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強悍老國公,身份謎終解
loading...
叮叮叮……

轟轟轟!嘭!

玄冥劍從四麵八方接連斬向對手,皆被一道雪亮白光擋住,爆發出一陣綿密如雨的清脆撞擊聲,火花四濺,劍雨漫天飛揚!

楊錚的劍氣,也與那人接連交擊數十下,緊接著陡然被一道恐怖力量擊中,飛了出去!

哢哢哢,噗!

雙種的金剛符護罩因承受不住那恐怖重擊而轟然碎裂。

楊錚暗暗心驚,想也不想,接連往身上又拍了三張金剛符,神色冰冷的再次提劍,準備施展神行術,再次發起絕殺衝擊!

“住手!老夫有話說!”

“少爺,快住手!”

兩道聲音,幾乎同時從不同方向響起。

卻原來是楊大海聽到這邊動靜,飛快趕來時,恰好撞見楊錚與那神秘高手對決的一幕,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幾乎想也不想的便大呼了一聲。

楊錚微微皺眉,神色無比凝重的盯著那名緩緩從樹影中走出的人影。

玄冥劍猶如一條滑溜無比的赤色飛蛇,浮在距離那人影數米遠的空中,吞吐不定。

“孩兒楊大海參見父帥!”

令楊錚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

進到後院的楊大海,竟然飛步跑到那人跟前,噗通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向他磕頭參拜。

楊錚想到過無數種可能,卻唯獨沒有想到這一種。

凝眸看去,一名看起來約莫三十許的長須中年男子,卓然站在院中的花壇前。

透過院內的風燈,楊錚看清楚了他的衣著麵容。

他穿著一身極為簡單的青色單衣,腰紮一條玉帶,頭上纏著一條青玉巾,儒雅中透著一股入淵似海的從容氣度。

他的相貌給楊錚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仔細一想,楊錚發現,此人竟跟模糊記憶中,其父楊明和的模樣有六七分相像!

但是,楊錚可以肯定,這人絕對不是楊明和!

方才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動,此刻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此人給他的感覺,依舊十分的可怕。

楊錚在打量此人的時候,此人也在打量著他。

他的嘴角噙著一絲若有似無的讚賞笑意,微微向楊錚點了點頭。

“好,好啊!大海,這些年辛苦你了。你做的非常好,是咱們楊家的大功臣!你可為咱們楊家培養出了一個絕世的天才子弟啊,快起來!”

那人喟然一彈,語氣中有著深深的感慨和欣慰。

他彎下腰,雙手攙著楊大海,親自把他從地上扶了起來。

楊大海受寵若驚,一臉興奮,激動的不能自已。

“這都是孩兒應該做的,為了楊家,孩兒即便肝腦塗地,也心甘情願!”

起身後的楊大海,見楊錚還愣愣的在看著他們,連忙招呼楊錚過去。

“少爺!快過來!這位便是威震天下的楊老國公,也就是您的親爺爺!快過來拜見爺爺啊!”

楊大海見楊錚依舊站在遠處,不由一陣暗暗著急的催促道。

楊錚深吸了一口氣,探手一招,玄冥劍飛回背後的玄鐵劍匣中。

而後,他才不疾不徐走了過去,並未如楊大海所言,向那人參拜,而是皺眉道:“海叔,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見楊錚一點跟老國公相認的意思都沒有,楊大海越發著急,正要開口,卻被老國公抬手阻止了。

“大海,無妨的。楊家的確欠這孩子太多了,他心裏有氣,實屬正常。”

說著,他又上下打量了楊錚一番,神色十分欣慰滿足。

“好啊,沒想到,我楊家竟也出了修仙者,不枉了。孩子,你心裏肯定有很多疑問,沒關係,時間還早,咱們慢慢聊,無論你想知道什麽,爺爺今日全告訴你。”

楊錚遲疑了一下,抬手請道:“那請屋內坐吧!”

楊大海的這番表現,毫無疑問,已可確認眼前這人,的確就是楊老國公。

但楊錚有點不大明白,他為何看起來如此的年輕,這實在是太有違常理了。

畢竟,按照年齡來推算的話,他今年至少也該有八十歲了吧?

