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飛得快了不起嗦
loading...

“嘻嘻,盡說大話,你可知道我們終南道場有多少仙人,說出來不怕嚇死你,開元境就有數千人,真元境和丹元境數量過百,靈境長老十餘,你區區一個凡夫俗子,竟然也不怕口氣太大閃了舌頭!”白裙少女跟在王元澤身邊笑嘻嘻的做鬼臉。


“那我就修煉到煉神還虛再去!”


“竟會瞎說八道,還是等你練氣入門再說吧,你現在連我都打不過,靈月師姐哈口氣都能把你給吹化了!”少女不願意聽王元澤吹牛皮了,跑過去一把抓起屁顛兒屁顛兒跑過來的二蛋,摟在懷裏逗弄起來。


夏靈月跟在後麵,看著前麵這個大搖大擺的少年,秋水般的雙眼露出一絲從未見過的光彩。


方才這席話她有意提醒,但王元澤也似乎早已想的明白,完全沒有絲毫的擔心和不快,反而似乎充滿了信心。


煉神還虛是多麽遙遠的事,他,可能麽?


“王元澤,方才你是不是在煉丹?”少女似乎嗅到了空氣中還未散盡的藥香好奇的問。


“是啊,不然也不會引來龍門山的兩位仙人了!”王元澤有些鬱悶的點頭。


“那你煉的是什麽丹啊?能不能給我看看,神州仙門,煉丹最厲害的可就是我們終南道場的羅生堂,這次分丹大會上可會出現不少難得一見的仙丹呢!”少女抱著二蛋笑嘻嘻湊上來。


“喏,就是這種培元丹!”王元澤把手上的瓷瓶遞過去。


少女也不客氣,丟下小狗打開,倒出來一粒歪歪癟癟的丹藥,然後小臉的神情很豐富,半晌之後才吐吐舌頭說:“好醜的丹藥,你是用手搓出來的吧!”


“嘿嘿!”王元澤幹笑。


“你真的是用手搓出來的?”夏靈月也湊上來看了一眼,眼神變的古怪至極。


“這個……的確是手搓的,我們清河派你也看見了,要啥沒啥,窮的吃土,丹爐法寶一樣沒有,為了修煉,隻好另辟蹊徑……”王元澤老臉有些發燒的訕笑。


兩個女仙子的表情更加豐富了。


“培元丹雖然不錯,但也隻是不入品的凡丹,你不用丹爐就能煉成也算是有些本事,師妹,天色不早了,我們要盡快把這對七星金蟾送回山門,走吧!”


夏靈月再次放出仙鶴,輕輕踏上鶴背,少女也知道七星金蟾珍貴,因此也不再提玩耍之事,躍上鶴背,不過看著圍著仙鶴跑來跑去嗷嗷叫喚的二蛋,似乎略有不舍。


“王掌門,答應你的事我會做到,這是一枚傳音符,若是再遇到有人來騷擾,就放出傳音符,我們會盡快趕來相助。”夏靈月手指輕輕一彈,一枚淡藍色的玉符便懸浮在王元澤麵前。


“多謝,多謝夏仙子!”王元澤驚喜的收下玉符。


“嘻嘻,光謝師姐不謝我嗎?”少女同樣手指一彈,一枚血紅如玉的獸牙掛墜便懸浮在王元澤麵前,“這是一枚護身符,送你了,遇到危險自然會救你一命!”


“多謝仙子妹妹!”王元澤再次驚喜。


看著這枚獸牙,夏靈月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但沒有開口,腳尖一點,仙鶴引頸長鳴一聲,雙翅展開輕輕撲扇幾下,巨大的身體便騰空而起,轉眼便化作崇山峻嶺之間一個白點。


唉,都尼瑪是仙人啊,老子簡直太挫了。


王元澤深受打擊,搖搖頭收回眼光準備好好看看護身符的時候,耳聽天空傳來一聲清越的長鳴,那仙鶴卻又去而複返,很快又回到長老院上空。


“王元澤,這是一份分丹大會的請帖,若是你在正月之前能夠進入開元境,那就能去終南道場參加十年一次的分丹大會,運氣好的話會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好處,保重,告辭!”


隨著夏靈月清冷的聲音,一塊巴掌大小的青色玉簡從天而降浮在他的麵前。


“記住啊,我叫姚落雲,到時候一定要來找我玩兒啊,記得把小狗狗也帶上……”


空中傳來少女的呼喊,仙鶴化作一道流光倏忽而去,速度竟然比方才快了數倍,眨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王元澤拿著玉簡臉皮不斷抽抽。


走就走唄,幹嘛又回來刺激我一下。


有仙鶴飛得快了不起嗦。


……


隨著兩撥仙人來而複去,清河觀再次安靜下來。


暫時化解了龍門山的危機,又和終南道場有了一次親密接觸,王元澤的眼界也開闊了許多,而且這次還搓出來幾粒培元丹,因此也決定開始在山上閉關,決定不到練氣境不罷休。


休息兩天之後,王元澤吩咐蘇小蓮和牛道士等人看好山門,自己則關好門窗,一番入定之後調整好心態,這才服下一粒培元丹。


培元丹雖然隻是凡品丹藥,但威力還是超出了王元澤的想象。


一粒下去,頓時感覺像吞下一口岩漿。


王元澤慘叫著噴出一口汙血,眼前一黑就一頭栽倒地上。


此時藥力化作一股恐怖的熱流從腸胃之中直透五髒六腑,緊接著又如同一股火焰一般透入筋骨血肉之中。


王元澤感覺整個身體都在燃燒撕裂,有一種要被焚燒成灰的感覺。


“小子,千萬不要暈過去,不然這粒丹藥就浪費了!”


迷迷糊糊中,腦海裏響起無涯子的聲音。


王元澤躺在地上抽抽幾下,還是艱難的爬起來坐好,擺出五心向天的姿勢,慢慢開始調整呼吸,運轉內息。


此時他眼耳口鼻之中都有汙血沁出,同時身上的億萬毛孔也同樣有汙血滲出,身上的衣服慢慢都被侵透,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個血葫蘆一般。


這是培元丹在深層次的洗毛伐髓。


隨著這些汙血雜質被排除體外,五髒六腑和四肢百骸之中,隱隱有一些經脈在王元澤身體裏漸漸浮現出來,甚至他還能模模糊糊感覺到這些經脈之中,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在流動,但因為經脈尚未打通,這些氣息在經脈之中來回激蕩,因此在腦海中形成一股山呼海嘯般的轟鳴,刺激的王元澤頭昏腦漲。


不過這種疼痛和混亂相對於當初開辟紫府和被攝魂鈴控製的情形來說,王元澤又感覺要輕鬆許多,因此也還能守住心神,一遍又一遍的不停運轉衝虛真經煉精化氣的入門功法,慢慢引導這些經脈之中的氣息不斷衝擊那些封閉的經脈節點和穴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