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四大名酒,魔劫將至(求訂閱)
loading...
“長庚老哥,來,喝酒,喝酒!”

楊錚打蛇隨棍上,直接稱呼起太白金星為老哥。

太白金星品出了“赤陽灼心”的不凡,不敢再大口猛喝,一小口一小口的端著酒瓶抿著。

“不錯,不錯,楊老弟這靈酒著實不錯,以老哥哥我多年品酒的經驗,此酒足可與三界四大名酒相提並論了!”

“敢問長庚老哥,小弟有些孤陋寡聞,不知三界中,四大名酒都分別有哪些?”

楊錚又取出了一瓶“赤陽灼心”,遞給了旁邊眼巴巴看著自己的漢鍾離。

“鍾離上仙,怠慢了,請,請!”

漢鍾離喜滋滋接過酒瓶,也打開來,學著太白金星的模樣,小口的抿著。

“的確是好酒啊!”

漢鍾離忍不住感慨,他其實也挺喜歡喝酒的,不過酒量不行,否則那日也不會被酒藥的酒香直接熏醉。

但此刻所喝之酒,乃是調製完 成的靈酒,酒勁雖大,但卻比酒藥差遠了。

“還說你是資深酒鬼,竟然連四大名酒都不知,著實不該。”

太白金星此時已經喝了小半瓶“赤陽灼心”,滿麵紅光,醉醉淘淘,憨態呈現,笑眯眯看著楊錚,一副指點江山的模樣。

“今日老哥哥我就跟你講講這三界的美酒。”

“三界第一名酒,自然首推玉帝珍藏的瓊漿和玉液。”

“這個我知道!傳聞此酒乃是天界第一美酒,隻有玉帝他老人家賞識的人,才能喝到,對吧?”楊錚連忙接道。

“不錯!算你還有點見識。”

太白金星笑道。

“每次王母在瑤池舉辦蟠桃大會,都會邀請玉帝,你知道為何麽?”

太白金星神秘兮兮的看向楊錚。

楊錚搖了搖頭? 問道:“這個小弟還真不知道,卻不知為何啊?”

“自然為的是玉帝珍藏的瓊漿玉液。那瓊漿玉液可是有數的,且此酒對神仙修煉悟道也是大有幫助? 蟠桃大會上? 若是缺了此品? 又怎能完 美?是以王母舉辦蟠桃大會,第一個邀請的正是玉帝他老人家!”

太白金星搖頭晃腦,與有榮焉的向楊錚介紹著此中情由。

“原來如此!”

楊錚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老弟? 好好幹? 爭取能拿個參加蟠桃大會的資格,到時候,你就能嚐到此酒的滋味了。”

太白金星道。

“不知如何才能獲得參加蟠桃大會的資格?”

楊錚心中一動? 忍不住好奇問道。

“想要參加蟠桃大會? 自然須得接到王母娘娘的邀請。”

太白金星用理所當然的口吻道。

“那如何才能接到邀請?”楊錚追問道。

他的確非常好奇? 此盛會的大名? 楊錚如雷貫耳? 的確很想獲得一個參加的名額? 去長長見識。

“這個對你而言,怕是有點難。”

太白金星醉眼朦朧的看著楊錚,搖了搖頭。

“能夠獲得邀請者,最差也得有金仙的修為,以你目前的情況? 怕是趕不上下一屆蟠桃大會了。”

“哦? 卻不知下一屆的蟠桃大會何時舉行?”

楊錚並不死心的追問道。

“當然每年都會舉行一次。不過? 那是天界的紀年? 地仙界的話,也就是三百六十五年。你現在才築基境界,三百多年時間想要修煉到金仙? 可能性恐怕不大。除非能吃上一顆老君煉製的九轉金丹,直接成就金仙之位。”

太白金星一邊品著美酒,一邊搖頭晃腦的道。

三百多年時間,若是正常情況下,的確沒多少可能修煉到金仙境。

但就楊錚眼下的情況來看,卻也不是完 全沒有可能。

畢竟,這可不是一般的修仙界,而是西遊世界,什麽樣的天材地寶都有。

至於太白金星口中提到的九轉金丹,楊錚壓根就沒去想。

那九轉金丹雖好,一顆就能讓普通修仙者,無論處於什麽境界,一躍直接突破至金仙境,但卻也僅止於此。

吃了九轉金丹,這輩子也就止步於金仙境初期,別想再提升了。

“除了金仙境這個門檻,不知蟠桃大會還有沒有其他要求?”

