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自家的不算偷
loading...

雖然心底有些怪異的感覺,但王元澤還是依靠短命小世子留下的零散記憶,很快找到了當地一個大的商盟。


王元澤進去詢問一下最近幾天有沒有商行的飛舟去北方,得知兩天後就有一家範氏商行的貨運飛舟會路過南陽去北方,於是王元澤便放下心來。


“掌門,要搭乘飛舟恐怕得花不少錢,眼下怎麽辦?”走到大街上,蘇小蓮猶豫了一下問。


“你們以前差錢都是怎麽弄?”


“搶!”


“……”


王元澤有些牙疼,以前在鎮南侯府,雖然零花錢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平日幾乎沒有操心過錢財,畢竟身份擺在那裏,手下還有一大票小弟伺候,但眼下當了清河派的這個破掌門,竟然要啥沒啥。


但作為曾經的商場金牌銷售員來說,要在南陽城弄到一些錢還難不到王元澤,因此他帶著蘇小蓮在大街上來回穿行,最後來到一個熱鬧無比的妓院門口。


“哎呦,這位公子長的可真壯碩,姐姐今晚陪你好不好!”


瞬間站在門口一群塗脂抹粉的女人湧上來將王元澤圍在中間,有幾個甚至開始動手動腳起來。


蘇小蓮心中苦澀,以為王元澤在山上人模狗樣不近女色,碰都不碰她一下,一回南陽城就恢複了花花小太歲的原形,趁著還有時間要來找妓女快活一下。


不過王元澤卻把帽子拉開露出麵孔淡淡的哼了一聲說:“本世子幾日不來,莫非你們都眼瞎了!”


“哎呀,原來是小世子,奴家知錯了,還請世子恕罪!”


一群女人瞬間一個個的如同打蔫的茄子趕緊賠罪。


“我要去後麵,不許說我來過這裏!”王元澤說完把帽子戴好,帶著蘇小蓮跟著一起走進妓院。


妓院很熱鬧,燈紅酒綠鶯鶯燕燕,臀波浪湧嬌喘呻吟,甚至還有人光光溜溜的在打鬧追逐,場麵不堪入目,氣氛熱血沸騰,不過王元澤兩世為人,最近又連續見到幾個美若天仙的女仙子,對這些庸脂俗粉毫無興趣,一路穿過大堂走到後院,然後再穿過一個月亮小門,裏麵頓時安靜下來。


一扇飛簷鬥拱的大門,青磚碧瓦看起來非常大氣,大門口站著兩個提著砍刀的大漢,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站住,請出示請帖!”一個大漢攔住兩人。


“瞎了狗眼!”王元澤再次拉開帽子,大漢一看愣了一下趕緊拱手,“原來是小世子,您可好長時間沒來了,聽說您不是失……失蹤了麽?”


“放屁,本世子隻是出門遊玩一趟,天冷就回來了,今日來的人多不多?”王元澤再次戴好帽子。


“不多,還是老樣子,不過前些天來過一個仙人!”大漢恭恭敬敬的說。


“仙人?怎麽可能,你當仙人是要飯的?”王元澤哼哼。


“小世子,我們不騙你,真的是一個仙人,來這裏打聽什麽墨門的人,還懸賞一顆仙丹,可惜沒有人知曉,那仙人很快就飛走了!”另一個大漢在旁邊幫腔。


“叫門,我進去看看!”王元澤轉頭看了蘇小蓮一眼,兩個大漢趕緊上前敲門通報,很快厚重的大門嘎吱嘎吱的打開一條縫隙,一個很隱蔽的院子便出現在兩人眼前。


“果真是小世子,您好久沒來了,裏麵請!”一個長相有些猥瑣的矮瘦男子將兩人迎接進去,然後飛快的又把大門關上。


“有什麽好來的,都是些沒用的玩意兒!”王元澤再次哼哼。


“嘿嘿,小世子自然看不上眼,不過也不是沒有好東西,前幾天還來過一個仙人,拿出來一粒仙丹……”


“嘁!”王元澤撇嘴打斷猥瑣男子的話,“我今天來有些東西要賣,董老頭兒在不在,讓他來估估價!”


“董老在,難道世子最近缺錢,把侯府的寶貝又偷出來幾樣?”猥瑣男子雙眼放光十分驚喜。


“瞎說八道,自己家裏的能叫偷嗎,那叫拿,不過你懂規矩,當我沒來過,不然你知道後果!”王元澤一腳踢在猥瑣男子的屁股上。


“是是,嘿嘿,小世子自然都是明明白白拿出來的……”猥瑣男子陪著笑臉往前走,很快就走進大廳。


大廳裏光線明亮,有人隨意的坐在地上,麵前擺放著一些物品,二三十個裝束各異的男女老少在裏麵走來走去,其中大部分都和王元澤一樣,要不帶著帽子就是蒙著臉,而且氣息沉穩粗壯,身上還掛著刀劍勾爪之類的武器,一看就不是好鳥。


這些人看著王元澤和蘇小蓮進來,大部分人的眼光都落在了蘇小蓮身上。


雖然兩人刻意打扮的普通一些,但蘇小蓮的身材還是顯露無疑,一看就是年輕女子,而且前凸後翹風韻十足,加之帶著麵紗,更添幾分神秘。


“這位小娘子麵生,好像是第一次來!”一個背著大刀滿臉淫邪的家夥湊上來。


“花十三,這是我們的貴客,莫要自找麻煩!”帶路的猥瑣男子上前攔在兩人中間。


“嘿嘿,我也是你們的貴客,貴客遇到貴客,自然該打一個招呼,小娘子,拿下麵巾讓花爺看看臉如何……啊~啊~啊~~”


大漢的手剛伸出來,就被蘇小蓮伸手捏住,然後看了王元澤一眼,見王元澤點頭,於是手輕輕一擰,隻聽喀啪一聲,大漢便發出殺豬般的叫喚,同時額頭上豆大的汗粒滾落下來。


房間裏一片慌亂,有人後退有人往前,還有人稀裏嘩啦抽出到刀劍武器。


“大家都別動!”一個長著三縷長須的儒雅男子伸手攔住意圖上前幫忙的人,對著蘇小蓮一拱手說,“花十三口無遮攔,得罪前輩,還請前輩手下留情!”


“哼,原來是麻枯嶺的二當家,你什麽時候和花十三這種垃圾混在一起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讓你以後碰不得女人……”


蘇小蓮手指輕輕在花十三腰間一點,然後鬆手,花十三頓時如同一堆爛泥般癱倒地上,褲襠裏一股黃水沁了出來。


房間裏瞬間安靜的落針可聞。


許多人此時再看蘇小蓮,竟然感覺到一股身體發寒。


花十三雖然人品很差,***女的事不知道做過多少,但一身武功也是少有敵手,不然他也不敢在這裏如此霸道囂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