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先天境界
loading...

奇經八脈貫通人體的筋骨皮肉之中,交錯分布於十二正經之間,是聯係五髒,溝通六腑,統攝精血,調和陰陽的基礎。


其中督脈為六陽經之首,稱為陽脈之海,而任脈為六陰經之首,稱為陰脈之海,因此隻要打通任督二脈,體內氣血便能陰陽交匯,則身體就會達到陰陽平衡,從此無病無災。


因此無論練武還是練氣,首先就要打通這兩條主脈。


隨著功法的運轉,培元丹的藥力也在不斷融入身體之中,體內雜質在這種烈火般的煎熬之中慢慢隨著汙血被擠壓排除身體,藥力開始慢慢進入經脈之中,隨著功法開始運轉,經脈中的氣息越發壯大,化作一股股火熱的洪流開始猛烈衝撞任督二脈的交匯之處。


“轟~”或許是一個時辰,又或許是一天。


被無數次衝擊的任督二脈交匯的神庭穴突然被衝破。


王元澤似乎清晰的聽見哢嚓一聲仿若玻璃破碎的聲音。


然後兩股洪流般的氣息便交匯在一起,冰火交融的兩種氣息化作一股更加狂暴的浪濤,如同洪水決堤一般攜帶著排山倒海之勢順著經脈一路橫掃,犁庭掃穴一般連續衝破百匯和關元諸穴。


“噗~~”


王元澤再次張口噴出一口汙血。


隨著任督二脈交匯的最後一個穴位被衝開,陰陽兩股氣息終於在兩條經脈之中全部貫通,瞬間一股清涼和溫潤直透五髒六腑,渾身火燒火燎的疼痛也開始快速消退。


王元澤此時完全沉浸其中,一遍又一遍的不停運轉法訣。


培元丹的藥力已經開始慢慢減弱,他不能有半分鬆懈,必須趁著藥力還未散盡,一鼓作氣打通全部奇經八脈,這樣才能進入先天境界,才能把存儲於五髒六腑之中的元精全部納入經脈之中,這樣煉精化氣才能水到渠成。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寂靜沉默之中,一天時間一晃而過。


守在門外的蘇小蓮和牛道士等人全都緊張無比,除開開始聽見王元澤發出了一聲慘叫之外就再無聲息。


所有人都不知道王元澤眼下情形到底如何,也不敢湊到窗口去看看究竟,生怕壞了王元澤突破的機會。


“轟~”


臨到太陽落山之時,突然房間裏一股強大的氣息澎湃而出,隨著一聲悶雷般的轟鳴,所有人隻感覺整個小院都跟著顫抖一下,緊閉的門窗竟然哢嚓一聲被一股看不見的氣息撞破,頓時磚石木屑亂飛,混亂的氣流衝擊之下,四個小道童嚇的抱頭鼠竄。


成了!


盤坐在房間的王元澤慢慢睜開眼睛,此時雙眸明亮無比,一股淡淡的白光在眼眸深處盤旋閃爍許久才慢慢消退恢複清明。


“我靠,什麽東西這麽臭!”


奇經八脈被打通,身體對外界的感知一下強大了無數倍,王元澤瞬間就聞到房間當中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酸臭氣息,不過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裹滿一層紅褐色的泥垢,味道正是從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


“你大爺的,早知道就不穿衣服了!”


王元澤苦笑一聲站起來,身體竟然輕飄飄有一種不受控製的跡象,一抬腿便一步跨出了三四米遠,差點兒撞在門上才趕緊停下來,然後靜下心來小心翼翼抬腳,慢慢走了好幾步才學會控製住自己的身體。


房間裏亂糟糟的,椅子凳子桌子如同被一群野豬糟蹋過一般,全都橫七豎八的散落一地,本來就是些缺胳膊斷腿的家具,這一下完全都變成了木渣。


看來下次突破,要找一個空蕩蕩的房間才行,再這樣突破幾次,隻怕清河派就找不到一件像樣的家具了。


“掌門~”


看著滿身血汙如同剛從死人堆裏刨出來的王元澤慢慢從房間裏出來,蘇小蓮嚇的微微一抖。


她行走江湖十多年,武功高手自然也見過不少,但從未見過真正的先天境,但王元澤此時身上散發的氣息,要比馬嘯天還強大無數倍,有一種讓她跪地膜拜的衝動,同時心中的激動也不言而喻。


