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野狼穀2
loading...

百裏距離,對於兩人來說也就大半個時辰,進入莽莽大山之後,兩人根據那老頭兒指點的位置一番仔細搜尋,還是很快找到野狼穀的位置。


這是一道峽穀,兩邊是陡峭的懸崖峭壁,蒼鬆古藤和積雪掩映之下,看起來就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普通峽穀,不過通往峽穀內的入口處,搭建著幾個茅草棚,嫋嫋炊煙看似山裏的獵戶,四野山嶺之上,有此起彼伏的狼嚎傳來。


“掌門,看來定然就是這裏了!”站在穀口不遠,蘇小蓮臉上露出喜色。


“不錯,看來那老頭沒有騙我們,進去看看!”王元澤點頭。


看將皚皚白雪之中兩道人影浮光掠影般踏雪而來,茅草屋內有兩個氣息渾厚的男子提著刀槍弓箭迎了上來。


“來者何人,可有野狼穀的通行腰牌!”一個男子大喝。


“放肆!”王元澤神識一放,一股氣機瞬間將兩位男子籠罩其中,恐怖的壓力下,兩位五大三粗的漢子噗通一聲就跪在了雪地之中。


“不知兩位仙長駕到,還請恕罪!”兩個男子嚇的趕緊磕頭求饒。


“哼,野狼穀穀主可在?”王元澤冷哼一聲。


“三位穀主不在,但四當家的在,不知二位仙長要不要進穀歇息!”


“我們隻是路過南陽,聽聞這裏有一個交易場所,特來看看,前麵帶路吧!”王元澤神識一收,兩個男子如釋重負一般趕緊爬起來屁顛兒屁顛兒的前麵帶路。


這是一個野蠻的時代,而且仙凡有別,從理論上來說,仙人和凡人已經不算是同一個物種,譬如人和猴子。


就好比王元澤,一個月前若是碰到這兩個人,基本上就是被秒殺的命,但眼下,情形卻完全顛倒過來。


即便是他不會一樣法術,但在元氣的支撐下,三魂七魄已經開始凝聚,能夠外放神識,形成一種強大的壓力。


這種壓力實際上並沒有什麽實質的殺傷力,但如同血脈壓製一般,能夠對普通人形成一種無形的威懾。


當初在清河觀,王元澤就是被袁華的神識壓住,瞬間就有一種無法呼吸的感覺,這種壓力超越武功的範疇,完全是另一個層次的攻擊。


神識說起來很神秘,但自從王元澤踏入練氣境之後,水到渠成的便感受並領悟到了這種力量,完全是靈魂強大後產生的力量,和思維緊密的聯係在一起,超越視覺,就像一個360度無死角全息掃描儀。


心念所致,神識籠罩範圍內的一切都會完美的呈現在腦海當中。


其中包括眼睛看的見的,看不見的。


就比如仙人散發的氣息,妖獸散發的氣息,法寶的氣息,甚至可以用神識查看玉簡中的內容,這些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但在神識的感應中卻清晰無誤。


神識的基礎是靈魂,實際上普通人也有,隻是很微弱,幾近於無,也有少數靈魂強大一些的,就會有超越普通人的感覺,那就是所謂的第六感。


而練習武功的人,七魄更加強壯,也會讓靈魂更加穩健強大,慢慢形成一種對周圍環境變化的敏銳感覺,而到了先天境界,已經能夠明晰的感受到四周環境的細微變化,這就已經開始觸摸到神識的皮毛了。


