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搓丹
loading...

看著從洞窟中爬出來的妖猴。


王元澤吊著的一顆心一下放了下來。


無論如何,在他的幫助下妖猴應該幹掉了蜘蛛精,這次助拳的任務也算完成了。


若是妖猴不阻攔的話,自己也可以順利拿到這次的任務獎勵,血神草。


妖猴渾身傷口,爬上來之後搖搖晃晃拖著一路血水走到王元澤麵前,噗通一聲跪下攤開巨大的手掌,把一顆通體血紅的小草和一坨血肉模糊的東西托到了王元澤的麵前。


“前輩,這血糊糊的是啥玩意兒?”王元澤有些惡心的往後退了一步。


“這是方才那頭妖蛛內丹,對你來說算是個好東西,以後煉丹有些用處!”無涯子淡淡的說。


妖獸內丹啊,好東西好東西,王元澤一下明白過來,臉色瞬間笑的如同開花一樣。


看過仙俠和玄幻小說的都知道,這玩意兒也算一種難得的天材地寶。


“看你如此心誠,也不枉我幫你報仇,這禮物我便收了!”


王元澤興奮的把血神草和內丹接過來,妖猴這才推金山倒玉柱一頭栽倒下去,身體劇烈起伏著慢慢閉上了眼睛使勁兒喘息。


“看你也是一條熱血漢子……嗯,妖怪,我就再幫你一把!”


王元澤從懷裏摸出來幾張符紙,從中挑選出來一張淡紅色的止血符,啪的一聲就貼在了妖猴傷口最重的胸口位置。


隨著一股淡淡的紅光閃過,止血符化作飛灰飄散,皮肉翻卷的幾條傷口瞬間止住流血,而妖猴的身體也猛然抽搐幾下睜開眼睛,王元澤此時已經轉身離開。


蘇小蓮還躲在附近的大樹後麵瑟瑟發抖。


看見王元澤完好無損的拿著一株如同火焰般的野草和一坨血糊糊的東西笑著從破舊的大殿出來,這才戰戰兢兢的走出來。


“走吧,天色不早了,趕緊回去!”


王元澤也不敢耽擱,此時太陽已經快要落山,最多再過兩個小時就會天黑,必須在天黑之前趕回清河觀,不然就非常危險了。


回到清河觀,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一彎銀月當空,清冷的山風呼呼啦啦,潮水般的林濤之中,四野山嶺無數的野獸又開始了此起彼伏比嗓門的日常活動。


“呼~”


在四個小道童和杵著拐杖一瘸一拐的牛道士簇擁下,王元澤走進房間,也顧不得滿身的髒亂四仰八叉的就躺在了床上,蘇小蓮也是經曆了人生最驚恐的一天,躲在房間裏麵沒有絲毫聲音。


接下來的幾天,王元澤再沒有下山,而是好好休息了幾天,按照無涯子的指點和整理的典籍上的記載,把弄回來的藥材讓牛道士和四個小道童都分類整理,該曬幹的曬幹,該切片的切片,該烘烤的烘烤,然後找穩妥的方法保存起來。


有了這些藥材,無涯子也找了幾種有助於恢複神魂傷害的藥材出來,王元澤讓道童熬成藥水喂給昏迷不醒的少女,幾天下來,已經基本上被判了死刑的少女的病情竟然慢慢穩定下來,呼吸平穩不少,氣色也慢慢有了一些改變。


不過按照無涯子的說法就是,一個凡人被傷了神魂,要想恢複那是千難萬難,因為凡人的魂魄太弱了,隻要有一絲損傷幾乎都是致命的。


不過這少女命足夠大,有天胄乾元甲幫她抵擋了一下,然後又遇到王元澤找回來大量的藥材,這才撿回一條命。


隻是要想徹底蘇醒,估計沒個把月不行,而要想完全恢複,那還得看老天爺開眼,說不定以後即便是醒了也是從此癡癡呆呆變成了傻子。


轉眼七八天過去。


蘇小蓮的情緒慢慢恢複,王元澤惦記培元丹,因此二人再次出發去另一座山峰。


也許是運氣好,也許是妖精數量稀少。


接下來的幾次出行都還比較順利,而煉製培元丹的材料對於仙人來說也不算珍貴,因此八種藥材也都湊齊,除開這些普通藥材之外,煉製小元丹和合氣丹的材料竟然各自找到不少,甚至還找到了好幾種能夠幫助無涯子重聚神魂的藥材,雖然功效很低,但對無涯子眼下的情形來說,也算一個很好的開端。


“前輩,培元丹什麽時候可以開始煉?”


看著房間裏堆放的許多藥材,王元澤忍不住有些流口水。


辛辛苦苦十多天,自己突破先天境終於有了希望。


按照無涯子的說法,隻要打通奇經八脈,再配合衝虛真經的修煉,最多一個月王元澤就能踏入練氣境,成為一個真正的仙人。


“老夫最近的神魂也穩健了許多,既然藥材已經齊備,今天就可以開始。”無涯子說話的氣勢比以前強大了許多。


“那就好,晚輩需要準備一些什麽?”王元澤興奮不已。


“一個幹淨的陶罐,再找一間安靜的房間,還需要兩個看火幫忙的人,因為我不能親自參與,也沒有正兒八經的丹爐,因此絲毫差錯都不能出,這浮生果隻有一粒,壞了就沒有了!”無涯子很認真的提醒。


“好,晚輩這就去安排!”


