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這就是煮煉法?有沒有搞錯?!(求訂閱)
loading...
六道峰別院內,楊錚的房間中。

張天師,鐵拐李和漢鍾離也都過來了,加上楊錚和太白金星五個人,此時大眼瞪小眼,都在看著房間中央桌子上,擺放的一個仙丹爐。

丹爐下方的火塘內,一縷淡金色火焰始終燃燒著,不曾熄滅。

上方的丹堂內,氤氳著絲絲縷縷青色的仙靈氣息,昭示著裏麵正在煉化著某種藥性十足的仙靈丹藥。

楊錚覺得聽扯淡的,自己稀裏糊塗,居然就被太白金星拉著,要輔助張天師煉仙丹?

開玩笑呢吧?

他雖然獲得了巫族的巫藥術傳承,且自身對丹道基礎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煉製一般低階的靈丹,或許還能湊合試試,煉仙丹?逗呢!

但若直接開口否決,很顯然也是不現實的。

“老弟啊,這次你可得好好表現,哥哥我在玉帝陛下麵前可是拍胸脯打了包票,若是這九靈玉露丹煉不出來,不僅你們要倒黴,哥哥我也要跟著遭殃啊!”

太白金星這會兒已經醒酒了,整個人也感覺操蛋的不行。

怎麽腦子一熱,就出了這麽個餿主意?

他這會兒才意識到,楊錚釀酒或許有點經驗,但煉丹,扯呢!

釀酒和煉丹能一樣嗎?

但現在他也沒辦法了,都已經在玉帝麵前拍胸脯保證了,難道他還敢反悔嗎?

既然楊錚能夠調製出跟九靈玉露丹類似的靈性酒藥,或許真有什麽辦法呢?

除了這麽在心裏安慰自己外,太白金星也隻能強做歡顏,幫楊錚鼓著勁,寄希望於他真能想到辦法。

“楊兄弟,這是我們煉製此丹的一些思路? 你看看,或許能有用?”

張天師拿出一個小冊子,也是滿臉希冀的看著楊錚。

之前他已經跟鐵拐李討論過? 得出一個結論? 想要成功煉製出九靈玉露丹? 憑他們現在的手段,的確是毫無任何辦法。

煉製此丹的材料,這幾天他們已經從地仙界各方籌集齊全了。

但卻不敢動手煉製? 其中原因? 便是跟煉製此丹的方法有關,他們所有人,都不懂煮煉法? 根本不敢嚐試。

煉製九靈玉露丹的輔助材料到是不少? 但主材料隻有一份兒? 且還是來自瑤池。

一旦煉廢了? 那可真是沒有任何退路了。

楊錚臉色發苦的接過小冊子? “幽怨”的看了太白金星一眼。

太白金星尷尬的別過頭? 裝作沒看見楊錚“幽怨”的眼神兒,但那訕訕的表情,顯然出賣了他此刻的想法。

楊錚隻能先翻看了一下手裏的小冊子,神識則進入巫門中,與被封禁在巫門內的桃仙子? 交流了起來。

“桃仙子? 看樣子你的本尊? 應該是打算放棄你了? 否則也不會請玉帝幫忙,煉製這九靈玉露丹吧?”

桃仙子的這一縷真靈,便是來自瑤池天女碧瑤仙子。

她現在的情況? 相當於碧瑤仙子的分神,卻又並不僅僅隻是分神那麽簡單。

楊錚在得知了九靈玉露丹的藥效之後,便推測出,碧瑤仙子顯然已經在天界感知到,自己下界的這一縷分神,已被人控製,看樣子,她是想徹底放棄這一縷真靈,再通過九靈玉露丹,恢複彌補消散的這一縷真靈。

桃仙子自被巫門禁拿之後,並未就此認命,反而數次與楊錚溝通,希望楊錚放她回去。

兩人先前的幾次交流,顯然並不愉快。

但這一次,在得知了九靈玉露丹的大名後,桃仙子沉默了。

見她沉默,楊錚頓時意識到,自己的猜測看來是真的,於是決定趁熱打鐵,繼續瓦解桃仙子內心的堅持。

“一旦此丹煉製成功,那碧瑤仙子服用後,真靈得以恢複之時,恐怕也是你從這天地間消散之時吧?”