“當然是有的。”太白金星點頭道。

“這天上地下,金仙境的神仙也不少,若都有資格參加,那蟠桃會上的蟠桃,是根本不夠分的。”

“這倒是。”楊錚微微頷首。

“想要參加蟠桃大會,自然須得獲得王母娘娘的認可。王母娘娘心懷慈悲,對那些有功於三界的人才,一般也都喜歡提攜一二。因此,你若是做出對三界有功之事,是有機會獲得王母召見,進而受到邀請的。”

太白金星或許真認可了楊錚,與他仔細分說道。

楊錚恍然的微微點了點頭。

做出對三界有功之事可不容易。

看樣子,這個蟠桃大會,還真不是什麽人都有資格參加的。

“當然了,除此外,你若是能得一些三界其他大能看中,被帶著一起赴會,也是可以的。以前凡間有個叫東方朔的,你聽說過吧?”

太白金星許是真喝高了,居然跟楊錚談起一些三界趣事兒。

“那東方朔與人間帝王漢武帝,一起宣揚王母娘娘美名,功德無量,便曾以凡人之軀,受邀參加蟠桃會,而且還私自進入過蟠桃園,偷吃園中蟠桃,也沒被王母責罰。”

楊錚不由瞪大眼睛道:“還有此等事兒?!”

他還真是覺得有些開了眼界,原來幫著在人間宣揚王母的大名,也算功德?

“對了,老哥哥,冒昧問一句,那蟠桃究竟有何具體功效,竟能引得三界無數仙人爭相參加蟠桃會?”

“嗬嗬,這你可問對人了!”

太白金星憨態可掬的捋須笑道。

“一般人,即便吃過蟠桃,但怕對其功用,卻未必全知。一般人隻知道,吃上一顆蟠桃,能夠增添千年至數千年不等的壽元,卻未必知曉,其實,蟠桃最大的功效是化劫。但凡生靈,生於三界之內,隻要不能超脫五行,跳出三界,或三百年,或九百年,便會有劫。若不設法化劫,便會有墮入魔障的危險,輕則道行削減,重則打落凡塵,死於非命!”

“嘶!”

楊錚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一旁的漢鍾離,對此到是深有感觸,感喟的不住點頭。

他已經遭遇過數次災劫,幸得鐵拐李相助,才得以順利化解,否則現在根本不可能還保有天仙的修為。

“原來如此啊,難怪大家對蟠桃如此趨之若鶩!”

楊錚這才明白,原來其中竟還有如此隱秘。

能超脫五行,跳出三界的神仙,無疑隻有大羅金仙及以上級別強者。

大羅金仙之下的神仙,即便達到金仙境巔峰,依舊不算超脫。

當然,也有一些修煉了特殊神通的神仙,可以躲避災劫。

比如孫悟空,其修煉了地煞七十二變後,就擁有了躲避三災六劫之能。

不過這種神仙畢竟隻是少數,大多神仙,若不在災劫降臨前,服用蟠桃之類化劫仙靈之物,隻怕同樣無法避過災劫。

自己雖是巫門傳人,但生在三界之中,自然也躲不開那些災劫。

“不知出了蟠桃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寶貝可化劫?”

楊錚好奇問道。

太白金星遲疑了一下,才搖頭道:“據老夫所知,還真沒有。”

楊錚頓時有些明白了,為何王母娘娘會在三界神仙眼中,有著如此超然地位了。

“對了,那其餘三種名酒呢?”

“其他三種名酒嘛,其實你多少應該也聽過。萬壽山五莊觀知道吧?那地仙之祖鎮元子,珍藏的有一種名貴好酒,名為‘人參果酒’,此酒乃是用人參果秘製釀造,品一口,便能得千年壽元,端的是極其稀罕之物。可惜老夫雖聞得其大名,卻始終沒機會嚐上一口,甚為遺憾啊!”

太白金星感慨唏噓不已。

鎮元子與天庭的關係並不和睦,作為玉帝的信使,自然也不好跟鎮元子攀關係。

“第三品名酒,則產自東海龍宮,名為‘龍涎酒’,也是不可多得的仙品佳釀。第四品則出產自地府,名為‘地府瓊漿’,乃是用酆醴泉之水釀造而成,能洗練神魂,滋味嘛,其實真挺一般的。”

“‘龍涎酒’?是用龍族的口水釀造的嗎?是不是有點惡心了?”

