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一不小心要上天當官了!(求訂閱)
loading...
淩霄寶殿內,玉帝前腳剛從瑤池回來,還沒歇上一會兒,就接到了李靖等人的奏報,天河底部魔界封印鬆動,據真武大帝說,對麵很可能正在攻擊封印。

接到這個消息,玉帝的臉色變得更差了。

他這段時間正在為自己的一些私事煩惱,又接到這樣不好的消息,心情自然更糟。

但魔界封印之事不能不重視,因此,他隻能提起精神,沉吟片刻後,道:“這件事看來還得天蓬出麵,太白金星……嗯?他還沒返回嗎?”

剛順口喊了一聲,忽然發現,向來不理左右的太白金星居然不在,這才意識到,好像他被自己派下界去辦事兒了。

“啟奏玉帝,太白金星的確尚未回轉天界。”

旁邊的侍者連忙恭敬答應道。

“區區一件小事兒,怎麽這麽長時間還沒辦好?”

玉帝眉頭皺了皺,有些不悅道。

區區一個新興的人巫族,根本不值得天庭重視,隨便宣一道旨意,封他個下界的小靈官坐坐,安撫住那刑天涯即可,完 全沒必要小題大做。

“速拿朕的玉牌,喚太白金星返回天界,朕還有要事讓他去辦。”

“遵旨!”

侍者接了玉帝的牌子,去了南天門。

殿下站著的李靖等人彼此相視一番,對玉帝的安排,倒也覺得合適。

天蓬元帥鎮守天河多年,經驗豐富,的確是最合適的人選。

不過,如今的天蓬元帥畢竟已皈依佛門,而且還做了佛門的淨壇使者? 在下界享受香火供奉,自在逍遙的很,還願不願意上天繼續做元帥? 還真不好說。

看樣子? 玉帝是打算派太白金星下界? 去說服天蓬了。

眾人眼觀鼻,靜等玉帝聖旨。

玉帝侍者很快回轉,交了玉牌回旨道:“啟奏玉帝? 太白金星回複? 即刻便會回轉天庭!”

不片刻,一道金光從南天門破空而來,徑直落在了淩霄寶殿外。

眾人看去? 赫然正是太白金星。

不過? 此刻的太白金星看起來有些怪異? 一張臉紅撲撲的? 還帶著些醉意? 身上也散發著濃鬱的酒氣。

眾人神色古怪的看了看太白金星? 又看了看玉帝,都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玉帝顯然也聞到了太白金星身上的酒氣,臉色頓時一沉。

“好你個太白金星,朕派你下界宣旨,你怎地如此胡鬧? 竟喝的醉醺醺上殿? 成何體統?!”

太白金星的酒意頓時清醒了幾分? 心中跟著一咯噔。

他方才還在楊錚府上喝酒? 而且喝的還是楊錚才調製出來的另外兩種美酒。

還別說,那“冷月冰魂”和“日月醉神”,的確不負其名? 各有特色,喝完 之後,神魂簡直不要太舒爽。

帶著這種醉意,剛接到玉帝旨意後,他還沒忍住的跟楊錚說了幾句,然後才回轉天庭,現在清醒後,頓時意識到不妙。

不過,太白金星畢竟侍奉玉帝多年,對玉帝的脾性十分了解,且也懂得不少化解此等不妙局麵的手段。

“啟奏玉帝陛下!”

太白金星聯連忙飛快的上前,向玉帝躬身一禮。

“講!”玉帝臉色依舊陰沉若水。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太白金星極度誇張的再次上前一步,向玉帝連連道賀道。

殿內眾人頓時麵麵相覷,神色越發怪異的看著太白金星。

“這老兒莫非是喝瘋了不成?這時候居然會喊出恭賀陛下之言?”

“老家夥葫蘆裏賣的什麽藥?難不成在下界發現了什麽寶貝?”

眾人彼此交流了一個眼神,皆狐疑不定,不知一向穩重老成的太白金星,此番舉止為何變得如此怪異。

“朕何喜之有?”玉帝皺眉道。

“啟奏陛下,天大之喜啊!臣此次下界,是跟張天師一路的,據老臣判斷,陛下需要的那一味仙丹,有眉目了!”

太白金星眼珠一轉,滿臉紅光的向玉帝道賀。

果然,聽到這話,玉帝原本陰沉的臉頓時一變,驚喜道:“果真?快快講來,究竟是怎麽回事?”

太白金星掃了一眼大殿上的李靖等人,並未立刻開口。

李靖等人心裏也跟著一咯噔,接著一個個不滿的瞪向太白金星。

玉帝頓時意會,沉聲道:“爾等且先下去等著,待朕與太白金星商議出具體章程,再向爾等宣旨!”

