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簡直不讓人活了
loading...

日落,最後一抹晚霞也隱入天盡頭的山巒之中。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但王元澤也酒足飯飽有一種苦盡甘來的幸福感。


今天發生的事比他上輩子近二十多年遇到的加起來都豐富和刺激,眼下暫時度過危險,但還是要做好充足的準備,他決定先把七煞留下來的一些有用的戰利品好好整理一下以防不測。


因此太陽落山之後,他讓明月給自己泡了一壺茶,坐在當初蘇小蓮睡過的房間裏,翻看整理今天從青荒七煞身上搜刮來的各種他認為有用的物品。


幾張紙符,顏色各異,自己憑借紈絝留下來的記憶,這些紙符都不過是江湖上常見的類型,分別是止血符,清心符、神行符。


紙符這種東西是從一些修真練氣的門派流傳出來的,但這些都是低檔貨,鎮南侯府還有五雷符和護身符,那些更加強大。


但無論是王宮侯府還是江湖中人用的符,在真正的仙門眼中都是垃圾,真正的仙符拿給你也用不了,需要用仙家法力催動才行。


這些符與地球上那些用來鎮宅辟邪尋求心裏安慰的鬼畫符完全不同,有著各種神奇的功能,而且製作方法各門派也都秘而不宣,符紙符筆墨水符文都有講究,聽聞要用到許多難得的妖獸骨血和神奇材料,符紙也要特殊方法製作,絕不是普通的黃紙。


就像蘇小蓮送給他的那張清心符,雖然沒起作用,但王元澤是有親身體會的,按在腦門上之後瞬間有一種渾身清涼讓靈魂清醒的作用,因此肯定是有效果,之所以沒有起作用,那是因為無涯子是仙人,符紙的效果太弱根本就無法阻擋。


而吃飯的時候王元澤也問過四個童子,自己昨天撞暈過去之後,七煞也是用止血符及時給自己止血,自己才沒死掉,不然若是血流光了穿越一百次也活不過來。


因此這幾張符紙被王元澤小心翼翼的貼身收好。


垃圾歸垃圾,但緊要關頭說不定能夠救命。


剩下還有許多藥物,有療傷的,驅蟲的,迷魂香等等,特別是其中有一種黑玉斷續膏,是療傷名藥,價格不菲,據說用的都是許多深山老林才有的珍稀藥材,一瓶至少要上百兩銀子,絕對算是行走江湖用來保命的東西。


總之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大堆,許多王元澤都不認識,但鑒於七煞的工作性質和屬性,既然留在身邊,想來也不會是什麽垃圾玩意兒,留下以後也許用得上。


等清理的差不多之後,還剩下幾顆奇怪的獸牙和獸骨製作的護身符或者吊墜等玩意兒,還有幾枚成色不錯的扳指和指環,都是從七煞身上擼下來的,若是放在曾經生活的地球上,這些估計也值幾十幾百萬人民幣,但眼下王元澤看不上,放在一起等過幾天下山找個地方賣了換成錢。


最後隻留下一個巴掌大小的獸皮口袋。


這個口袋王元澤清楚記得是從大煞馬嘯天身上搜出來的。


口袋上麵布滿了精致的符文,曲裏拐彎王元澤一個都不認識,袋口用一根顏色鮮紅的繩索紮住,但這根繩索並非絲麻,反而像是一種極其堅韌的獸筋。


口袋很癟,輕飄飄的,王元澤捏在手中觀看的時候,總有一種靈魂悸動的感覺,就和當初進祖師洞中的感覺一樣,仿佛口袋裏麵也有仙家陣法。


遲疑許久之後,王元澤還是把口袋打開,抖了幾下發現裏麵空空如也,果然什麽都沒有。


總體來說,七煞留下的東西雖然很多很雜亂,但唯有這件可能是個寶貝,說不定和仙家有關,因此反複觀看許久走,王元澤將小口袋收進袖袋之中放好,打算等虞無涯清醒之後詢問一下。


