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位仙人
loading...

……


莽莽伏牛山正北方向,三道遁光破空而來,很快就停在了清河鎮上空,微微盤旋片刻之後,遁光一收,兩男一女三位仙人就落在了清河鎮上。


為首一個身材修長劍眉朗目的青年男子,一襲白衣上繡著金色龍紋,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凜冽的氣息。


另一男子稍矮一些,但同樣豐神俊朗,青袍玉冠,渾身氣息翻滾。


女子膚若凝脂美若天仙,一襲淡藍色長裙無風自動,妙曼身姿顯露無疑,腰間掛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金色口袋,看起來最為賞心悅目。


看見突然有三位仙人降臨,大街上無數行人都跪地膜拜。


“你等可曾見到這兩個人!”


為首的男子掏出一塊玉符,抬手打出一個法訣,隻見一男一女兩人的影像在空中顯露出來,正是袁華和林秋雅二人。


“見過見過,這兩位仙人半月前來過清河鎮!”人群中有人認出來大聲回答。


“很好,隻要你們誰告訴我他們去了何處,這枚仙丹就賞他了!”旁邊的年輕女子憑空一抓,一個小瓷瓶就出現在手中。


這一下人群頓時激動喧囂起來,無數人伸手大聲嚷嚷:


“我看見了,這兩人也就在鎮上住兩天,買了一條小狗,第二天好像就走了!”


“上仙,他說的不對,我看見那條小狗被他們送給了清河觀的小道士!”


“不對不對,他們第二天還飛到清河觀去了,後來就沒有回來!”


清河鎮不大,屁大點兒消息很快就能傳的家喻戶曉。


半個月前王元澤下山鬧的動靜比較大,因此記得的人還挺多,而看見袁華和林秋雅飛上山的人也有不少,七嘴八舌之下,很快三個仙人就差不多弄清楚了,袁華和林秋雅在死之前肯定去過清河派。


年輕男子一收法訣,留影瞬間消失,大袖一擺丟出飛劍騰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就往山頂而去。


剩下一男一女也跟著丟出法寶。


“仙長,答應我們的仙丹呢?”跪滿一地的人群中有人小聲嚷嚷。


“哼!”女子冷哼一聲,玉手一拂,一枚綠豆大小顏色灰白的丹藥便浮現在人群當中,然後化作道流光倏忽遠去。


“哈哈,果然是仙丹,快搶啊!”


人群爆發出一股驚喜激動的狂笑,數百人一擁而上開始爭搶,瞬間場麵一塌糊塗,砰砰啪啪之間,慘叫翻滾之中一場混亂的打鬥就在清河鎮上演。


“師姐何須給他們丹藥,完全是浪費!”


“一枚清水丹,不過是凡物罷了,免得以後讓人說我們龍門道場的仙人言而無信!”


對話之中,三道流光前後都已經落在了清河觀當中。


看著眼前破破爛爛的情形,三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看。


“這清河派果真已經破落的不成樣子,袁華師兄和林秋雅師妹遇難怕是和清河派沒啥關係?”稍矮的男子開口。


“有沒有關係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先打探出他們的下落,走吧,前麵的院子裏有人,去一問便知!”為首的男子神色冷峻的大步往長老院而去。


“哐當~”緊閉的院門被一股強大的氣息撞開,牛道士和三個小道童此時正緊張的站在院子當中。


“咦,好濃鬱的藥香,莫非有人煉丹?”走進院子,藍裙女子驚訝開口。


“三位仙長蒞臨清河觀,不知有何事?”牛道士心裏雖然咯噔一下,但還是趕緊迎接上來。


“你便是清河觀的道士?”為首男子冷冰冰的問。


“是,老道從小就在清河觀看守山門!”牛道士不敢大意,恭恭敬敬的稽首行禮。


“罷了,看你年邁,無需多禮,我們是龍門道場的人,今日前來是為打聽一件事,半個月前,山上可否有我們龍門道場的人來過?”


一個老掉牙的老道士,三個毛都沒長齊的小道童,三人基本上很快就排除了清河派的嫌疑。


“啟稟三位仙長,半個月前的確有龍門山的兩位仙人來過,一男一女,與掌門閑聊幾句也就走了!”牛道士聲音很大,好讓房間裏王元澤聽見。


”清河派何時又有了掌門?”三位都微微有些驚奇,為首男子眉頭一皺,“你們掌門現在何處?”