楊錚在他的身上,並沒有感覺到靈根的氣息,這意味著他肯定隻是個凡人。

八十歲的凡人老翁,卻長著一副三十歲中年人的麵孔,任誰都無法理解。

三人進到屋內,楊大海亦步亦趨的跟在老國公身旁,親自伺候他在堂內主位端坐後,又連忙為二人準備茶水。

楊錚站在堂下,淡淡的看著老國公,等待著他的解釋。

“孩子,坐吧,有什麽想問的隻管問。”

老國公一臉慈祥,毫無任何架子,笑嗬嗬指著下方的座位向楊錚道。

楊錚微微躬身拱了拱手坐了下去。

即便對方真是自己的祖父,但雙方這也不過是首次見麵,何況,仙凡有別,自己還是個穿越者,也沒必要太過客氣。

“您老今年應該有八旬高齡了吧?為何看起來卻如此年輕?”

令楊老國公沒料到的是,楊錚上來既沒有質問為何要拋棄他不管,也沒有問今日此來究竟有何意圖,反而問了一個跟楊家內部恩怨毫不相關的問題。

老國公愣了一下,嗬嗬笑道:“當著你的麵,也沒什麽好隱瞞的。老夫僥幸踏入先天之境,一身精魄凝於一點,收則老朽,散則青春。”

說罷,老國公身上的氣息瞬間一變,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衰老下去。

轉眼間的功夫,堂上中年人,赫然已變成了一位白發白須,皮膚暗淡無光,長滿老年斑紋的耄耋老朽。

看見這一幕,楊錚訝然一驚。

“或許這樣你看著順眼一點?”老國公似笑非笑的看著楊錚。

楊錚搖了搖頭,沉吟道:“您是以鍛體術踏入的先天之境?”

“不錯。”

老國公點了點頭。

“老夫當年僥幸得到一門無名鍛體術,其上共記載了前七重的功法。此事除了你我之外,再無其他人知曉。就連你大伯都不清楚。”

老國公以傳音入密的手段,向楊錚說道。

楊錚心思莫名的沉默以對,片刻後才繼續發問。

“海叔是您收的義子?”

“是啊,老夫當年共收了八名義子,除了大海之外,其他七人如今皆在軍中擔任要職。這些年,為了你,真是苦了大海這孩子了。”

老國公幽幽歎息道。

“父帥,孩兒是心甘情願的!孩兒本就是個無家可歸的孤兒,當年蒙您老不棄,收為義子,又與二公子情義相投,為他撫養孩子,也是孩兒的心願。至於功名富貴,也非孩兒所願。”

楊大海此時端著茶盤走了進來,聞言連忙放下茶盤,恭敬誠懇的說道。

老國公愧疚的看了楊大海一眼,他也很清楚,楊家虧欠最多的,不是楊錚,而是楊大海。

其實,早年間,老國公也不是沒想過召回他,另做安排,幫他尋一門可靠的親事,但一概被楊大海拒絕了。

他想要照顧撫養楊錚的心意萬分堅定,即便是老國公也勸不住。

“以後他就是你的父親,你意下如何?”

老國公不知想到什麽,忽然開口,雙眸炯炯的盯著楊錚。

“在晚輩心中,海叔一直就是晚輩父親。”

楊錚毫不猶豫的道。

楊大海的眼淚頓時止不住的撲簌簌流了下來,趕緊轉過身,用衣袖擦了擦。

“哈哈哈,好,到是老夫矯情了。”

老國公欣慰的點點頭,而後如同老頑童般,促狹的向楊錚笑了笑。

“大海雖是老夫義子,但在老夫心中,他就是老夫的親生兒子。你是大海的兒子,是不是該叫老夫一聲爺爺了?”

楊錚愕然以對,頗為無語。

“孩兒楊錚,拜見爺爺!”

他隻好起身向老國公躬身拜了拜,至於跪拜什麽的,還是算了,他沒跪人的習慣。

即便如此,老國公依然開懷大笑,甚是滿足。

楊大海也在旁邊欣慰的嗬嗬陪著傻笑。

“不知爺爺來襄陽多久了?”楊錚問道。

“昨日剛到,本來還打算在暗中多觀察你一段時間,結果好巧不巧,就碰上了你遇刺之事。方才著實嚇了老夫一跳,不過,老夫倒是真沒料到,你的心性居然如此沉穩老辣,真是令老夫大開眼界啊!”

