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魔淵漩渦,朱雀之靈(求訂閱)
loading...
頭天幾人喝高了,直至第二日快晌午,一個個才清醒過來。

張道陵揉著還有些發痛的眉心,從儲物鐲中,取出了兩個玉盒,遞到楊錚的麵前。

“這是我從天宮寶庫中拿來的仙火火種和仙品丹鍋,你看看行不行?”

楊錚注意到,兩個玉盒上,都貼的有封印符籙,昭示著玉盒內的寶物,肯定不是凡品,神色不由微微一動,接下玉盒,把它們小心放到了桌子上。

他拿起其中一個玉盒,按照張道陵所說的方法,小心揭掉上麵的封印符籙,緩緩打開。

一個巴掌大小的金色小鍋,出現在楊錚的眼前。

那黃金小鍋造型非常的精巧別致,外壁上銘印著無數密密麻麻的符文,內部則隱隱閃爍著淡淡青光,似乎別有空間的樣子。

此丹鍋的造型其實跟一般意義上的丹爐差不多,也是三足兩耳,不過它從外觀看,更像是一口裝著足架的特殊丹鍋,而非丹爐造型。

“此丹鍋乃是出自太上老君之手煉製,品階已經達到了極品的程度。事實上,老君還曾用它來煉製過丹藥,希望能從中窺得煮煉法之奧妙,可惜沒能成功。”

張道陵向楊錚介紹著他手裏的那口黃金小鍋的來曆。

楊錚聽的瞪大了眼睛,仔細盯著此鍋打量著。

“這丹鍋需要祭煉麽?”

張道陵道:“當然。但凡仙器,自然都需要祭煉才能夠使用。”

“然後呢?”楊錚看向張道陵。

張道陵會意,搖頭苦笑道:“此鍋你就別打主意了,此物即便放在天宮寶庫中,都能排的上字號,你即便憑此丹鍋,單獨煉製出九靈玉露丹,玉帝也不可能把它賞賜給你。”

“那我若是祭煉了,豈不是白白浪費了自己的神識?”

楊錚皺眉說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 你就知足吧,能得到一朵仙品火種煉化,對你而言? 已經是天大的福緣了!”

張道陵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這次他可是在玉帝麵前承諾? 楊錚隻要能擁有仙品丹火? 一定可以輔助他煉製成九靈玉露丹,玉帝才肯讓他取走這玉盒中封印的火種。

畢竟,即便是在天界? 天庭寶庫之中珍藏雖多? 但像仙品火種這等寶物,也是有數的。

此等火種不僅可以用來提升丹火的品階,同樣也可以幫助修煉火屬性功法的仙人? 提升修為? 還可以輔助修煉火屬性的神通。

一般隻有那些為天庭做出過較大貢獻之人? 才有一定的機會? 得到此等寶物賞賜。

楊錚略帶遺憾的把這口名為“九轉金鼎鍋”的丹鍋? 重新放入玉盒中? 又拿起另一個玉盒,小心的揭下封印,緩緩打開。

玉盒中,靜靜躺著一枚拇指大小的赤紅色玉石。

玉石之上,閃爍著晶瑩剔透的赤紅色光芒? 仿佛紅寶石一般璀璨耀眼。

仔細看的話? 就能發現? 那光芒流溢著某種奇異火焰仙靈符文? 仿佛蘊藏著某種擁有獨特神韻的火源。

“此為‘朱雀烈焰石’,產自南極的朱雀烈焰洞中。其內孕育著仙品的‘朱雀烈焰火種’。它雖是仙級一品的火種,但想要煉化卻也不容易? 你確定自己能受得住?”

張道陵有些擔憂的看著楊錚。

楊錚的境界現在不過築基期,實在是太低了點。當然了,隻要是已踏入煉精化氣階段的煉氣士,理論而言,無論是靈品,還是仙品的寶物,皆能煉化,前提是需要擁有切合屬性的強大體質。

張道陵能看出,楊錚的體質屬於先天五行之體,的確具備煉化此等仙品火種的能力,但他這體質級別也不高,能不能承受住,就是兩說了。

楊錚道:“完 全沒問題。”

他可是擁有先天五氣珠,煉化區區仙級一品的火種,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現在就去煉化火種和丹鍋,大約需要數日時間,張道兄你這邊沒什麽問題吧?”