楊錚神色古怪道。

太白金星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道:“口水怎麽了?那可是真龍吐出的龍涎,你真以為是普通的口水麽?”

“龍吐的口水,就不是口水了?”

楊錚心中忍不住暗暗腹誹,幹笑了幾聲。

反正此酒再好,他是不會喝的。

聊到此時,太白金星的一瓶“赤陽灼心”已經喝完 了,他也徹底喝醉了。

楊錚遂扶著太白金星,把他安頓在了客房休息。

“鍾離上仙莫非還有事兒?”

出來時,楊錚見漢鍾離還沒走,正在廳內踱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唉,的確有點事兒想麻煩楊老弟。”

漢鍾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來,坐下說。”楊錚道。

漢鍾離並未坐下,臉色依舊有些尷尬,道:“楊老弟,你……能不能幫忙勸勸呂岩和張果?”

“勸呂岩和張果?他們怎麽了?”

楊錚不由好奇道。

“唉,實不相瞞,呂岩和張果他們兩個,其實命數早定,若是不歸位的話,怕是……怕是日後大大不妥啊。”

漢鍾離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把八仙之事,隱晦的向楊錚透露了一些。

“若是這事兒,我怕是幫不上什麽忙。你也知道,呂岩自己可是極有主見的,他認定的事情,隻怕誰也改變不了。”

楊錚有些為難道。

“至於張果,這個沒問題,不過,眼下還不是時候。等時機到了,我自會勸他歸位。”

楊錚的打算,自然是希望先把張果拉進自己的陣營,等其徹底歸入天巫道下,在天巫道上有了一定的根基,他自會設法讓張果回歸八仙。

現在嘛,還不是時候。

張果在煉丹上頗有天賦,而且為人也十分符合楊錚的要求,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楊錚既然打算了要種田發展,可不想放任這種人才流失。

“唉,那就多謝了!”

漢鍾離神色複雜的向楊錚拱了拱手,轉身離開。

楊錚在房間裏跺著步,思量著今日的事情。

他現在也開始惦記其下一屆蟠桃大會。

他之所以想要參加蟠桃大會,除了惦記那蟠桃外,更多的還是想要去見識一番,看看有沒有機會搞到蟠桃根,實在不行,搞一個桃核也行。

他打算嚐試著看看能不能把蟠桃移植進天巫靈域中。

……

與此同時。

天界天河底部,魔界封印的法壇附近。

此時,十幾名天界大能,皆匯聚於此,一個個正眉頭緊鎖,盯著那封印觀瞧。

為首之人,是一個身披水火道袍,腰間纏著一條紫玉帶的道人,道人的玉帶上,掛著一枚非常醒目的四方鎮魔大印,背後則背著一口闊劍。

道人此時眉頭緊鎖,臉上頗有憂色。

“真武大帝,怎樣?可看出什麽來了?”

道人旁邊,還站著托塔天王李靖,以及一幹天庭數得上號的元帥神將。

“情形很不好啊,這封印隻怕堅持不了多久了。對麵的魔族,正在瘋狂破解封印,一旦此地的鎮魔封印被他們攻破,隻怕天庭立刻就會迎來一場前所未有得魔劫!”

這道人正是九天蕩魔祖師,常年坐鎮北方的真武大帝。

“這可如何是好?”

李靖聽真武大帝說的如此嚴重,臉色不由一變。

“趕緊把消息傳遞給玉帝,請玉帝聖裁吧。此地的鎮魔封印既然已經遭到瘋狂攻擊,開始鬆動,想來本帝北方鎮守的封印,應該也出現狀況了。本帝還得下界鎮壓,你們好自為之吧。”

道人冷眼掃了一遍周圍的天界神將,大袖一甩,瞬間遁離消失。

李靖等人頓時麵麵相覷。

“走吧,趕緊上奏玉帝,請求聖裁!”

“是啊,天河元帥之職,也該盡快落實了,否則,一旦此地封印破解,天庭必然大禍臨頭!”

大家都不傻,這件事兒他們根本拿不了主意,而且,這個時候,也沒人再會去爭這個什麽天河元帥一職了。

大家心裏都很清楚,魔劫將至,誰做天河元帥,誰最先倒黴。

眾人跟著李靖,也離開了天河,飛快朝淩霄寶殿遁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