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待如何
loading...

……


房間裏靜悄悄的,隻能聽見三個人的呼吸聲和火爐中的柴炭發出的細微聲音。


一股濃烈的化不開的藥香彌漫整個房間。


王元澤和蘇小蓮尚好,小道童清風已經有些迷迷糊糊了。


這股藥香之中帶有一種強烈刺激神魂的氣息,吸入肺腑之中很快就會讓身體感覺到懶洋洋的,而神魂也如同泡在溫泉之中一般讓人昏昏欲睡。


從上午到下午,整整三個時辰,三個人就一直這樣躲在房間裏。


期間就王元澤出去過一次,但忽悠走了龍門山的仙人之後,便趕緊回來繼續照看。


眼下根據濃烈的氣息來判斷,丹藥距離成功已經為時不遠。


“差不多了可以出鍋了,記住,搗粉也好,合丹也好,速度一定要快,越快越好,不然藥力就會很快散失,丹成之後趕緊收入瓷瓶密封,不得泄露氣息,不然三五日功夫,這丹就完全廢了……”


腦海中突然想起無涯子的聲音,王元澤一下清醒過來,手一伸打開瓦罐的蓋子,瞬間一股濃鬱可見的雲霧從罐口翻騰而出。


王元澤不敢怠慢,吩咐一聲之後伸手從瓦罐中拿出來雞蛋大小黑乎乎一團焦炭,然後如同剝土豆一般稀裏嘩啦將表麵一成碳化的菩提根剝掉,露出裏麵淡黃色的藥團。


“嘶~”王元澤抹了一把口水,實在是太香了,簡直舍不得丟手,腦海裏仿佛有個聲音一直提示他吃下去,不過還是被他忍住了。


“快,搗碎!”王元澤將藥團快速丟入木臼之中,蘇小蓮頓時緊張的要命,拿起藥杵小心翼翼的快速搗起來。


藥團本來就被文火烘焙了足足四個小時,無論外麵的菩提根還是裏麵的膏藥和最中間的浮生果,其實早已都完全被烘幹的沒有絲毫水分,因此輕輕幾下,隨著更加濃鬱的藥香散發出來,藥團很快就被搗成了粉末。


“快,滴水蓮!”王元澤看藥團已經搗碎,將陶杯中早已過濾好的滴水蓮熬製的水倒了進去。


隨著藥水倒進去,藥粉散發的香氣瞬間減弱下來,蘇小蓮快速用一根竹片不停的攪動,隨著藥粉和藥水交融在一起,釋放的香味越發清淡,但這股清淡的香氣卻更加讓人神魂悸動,恨不得把木臼一起吞下去。


“行了行了,快搓成丹藥!”


隨著吃下去的衝動越來越抑製不住,王元澤吩咐蘇小蓮趕緊停手,雙手挖出一小坨藥泥,在手中迅速搓成一粒丹丸,然後也不管好不好看,隨手放進一個小瓷瓶當中趕緊蓋好,蘇小蓮也如法炮製,兩人你一顆我一顆,很快便搓出來八顆指頭大小的微黃泛青的丹藥,全部用小瓷瓶裝好。


“呼~”王元澤長舒一口氣,用衣袖擦了一下滿額頭的汗水,感覺自己緊張了大半天的心髒總算放鬆下來。


但就在此時,突然兩道遁光衝天而降落入了長老院中,還沒等牛道士上前阻攔,為首的女子身形微微一晃,如同一股清風般就站在了房間門口,玉手輕輕一拂,哢嚓一聲門栓應聲而斷,房門大開,一股濃鬱的藥香氣息如同潮水一般撲麵而來。


“咦,培元丹?”女子臉色更是驚訝。


“原來是龍門山的仙人前輩,有失遠迎!”王元澤心頭一驚,但還是很快麵不改色的站起來稽首作揖。


“竟然沒想到王掌門還會煉製培元丹,看來是周萍眼拙了!”女子微微一笑抬腳走進房間。


“嗬嗬,區區不入品的凡丹罷了,如何能入前輩法眼!”王元澤搓搓手幹笑。


“培元丹固然還未入品,但也是難得的丹藥,從意義上來說,比之小元丹也不遑多讓,據我所知,煉製培元丹要用到不少珍貴藥材,尤其是其中一味三日浮生草,天生地長無法培育,尤其難得,不知王掌門從何得來,而且……”


女子一雙美目落在火爐和瓦罐上,神情略微呆了一下,張張嘴有些吃驚的說:“難道你們就是用這瓦罐煉製出來的?”


“正是,清河派破落千年,沒有丹爐,隻能取巧……”王元澤老臉有些發燒。


女子輕輕一步就站在了火爐前麵,盯著瓦罐和搗藥的木臼看了幾眼,隨即莞爾一笑伸出纖纖玉手,語氣中卻帶著一股不容抗拒的語氣說:“瓦罐煉丹周萍還是第一次聽說,看來清河派果然不愧為曾經的神州第一仙門道場,傳承與眾不同,不知王掌門可否把丹藥給我看看?”


