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殺了吃肉
loading...

廚房後麵的小菜園裏,一個用碎石爛磚搭建的窩棚。


兩頭金燦燦的賴克寶正趴一塊不隻是熊皮還是狼皮的窩裏麵一動不動,其中一頭背上還背著一堆金燦燦的卵,看起來如同一堆黃金一般晃眼。


“太難得了,果然是一對七星金蟾,而且還在產卵孵化!”夏靈月秋水般的眼眸中露出無法置信的神色。


“師姐,有了七星金蟾,就能煉製合氣丹了,那樣許多卡在開元境的人也就能很快突破到真元境了,師門長老知道後一定很高興!”白裙少女也是滿臉驚喜。


“王元澤,你帶我們來看七星金蟾,怕是另有打算吧!”一番驚喜之後,夏靈月神情恢複開始的冷淡。


“不錯,俗話說君子無罪懷璧其罪,這等寶物不是眼下我們清河派能夠守得住的,我想把這對寶蟾暫時借給夏仙子,你帶回羅生堂照看喂養,當然,無論是它們產卵孵出的幼蟾也好,還是蟾蛻也好,都歸你們,不過等到我們清河派發展起來之後,到時候得還給我們,這個交易如何?”王元澤笑著說。


“看來你的野心很大!”夏靈月愣了一下淡淡的說,


“嗬嗬,不是我的野心很大,而是清河派作為神州曾經的仙界砥柱,需要再次強大起來,山海古國,九州四海,這廣袤無垠的世界太大,我王元澤雖然眼下隻是一介凡人,但想出去看看的心思也不會比仙人差一點兒半點兒,這對金蟾眼下對清河派來說意義重大,但卻也是一對燙手山芋,放在手中遲早會惹來殺身之禍,夏仙子可否願意幫我們喂養一段時間!”


“我為何要幫你?”夏子衿把眼神從金蟾身上收回來,冷冰冰看著王元澤。


王元澤聳聳肩,“其實這也不算幫忙吧,隻是各得其所而已,本來以為無涯子祖師和貴派有深厚淵源,仙子會一口答應,看來我想錯了,算了,反正保不住,明天殺了吃肉!”


“殺了吃肉?!”白衣少女捂嘴驚呼,夏靈月也嬌軀一顫差點兒掉窩裏麵去了。


“那不然怎樣!”王元澤瞪著兩頭金蟾。


“你……你……太過分了!”夏靈月有些結巴,冷若冰山的氣質都有些穩不住心神了,她從未見過王元澤這種腦神經的人,腦洞已經大到不能形容了。


“王元澤,你……你不會來真的吧?”白裙少女急的臉頰通紅,然後一把抓住夏靈月的胳膊搖晃,“師姐……”


片刻之後夏靈月神情恢複過來,大概也猜出王元澤在開玩笑,因此眼神也有些不爽的狠狠瞪了一眼。


眼睛很大,白眼兒很多,但沒有絲毫殺傷力,一雙眸子亮晶晶透徹見底,看的王元澤心髒竟然情不自禁的咚咚狂跳了幾下。


看著王元澤直勾勾盯著自己臉頰,夏靈月突然感覺也有些心跳加快,趕緊冷哼一聲瞥開眼睛說:“你還有什麽目的?”


“我說要拯救神州蒼生,平息九州動亂恐怕你也不會相信,目的已經說過了,就是打算重建清河觀,這次把這對金蟾借給夏仙子,一是為了保住這兩個寶貝疙瘩不至於落入壞人手中,二是希望兩派多一些交往,若是清河派能夠得到終南道場的支持,想來重建應該不是大問題,隻是看無涯子祖師的麵子夠不夠大而已!”王元澤收拾心情說。


“無涯子前輩千餘年前離開清河派之後毫無音訊,他不回來哪有麵子,終南道場又不是我家開的,光靠一對金蟾就想得到終南道場的支持,你怕是想的太好了。”夏靈月冷冰冰的開口。


“我當然知道,隻不過萬事開頭難,就比如今天,若不是兩位仙子仗義執言,隻怕我這幾粒看不上眼的培元丹都保不住,若是讓龍門山的人發現了七星金蟾,恐怕我們清河派這老老少少幾個都要死的幹幹淨淨,因此我隻是借這對金蟾表達一下心意,希望夏仙子能夠回山門之後向貴派長老提一句,警告一下宵小之輩,不要時不時的來串門走親戚就行!”


“嘻嘻,的確都是親戚~”少女捂嘴笑的彎下腰去。


夏靈月本想跟著笑一下,但瞬間扭頭看著別處,許久之後才回頭冷冷的點頭說:“既然你說的這般誠懇,我就暫時答應下來,將這對金蟾帶回山門幫你們養一段時間,你的要求我自然也會告知門中長老,相信他們不會袖手旁觀!”


“太好了,這次出門我剛好帶了一樣寶物,可以裝妖獸寵物!”


少女雀躍而起,手在空中一抓便多了一個巴掌大小做工精致的綠色口袋,上麵布滿符文,和養魂袋竟然有幾分相似。


“這是五師叔的靈獸袋,如何在你手上?”夏靈月驚訝的睜大眼睛。


“嘻嘻,我找他借的嘛,本想這次跟著師姐出門能夠抓幾頭妖獸做寵物,但卻沒遇上……”


少女笑嘻嘻的解開繩結,然後對著靈獸袋打出一道法訣,兩頭金蟾化作兩道金光便被靈獸袋吸了進去。


“好了,王掌門放心,這對金蟾我們帶回去會好好幫你養的!”


少女輕輕將口袋係在了腰間,然後還輕輕拍了兩下。


“現在七星金蟾我們已經收了,但你想後悔還來得及,等我們帶回山門之後,怕是你想後悔也晚了!”離開菜園的時候夏靈月忍不住提醒。


“放心,我不會後悔!”王元澤搖頭。


“到時候恐怕你就不會這樣說了,有些事開始容易收尾難,實話告訴你,這對金蟾帶回去之後,你再想拿回來可不容易,到時候我和師妹說的可不算!”夏靈月看王元澤無所謂的表情再次認真提醒。


“嗬嗬,我知道,財貨動人心,不然老子也不會提醒我們要不貴難得之貨,行不見可欲之事,欲望是違反天道的原罪,可惜仙人也不能免俗,這對金蟾,等我有了足夠的實力,自然會去終南道場討回來!”


王元澤笑的很輕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