“遵旨!”

眾人隻好不情不願的離開了淩霄寶殿。

“快說,怎麽回事兒?”

等眾人離開,玉帝迫不及待的走下寶座,向太白金星急急問道。

“陛下,這還真是意外之喜啊。臣此次下界,見到了那人巫族未來的人皇,此人雖然年輕,但的確很有才幹,尤其在酒藥丹道一途,更是非常擅長。據臣判斷,您讓張天師他們煉製的那仙丹,若是能請此人相助,多半能夠練成!”

太白金星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張口就來。

“哦?聽你這意思,那個人巫族的未來人皇,果真有些本事?”玉帝眼神一轉的道。

“的確,陛下請看,這瓶靈酒,便是出自他手。陛下不妨嚐嚐,便知臣所言真假。”

太白金星頗有些肉疼的從自己的儲物鐲中,掏出一小瓶“冷月冰魂”,呈給玉帝。

玉帝接過酒瓶,打開來聞了聞,神色頓時一動,接著喝了一小口,眯著眼睛,仔細回味著,臉上露出迷醉的表情來。

好半晌,玉帝才從那種迷醉中清醒過來,讚道:“好酒,果真是好酒啊!此酒真是那楊……楊什麽來著?”

“楊錚。”太白金星連忙道。

“哦,對,楊錚,此酒果真是他釀造?”玉帝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的確是他釀造,此事乃微臣親眼目睹,錯不了!”

太白金星拍著胸脯保證道。

“你說的不錯,張道陵他們幾個,若是能得此人相助,或許真有希望煉成九靈玉露丹!快,立刻宣旨,命楊錚輔助張道陵他們幾個煉丹!”

玉帝有些迫不及待的向太白金星道。

“陛下,你召微臣回天庭,不是想讓微臣下界去遊說天蓬元帥重回天庭麽?這下旨的事情,您看……”

太白金星露出為難之色的看向玉帝。

“天蓬之事爭再令派他人,對了,既然魔界封印的事情,是李靖他們發現的,就派李靖下界,遊說天蓬。你畢竟已跟那楊錚照過麵,再去宣旨,更能說清楚朕的旨意。”

玉帝沉吟了一下不當緊,直接把一件難辦的苦差事兒,推到了李靖身上。

“遵旨,臣這就再次下界去蜀山!”

太白金星暗暗鬆了一口氣。

其實剛才在回來途中,他就向南天門的守衛詢問了一番,得知了此次被召的原因。

說實話,他是真不想再跟西遊四人組再有什麽瓜葛。

那四個家夥,鬥戰勝佛孫悟空且不提,見麵就揪自己的胡子,一點不給自己這個玉帝信使麵子,那天蓬元帥也無敬老之心,張口閉口就是老倌。

還是楊錚好,老哥哥的喊著,美酒伺候著,舒心愜意無比啊。

“嗯,務必把朕的旨意,準確傳達給他!”

玉帝向太白金星隱晦的使了個眼色。

“陛下盡管放心,此事老臣必定辦的妥妥的!”

太白金星再次拍胸脯保證道。

不過,他神色微轉,遲疑了一下又問道:“陛下,命那楊錚辦事,不知該給他個什麽官職名目呢?畢竟,想讓他辦好事兒的話,老臣總得有個說辭。”

玉帝一想也是,沉思片刻後,卻沒什麽好主意,便看向太白金星,問道:“依你之見呢?”

“這……老臣怎好僭越,替陛下拿主意?”

太白金星故作為難,掩飾住心底的大喜道。

自己此次若能替楊錚在天庭爭取個神官當當,想必應該能讓他感激不盡,再多給自己弄些美酒吧?

“讓你說你就說,哪來那麽多顧慮?”玉帝道。

“那老臣就鬥膽建言,那楊錚反正是人巫族人皇,接下來肯定要牽涉到下界的氣運功德之爭,他是關鍵性人物,我們何不借此機會,向其表示出天庭真誠的招納之意?因此,老臣以為,可以封他個正四品的東華神殿仙君使當當,反正就是個閑職,陛下以為如何?”

太白金星偷眼看向玉帝,緩緩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東華神殿仙君使?以前沒這個名目啊?你的意思是……”

玉帝若有所思的看向太白金星,太白金星捋須嗬嗬一笑,頗有深意的點了點頭,玉帝頓時哈哈一笑,指著太白金星道:“好你個李長庚,還是你了解朕啊!好,此事就交給你全權負責去辦。”

玉帝大袖一揮,一枚神印出現在手中。

他抬手喚出玉筆,在神印上一點,一道神符落下,那神印滴溜溜旋轉著,化作了一枚刻著“東華神殿仙君使”符文字樣的印璽,落到了太白金星手中。

“陛下,老臣去了!”太白金星收好神印,向玉帝施禮道。

“嗯,去吧,告訴那楊錚,若是能辦好此事,朕重重有賞,但若是辦砸了,後果自負!”

