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大家一起探討探討酒生(求訂閱)
loading...
楊錚封裝好了十幾小瓶的靈酒,打開五光洞的禁製,被眼前閃爍的數十團傳訊靈光,嚇了一跳。

閉關幾日不出,一下子來了這麽多的傳訊玉簡,楊錚頗有些懷念在地球的日子了。

地球那邊的環境雖然惡劣了點,但好歹科技谘詢發達,聯絡的手段也比地仙界強了很多。

對比之下,地仙界的這種傳訊手段,的確要比地球那邊顯得落後。

要不要等日後打通了與地球那邊的聯係,也搞點黑科技呢?

楊錚一邊想著這些,一邊抓起洞府門口禁製內漂浮的傳訊玉簡,一個個查看起來。

這些傳訊大多來自門派內部的長老弟子。

楊錚閉關的這幾天裏,六道峰自然沒再對外開放。

除了先前進入六道峰的一些弟子,其他人都隻能眼巴巴在外麵候著,傳訊玉簡中,不少長老的語氣頗為“幽怨”。

沒有被小師祖翻牌的日子,好失落啊。

楊錚對這些傳訊自然一笑置之。

他放開六道峰外圍禁製,允準蜀山派弟子進入六道峰悟道,為的還是挑選出蜀山派內部,比較優秀的,適合修煉天巫法的弟子。

這事兒急不得,且也不能太過放鬆關口,否則難免會出現紕漏。

那幾個被他從祖洲帶來的弟子,這段時間表現還不錯,也是時候挑個時間,對他們進行考驗,以便甄選出適合輔助他處理蜀山這邊事情的助手了。

諸多傳訊玉簡中,有一枚來自漢鍾離的玉簡,引起了楊錚的注意。

“太白金星下界了?而且還想邀請我去一趟?”

查看完 漢鍾離的玉簡,楊錚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太白金星的出現意味著什麽,楊錚心中自然能夠猜到。

他其實壓根就沒想過天庭會招攬他。

現在的自己,以及祖洲島上的人巫族,還是太弱小了,拋開刑天涯不算,整個人巫族,別說在三界,就是在地仙界的東海,都掀不起什麽風浪。

而且,此次的殺劫? 諸天大能都看的分明,此劫看似跟巫族有關,但實則此劫卻是魔劫? 而非巫族之劫。

天地魔棺的出現? 想必已經在三界高層間引起了震動? 諸天大佬們,現在隻怕都在與血海中的冥河老祖交涉,也在關注魔界封印的動向。

祖洲島之所以在三界屬於極為獨特存在? 除了因那裏是葬巫祖地外? 還因六道聖人在那裏封印了魔祖的魔念。

而今天地魔棺橫空出世,魔念遁走,也就意味著? 魔界的魔祖已經蘇醒? 天地魔劫即將降臨三界? 天道不顯? 聖人不出? 這已是定局。

楊錚決定見見太白金星? 也好判斷一下,天庭對人巫一族的態度。

他直接取出了一枚傳訊玉簡,神識探進去,對著口唇說了幾句話,然後打入法力? 激發了出去。

傳訊玉簡化作一道遁光? 衝向蜀山東南方向? 消失不見。

發送完 傳訊玉簡? 楊錚施展遁術,落下六道峰,出現在了別院中。

他隨後又取出一枚圓形陣盤? 拿在手中,掐訣打入法力。

一道光幕隨之從陣盤中浮現而出,顯化出一個個長老弟子的信息來。

這種陣盤也來自五光洞,它的顯像功能,跟地球七八十年代的那種黑白電視機差不多,體驗感並不好。

楊錚其實對地仙界內各種稀奇古怪的輔助手段,也是頗感好奇。

真不知發明這些東西的大佬,是不是曾在地球上留下過什麽東西,導致後來地球科技的發展,有不少東西,或多或少其實也有些影子。

但很顯然,更專注於科技發展的地球,把某些功能開發到了極致,已經全麵超越地仙界的這些輔助的神仙手段。

或許用地球超前的科技反哺地仙界,會令地仙界的輔助手段煥發新的生機?