“是又如何?本仙子原本就是本尊的一縷分神而已,散了就散了,總好過被你這個無名小卒控製強千百倍!”

桃仙子絕美的粉臉微變,冰冷道。

“既如此,那好,我現在就幫張天師他們,把此丹煉製出來。反正禁拿著你,我也沒得到什麽好處,不如散掉你,還能得到一點蟠桃真靈,興許還能助我提升一些修為。”

楊錚淡淡的道。

“嗬嗬,就憑你?這段時間,本仙子也通過桃仙靈卷,觀察過你,你雖是人巫族未來人皇不假,但卻也不過隻是個才剛接觸修煉的小修士,區區築基期的修為,真以為能幫助煉製仙丹麽?”

桃仙子根本不信,冷眼譏諷道。

“別忘了,我可是巫族人。巫族人天生懂得古老的靈藥煮煉法。”

楊錚淡淡的笑道。

桃仙子根本不信楊錚的話,隻是冷笑。

“休想蒙騙本仙子!煮煉法乃是上古,乃至太古洪荒時代的古老煉丹法,即便是太上老君都不一定知道,你區區一個而今的小修士,又怎麽可能懂得?”

“你可不要後悔。”

楊錚似笑非笑的道。

“不怕告訴你,我還真懂得煮煉法。你看這是什麽?”

說著,楊錚取出了那個丹鍋。

桃仙子皺眉看著楊錚手裏的丹鍋,但她並不認的此物,因此狐疑的看著楊錚。

“你拿出一口靈器鍋,就是想告訴本仙子,你懂得煮煉法?”

“你還真說對了。”楊錚認真點頭道。

桃仙子再次冷笑,索性別過頭去,不再理會楊錚。

見此,楊錚的神識退出巫門,回歸現實。

他一翻掌,那口丹鍋便出現在了其手中,也落在了眾人眼內。

幾人都是不解的看著楊錚。

“丹鍋?”

張天師不確定的看著楊錚,遲疑道。

“嗯,丹鍋。我懂得一些煮煉法,這次長庚老哥還真蒙對了,我的確能幫上點忙。”

楊錚認真點頭道。

太白金星頓時大喜,如釋重負的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行!”

張道陵,鐵拐李二人麵麵相覷。

“你確定,你真懂得煮煉法?”

鐵拐李狐疑道。

“嗯,真懂一點。你們二位誰有二三階的靈材,給我一點,我給你們演示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楊錚道。

“我這裏有!”

張道陵直接把一個儲物袋從腰間摘下,遞給了楊錚。

“這是我前日去東海訪友,順道摘取的一些靈級煉丹材料,楊老弟隻管拿去用,隻要真能複原煮煉法,貧道就是仙品材料,也是大把大把的可供老弟使用!”

楊錚也沒客氣,接了儲物袋,神識探進去掃了一眼,差點沒人住倒抽涼氣。

這張道陵還真是大手筆啊。

他還以為儲物袋中的材料應該沒多少,哪料到,居然滿滿的堆了好幾個房間大小,各式各樣,從靈級二品至九品的靈材應有盡有!

狗大戶啊!

不要白不要!

楊錚毫不客氣的把儲物袋掛在了自己腰上,然後神識一動,從裏麵取出了五六種二三級的靈材,紛紛丟入丹鍋中。

他隨後很隨意的打出一道法訣,把丹鍋往空中一拋,祭起自己的巫火,煮煉起來。

旁邊的張道陵和鐵拐李二人嘴角都跟著一抽抽。

楊錚這番做派,一看就是新的不能再新的新手,張道陵的臉色有些拉胯。

這尼瑪新手也敢在自己麵前如此吹大氣?

搞笑呢?

煮煉法就是拿口丹鍋,用火燒的嗎?

鐵拐李也有些無語。

不過二人都沒吭聲,靜靜盯著楊錚燒過煮藥。

看著看著,二人臉色都變了!

倒不是楊錚的手法有多麽新穎別致,多麽複雜,而是丹鍋中的靈材,在楊錚的巫火煮煉之下,各種藥性居然真的開始彼此融合起來!

短短一刻鍾的時間不到,空中的丹鍋內,那方才被楊錚隨手拋進去的五六種靈材,居然真的全都完 美融合成了一鍋丹液!