張道陵搖了搖頭,而後一臉鄭重道:“貧道這邊自然沒什麽問題。不過,貧道覺得,最好還是由貧道和李兄為你護法,萬一真出現什麽岔子,也好及時幫你化解,你覺得呢?”

“完 全沒必要,我肯定可以的。”楊錚搖頭拒絕道。

張道陵見楊錚如此篤定,也就沒再多勸,沉吟了一下後,他又開口道:“有件事,不知當不當告訴你。”

楊錚微微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張道陵,發覺他神色有異,心中不由暗暗猜測,莫非天界又出現了什麽變故?

“張道兄,是不是天界發生什麽事情了?”

張道陵對楊錚敏銳的直覺,頗感吃驚,道:“的確是發生了重要變故。不過不是天界,而是地仙界東海,確切的說,就在東海祖洲附近,也就是你的家鄉。”

楊錚臉色微微一變,心中頓時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道:“不知東海發生了何事?”

“東海祖洲附近的海域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魔淵漩渦。據可靠消息,那個魔淵漩渦,是魔界破開的空間通道。千裏眼在探查到這一情況後,立刻上報了天庭,天庭極為重視,已經派遣一路天兵下界徹查此事。”

張道陵神色凝重的向楊錚說起了這兩天才發生一件事。

聽了張道陵這話,楊錚臉色同樣變得十分凝重起來。

“這麽說,那魔祖真蘇醒了?而且魔界的魔祖,真打算入侵地仙界?”

“恐怕事情比這還要糟糕。據玉帝估計,魔界的魔祖,此次的目標,恐怕並不僅僅隻是地仙界,而是整個三界。他們不僅還在攻擊天界天河底部的魔界封印,還在攻打北極封印。”

張道陵憂心忡忡道。

“東海那邊的魔淵漩渦,應該出自冥河老祖的手筆,跟魔祖關係不大。冥河老祖跟鎮元子的關係一直不好,他一直想要占領地仙界,此次魔祖蘇醒,隻怕他肯定不會放過此等良機。”

楊錚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個消息對他而言,的確算不上什麽好消息。

那魔淵漩渦出現在了祖洲附近的海域,豈不是意味著,若地仙界真爆發入侵大戰,祖洲將首當其衝,很可能會被大戰波及,遭了無妄之災?

他有點坐不住了。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祖洲乃葬巫祖地,有祖巫庇護,即便是魔族,輕易也不敢踏足祖洲。真正該擔心的,應該是東海龍族和東華神殿的人才對。”

見楊錚皺眉沉吟不語,張道陵知道他在擔心什麽,忍不住勸了一句。

“其實,你若是能把玉帝所需要的這味丹藥煉製成功,未來若祖洲那邊真出現什麽不好的變故,也能向天庭尋求庇護不是?”

楊錚一想也是,若祖洲那邊真出了什麽問題,也不是眼下他能解決的。

當務之急,還是先把手頭的事情做好才是。

“我明白其中的利害。那我先回去煉化這丹鍋和火種了。”

張道陵現在就住在六道別院內,楊錚要煉化丹鍋和火種,自然要回五光洞。

離開別院後,楊錚並未立刻去五光洞,而是直接駕雲,來到了掌門的獨秀峰上。

“小師弟,你來的正好,為兄原本正要派弟子去請你過來呢。”

見到掌門羅真,楊錚還沒開口,他卻率先如此的說道。

“莫非師兄是想跟小弟說祖洲附近海域魔淵漩渦的事情?”

楊錚心中一動的道。

“小師弟你已經知道了?”羅真一愣,接著失笑道,“你看我,倒是忘了,你的六道別院中,如今可住著不少天庭的人。不錯,的確是這件事。”

“昨夜為兄接到師尊的傳信,言道祖洲附近出現異常情況,有一魔淵漩渦突然出現,他老人家懷疑,很可能是魔界打開的空間通道,著為兄立刻提醒你注意,設法盡快聯絡上人巫始祖。”

聽羅真這麽說,楊錚隻能苦笑。

人巫始祖自那日走後,再也沒有出現過,更沒有給他留下任何提示性的訊息,他上哪聯係去?