事實上,他現在已經擁有了一個很好的根基,那就是無間大夢冥空。

把現實拉入無間大夢冥空,跟地球的現實與虛擬網絡有些類似,所不同者,無間大夢冥空屬於一個有待他開發的,可以具現的世界,而虛擬就是虛擬,無法具現為真實。

在楊錚沉思翻閱資料的時候,六道峰的禁製外,出現了兩道氣息強大的身影。

對方雖然刻意收斂了渾身的氣息修為,但還是被六道峰的禁製照鑒的一覽無餘。

楊錚對六道峰禁製的掌控,其實完 全得益於玄黃寶鑒。

在六道峰範圍之內,任何人任何事,都瞞不過他。

在禁製陣盤的屏幕上,顯現出了太白金星的詳細信息。

楊錚仔細掃了幾眼,發現大多跟他以前聽過的傳聞差不多,隻有少許地方有些差異。

在世人眼中,太白金星仿佛隻是玉帝的仙使,法力並不多強,手段也似乎很平庸。

但真實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太白金星的出身同樣可以追溯到洪荒時代,甚至在天道聖人鴻鈞老祖的最後一次講道中,也出現了他的身影。

隻不過,那時的他才剛剛修道不久,屬於三千紅塵客的最末尾,而且還是經鴻鈞老祖座前道童的推薦,才得以進入紫霄宮聽道。

也正是因了這層關係,太白金星才甘願在玉皇大帝跟前效力,做他在人間的信使。

能進入紫霄宮中聽鴻鈞老祖講道,這本身就是一種大機緣,大氣運。

太白金星本身的天賦和悟性同樣也不差,他的修為現在已經達到了金仙期後期,且自身還修煉了一門在紫霄宮中領悟的道術。

玄黃寶鑒上,對那門道術的介紹語焉不詳,似乎其頗有來曆,連玄黃寶鑒都不能具體照鑒出來名目。

太白金星和漢鍾離既已到了,楊錚遂收起陣盤,走出房間,親自往大門口迎了過去。

“太白仙使大駕光臨,當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小神有失遠迎,還請仙使恕罪!”

離著老遠,楊錚便擺出一副很好客的姿態,虔誠迎接太白金星的大駕。

太白金星的臉上也同時堆上滿滿的笑容,一擺手中拂塵,稽首道:“楊小友客氣了,能得小友相邀,進入六道峰觀覽,老朽也是榮幸之至啊!”

兩個人打著官場套話,一個比一個客氣。

“二位裏麵請!”

楊錚把太白金星和漢鍾離請入別院待客室。

沒見著鐵拐李,他心裏其實也有些奇怪。

分賓主落座之後,楊錚親自為二人泡上一壺清茶,道:“可惜小神寒舍才剛建不久,連個伺候的童子仆役也無,怠慢了。”

“哪裏的話?些許俗世,不足掛齒。”

太白金星一邊客套著,一邊不動聲色的上下打量楊錚,還有他這座別院。

在這裏他倒也不敢造次,此地畢竟曾住過六道劍聖,誰知有沒有留下些什麽特別的手段?

萬一搞不好沾惹些因果牽連就不好了。

他們這些從洪荒一路戰戰兢兢走過來的老人,這輩子最怕的就是因果糾纏。

這一看,太白金星頓時愣住了。

對於洪荒時代的老人來說,眼光自然是不會差的。

他隻一眼就看出了楊錚身上的特別之處。

竟然修出了先天五行混元氣?

而且神魂好似也極為特別,原本應該是後天靈魂,怎麽看著卻又有返歸先天之象?

這也太怪異了吧?

莫非這就是他被六道聖人選為人巫族人皇的原因所在?

“太白仙使?!仙使大人?”

旁邊傳來楊錚的聲音。

太白金星回過神,發現楊錚此時手中拿著一個精致華美的小玉瓶,雙手捧著遞到了自己的麵前,頓時露出不解之色。

“方才聽鍾離上仙說,仙使大人您喜歡喝酒?正好,小神新近釀造了一些還算過得去的美酒,初次見麵,沒什麽好孝敬的,就奉上一瓶新釀的靈酒,請大人品嚐品嚐。”

太白金星愣了一下,心道,這小家夥不簡單啊,第一次見麵,居然就知道送禮?

而且這送禮的手段還挺高超的,當麵送出禮物,避免了賄賂之嫌,同時也顯出了誠意,而且還送的很恰當。

看他手裏的那小酒瓶,似乎聽別致的,看樣子應該是經過特別手法煉製的法器。

“這怎麽好意思?”

太白金星故作推辭道。

話雖如此,但他還是伸手接下了楊錚手裏的小酒瓶。

沒辦法,楊錚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把那小酒瓶的蓋子打開了一絲縫隙。

一縷濃鬱無比,令人飄飄欲仙的酒香,從小酒瓶中傳了出來。

作為資深酒鬼的太白金星,隻聞了一聞,就十成肯定,絕對是好酒!

