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謝謝你全家
loading...

對於王元澤的問題,範敬堯苦笑搖頭:


“抱歉,先祖那份手稿中並沒有三墳易典的內容記載,但卻提到過一個叫做陳旭的人,先祖在手稿中說陳旭是太乙仙尊弟子,而且還是大秦太師,被始皇帝封為清河侯,娶了我們範氏一對姐妹為妾,當時我們範氏得到陳旭的照顧,生意遍布整個大秦,甚至還得到幾處海外封地,而範氏姐妹因為精通商業,因此也就在各地幫忙管理錢莊和打理商行,天地巨變之後,雖然一下音信全部斷絕,人也死傷慘重,但先祖卻僥幸活了下來,後來將她記得的內容書寫下來,這便是存留在我們範氏祖堂的手稿……”


“陳旭……清河侯?莫非無涯子前輩的恩公就是這個陳旭?”王元澤捏著下巴在心裏暗想。


“不錯!”腦海中響起無涯子的聲音。


“呃!”王元澤驚喜之下又有些鬱悶,這無涯子呆在自己的腦袋裏麵,固然可以給自己許多幫助,但自己特麽的一點兒隱私都沒有,想啥他都知道,若一直這樣下去,自己以後娶老婆了怎麽辦,兩人快活的時候他就在裏麵看現場直播?


“嘁,老夫活了兩千多年,啥沒見過,你為何對三墳易典的事這麽感興趣?”腦海裏響起無涯子嗤鼻的聲音。


“神人都感興趣的東西,我自然很感興趣,我猜想,那三墳易典一定藏著讓神人都感到恐懼的東西,不然怎麽會如此暴怒搶奪,最後還被禹帝封印在驪山地宮之中!”


“你說的自然有道理,我和師尊也是如此猜想,可惜那三墳易典被禹帝連神人和我恩公一起封印在了驪山地宮之中,找不到也就無從去判斷真正的原因。”


“那若是我這次運氣好找到三墳易典,是不是就能解開這個秘密了?”王元澤瞬間有些興奮。


“若是你能找到三墳易典,神州仙門一定會謝謝你全家,包括祖宗十八代!”無涯子陰陽怪氣的說。


“……”


“前輩這話是什麽意思?”王元澤不開心的問。


“現在說了你也不明白,到時候進去自然就知道了!”


王元澤在腦海中與無涯子交流,範敬堯也不知道,攀談幾句之後看王元澤又開始看風景發呆,就轉身去了客艙。


貨舟的客艙有上下五層,王元澤和蘇小蓮與其他幾位搭乘的旅客都住在甲板上兩層,甲板下三層是船員和各級管事居住生活的地方。


範敬堯徑直走到最下層,走進其中一間豪華艙房。


這間艙房幾乎占了半個客艙的麵積,裏麵有恒溫陣法,除開臥室餐廳客廳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陽台,陽台上擺放著許多花草植物,甚至還有幾隻憨態可掬的小動物在和錦羽鳥雀在陽台上飛舞跳躍,看起來就像一個美麗的小花園一般。


透明的落地舷窗外,就是巍峨綿延的秦嶺山脈和奇峰迭起的座座雪山,在明媚的陽光照耀下,整個大地如同一幅優美的雪山畫卷,看起來令人心曠神怡。


陽台上,一個年輕男子正背負雙手看著窗外,錦袍玉帶,麵若冠玉,眉目之間略帶一絲不羈,肩上落著一隻黑羽紅喙的鳥雀正在整理羽毛,若是有仙人在此,一定能夠看出這是一隻妖雀。


聽見腳步聲,男子回頭:“如何,十七叔有沒有打探出他們的跟腳?”


“沒有,那女子整日在房間閉門不出,而這個少年也在飛舟上東遊西蕩,問及身份總是顧左右而言他,不過方才和他聊天,有一件事倒是有些意思!”範敬堯恭恭敬敬的回答。


“說來聽聽!”年輕男子瞬間有了些興趣。


“少主看過祖堂的那本手稿吧?”範敬堯笑著問。


“自然看過,難道這少年說的和手稿內容有關?”


“正是,方才聊到兩千多年前那場天地巨變的情形,他說聽到一個傳聞,那場巨變是因為一本古書引起的,而古書的名稱就記錄在先祖手稿之中。”


“還有這種事,我怎麽不知道,到底是哪本古書?”年輕男子驚訝無比。


“三墳易典,不知少主還記不記得!”


“三墳易典……似乎……好像有點兒印象……”年輕男子按著眉心。


“那少年還說,正是有人從三墳易典之中泄露了天機,這才導致天神降下怒火,神州也才變成眼下模樣,而根據先祖手稿,那三墳易典本來是清河侯陳旭無意中得到的,前後花了足足五十年時間一直在研究,若是沒猜錯,那泄露天機之人定然是陳旭無疑,采盈先祖是清河侯侍妾,對此事定然不會記錯!”


“不錯不錯,十七叔這樣一說我就想起來了!”年輕人恍然大悟,感覺一下想起了很多東西。


“若這個少年的說法成立,那就可能揭開兩千多年前那場天地巨變的真實原因,而先祖留下的遺命,說不定也能從這個少年口中得到一些答案!“範敬堯說。


“你是說追查清河侯陳旭的下落?”年輕男子走到客廳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來。


“正是!”


“這可就有些頭痛了!“男子揉著眉心靠在椅背上,“這都兩千多年過去了,哪裏去找,更何況我現在對凡俗之事一點兒興趣都沒有,參加完分丹大會就回山閉關,這些事,還是留給商門的幾個老頭子去操心吧!”


“少主已經是仙人,凡俗之事自然不需要關心,不過範氏祖訓我以為也不能完全不管不顧,萬一哪天清河侯又回來了呢,畢竟這世上活幾百年幾千年的神仙不少,就說少主的師尊也是活了一千多年的老神仙,少主在這件事上多關心一下終歸沒有壞處,萬一成功了呢,那可是天下玄門鼻祖太乙仙尊的弟子,一旦清河侯回歸,商門和範氏都會跟著沾光……”


“也是,不管怎樣,終歸這還是先祖的遺訓,既然遇上了,閑著也是閑著,打聽一下沒有壞處,這樣吧,十七叔安排一下,請兩人來這裏喝喝茶聊聊天,畢竟是兩個仙人,交流一下也能排解寂寞,修仙實在有點兒空虛寂寞冷啊……”


年輕男子滿臉無奈的擺手,範敬堯恭恭敬敬的拱手告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