蟠桃園,在天庭中也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

“七妹?你有什麽心事嗎?這兩天我怎麽總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青衣連喚了瑤姬數聲,皆未得到回應,忍不住走到她跟前,拿粉嫩的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好奇的問道。

紫衣大有深意的瞥了一眼小七,在後麵悄悄扯了扯青衣的衣袖。

“小六,別搗亂。小七應該是正在為下界消失的那一縷真靈分神擔憂,因此才會如此吧?”

她雖是如此跟青衣說著,但臉上則帶著征詢之色的看向一身粉衣,人比花嬌的瑤姬。

“唉……”

瑤姬幽幽歎息一聲,看了一眼大姐和六姐。

“我倒並非全為此時擔心,而是在想,該如何才能煉製那九靈玉露丹的事情。”

“九靈玉露丹?此丹的材料可都很罕見啊,莫非你已經找齊了?”

紫衣吃驚道。

九靈玉露丹的大名,瑤池仙女無人不知。

此丹的丹方,正是出自王母娘娘。

外界隻知道九靈玉露丹能夠洗練靈根和靈體? 卻不知道,它最大的功用,其實是和瑤池聖水一起服下? 能夠令人青春永駐? 容顏不老。

事實上? 九靈玉露丹還有一個更好聽的名字——“九靈駐顏丹”。

當然了,瑤姬想要煉製此丹,看重的並非是其駐顏功能? 而是修複真靈的功能。

此前瑤姬分出一縷真靈下界的事情? 在他們七姐妹間,並非什麽秘密。

瑤姬的修為是她們起個中最高的,她在瑤池內? 是僅次於王母娘娘? 也是仙女中? 唯一達到大羅金仙級的仙人。

以她的修為? 即便是放眼天庭? 也極少有人能夠比得上。

因此? 他們幾個姐妹都十分不理解,不明白小七為何還要分出真靈分神下界。

“材料到是都找齊全了,但合適的煉製之人,目前卻找不到一個。”

瑤姬有些苦惱的揉了揉眉心。

為了此事,她已經煩惱了好些時候。

其實? 對於真靈突然消失無蹤之事? 她也有所感應? 但她還真沒太放在心上。

她對自己的神通很有自信? 也對自己的真靈同樣自信。

她與瑤池的其他仙女都不同。

其他的仙女,皆是出自天界的修士,而她本是瑤池的蟠桃真靈? 被王母點化,才修成人形,一出生就是天仙,修煉短短數百載,便輕而易舉踏入大羅金仙之境。

當然,也正因受限於自己的出身,她若想更進一步,就必須另尋他法,否則終生也就是大羅金仙初期之境,再難有所提升。

作為真正的天地真靈,她又豈甘如此?

“七妹,姐姐聽說,玉帝陛下不是已經在幫你找人煉製了麽?有玉帝陛下出麵,難道還請不得老君出山?”

紫衣好奇和不解的問道。

瑤姬苦笑著搖了搖頭,道:“老君正在閉關,哪有功夫幫我煉丹?再者說,九靈玉露丹比較特殊,需要用煮煉法煉製,隻怕這天地間,會煮煉法的丹神,應該沒有幾個吧?”

“七妹,莫非除了九靈玉露丹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修複真靈了麽?”

青衣仙子隨口問道。

瑤姬沉吟道:“當然並非隻有九靈玉露丹一種方法。不過,其他辦法,可比九靈玉露丹更加難辦到。”

“比如呢?”青衣仙子好奇道。

“先天神水也行,可如今的三界,除了觀音菩薩那裏,那裏還能找得到先天神水?”

瑤姬苦笑道。

“咱們瑤池的聖水,難道不是先天神水麽?”

青衣仙子歪著可愛的螓首,繼續追問道。

“瑤池聖水並非先天神水,而是後天凝練的神水。六姐你該不會連這個常識都不知道吧?”瑤姬皺眉道。

“六姐我當然知道!”

青衣仙子頓時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忍不住吐了吐粉紅的小舌頭,十分嬌憨可愛的模樣。

“你呀,就別再添亂了。”紫衣仙子好笑的白了青衣仙子一眼。

“哎呀,光顧著和你們說話,我差點忘了,等數完 了蟠桃,我還得去一趟天庭寶庫,去取那塊‘南極朱雀烈焰石’呢!”