不過真正要形成神識,那就必須進化到仙人狀態,有了元氣的支撐,靈魂就能主動外放形成一種能量場,無孔不入。


就像今天大雪封山,這荒蠻的山野之中絲毫沒有行人的蹤跡,但王元澤依舊能夠神識透過厚厚的積雪,看清下麵本來的麵目,找到這條通往野狼穀的荒蕪小道。


穿過一條狹窄幽深的峽穀,百餘丈之後,眼前霍然開朗,一個麵積約十多畝的空曠山穀出現在眼前。


積雪覆蓋之下,十多棟木屋修建其中。


王元澤的神識微弱,眼下隻能外放四五丈距離,因此也不知道山穀中到底有多少人,但看情形應該不算熱鬧。


聽聞突然有兩個路過的仙人前來野狼穀,不光野狼穀的四當家緊張激動出來迎接,野狼穀中的其他人也全都從木屋中跑出來拜見。


這些人無疑全都是凡人。


不過卻沒有一個普通人,全都是至少打通了任督二脈的武功高手,甚至其中還有七八個先天境的強者,一個個淵渟嶽峙群氣息非常強大。


這些人隨便一個丟在外麵,就能在武林江湖之中攪動風雲。


但眼下這些人全都心甘情願或者是為了更高的追求,躲在這裏基本不出去,或者即便是出去,目的也和江湖沒有太大關係。


“二位仙長請坐!”


四當家是一個年過六旬的蒼髯老者,名叫歐陽廷,渾身氣息澎湃,已經達到了先天境最強的狀態。


而在王元澤的感知中,此人身上已經隱隱有了一絲元氣波動,和牛道士差不多,但距離真正的開元境還遠。


“二位仙長恕罪,三位穀主很少過來,加之大雪封山未曾準備,怠慢之處還望勿要生氣!”


在山穀中最大的一間木屋落座,有後天境的強者奉上熱茶,歐陽廷趕緊賠罪。


“我們路過南陽,不過是想來和三位穀主結交一下而已,既然三位穀主不在,也不會久留,四當家可知最近南陽附近仙門的動向?”王元澤一邊品茶一邊問。


歐陽廷趕緊說:“仙長問起,不敢隱瞞,近些日子南陽附近的確有不少仙人來往,其中還有龍門道場的上仙,聽聞在四處打聽墨門的消息,三位穀主也是因為此事專門來過一次,要求我們幫忙收集和打聽墨門的動向,不然野狼穀也不會隻有這些人,平日三山五嶽的同道還是很多的!”


王元澤微微點頭,“我們從南方來,還未曾聽說過這件,難道墨門的人得罪了龍門道場?”


“這個……內幕我們不太清楚,但聽三穀主說,好像是墨門的人殺了龍門道場兩個仙人,因此才惹得龍門道場發下仙符諭令,通傳南陽四周各郡協查!”


“還有這種事,墨門的人都這麽囂張了麽?”王元澤故作驚訝。


“嗬嗬,仙長可能也知道,墨門和其他門派都不同,門規古怪嚴格,門下弟子也都是些性格怪異的家夥,雖然實力不如仙門,但卻擅長弄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特別精通機關和奇門之術,我曾和墨門忍堂的人有過接觸,也交過幾次手,他們那些忍術和稀奇古怪的武器的確厲害,簡直無法捉摸令人防不勝防,況且我也聽說墨門和仙門一直都有恩怨,兩個落單的仙人被墨門的高手盯上也不足為奇!”歐陽廷幹笑著解釋。


“嗯,聽說墨門的確是一群難纏的家夥,不過我這次也是第一次下山,多謝四當家告知這個情況,看來以後我也要小心一些了!”王元澤點頭。


“二位仙長法力高深,定然不懼墨門這些旁門伎倆,不過小心些還是有必要,聽聞墨門在北方的勢力很強大,許多仙門都不願意得罪他們,二位仙長既然來了野狼穀,還請留下名號,三位穀主回來知道定然歡喜,以後有機會品茶論道,讓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也能學有所益!”歐陽廷小心翼翼的拱手。


就在王元澤準備拒絕之時,突然外麵傳來一陣熱烈歡呼,聽見有人叫喊三穀主回來了,於是王元澤和蘇小蓮趕緊跟著歐陽廷出門,果然看到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駕著法寶從皚皚雪山之間飛來,由遠及近,很快就落在了不遠的空地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