玉帝眼神閃爍寒光的道。

“遵旨!”太白金星神色微微一凜,躬身退出淩霄寶殿。

“來呀,宣李靖上殿!”

……

蜀山六道峰下,別院內。

剛送走太白金星,楊錚在房間內坐著,正在思量太白金星臨走前說的幾句話。

聽太白金星的意思,似乎天庭鎮壓的魔界封印鬆動了,魔劫很可能將會降臨天界。

太白金星奉旨要去大唐長安城,請淨壇使者豬八戒上天,繼續做天蓬元帥,鎮壓魔界封印。

看太白金星的神色,他似乎不大願意接這趟差事兒。

楊錚思量的自然還是魔劫之事。

當初在接了玄黃寶鑒後,他得了祖巫後土娘娘法旨,令他設法把那天地魔棺化為功德至寶,以此功德來完 善天巫大道。

如今魔劫即將降臨,也就意味著,天地魔棺怕是已出現了新的異動。

要麽它已被那冥河老祖所得,並初步祭煉完 成,要麽它被魔祖弄走,反正不管是那種情況,都不是什麽好事兒。

魔劫之下,三界必將掀起新的腥風血雨。

不知有多少神仙將會喪生在此劫下。

作為祖洲未來人皇,在此等情況之下,自然也得未雨綢繆一番。

蜀山這邊的事情,現在已經基本有了眉目,祖洲那邊近期也有消息傳來,楊家正在緊鑼密鼓,按照先前的部署,一步步蠶食著整個祖洲天下。

等自己回轉祖洲時,想必老國公應該也布置的差不多了。

至於祖洲的靈官神廟,如今業已快要完 工,盡管相隔千萬裏之遙,但通過玄黃寶鑒,楊錚也能實時掌控著天巫城那邊的進度。

隻要神廟徹底完 工,整個靈官神廟運轉起來,他就可以開始暗中敕封一洲的神祗,屆時便能從神道上,完 全掌控祖洲。

可惜他手底下現在太缺可用的人才了。

必須要盡快把蜀山這邊的人才甄選完 畢,帶回祖洲去慢慢調教。

正在思量之際,忽然一道金光從天而落,再次出現在了六道峰禁製外。

楊錚一怔,連忙起身查看了一番,發現竟是去而複返的太白金星,不由大感訝然。

太白金星輕車熟路,很快來到了別院。

“楊老弟,哥哥我又回來了!”

太白金星滿麵紅光,急吼吼衝進院子裏。

“酒呢,快給我喝一口!”

楊錚一臉懵逼,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不過還是依言取出一瓶“冷月冰魂”遞了上去。

太白金星接過酒瓶,心滿意足的灌了一口,抹了一把胡須,喜滋滋道:“老哥哥我這次回轉天庭,在玉帝麵前,為老弟你討了個四品的神官做,老弟,你該怎麽謝我啊?”

“啊?!”

楊錚更加懵了。

天庭的四品神官?那是什麽概念?

說討就討來了?天庭的官,這麽好討的麽?

“老哥哥,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點,小弟我可是一頭霧水啊。”

太白金星再次品了一口酒,這才不疾不徐,把事情始末跟楊錚講了一遍,並取出了那“東華神殿仙君使”的神印,得意的在楊錚麵前搖了搖。

“看見沒?神印在此!嘿嘿嘿,你該怎麽謝我啊?”

楊錚頓時又驚又喜,看著那神印出了一小會兒神,笑道:“這還不簡單?以後小弟這兒的美酒,老哥哥隻管敞開了喝!”

“這可是你說的!”太白金星大喜道。

“當然!”楊錚斬釘截鐵道。

開玩笑,天庭的四品神官啊,別說美酒了,就是再拿什麽其他寶物換,楊錚也願意啊!

他可是怎沒有想到,自己之所以可以奉承太白金星,原本隻是想先跟他搞好關係,好為自己日後上天做官鋪路,哪料到,太白金星居然如此給力,直接給自己弄了個四品神官!

不過,聽他方才得意思,似乎得幫助張天師完 成一個什麽煉丹的任務?

他連靈丹都還沒練過,哪會兒煉仙丹?

讓自己煉仙丹,這好像有點扯淡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