王元澤很快把牛道士、蘇小蓮和清風明月流雲觀海全部找來,神色凝重的吩咐一番之後有人便去收拾房子,有人去準備火爐,還有人去尋找瓦罐,還有人去準備柴炭。


忙忙碌碌一個小時之後,王元澤走進收拾出來的房間。


這裏是當初六煞住的地方,以前就有煉藥,房間裏火爐都還完好,把裏麵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清理出去之後顯得寬敞幹淨了許多。


在王元澤的指導下,火爐點燃,瓦罐和需要的清水也都準備好,八種煉製培元丹的材料也都按照順序一一擺放好,留下蘇小蓮和大弟子清風。


“麻煩牛長老帶著明月等人在外麵看好門窗,切記不能有任何打攪!”


仔細檢查幾遍沒有問題之後,王元澤把牛道士幾個趕出去了,然後又仔細交代了蘇小蓮和明月一遍,這才坐到火爐前麵,把瓦罐放在了火爐上。


“黃精先煨熟之後搗成粉,切記火不能太大,不能燒糊了!”


根據無涯子的指導,王元澤先把已經切片曬幹的黃精放入瓦罐之中,用小火慢慢煨烤,為了不烤糊了,王元澤拿著竹片不停的在裏麵翻炒,很快便有一股濃鬱的藥香散發出來。


十多分鍾後,王元澤將煨熟的黃精都倒出來,蘇小蓮趕緊用藥杵將黃精全部搗成粉末,而清風則拿著扇子在旁邊看好火爐,聽王元澤的吩咐加減柴炭。


“玄參、歸元、通心草搗碎之後加一碗水煎熬成藥膏備用!”


……


“滴水蓮搗碎之後用文火煮半個時辰,濾渣備用!”


……


“九轉菩提根去掉內心,留下外殼備用!”


……


房間裏很安靜,王元澤和無涯子的交流蘇小蓮和清風也不知道,隻能聽從王元澤的安排,一樣一樣的挨著處理。


八種藥物看似不多,但每一樣處理都要花費十來分鍾甚至一個小時,等慢慢幾樣處理完,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最後就是處理三日浮生果,這是製作培元丹的核心材料,其他幾味藥都是用來中和或者激化浮生果藥力的,以此達到讓服用者最大化的發揮浮生果的藥效,不至於浪費。


王元澤小心翼翼拿出來一個瓷瓶,從裏麵倒出指頭大小一粒赤紅如豆的果實。


清風開始就被被叮囑一句話都不能問也不能說,因此也不敢開口。


培元丹在蘇小蓮心目中一直是當仙丹對待,地位高不可攀,聽王元澤說煉丹,以為也是多麽神秘,能夠親自參與也是激動的忐忑不安,生怕自己不小心弄壞了仙丹,但沒想到竟然就是拿個瓦罐熬熬煮煮,王元澤動作也生澀無比,還不如六煞以前煉藥熟練。


“你看了這麽久,肯定大失所望吧?”王元澤笑著問。


“青蓮不敢?”蘇小蓮趕緊低頭。


“嗬嗬,這也沒啥,人之常情,眼下這樣煉丹是因為我們清河派沒有煉丹師,也沒有專業的煉丹工具,不得不如此為之,但就說眼下我們用到的這些藥材,民間就不容易弄到,特別是這粒三日浮生果極其難得,不然那龍門山兩個仙人也不會收在儲物袋中,比較起來,實不亞於一些一品二品靈丹的材料,所以,我們準備了這麽久,目的就是將這粒浮生果的藥效完全發揮出來……”


“這浮生果不能見水,不能見火,已經不屬於凡材,因此要整粒入藥不能搗碎,免得藥性被五行之氣同化,現在取藥膏捏成餅狀,再將黃精粉裹在其中,然後將浮生果置入黃精粉中,最後捏攏封口將其放入菩提根的外殼之中,放入瓦罐用文火烘焙,等到菩提根完全碳化脫落,取裏麵的藥膏團搗成粉末和滴水蓮熬製的水一起攪拌搓成丹丸即可……”


王元澤一邊說,手中動作不停,就像包包子一樣,先用藥膏捏一個凹坑,然後填入黃精粉,放入浮生果,然後捏合成為一個雞蛋大小的丸子,再將這個丸子放入菩提根中,最後放進瓦罐當中,吩咐清風照看火爐用最小的文火進行烘焙。


這些都是他從無涯子口中得到的資料。


這種方法嚴格說來不能叫煉丹,隻能叫搓丹,就和民間醫館製作的藥丸差不多,但按照無涯子的說法是,這種方法雖然麻煩,但卻能最大限度的保留浮生果的藥力,隻要火候掌握的好,憑借這批輔助藥材年份和成色,足夠煉製出來幾粒藥性不下於真正培元丹的丹藥。


清風不敢說話,蘇小蓮被王元澤看穿心思,心裏也是緊張不安。


王元澤也擔心培元丹能否煉製成功,因此也是一門心思的把注意力放在火爐和瓦罐上,因此房間裏慢慢安靜下來,隨著時間推移,慢慢一股沁人心脾的藥香飄散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