據楊錚所知,他似乎還保留著洛天涯的記憶,但卻也沒有給洛家留下任何聯係的手段。

至於他去了哪裏,什麽時候會返回祖洲,無論是他,還是洛家人,皆一概不知。

在楊錚看來,或許刑天涯不出現,未必就是什麽壞事。

有他在暗中威懾諸天,想來比直接站出來效果要更好一些。

刑天涯現在已是準聖之境,連冥河老祖對其都十分的忌憚,輕易並不敢招惹他。

那魔祖的一縷魔念,亦曾被鎮壓在祖洲,想來即便是他現在已經蘇醒,應該也不會輕易踏足祖洲。

畢竟,在祖洲的大地之下,洪荒十八神獸鎮魔印依舊存在。

“師尊還交代什麽了嗎?”

楊錚問道。

“別的倒沒什麽,就是交代為兄,一定好從各方麵給你便利,輔助你盡快把這邊的事情理順。對了,你挑選靈官成員的事情,進展的如何了?”

羅真好奇問道。

楊錚搖了搖頭,道:“此事不大好辦啊,咱們蜀山派真正優秀的弟子,九成九出自劍脈,而劍脈的情況,想必師兄也知道,恐怕是上不得天,隻能在地仙界想辦法。仙道一脈目前則隻有一個張果,但張果卻一心想要學劍,也有些麻煩。”

楊錚其實也挺無奈的,他這段時間通過甄選,從蜀山派內部,已經選出了一批大約十人左右的長老弟子,其中僅有張果一人適合進入天庭,但張果似乎死了心想學劍道。

而另外的九人,皆出自劍脈,一個個的確都非常的優秀,但正因如此,他們卻反而不適合走靈官之路。

通過接觸和觀察,楊錚發現他們的性格都太極端了一點。

這種性格的人在官場上,根本吃不開。

“師兄有沒有興趣上天做官?”

楊錚的目光不由落在了羅真的身上。

這羅真做蜀山派掌門也有不短的時間了,為人也比較謙和低調,到是很適合走官場之路。

“我?!”

羅真用手指了指自己,有些不確定道:“我能行嗎?”

“怎麽不行?師兄做蜀山掌門也有幾百年時間了吧?這麽長時間鍛煉下來,對於處理各種人級關係和官場政務,肯定是輕車熟路,很合適啊。”

楊錚笑道。

“可我怕做不好,會壞了小師弟你的大事啊。”

羅真到是真有點動心。

蜀山派的情況太過於特殊,他這個蜀山掌門雖然當了好幾百年了,但其實當得沒什麽滋味,吃力不討好。而他的資質,本身也算不得太好。

若無特別的機緣,這輩子也就是個地仙巔峰就到頭了,天仙是根本不敢奢望的。

但若是能上天的話,更進一步的希望自然大大增加。

畢竟,他可是聽說,凡人上天的第一步,是要去化仙池中走一遭。

那化仙池的功效雖然雞肋了點,但好歹可以改善一下體質和靈根,突破至天仙肯定是沒問題的。

在這三界之中,天仙雖做不到與天地同壽,但壽元卻足有十幾萬年之久,也不錯了。

不像地仙,每三百年就有一小劫,九百年一大劫,搞不好就身死道消,魂飛魄散,而且越往後,災劫也會越厲害。

有了天仙境界打底,隻要楊錚能夠帶領人巫族崛起,他的未來自然也就充滿了無限可能。

“師兄,你不用想那麽多。咱們的事情,須得慢慢來,小弟安排師兄上天做官,其實也是為了及時方便的了解天庭的動向。”

楊錚沉吟著向羅真道。

他是打算走太白金星的關係,請他幫忙從中斡旋一番,別的不敢保證,上天先做個天兵應該問題不大。

“行,那我試試。看樣子,我得著手安排蜀山派這邊的事情了。”

羅真麵帶笑意的道。

“完 全沒必要。以本門目前的財力,師兄為自己打造一具仙品的神道分身,應該問題不大吧?師兄以仙品分身繼續執掌蜀山,以真身進入天界豈不是更好?”