老國公頗有深意的看著楊錚,一臉感慨的說道。

“真不知究竟是何等高人,才能調教出你這般心性的弟子!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讓爺爺見見你的師父?”

楊錚搖了搖頭,道:“我沒有師父,都是自學的。”

老國公愕然,繼而神色黯然的搖首不語。

“父帥,孩兒的確未曾見少爺跟其他人學過道……嗷,對了,孩兒想起來了!少爺八歲那年,曾有一位神秘道人,說少爺有仙緣,曾跟少爺單獨待過一段時間,想帶少爺走,但少爺當時沒答應。莫非,是那位神秘道人傳了少爺仙法?!”

楊大海在旁邊本想替楊錚解釋兩句,但陡然想起來一件事,不由一拍腦袋,露出一臉恍然大悟的看向楊錚。

楊錚默然不語,似乎默認了此事。

既然楊大海都這麽腦補了,就當是這麽回事兒好了。

“原來如此。”老國公信以為真,跟著點了點頭。

此事他也是知道的,當年楊大海曾秘密寫信提到過這件事。

方才楊錚斬殺王家那王嶠的一連串手段,以及對自己出手的連番法術,令他感覺到,楊錚絕非初入仙道的一般修仙者,肯定是修煉了多年的老江湖了。

但楊錚現在才多大年紀?好像過了年,也不過才十九歲吧?以他這點年紀,若說不是從小就開始偷偷修煉,才會有如今的成就,他根本不信。

看來在暗中,當年那個神秘道人,應該時不時就出現過,指點楊錚修煉,否則,楊錚不可能有這樣的老辣手段。

還是大意了!

不過還好,楊錚並沒有因入了仙道就徹底泯滅人性,看得出來,他對楊大海的感情是真的,也還願意認他這個爺爺,認楊家,這就足夠了。

甚至,他巴不得楊錚能有如此狠辣的心性。

現在的楊家表麵看似依舊風光,但實則已到了至關緊要的時期,稍有不慎,便可能落得個滿門被滅的敗落下場。

楊家的繼任者心智不夠,或者心地太善,都不是什麽好事兒。

“您不會是專程來招我回歸楊家的吧?莫非朝局真到了需要楊家坐鎮東南的程度了?”

楊錚沉吟片刻後,問起了老國公此來的意圖。

老國公讚賞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長孫,頷首道:“還真讓你猜著了,老夫此來,的確就是這兩個目的。”

“月前老夫接到大海的傳書,說是你在武道修煉上,有著遠超同類的天賦,且還入了仙道,陡然聽聞這個消息,老夫立刻便結束閉關,準備南下親自來看看你。”

楊大海在一旁向楊錚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

有不少事情,他都瞞著楊錚,並未告訴他,這令楊大海心中十分愧疚。

事實上,楊錚孤身在襄陽長大,其原因並非隻是私生子身份這麽簡單,這是老國公在知道了楊錚存在後的特意安排。

接下來,楊老國公親自向楊錚道歉,並向他坦言了事情的始末。

早在二十年前,便曾有醫道高手給楊明安查過身體,告知他這輩子都生不出兒子了。

也就是從那時起,楊老國公便暗中把希望寄托在了二子楊明和身上。

但楊明和雖能生育兒子,身體卻有暗疾,活不過四十歲。

楊家在楊忠武這一代,被其發展到了極致,其權勢在三王六公之中最為強盛,一度達到了權傾朝野,朝廷六成大將皆出其門的程度!