“就在房間裏麵煉丹,吩咐老道守在門口不可打攪,三位仙長還請稍待,老道前去通報……”


牛道士話音未落,隻聽吱呀一聲緊閉的房門打開,王元澤裹著一身藥香出來。


一番簡單寒暄問候,三人看王元澤也不過是個凡人,而且還如此年少,因此更加不在意,直接詢問袁華和林秋雅的下落。


王元澤頓時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隻說當日袁華和林秋雅看見他們往山上運送米麵糧油,以為要重修清河觀,因此上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為此還好心送了一條鐵爪妖狼作為見麵禮,但很快就離開了,為了說的煞有介事,王元澤還讓道童把這條叫做二蛋的小二哈抱出來讓三人參觀。


看著這條奶兮兮萌哈哈哈見人就添手的鐵爪妖狼,三人臉色有些難看。


仙凡有別,仙人一去瞬息就是數十數百裏,凡人豈能知曉去處,因此三人撇下王元澤等人商量了一下,為首男子這才問:“那你們可知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


王元澤抬手一指袁華二人掉下去的方向說:“袁師兄和林師姐說那邊山林之中好像有動靜,便徑直去了西南山腰位置,那地方說遠不遠說近不近,這荒山野嶺的我們也不敢過去,後來便不知曉了!”


“走,去看看!”為首男子也不再多言,放出飛劍騰空而起,瞬息就往山腰而去,剩下兩人也趕緊跟了上去。


待三道遁光消失不見,牛道士這才緊張的說:“掌門,你為何要告訴他們真實方位,這下怕是要闖大禍!”


“不告訴他們又如何,他們既然這麽快就找過來,必然有些手段,不過牛長老放心,我和青蓮長老已經去看過,兩人已經屍骨無存,隻留下無數野獸爭鬥撕咬的痕跡,量他們也找不出來什麽,但從現在開始,你們所有人都不得透露口風,不然我們就會大禍臨頭!”


“是,掌門!”牛道士和三個小道童趕緊點頭。


王元澤臉色發苦的搖搖頭走進房間繼續照看丹藥。


眼下正是合丹的緊要關頭,若是失敗,隻怕自己跨進練氣境又得多費不少時間和周折。


而看眼下的情形,自己必須盡快提高實力才行。


此時山腰密林之中,兩男一女已經找到了當初袁華自爆的位置。


雖然半個多月過去,爆炸造成的元氣波動早已消失,但現場留下了一個方圓數百米的衝擊區域十分顯眼。


仙人皆有神識,身體四周方圓數百丈一瞬便知。


因此有了王元澤指引方向,找到這裏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裸露出來的地麵和大樹上還有殘留的血跡和一些衣物殘片,附近還有大量野獸爭鬥撕咬的痕跡,四周被元氣衝擊的大樹已經斷絕了生機,被衝擊出去的碎石荊棘圍成了一個巨大的環形。


“許師兄,這定然是精元自爆的結果,看來袁師兄和林師妹就是在此處遇害!”稍矮的男子臉色難看的說。


“不錯,不過林師妹剛剛開元境,精元尚未凝固,還無法自爆,肯定是袁華師兄所為!”女子淡淡開口。


“能夠逼的三師兄自爆,至少是真元境的高手……”為首男子雙眼露出一股冰冷的殺氣。


“也說不定是妖獸!”稍矮的男子提醒。


“也許,這清河派以前鼎盛無比,看護山門的靈獸妖獸不少,以前就聽聞有不少前來探寶的仙門同道被妖獸襲擊身死,後來據說有人組織了一次剿殺妖獸的行動,清河派這才很快破敗下去,也正是那次剿滅妖獸之後,神州幾大道場才發下諭令不得再來清河派騷擾,時間算下來已經有四五百年了,如今清河派好東西恐怕沒有了,但妖獸又多了起來,看來三長老算的沒錯,三師兄和林師妹就是在此處遇難,我們分開四處搜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


“是!”


三人很快分開,在空地四周搜尋,因為現場已經被王元澤和蘇小蓮做過手腳,而且還有漫山遍野的野獸幫忙處理痕跡,自然看不出來什麽名堂,三人隻好擴大搜尋範圍,接近半個時辰之後,那女子才從懸崖下麵找到林秋雅的寶劍,不過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線索。


“根據寶劍掉落的位置看來,四周沒有任何踩踏打鬥痕跡,也沒有血跡,看來寶劍是被人從附近丟下去的,也就是說,殺死袁師兄和林師妹的必然是仙道中人無疑。”女子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不錯,若是妖獸必然不會如此掩蓋痕跡,能夠在三師兄的自爆中還從容離去,怕對手實力不僅僅是真元境這麽簡單!”為首男子冷峻的臉色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丹元境~~”女子和另一男子臉色有些發白的驚呼。


“現在還不好說,我們四處再找找,咦……這是何物?”