整理完畢之後,窗外也完全黑暗下來,王元澤也吹燈拔蠟上床睡覺。


……


一夜無話。


醒來已然又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晴朗早上。


起床吃過早飯,王元澤便把四個小道童叫過來準備一番,帶上刀劍和驅蟲蛇的藥物一起去南山。


今天他打算去找那個老道士,深入了解一下清河觀的現狀和曆史。


而且清河派要想發展,還必須要有一個懂行的人來幫忙指導。


畢竟自己是這裏的掌門,雖然是個苦逼的背鍋掌門,但這裏將會成為自己修仙問道的起點,還是要好好策劃安排一下才行。


從道觀到關押老道士的南山坡,距離並不遠,但卻不能直接過去,而是需要沿山頂繞一大圈,其中要穿過不少倒塌的建築。


而且這條路平日幾乎沒人走,七煞把老道士關在那裏自生自滅,有時好幾個月才會去看一下,丟一些米麵讓他自己做飯吃。


因此這條路幾乎完全被野草荊棘全部霸占,而且山路陡峭狹窄,一路上隻能小心翼翼的用刀劍慢慢開路,好在四個道童還認得路,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五個人累的滿頭大汗終於是走到了南坡一片還算平坦的地方。


一間破舊的房子,快要倒塌的牆壁用木頭撐著,蓋著茅草。


不過四周看起來還算整潔幹淨,荊棘野草很少,明顯經常還有人清理,房前屋後都晾曬著幹菜瓜果。


看到這個情形,王元澤鬆了一口氣,至少則表示老道士還活著。


“牛道士,快開門,掌門來看你了!”


清風明月四個在茅屋前麵叫嚷,許久之後才聽吱呀一聲,一個穿著破爛道服,老態龍鍾須發雪白的老道士佝僂著身子出來。


“咦,是你們四個小兔崽子!”老道士走路顫顫巍巍,眼神渾濁,半天才看清四個道童。


“牛道士,快來拜見掌門!”清風上前一把抓住老道士的胳膊就往王元澤這邊拖過來。


“清風不得無禮!”王元澤趕緊擺手喝止,大步走到老道士麵前稽首行禮說,“晚輩王元澤,眼下是清河派的掌門,特來請牛道長上山商討重建清河派的事情!”


“你……你說什麽?重建清河派?”老道士以為自己沒聽清楚。


“是,重建清河派!”王元澤認真點頭。


“難道……難道你進入後山的祖師洞活著出來了?不對不對,青荒七煞都是惡匪,他們怎會真的讓你當掌門,莫非他們又讓你來騙我……”老道士呆了一下連連搖頭轉身準備回去。


“嘁,你這老道士好不曉事!七位長老有六個昨天在後山祖師洞被掌門用仙雷炸死,七長老也已經逃下山去,如今山上就我們幾人,掌門活著從祖師洞出來,自然得到清河派祖師的認可,眼下就是清河派真正的掌門,你竟然敢懷疑掌門,簡直不想活了!”流雲一把抓住老道士的胳膊大聲嗬斥。


老道士頓時驚呆。


“牛道長,道童說的沒錯,昨天我從祖師洞中得到無涯子祖師顯靈,用一道仙雷將六煞劈死之後丟下了懸崖,那七煞蘇小蓮因為有改過之心,祖師饒她一命放她下山,眼下山上就隻剩下了我們幾個,無涯子祖師降下法旨讓我接任掌門,重整清河派,我特意前來請道長上山商討!”


本來無涯子十年前歸來清河派落入祖師洞,那五彩霞光老道士就親眼見過,眼下聽王元澤這樣煞有介事的一說,加上昨日他也的確聽見了後山那一聲爆炸,而且王元澤竟然還說出了無涯子的道號,因此他瞬間就信了,短暫的失神之後瞬間失態,老淚縱橫噗通一聲就跪在地上對著後山的方向磕頭哭泣:


“清河派列位祖師在上,不肖弟子牛長明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既然祖師顯靈傳,弟子一定謹遵祖師法旨,好好輔佐新任掌門重建清河派,把清河派發揚光大!”


磕完頭起來,老道士爬起來也顧不得的拍打身上的泥土,抹著眼淚歡天喜地的跑進房間收拾一個小包裹背在身上,並且還提了一把鏽跡斑斑的寶劍出來。


“掌門,我們這就上山去吧,祖師爺顯靈鏟除惡人,我們一定好好好去祖師洞和太乙殿焚香感謝,同時還有一些東西我要交給掌門,重建道觀之事也需要從長計議!”


此時的老道士瞬間就像重生了一般,腿不抖了眼不花了,拉著王元澤就準備離開。


“牛道長不急,眼下天色尚早,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再走!”


“休息啥,老道雖然年邁,但腿腳還算利索,四五裏山路也不算什麽!”老道士連聲催促。


王元澤苦笑不已,心說你不累我們累啊,剛剛走到這裏腿都還在發抖,不過看老道士急切的樣子,王元澤隻好和四個小道童趕緊跟上老道士回去。


“尼瑪,為啥道士都要把山門建在這麽陡峭的高山上,簡直不讓人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