也因此的,朝廷對楊家十分忌憚,處處提防,想盡辦法的分化瓦解,甚至不惜請動修仙者暗中下手,妄圖毀掉楊家的香火傳承。

楊明安無法生育兒子的病症,就是由某個陰毒的修仙門派長老下的手。

楊家府上雖也聘請的有修仙者坐鎮,但無論是修為,還是手段,都無法與在背後支持皇家的修仙者門派相比。

無奈之下,在得知了楊錚的意外出生後,楊老國公便帶著楊明和和楊大海秘密南下,安排了一係列的手段。

就連馬家這些年對楊錚不管不問,也是因楊老國公之故。

他們不是不想管,而是不敢管。

小門小戶的馬家根本就不敢摻和廟堂上的爭鬥。

按照老國公原來的打算,是希望楊錚能夠通過科舉進入朝堂,從而進入士林派係,如此一來,那些文官肯定便會想方設法,把楊錚拉攏到他們的陣營,以此來進一步瓦解楊家,從而可以保全楊家血脈的一條退路。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誰也沒有想到,楊錚考中秀才,在即將參加鄉試考舉人時,突然放棄了考試,棄文習武,還展現出來遠超同類的武學天賦。

更沒有想到,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早就入了仙道。

這下徹底打亂了楊老國公的謀劃,也打亂了朝堂諸公的謀算。

楊忠武老國公猜測,朝廷接下來很可能要對自己的長孫下手,便想先把楊錚召回京城,另謀他策。

不過,事情又有了新的轉機。

就在這個時候,淮南王暗中招兵買馬,收買江湖高手,招納修仙者的事情暴露出來,引起了朝廷極大的震動。

據可靠消息,淮南王很可能將在近期謀奪襄陽,通過襄陽進而吞並整個荊州。

眼見得局勢漸漸失控,朝中又無能夠坐鎮東南的大帥,無奈之下,今上不得不重新考慮,請出楊家這尊曾威震天下的楊大帥。

當然了,讓楊忠武老國公掛帥是不可能的。

他的威望實在是太高了,一個搞不好,很有可能會轉向另一個無法掌控的局麵。

朝中諸公想了一個很陰損的辦法,暗中使人在京城散布消息,並放出有力證據,言道楊明和的死跟晉國公楊明安有脫不開的關係,從而導致楊玄鑄與楊家決裂。

而後又令皇後的弟弟東昌侯與楊玄鑄聯姻,以此牢牢握住了楊家的命脈。

進則可以楊玄鑄來調動原本忠於楊家的大將,退則可用楊玄鑄來威脅楊家。

此計不可謂不毒,但卻是陽謀,楊家也沒辦法。

甚至為防出現其他不可預測的變故,還有人建言,要在楊玄鑄南下之前,找可靠之人,暗殺掉楊錚,以絕後患。

當然,以楊老國公的城府手段,此等計謀,自然瞞不過他的耳目。

他索性將計就計,暫時任由朝廷擺布,暗中卻開始做出了新的布局謀劃。

這謀劃的最關鍵一步,就落在了楊錚的頭上。

“所以,您的意思,是希望我入京,擔任世子之位,在明麵上與他們周旋?”

楊錚聽罷老國公之言,微微皺眉的問道。

“不錯。”老國公微微頷首。

楊錚直接搖頭道:“不可能。實話跟您說吧,我既入了仙道,此生也隻會追求仙道,其他事情一概沒有興趣。朝堂權謀也好,江湖爭鬥也罷,我沒有任何參與的心思。”

此言並未出乎老國公所料,他笑道:“擔任國公世子不過是暫緩之計罷了,再者說,做了世子,也並不影響你修道啊。這好像並不衝突吧,而且,做了世子對你繼續修道還會有意料不到的好處。”

“哦?這倒是奇了,還請爺爺解惑。”

楊錚不解的看向老國公。

“據爺爺所知,而今的九州修仙界沒落凋零,隻怕早就今非昔比。你應該也看到了,原來幾乎不會在世俗出現的修仙者,卻頻頻出現在帝王將相的門第內,他們圖的是什麽?還不是修仙的資源?”

老國公自信的笑了笑。

“事實上,廟堂之上,對修仙界和江湖的動向信息掌握的程度,或許比不上秦嶺小靈域,但卻遠比散修了解的多的多。”

楊錚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老國公的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的確是太意外了,但仔細一想,還真是大有可能的。

皇家背後有修仙者門派的影子,貴族門閥中,招納也不乏修仙者。

甚至想要起事謀反的淮南王府中,還專門建有聚仙閣,如此種種,無不說明,如今的修仙界,已經跟世俗王權攪合在了一起。

擔任晉國公世子,好像也不見得就是什麽壞事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