楊錚忽然發現,羅真的思維還局限在了修仙者的角度,似乎根本就沒想過香火分身這樣的手段。

他讓羅真上天做官,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方便自己了解天庭動向。

若羅真隻身上天,卻又沒在人間安置香火分身,還如何傳遞消息?

以羅真的修為,上天也就是個天兵,根本不可能擁有老君煉製的那種傳訊牌。

“這樣真行嗎?”羅真遲疑道。

香火分身之事他雖然不懂,但卻也見別人修煉過,以前他一直以為,那不過是小道,根本不足取。

但現在聽楊錚的意思,似乎其中另有所不了解的玄機?

“當然行,你隻管先煉製一具仙品的神道分身,等煉好以後,先帶著去一趟祖洲。到時候小弟自有其他安排。”楊錚道。

“行,那為兄就聽小師弟的安排。”羅真點了點頭。

“太白金星那邊,小弟會先跟他打個招呼,這幾日,你也往他那邊跑勤一點,先混個麵熟。你上天的事情,還得著落在人家身上,別拉不下麵皮。”楊錚叮囑道。

“好,為兄知道該怎麽做了。”羅真認真道。

“對了,小師弟,你來找我,是有什麽事情嗎?”

羅真這才想起來,今日是楊錚主動過來找他,而不是他派弟子去找的楊錚,跟著又問了一句。

“我想問的也是跟魔淵漩渦有關的事情,你那邊還有其他消息嗎?”

羅真搖了搖頭,道:“除了師尊傳遞回來的信息,本派安排在祖洲那邊的弟子,並未傳遞回其他的消息,想來應該還不知道吧。”

“既如此,師兄抽空安排一下,把這批弟子送去祖洲,小弟另有安排。”

楊錚取出一枚玉簡,遞給了羅真。

“行,我明天就安排!”羅真鄭重的點頭道。

這玉簡中,皆是他挑選出來的,蜀山派內,比較有戰鬥天賦的劍脈弟子。

楊錚打算讓這些弟子編成一營,作為自己的神道戰兵來培養。

祖洲那邊的靈官神廟神兵府靈兵,則隻從祖洲本土招募人巫族組建。

這支靈兵很特殊,是他用來試驗天巫道所用。

而蜀山派這邊的弟子,皆是人族,而非人巫族,能不能走得通天巫道卻是個未知數,因此楊錚打算做兩手準備。

若這批人族弟子也能走得通天巫道,那就最好了,即便真走不通,也沒關係,有著六道劍脈的傳承,這些人其實也算是正宗的六道弟子,依舊可學六道傳承。

等將來天巫道慢慢發展起來後,他們一樣可以通過六道劍脈,融入天巫道一係中。

而六道劍脈弟子,比其他弟子反而也更擅長作戰,能大大增加祖洲的高端戰力。

這批弟子,可以作為護道人進行培養。

這也是當初羅公遠接手蜀山派後,暗中做出的部署調整。

交代完 這些事情後,楊錚這才回轉六道峰五光洞,進入洞府內,準備閉關煉化仙火火種,以及那仙品丹鍋。

他先是開啟了五光洞的重重禁製,做完 了這些,楊錚在洞府內盤膝坐好,取出了裝著火種的玉盒。

他小心的打開玉盒,拿起了那枚“南極朱雀烈焰石”。

此石剛一落入楊錚的手中,卻見楊錚的手上,便亮起了一道璀璨的五彩華光。

那光芒裹著此石,一閃之下,便被吸進了先天五氣珠內。

對於此幕的出現,楊錚沒有感覺任何奇怪。

先天五氣珠的神異,楊錚早就深有體會,見怪不怪了。

楊錚注意到,此石被吸入先天五氣珠內之後,隻在其內流轉了兩圈,就已被先天五氣珠煉成了一團赤紅色的火靈光團。

令楊錚真正感覺奇異的,是那火靈光團內,竟隱隱有著一頭迷你的赤紅色小鳥,靈動無比的在其內閃動著小小得翅膀,十分神異靈動的模樣!

“這是什麽?難道是朱雀之靈?!”

楊錚無比吃驚的看著那隻被困在先天五氣珠內的火焰小鳥,喃喃自語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