王元澤雖然心中惱怒,但也知道眼下和前一次的局勢差不多,自己還是一個戰五的渣,頂不住眼前這個美若天仙的女子一根手指頭,因此隻能滿臉不高興的將一個瓷瓶遞過來。


女子接過瓷瓶,打開木塞,隨著一股清幽淡雅的藥香散發出來,女子神情更加驚訝,根據氣息,這的的確確就是培元丹無疑,不過看著倒在手心這粒歪頭癟腦的藥丸,眼神頓時變得古怪莫名。


“王掌門,方才我說過,煉製培元丹的藥材珍稀,其中一味三日浮生草尤其難得,還請王掌門告知來龍去脈!”


王元澤鼻孔輕輕一哼,臉色不悅的說:“周前輩,雖然你是仙人我是凡人不假,但清河派的曆史你也清楚,神州諸多仙道門派,大部分都和清河派有些牽連,包括你們龍門山,我清河派如今雖然破落,但山門附近各種藥材還是不少,區區培元丹的材料自然不缺,隻是因為條件限製我煉製不得法而已,你若要笑話我煉丹的技術,那我自然隻能羞愧承認,但你如此咄咄逼人打聽我山門秘密,難道就是你們龍門道場的為客之道麽?”


“哼,好大的口氣,一個破道觀,一座廢山門,區區幾個凡夫俗子,膽敢和周師姐如此說話,莫非你找死!”門口一暗,一個滿臉傲氣的青年男子大步走了進來。


“那你們想我如何?我們清河派和龍門山井水不犯河水,你們來尋找同門師兄師妹,我知道的一一告知,但煉丹製藥乃是門內之事,與外人無幹,這裏不歡迎兩位,請吧!”王元澤麵不改色的指著房門開口。


“莫非你還以為清河派是千年前鼎盛之時,我龍門山兩位仙人在你們山門遇難,此事你清河派脫不了幹係,快快交代三日浮生草的來曆,交代清楚或可留你一命,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男子一步就站到了王元澤麵前,瞬間一股如山嶽一般的氣息將王元澤壓的喘不過氣來。


一隻巨大的白色仙鶴展翅從正東方向而來,動作看似優雅緩慢,但卻瞬息之間便就到了朝陽峰附近。


仙鶴背上站著兩位女子。


前麵一個身穿黑色長裙,身姿窈窕青絲如瀑,麵帶黑紗隻露出一雙如秋水般的眼睛,神情略帶一絲清冷。


後麵一個少女,身穿白裙,年齡約莫十五六歲,額頭上戴著一個鮮花編製的發箍,眉目如畫略帶幾分稚嫩氣息,雖然身材不如黑衣女子,但也是傾國傾城的容貌,令人一見就無法忘懷。


“咦,清河派竟然有仙人氣息,師姐,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仙鶴飛臨朝陽峰,白衣少女突然驚呼一聲。


“清河派曾是神州最大的道場,來一個旅遊觀光的仙人有何奇怪!”黑衣女子淡淡的說。


“師姐,我們就去看看嘛,再說清河派名氣那麽大,我還沒來過呢,這次我們出門派送分丹大會的請帖,半年時間盡在趕路,眼看就快要回山門了,停下來玩幾天再回去也不遲!”白衣少女搖著黑衣女子的胳膊撒嬌。


“也罷,就陪你下去看看,其實也沒什麽好看的,早就破的不成樣子了,聽說隻有幾個凡人道士……”黑衣女子神識一掃,臉色似有變化,腳尖輕輕一點,腳下的仙鶴盤旋一圈之後就落在了山頂上唯一有人的一座院落。


仙鶴落地,白衣女子抬手一招,仙鶴化作一支玉笛落在手中。


又來了兩位仙人。


看著突然而至的兩位女子,站在門外急得跺腳的牛道士頓時滿頭慌亂,趕緊一瘸一拐的走上來稽首行禮。


而就在她們落地之時,房間內一男一女也走了出來,明顯察覺到來了兩位同道中人。


“發生了什麽事?”黑衣女子其實在半空中便發現房間裏有種劍拔弩張的氣氛,而眼前一男一女明顯是龍門山的人,因此聲音頗有些生冷。


看黑衣女子態度不好,周萍臉色平靜的迎上去說:“原來是兩位道友降臨,我是龍門道場的周萍,這位是我師弟曹子龍,不知兩位有何見教?”


“你們龍門山的人怎麽跑到清河派來了,神州仙盟不是早有諭令,不得前來騷擾清河派麽?”黑衣女子根本就搭理周萍的招呼,反而是語氣冰冷的說。


“你們到底是何人,竟然要來管我們龍門道場的事,何況我們也不是無故而來,而是來調查兩位同門的死因而已!”瞬間周萍的語氣也生硬了許多。


“你胡說八道,清河派幾百年都沒有練氣境的仙人了,你龍門派的人死了你跑來清河派尋找豈不是笑話!”黑衣女子沒開口,白裙少女忍不住嚷嚷。


“哼,你們到底是什麽人,莫非不懂仙道規矩,如此出口傷人,難道我龍門山的人是泥捏的不成!”


周萍身後的男子冷哼,同時身上一股元氣浩蕩而出,瞬息之間整個長老院都被一股淩厲的殺機籠罩。


黑衣女子不動聲色,上前一步攔在了白裙少女麵前,一雙眼眸如同寒冰看著男子說:“我是羅生堂夏靈月,你待如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