也就是說,王元澤眼下憑借一粒培元丹,真的突破到了武林高手夢寐以求的先天境界。


“去幫我燒水,找幾件幹淨的衣服,我要清洗一下,還有,趕緊做飯!”王元澤微微點頭。


眼下自己的確已經算是高手,但形象的確太挫了,渾身臭的自己都受不了。


半個時辰之後,洗浴換衣收拾幹淨的王元澤坐在了餐廳,正狼吞虎咽的對付桌上的飯菜。


牛道士和蘇小蓮坐在旁邊小心伺候,四個小道童跑來跑去端菜送飯忙的不亦樂乎。


實在是太餓了。


王元澤從來就沒有感覺這麽餓過,整整一天沒吃飯,加上培元丹洗精伐髓的強大功效,身體消耗非常大,必須補充足夠的能量。


稀裏嘩啦之間,王元澤風卷殘雲一個人幹掉了差不多一整罐米飯,幾大碗菜也吃的隻剩下殘湯,這才心滿意足的打著飽嗝停下來。


“掌門辛苦了,喝點兒酒潤潤口!”蘇小蓮趕緊倒了一大杯香氣撲鼻的果酒。


王元澤笑著接過酒杯,慢慢喝了一口這才長吐一口氣笑著說:“培元丹果然厲害,若是沒有武功底子和正確的功法引導,隻怕普通人會爆體而亡,青蓮長老你也做好準備,過兩天服下丹藥突破吧!”


“掌門,我……我真的可以嗎?”雖然心裏早有準備,但蘇小蓮還是激動的不能自持。


“嗬嗬,我開始就說了,培元丹有你一份,不過在此之前,你還得先熟悉我們清河派的入門功法,不然衝擊失敗,會白白浪費一顆丹藥,不過你也別太緊張,我們製作的培元丹雖然不好看,但效果還是一樣的,你不用擔心太多!”


“謝謝掌門!”蘇小蓮眼圈發紅伏地叩拜。


“起來吧,這是你應得的,江湖險惡,門派爭鬥,仙門同樣如此,你這些天也看見了,如果我們不趕快增強實力,以後也難以在仙界立足,何況即便是成為仙人,也一樣不太安全,那袁華和林秋雅就是前車之鑒,若是不能謹守道心克製貪欲,照樣會死的難看,我希望青蓮長老謹記,我們清河派是名門正派,是仙道正統,不是為禍江湖人間的邪惡之徒,一定要謹守門派祖訓,不可再去江湖惹是生非。”


“是,青蓮一定牢記掌門教誨!”蘇小蓮再次連磕了三個頭才爬起來開始收拾碗筷。


“牛長老,你也做好準備!”王元澤轉頭看著牛道士。


“掌門,老道就不必了吧,眼下已經是快要入土的人了,年老體衰經脈淤塞,隻怕浪費了這麽寶貴的丹藥!”須發雪白的牛道士猶豫了一下搖頭。


“培元丹並不算珍貴,牛長老也無需珍惜,等你突破之後說不定很快也能進入煉精化氣的階段,再增百年壽元,何況清風明月他們四個都沒有絲毫的武功和修煉底子,以後還需要您多多操心教導,要想完成無涯子祖師的吩咐,重建清河派,山上缺了您可不行!


何況前幾天的事你也看見了,終南道場的夏仙子送我一份分丹大會的請柬,眼下隻剩下兩個多月時間,我必須盡快進入開元境,不然就會白白錯過這次好機會,而我們清河派要想重建,終南道場的支持也必不可少,所以這次我一定要去看看!”王元澤微笑看著牛道士。


“掌門如此器重老道,老道也不敢推辭,一且都聽從掌門安排!”


牛道士雖然推辭,但長生向道之心卻一點兒都不差,微微推辭便站起來恭恭敬敬行禮。


雖然王元澤年幼,但這兩個月在山上的所作所為他也看在眼裏,為了山門的事不遺餘力,修煉也非常勤懇,雖然他沒有親眼看見王元澤大發神威擊敗袁華和林秋雅,但這兩個覬覦七星寶蟾的仙人已經死掉卻是不容質疑的事實。


因此牛道士完全像相信王元澤就是開派祖師無涯子顯靈點化之人。


自己作為守護山門的後輩弟子,理應當一切聽從掌門的安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