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沒骨氣的妖獸
loading...

“夏靈月~”


男子神情一滯,渾身氣息瞬間消退的無影無蹤,趕緊上前行禮,“不知是夏師姐,還請恕罪!”


“原來是夏師姐,周萍方才造次了,還請大人不記小人過!”周萍的神態也瞬間改變,雖然心裏依舊不爽,但還是不得低頭認錯。


“方才小師妹言出無狀,靈月替她給二位道友道歉,但仙盟諭令不可不尊,還請二位立刻離開清河派,不然我會將此事稟報師門長老,到時候仙盟自有分說!”夏靈月的語氣也略微舒緩了一些。


“夏師姐,我們並沒有騷擾清河派,隻是稟師門三長老安排,前來探查兩位同門遇害之事,半個月前,師門袁華和林秋雅兩位內門弟子神魂禁製牌突然破裂,三長老算出遇害位置就在清河鎮附近,我們和五師兄許年前來探查,已經找到他們的遇害位置,就在清河派朝陽峰山腰附近,因此才來詢問詳情,並未冒犯……”


“嗬嗬,好一個並未冒犯,你等方才咄咄逼人並未詢問我二位同門的死因,反而一直逼問我三日浮生草的來曆,還搶我培元丹,不知二位又如何解釋?”王元澤冷笑著慢慢從房間裏走出來,然後抱拳對夏靈月說,“清河派二十七代掌門王元澤見過二位仙子。”


“此話當真?”夏靈月冷然看著周萍和曹子龍。


“這位姓周的仙子手上拿的不就是我的培元丹!”王元澤撇嘴。


“這個……”周萍瞬間有些慌亂,趕緊說,“夏師姐不要聽他胡說,區區培元丹我們龍門山還看不上,隻是想向他打聽一下這三日浮生草的來曆罷了,因為當初林秋雅師妹離開山門之前曾經說過,她一次出門和幾位同道采到一顆三日浮生草,她分到一顆浮生果,想求我幫忙煉製幾粒培元丹送回家族,當時我沒有閑暇便拖了下來,這次秋雅師妹遇害,他剛好又在煉製培元丹,我才多問幾句,這也是為了完成三長老的命令!”


“三日浮生草又不是什麽了不得的靈藥,天下如此之大何處不能采到,你怎麽就認為是他奪了你同門師妹的浮生果,何況我們也不是瞎子,他不過是一個凡人,還有這個老道長和幾個小道童,也都是凡夫俗子,有什麽能力殺死兩位仙人,你們不過是強詞奪理罷了!”白衣少女站在夏靈月身後憤憤不平的說。


“這位仙女妹妹當真是蘭心蕙質,說的不錯,當初那袁華和林秋雅來山上前後呆了不過一刻時間,然後就發現山腰處有動靜,直接就飛下去了,後麵的事我們一概不知,這浮生草是我們在山門附近采到的,我們清河派雖然破落,但好東西也不算少,我們不光采到了浮生草,還弄到了幾樣煉製小元丹和化氣丹的藥材,如今都放在房間裏麵,你們要不要幹脆一起搶去!”王元澤笑眯眯的拍了白裙少女一記馬匹,然後義正言辭的指著旁邊的房間說。


“好了,此事已經明了,兩位道友還是盡快離開吧,不然靈月一定會將此時稟報師門長老!”夏靈月冷冰冰瞥了王元澤一眼之後擺手。


“既然夏師姐吩咐,周萍隻當聽從,曹師弟,我們走吧!”


周萍將手中的瓷瓶丟在地上,然後丟出彎月法寶騰空而起,曹子龍也衝著夏靈月一拱手,踏上冰梭法寶,兩道遁光一前一後瞬息之間便消失不見。


“多謝二位仙子幫忙解圍!”王元澤鬆了一口氣趕緊道謝。


“不用謝我,若不是看在清河派無涯子祖師與我羅生堂有淵源,我們才不會多管閑事,你們好自為之吧,師妹,我們走!”


夏靈月抬手丟出玉笛,瞬間化作一頭丈餘高的巨大仙鶴,仙鶴引頸長鳴一聲,然後展開巨大的雪白翅膀。


“嗷嗚~~”


就在仙鶴出現之時,突然一頭黑不溜去的小狗不知從哪兒鑽了出來,呲牙咧嘴的衝著仙鶴狂吠。


王元澤有些臉黑。


這妖獸簡直太沒骨氣了,指望它看家護院估計整座清河派都會被偷光,剛才兩個壞人來它不出來,現在兩個幫忙的到凶的很,完全是妖獸界的敗類。


“嘻嘻,好好玩的小狗狗!”看著奶聲奶氣一副凶萌模樣的二蛋,白衣少女發出銀鈴般的歡笑,蹲下去抓住二蛋的頭皮就抱在了懷裏。


“嗷嗚……嗚嗚……”


二蛋掙紮幾下之後就凶不起來了,享受著小仙女的撫摸,伸出舌頭開始到處舔。


“別玩了,我們走吧,趕回去還得好幾天!”夏靈月輕飄飄的落在了仙鶴背上。


“師姐,再玩一會兒嘛,我還想去山頂上看看!”白裙少女舍不得小狗,摟在懷裏不肯放下。


“今日多虧二位仙子幫忙解圍,不然我這幾粒培元丹也保不住,若是不趕時間,可以留下來在山門附近看看,說真的,清河派附近還有不少好東西,前幾天我們還抓到一對七星金蟾……”


“七星金蟾?”夏靈月眼神猛然一亮,直勾勾看著王元澤。


“不錯,七星金蟾,若是兩位仙子不信,可以隨我去看看!”王元澤點頭。


“那好,你帶我們去看看!”夏靈月收起仙鶴飄然落地。


“好啊好啊,七星金蟾聽說在神州絕跡上千年了,我還不知道長什麽樣子,快帶我們去!”少女興奮的把二蛋丟在了地上,竟然上前一把拉住王元澤的胳膊。


呃,這個小仙女也太熱情了一些吧,難道就不擔心老子是個壞人?


不過想想旁邊穿黑衣服的夏靈月,心頭忍不住又微微打了個哆嗦,能夠幾句話就嚇走龍門山的人,想來武力值非常高,特別是方才阻止自己說話時候那冷冰冰的一眼,差點兒把自己的心髒都凍僵了,這種冰山仙子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於是王元澤很熱情的前麵帶路,牛道士和四個小道童目瞪口呆的就看著兩個仙子被王元澤忽悠走了。


“牛長老,掌門不是說七星金蟾不能讓別人知道嗎?”清風小聲詢問。


“別多嘴,掌門自有安排!”牛道士大概明白了王元澤的用意。


“看見沒有,這就是七星金蟾,很大吧,抓它們可廢了老鼻子勁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