肚裏的酒蟲一下就被勾了起來,壓都壓不住。

“這本就是小神聽說仙使要來,特意為仙使準備品嚐的。若仙使覺得還過得去,小神這裏還另外準備的有兩大瓶,就送與仙使帶回去慢慢喝。”

楊錚一臉真誠,顯得毫無任何心機的“憨厚”笑說道。

“那老朽現在就嚐嚐?”太白金星意動道。

“請!”

太白金星拿著小酒瓶,打開蓋子,先放到鼻子下深深嗅了嗅,臉上頓時露出迷醉之色。

“好醇正的酒香啊,但隻這酒香,就不必瓊漿玉液差了!”

接著,太白金星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對著瓶口灌了一大口。

“嘶……”

一口酒下去,太白金星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的翻了個白眼!

他感覺自己喝下去的仿佛不是一口酒,而是一道岩漿!

那滋味簡直不要太火辣!

看到這一幕的漢鍾離,被嚇了一跳。

“太白仙使?!您沒事兒吧?”

好半晌,太白金星才壓下了那火辣無比的感覺,臉上跟著浮起潮紅之色,滿臉的陶醉。

“好酒!好酒!真是好酒啊!想我太白金星幾乎喝遍了三界六道,什麽樣的美酒沒喝過?卻還從不曾喝過如此火辣勁爆,如此上頭,卻又如此醇厚綿長的靈酒!”

太白金星甚至忘了旁邊還一臉關切問他的漢鍾離,沒口子的大讚起來。

此時他再看向楊錚的目光,就帶著難掩的熱切了。

他可是記得,楊錚剛才答應,隻要他滿意,還會送他兩大瓶?

話說,如此美酒,兩大瓶怎麽夠?

該怎麽想點法多弄點呢?

“楊錚啊,不知你這酒有什麽名頭?”

“此酒名為‘赤陽灼心’,勁頭十足,乃是以小神獨門秘法煉製的酒藥,輔以蜀山派日月靈泉中的日精靈露調製。對調理體質,尤其是靈體有一定的幫助。”

楊錚侃侃而談,解釋著自己的第一種美酒的名字。

“此酒是小神釀造的三品‘醉仙酒’中的其一品。”

“難怪如此火辣上頭,原來是用日精靈露調製而成!”

太白金星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不過,他顯然更加關注楊錚提到的另外兩種美酒。

“既然你的‘醉仙酒’有三品,那另外的兩品又有什麽講究?不知老朽是否有口福,今日也一同嚐嚐?”

“小神的另外兩品‘醉仙酒’,一為‘冷月冰魂’,一為‘日月醉神’,都尚未配製完 成,還在調製中,仙使大人若是有暇,不妨在小神這別院住上一段時間,待小神配製好以後,一定會讓仙使大人第一個品嚐!”

楊錚說起謊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麵皮更是毫無變化,仿佛真是那麽回事般。

太白金星信以為真,不由露出神往和遺憾之色。

“唉,老朽此次奉命下界,待不了幾天,而且還有其他事情要辦,隻怕沒這個口福嘍。”

“那還真有些遺憾,不過仙使大人若是願意,日後也可隨時下界來嘛,小神其實也是個好酒的,聽說仙使大人也愛酒,小神有不少問題,都想跟真正的酒友探討一番啊。”

楊錚一臉遺憾的歎息道,仿佛自己真是個酒鬼,希望找到個酒中知己,探討酒生。

一旁的漢鍾離一臉古怪之色的看著楊錚。

他真想提醒楊錚一句,你好像忘了,蜀山派現在就有個老酒鬼,對酒的癡迷,比太白金星還有過之而無不及,怎不見你邀請他過來探討酒生?

“哎,哎,容老夫想想,唉,現在想找個真正的酒友都不容易啊,老夫想想還有什麽事兒要辦來著?噢,對了,好像其實也沒啥大事兒,要不,就先在你這住幾天?”

太白金星主意改的比翻臉還快,令一旁的漢鍾離目瞪口呆。

楊錚大喜道:“那可真是小神的榮幸啊!既然仙使大人對小神的酒還算滿意,這兩瓶才剛釀造出得‘赤陽灼心’,還請務必收下!這是一個酒友的禮物。”

“哈哈,好,好,好啊!那老夫就不客氣了,你也別仙使仙使的叫了,若看得起老夫,咱們就做個忘年交如何?”

太白金星喜滋滋收了楊錚送上的兩大瓶“赤陽灼心”,對楊錚大為滿意,直接開始交起了朋友。

一旁的漢鍾離,吃驚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