張道陵和鐵拐李二人頓時目瞪口呆,瞬間感覺頭頂踏過一萬頭羊駝!

尼瑪這也行?

這就是煮煉法?

有沒有搞錯啊!

是我眼瞎了嗎?沒看懂他手法中的特別手段?

還是尼瑪煮煉法壓根就真是弄口丹鍋隨便煮煮?

鐵拐李同樣感覺極其不可思議,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空中的丹鍋。

“如何?”

楊錚把丹鍋一收,再送到張道陵和鐵拐李二人麵前。

“要不,我們先嚐嚐?”

兩人不確定的看著楊錚。

“當然沒問題。”

楊錚不以為意的點頭道。

其實以兩人在丹道上的造詣,以及他們強大的神念,在靈液凝成的一瞬間,他們就已經準確判斷出,這一鍋丹液毫無任何問題,完 美融合了。

隻要再輔以如今的拉丹之法,把其凝練成丹丸,便是品階最高的九轉靈丹。

這尼瑪太扯淡了。

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居然能煉出九轉靈丹的丹液,而且還是隨便弄口黑鍋煮出來的。

想想都絕對好不真實啊。

但它確確實實就真出現了。

兩人各自都嚐了一小口,頓時感覺到,那丹液的確純粹無比,毫無任何問題,不由麵麵相覷,接著大喜過望,眼神狂熱的看向楊錚。

“老弟,你是怎麽做到的?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嘖嘖嘖,想不到啊,楊兄弟你竟然精通太古煮煉法!當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貧道佩服,這次是真的服了!”

張道陵和鐵拐李二人,再不敢小瞧楊錚分毫,紛紛上前熱切的跟他說道。

“很簡單啊,就那麽煮煮就成了。”

楊錚很隨意的說道。

二人頓時被楊錚這句話說的麵紅耳赤。

再想想楊錚方才的手法,二人頓時覺得,人家那根本就不是新手的表現好不好?

分明就是真正的高手!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高手果然不愧就是高手啊,原來他們才是煉丹新手!

竟然看不出高手的高妙手段!

“楊老弟果然深藏不露啊!不知你這手古老的煮煉法,師從哪位高人啊?貧道真想拜會一下那位高人,向其請教一番煉丹之道啊!”

張道陵激動的抓著楊錚的胳膊。

“還有貧道!”

鐵拐李也在旁邊連忙道。

“貧道也十分仰慕此等丹道高人,不知楊老弟是否能代為引薦一二?”

楊錚搖了搖頭,正想開口說,這方法是他自己悟的,結果還沒開口,二人臉上頓時露出失望之色,自顧自遺憾道:“唉,此等高人,怕是根本不會見咱們這等新手吧?”

“是啊,是我們唐突了,楊老弟莫怪。”

楊錚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心道,我還啥都沒說呢,你們倒是先腦補上了?

“不過,既然楊老弟懂得煮煉法,這九靈玉露丹必然能夠煉成,此次還得仰仗楊老弟啊!”

張道陵想到眼前的事情,頓時轉憂為喜的笑道。

楊錚卻沒那麽樂觀,搖頭道:“隻怕未必能行。”

“啊?這卻是為何?”

幾人都是不解的看著楊錚。

“我這丹鍋不過隻是一件靈器,煉製靈丹的丹液還行,想要煉製仙丹,肯定就不夠用了。更何況,想要熔煉仙液,起碼也得有仙火才行,我的丹火也隻是靈火,根本支撐不起熔煉仙品材料。”

楊錚麵上苦笑,心裏其實卻在盤算著其他事情。

他原本還真沒多想,但眼見得這九靈玉露丹煉製起來,居然隻能用煮煉法,心道好機會啊,正愁不知該如何升級自己的巫火,也不知該上哪搞一口仙品丹鍋,這下應該有希望了!