青衣仙子忽然一拍腦袋,驚呼道。

“你取那塊仙火火種的仙石幹什麽?”

紫衣仙子和瑤姬仙子皆是不解的看向青衣仙子。

“還不是青鸞姐姐要用,但卻又沒工夫去取,所以才讓人家代勞的。”

青衣仙子有些埋怨的嘀咕道。

“青鸞姐姐?她都已是金仙巔峰的修為了,要一塊低品的仙石做什麽?”

二女越發不解。

“那我哪兒知道啊?或許是好玩吧?”青衣仙子不以為意道,“不跟你們說了,我先去天庭取仙石了。”

“正好我也有點事兒要去天庭,咱們一起吧。”

瑤姬仙子道。

“好啊,好啊!”青衣仙子頓時開心的笑了。

她在天庭也不認識幾個人,正愁不知該找誰去拿那仙石,既然瑤姬仙子願意跟她一起去,她自然滿心歡喜。

兩女相攜離開了瑤池,徑往天庭而去。

到得天庭後,在青衣仙子一在的央求下,瑤姬仙子自己也有些好奇,於是答應了青衣仙子,帶著她徑直往天庭寶庫方向而去。

區區一塊低品的仙石,自無須稟告玉帝,憑瑤池天女的名頭,也能直接從天庭寶庫中提取拿走,更何況,此事還是得了王母的首肯,自然更沒什麽問題。

二女來到天庭寶庫外,負責鎮守寶庫的天將自然認得瑤池天女,連忙上前見禮。

“小神金蟾,拜見瑤池天女!見過青衣仙子!”

那穿著金盔金甲,長著一張蛤蟆臉的天將,十分客氣的道。

“不知二位上仙到此,有何貴幹?”

“我六姐奉王母娘娘之命,前來取寶庫中收藏的一塊‘南極朱雀烈焰石’,煩請金將軍幫忙取出。”

瑤姬仙子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跟那金蟾天將道。

青衣仙子也適時的取出了青鸞從王母娘娘那裏拿來,交給她暫時使用的玉牌。

金蟾天將看完 令牌,確認無誤後,笑道:“請二位稍後,小神這就去取!”

金蟾天將從腰間掏出一串鑰匙,找到其中的一把,正要打開天宮寶庫的大門去找二女所要的仙石,旁邊一名天兵神色有異的上前,在金蟾天將耳邊低聲說了兩句話。

金蟾天將臉色微微一變,皺眉看向那天兵,道:“你確定?”

“屬下十分確定,因為,那塊仙石,是小的親眼看著銀蛤將軍取出,交給了張天師的。那張天師其實才剛離開不久。”

那名天兵小聲道。

“什麽?!你是說,有人已經取走了那塊‘南極朱雀烈焰石’?”

一旁的瑤姬仙子和青衣仙子,顯然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頓時都皺起了眉頭。

“南極朱雀烈焰石”,整個天宮寶庫中就隻有一塊。

很顯然,青鸞所要的,也正是那一塊。

“這個……要不小神還是進去找找看?興許是他看錯了?”

金蟾天將見二女神色不對,連忙陪笑道。

不過,未等金蟾天將動手,忽然間,一道青色火焰寶光,驟然從西方破空而來!

天宮寶庫門口的幾人,皆是一呆。

瑤姬仙子和青衣仙子對那青色火焰寶光似乎極為熟悉,看到後,臉色都跟著一變。

“青鸞姐姐怎麽親自來了?”

就在兩人交換眼神的這瞬息間,那青色火焰寶光,已然墜地,落在了天宮寶庫門口,化作一名穿著翠綠羽衣,年約十四五歲,容色絕美,麵色冰冷的少女。

“青鸞姐姐,你怎麽來了?”

瑤姬仙子和青衣仙子連忙上前,跟此少女招呼道。

青鸞的臉色看起來十分不好,隻跟二女點了點頭,便徑直往天宮寶庫飛步走去。

“是誰取走了那塊‘朱雀烈焰石’?”