為首男子突然眼神一凝,盯著樹幹上一塊血漬,然後大步走上去,伸手從樹幹上扯下來半尺長的一根鐵箭。


看著這根沾滿血跡鏽跡斑斑的鐵箭,三人頓時有些混亂。


“難道說袁師兄是被凡人殺死的?”女子一雙美目瞪的大大的,滿臉都是無法置信的神色。


“不,不可能是凡人,就算三師兄毫無防備,凡人也不可能殺死他,仙人神識通靈,瞬息可達數百丈,他有足夠的時間釋放護體元氣,凡兵基本無法突破,除非當時三師兄已經身受重傷,神魂受損……”


為首男子心細如發,推理絲毫不亂,很快便搖頭否決,然後三人再次四周散開仔細尋找,不久又有了發現,再次從淩亂的枯草碎石中找到一根生鏽的鐵箭。


“師兄快來,這裏還有東西!”


搜尋到空地之外,很快稍矮的男子驚喜的刨開的泥土,一堆破破爛爛的東西被挖了出來。


“這是什麽古怪東西,怎麽看起來像一件衣甲……”


三人聚攏在一起,很快將這件東西全部展開,呈現在眼前的便是一套巨大的連體衣服,雖然破破爛爛,但依舊看得出來四肢頭顱,明顯是人類穿戴的無疑。


“天胄乾元甲,嗬嗬,我知道了,原來竟然是墨門的人幹的!”


為首男子突然冷笑幾聲,手一揮將破爛的衣甲收入儲物袋中。


“墨門?”女子和稍矮的男子滿臉驚訝。


“不錯,此甲我在幾年前見過,是墨門從神州之外得到的傳承,神秘無比,即便是凡人穿上之後形象大變,神識都不能看透,而且穿戴此甲的一定是墨門中地位很高的人,墨門雖然修練不行,但都是一群瘋子,不可以常理度之,眼下既然已經打探到三師兄和林師妹遇難的真相,我這便返回山門將此事稟告三長老,你們二人留在附近繼續搜尋其他線索,最好能找到墨門的行蹤,不管有沒有成果,半個月後必須返回山門,切不可錯過了終南道場的分丹大會!”


“是,恭送許師兄!”


女子和稍矮的男子一起拱手,很快一道遁光從密林之中騰空而起,在空中劃出一道淩厲的光芒瞬間消失在茫茫山野之中。


“周師姐,眼下此處我們已經細細搜過好幾遍,應該沒有其他線索,你我分開在附近山嶺再搜尋一遍,稍後在清河鎮匯合繼續打聽一下,你看如何?”稍矮的男子有些討好的說。


“嗯,四周的確還要再看看,不過我想再去一趟清河觀,我總感覺清河觀有些怪怪的!”女子點頭。


“怪怪的?師姐覺得哪裏怪了?”男子好奇的問。


“這清河派破落千年,幾百年都沒有練氣境的門人了,掌門更是無從說起,眼下突然冒出來一個十多歲的小掌門,難道不奇怪?還有,方才那小道士竟然在房間裏煉丹?”女子皺眉說。


“煉丹煉藥凡間都有,幾個凡俗道士在山上鼓搗一些丹藥有什麽好奇怪的,不過師姐要去,師弟自然相陪!”


“師弟有所不知,對於煉丹我還頗有心得,方才那小道士煉的絕對不是普通丹藥,氣息濃烈隱隱有元氣波動,即便是丹藥還未入品也定然不凡,如今袁師兄和林師妹在清河派山門遇難,於情於理都不能放過清河派,還是需要好好探查一番才行,林師妹是我龍首峰的弟子,我不能讓她就這樣死的不明不白!”女子咬咬牙擺手。


“那我們這便先四周看看再說,師弟先走一步!”男子點頭之後放出一件如同冰梭的法寶,跳上去化作一道白光騰空遠去,女子也抬頭看了清河觀一眼,放出一件彎月形的法寶,瞬間也離開了空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