“這個簡單,仙品丹鍋雖然難尋,但想必天庭寶庫中,應該能找到。至於仙品丹火就更好解決了,我們幾個都有仙品丹火。”

張道陵還以為什麽問題,心裏一咯噔,待聽得是這個,頓時笑著解釋道。

“那可不行。煮煉法必須要我親自施展才能有效,不能借助外力,否則就沒辦法煉製出完 美融合的丹液來。”

楊錚頓時大搖其頭道。

張道陵一聽這話,一下子就明白了楊錚的打算,心中頗有些無語。

不過,這事兒既然是他們來求著楊錚幫忙的,自然也推卻,不就是仙品火種麽,雖然稀罕,但天庭寶庫中同樣也有,大不了請一道聖旨,從寶庫裏取來就是了。

“這個也容易辦,不如楊老弟你跟貧道一塊去天庭,到貧道的洞府去,貧道先去玉帝那裏請一道聖旨,從寶庫中調取你所需要的材料,如何?”

“我這個境界和現在的情況,也能去天界嗎?”

楊錚有些不確定的看著張道陵和太白金星。

“呃!”

兩人同時愣住了,這才意識的,楊錚好像隻有築基期的修為,還隻是個凡人,上不得天啊,即便他們勉強憑自己的修為,能把楊錚帶去天上,可以楊錚目前的境界和凡人之軀,根本承受不住天上的仙靈威壓,瞬間就可能被震的稀碎。

“算了,還是貧道單獨回一趟天庭,待取了所用之物,就在蜀山這裏煉製丹藥吧。”

張道陵苦笑道。

“老弟啊,你可得趕緊提升修為啊,否則,很多事情辦起來都不方便。”

太白金星也在一旁道。

“凡人真上不得天?”

楊錚好奇的問道。

“那是自然。天界不比凡間,那裏到處充滿仙靈之氣和仙靈威壓,凡人之軀是無法承受的。當然,凡人若真想上天,也不是沒辦法。”

太白金星接著跟楊錚普及起天上的一些基本常識。

“在南天門外,有一口化仙池,裏麵裝滿了化仙靈液,凡人隻要在裏麵泡一泡,便能洗去肉胎凡體,蛻變為仙靈之體,便可在天上自由往來了。”

“這樣的仙靈之體,怕是有不妥之處吧?”楊錚道。

“嗯,的確有些不妥。通過化仙池成就的仙靈之體,隻是最為普通的神仙之體,對真正有潛力的修道者而言,的確不是什麽好事兒。因為,此種仙靈之體,境界終生隻能停留在天仙初期,在天界隻能做個最普通的小仙人,沒什麽前途。”

太白金星點頭解釋道。

“除此外,還可服用一些特殊的丹藥,比如老君煉製的九轉金丹,服用一顆,隻要能承受住藥力,立地便可成就金仙之位。當然,此法所的金仙也非正果,終生境界隻能停留在金仙初期,且法力也是苦修成道者的三分之一左右。”

楊錚頓時恍然的點了點頭,看樣子,成仙之路,壓根就沒有什麽捷徑可走。

那所謂的捷徑,其實不過是一條自斷前程的無奈選擇而已。

當然了,即便如此,三界之內,隻怕願意通過化仙池,或者九轉金丹成仙的人也是多不勝數,畢竟,無論如何,隻要能成仙,就能與天地同壽,長生不老,誰不願意呢?

“你們先聊著,貧道回一趟天庭。”一旁的張道陵道。

楊錚點點頭,取出一壺酒,與太白金星,鐵拐李和漢鍾離三人,邊喝酒,便閑聊著三界之事,借著美酒,楊錚從他們口中,探問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太白金星和鐵拐李二人,都是三界有名的酒徒,且也是三界中,非常有名氣的仙人,對三界之事所知甚詳,尤其是太白金星,了解許多三界隱秘之事。

閑談中,即便是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都覺得受益匪淺。

一番交流下來,在美酒的刺激下,四人感覺關係親近了不少,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也開始跟楊錚稱兄道弟,尤其是鐵拐李,喝到盡興處,非要拉著楊錚磕頭,跟他結拜兄弟。

太白金星和漢鍾離兩個,也在旁邊起哄。

張道陵從天界返回蜀山的時候,恰好看到四人斬雞頭,燒黃紙結拜的一幕,頓時看的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他忽然發現,楊錚這人看似尋常,但身上卻透著一股怪異的神秘魅力,居然在這麽短得時間,就能跟太白金星和鐵拐李他們有了頗深的交情。

就連自己不知不覺中,都跟著受其影響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