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閉關
loading...

接下來的幾天,王元澤慢慢熟悉了突破先天之後的身體狀況,每天除開吃喝拉撒之外就是專心修煉。


蘇小蓮和牛道士也先後服下培元丹。


培元丹不愧為仙丹之下第一品,加上這次煉丹所用的藥材全都是足夠年份的野生藥材,因此即便是煉製不得法,但藥力卻充沛無比,比之仙門煉製的培元丹不遑多讓。


加上蘇小蓮和牛道士也都有練武練氣的底子,所以兩人的突破沒有絲毫的差錯,特別是蘇小蓮,突破之後很快就能收斂氣息,比王元澤控製不住將房間撞的稀巴爛的情形好得多。


蘇小蓮突破,自然對王元澤感激涕零,完全沒有把自己當做一個先天高手,而是像侍女一般每天端茶送水鋪場疊被,四個小道童完全都已經插不上手了。


“青蓮長老無需如此,這些瑣事就讓清風明月他們去做,你還是要抓緊時間修煉入門功法,一樣要盡快進入開元境!”


突破先天之後,王元澤相貌變化不大,最多就是看起來精氣神更加充沛,舉手投足都有了一股強大的氣勢。


但蘇小蓮和牛道士的變化就很大了。


牛道士雖然同樣皓首銀須滿臉的褶子,但佝僂的身體卻挺拔起來,穿著一身道袍,道髻上插著一根樹枝,神完氣足隱隱有了一副仙風道骨老神仙的模樣。


而蘇小蓮看起來就像年輕了五六歲,以前在山上風吹日曬略顯粗糙的皮膚白皙細嫩許多,隱隱有一層光潔之色,眼神也清明無比,一舉一動多了許多端莊優雅的氣息,不過每次晚上服侍王元澤洗漱更衣之時,眼眉間的嫵媚更加明顯。


王元澤知道蘇小蓮的心思,但自從接二連三的見了幾個風姿綽約的女仙子之後,他對眼前這個江湖女土匪出身的女人沒了啥興趣。


眼下到不用再提防她,而是太熟了,感覺有些不好下手,也不願意破壞了山上的氣氛。


山上就一老頭兒和四個小道童,自己一個大掌門和女長老不清不楚關係曖昧,深更半夜的嗯嗯啊啊影響很不好。


再說這種與世隔絕的山上清心修道,王元澤也對這種純情欲的原始欲望淡然了許多,不過每天晚上這個女人就洗的幹幹淨淨穿著單薄的衣衫在自己年前晃來晃去,讓他也沒辦法安靜下來專心修煉。


“掌門,青蓮也自知姿色平庸不入掌門法眼,但青蓮是心甘情願服侍掌門安寢,看經書上說,陰陽和合也……也是一種修煉……”蘇小蓮臉頰通紅的低頭站在床前。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過你要清楚,眼下你我都是清河派的頂梁柱,你若空閑,還是多多教導一下清風明月和流雲觀海他們四個,不要有亂七八糟的想法,夜深了,去睡吧!”王元澤歎氣擺手。


“是,青蓮告退!”蘇小蓮依依不舍的離開房間,等房門輕輕關上之後,王元澤歎口氣盤腿坐在床上,閉上眼睛開始修煉,卻不知怎麽,一閉眼,腦海中總會浮現夏靈月那雙清冷的大眼睛,看得他渾身一顫。


為了避開蘇小蓮一心陪睡的心思,第二天一早王元澤吩咐一番之後就去了後山祖師洞閉關。


這一次,他決定不進入練氣境不出來。


何況分丹大會越來越近,他不能再耽擱時間了。


……


秋去冬來,轉眼萬木凋零。


一場大雪突然而至,一夜之間,昔日五彩斑斕莽莽蒼蒼的山嶺盡皆變成了銀裝素裹的世界。


白雪皚皚的朝陽峰頂上,破舊的太乙殿後,一個風姿綽約的年輕女子穿著一身青藍色的道袍,提著食盒和衣物順著陡峭的石梯緩步而下,徑直往山腰的祖師洞而去。


另有一個長發及腰的少女,穿著一件略顯寬大的道袍,外麵裹著一件塊五彩斑斕的虎皮,站在懸崖邊上,眼神略有些木然的看著女道士的身影慢慢消失。


王元澤閉關轉眼一個月過去。


蘇小蓮每隔幾天就給王元澤送飯菜衣物和生活用品。


而這個多出來的小道姑便是那個墨門少女,不過醒來之後似乎神魂沒有完全康複,對自己的身份和來曆幾乎什麽都想不起來。


不過王元澤不在,牛道士和蘇小蓮也不敢放她下山,隻好留在山上仔細照顧。


蘇小蓮踩著厚厚的積雪,像往日一樣走進石縫,準備把食盒放在祖師洞前,但她還未走近,隨著一股淡淡的氣息波動,洞口一道微光閃爍,一個略顯魁梧的少年一步從裏麵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喜悅。


“臥槽,下雪了!”


王元澤一出來,立刻感覺到一股撲麵而來的寒冷,放眼一看,對麵的山嶺全都變成了一片雪白,而空中還有零零散散的雪花正飄舞飛揚。


“掌門,您出關了!”蘇小蓮驚喜不已。


“嗯!”王元澤點頭,眼神一撇笑著點頭說,“不錯,沒想到你也快成功了!”


“青蓮愚鈍,眼下精元才剛剛煉化一絲!”蘇小蓮趕緊把手中的衣服抖開披在王元澤身上。


“一絲也算成功,我也不過煉化成功一小團而已,距離開元境大成還有千裏之遙,不過我相信隻要你我勤加修煉,三五年時間必然能夠圓滿,隻是這雪一下,想去終南山可有些麻煩!”王元澤看著皚皚白雪微微歎氣。


“掌門,既然您已經出關,還是上山再安排吧,不過還有一事稟報掌門知曉,那墨門的小姑娘醒過來了!”


“醒了?”王元澤愣了一下點頭,“醒了就好,走吧,上山去看看,有些問題我還要問她!”


“隻怕掌門什麽也問不了,她神魂尚未完全恢複,既記不住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這樣啊……”


王元澤微微有些遺憾。


本來他還是想好好詢問一下墨門的情況,畢竟墨家自古都是一個很神秘的門派,眼下的墨門可能就和墨家有很緊密的聯係。


而且他對墨門那種能夠抵抗仙人攻擊的天胄乾元甲也很感興趣。


但眼下看來都要泡湯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