到得金蟾天將跟前,青鸞逼視著金蟾,語氣十分不善的道。

“回稟青鸞仙子,是張天師數刻鍾前取走的!”

金蟾天將被青鸞身上散發出的煞氣嚇了一跳,連忙道。

開玩笑,這位可是王母娘娘的信使,在天界那可是極為特殊的存在,即便是諸位大羅金仙強者,也不敢在她麵前擺譜。

“張天師?張道陵?他怎麽敢私自煉化那塊‘朱雀烈焰石’?!說,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青鸞臉上的煞氣越來越重,逼視著金蟾天將。

金蟾天將頭上立刻浮起一層細密冷汗。

“青鸞仙子息怒,小神真的不知道啊!這事兒是銀蛤天將辦的,他可以作證!”

金蟾天將連忙推卸責任道,並順帶把剛才告知他消息的那個小天兵,給推了出去。

青鸞仙子又逼視向那個小天兵,嚇的他臉色蒼白,連忙把方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知了青鸞仙子。

聽到他的解釋,青鸞的目光不由看向了瑤池天女,皺眉道:“胡鬧!你若想要九靈玉露丹,直接找娘娘就是了,何必如此大費周章,讓玉帝替你煉製?”

“青鸞姐姐,這事兒稍後再說。小妹實在不知,那塊低品仙石,對你既然如此重要,為何你不早點把它取走,而是任由其留在天宮寶庫?”

瑤姬天女對青鸞如此冷語斥責,心中也頗感不滿。

兩女之間的關係其實並不算多好。

最開始的時候,王母娘娘原本是要定青鸞為瑤池天女,掌管蟠桃園的,結果瑤池出了個她,而且,她的天賦太強,出生短短數百年,就直接超過了修道數十萬年的青鸞,這更加讓青鸞仙子不忿和吃味。

既然青鸞想借機向她發難,她自然不會憑白受著。

“你懂什麽?天宮寶庫內,有‘南明離火巢’,是溫養‘朱雀烈焰石’的最佳之地。你知不知道,這次你闖大禍了!”

青鸞仙子冷冷看著瑤池天女,眼神中也有著一絲幸災樂禍。

“休要那大話壓我。我還真不知,自己究竟闖了什麽大禍?”

瑤姬仙子冷笑著,絲毫不讓的道。

“那‘南極朱雀烈焰石’,可不是普通仙品火種,而是一枚‘朱雀卵’所化。更確切的說,它其實是南方朱雀仙王的子嗣,朱雀仙王跟王母之間的關係,你該不會不知吧?你竟為了一己之私,導致朱雀仙王的子嗣被人煉化,還說自己沒闖禍?”

青鸞仙子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譏諷,毫不客氣的道。

“什麽?!”瑤姬仙子臉色大變,“這怎麽可能?既然此物如此重要,為何卻能這麽輕易被張道陵取走?這根本不合常理!”

得知事情真相,瑤姬仙子臉色大變,神色間出現了一絲慌張。

朱雀仙王在天界是四大仙王之一,地位尊崇無比,跟王母娘娘也是多年的老交情,關係非常的好。

若青鸞沒說謊得話,她這次還真闖了大禍!

盡管此事並非她直接所致,卻跟她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嗬,你好自為之吧!”

青鸞仙子冷笑一聲,再次化作一道青色火焰寶光,朝著南方遁走了。

原地隻剩下失魂落魄的瑤姬仙子和一臉茫然的青衣仙子。

金蟾天將和守門的小天兵們,一個個早在兩女爭口的時候,就躲的遠遠的,甚至還捂住了耳朵,屏蔽了自己的神念,生怕聽到什麽不該聽到的。

“張道陵!他……唉,看來我必須要下界一趟才行了!”

瑤姬仙子臉色變幻不定了好一會兒,才一咬銀牙,連跟青衣仙子招呼一聲都顧不上,直接化作一道遁光,向瑤池方向而去。

她要下界,必須要先向王母請求才行。

“哎,七妹等等我!”

身後,青衣仙子也化作一道青光,追了上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